nkfx9優秀都市言情 美利堅傳奇人生討論-第1951章 被恐懼支配的絕望推薦-rqbki

美利堅傳奇人生
小說推薦美利堅傳奇人生
砰!
一记漂亮的抛线球掠过头顶,笔直的朝着客厅窗户飞去。
盜君心 火炎醬
“哦不!”珀尔不敢去看玻璃被打碎的画面,用手捂住双眼。
太糟了,希望自己不会因此被母亲禁足。
啪。
果不其然,玻璃被棒球击穿……
“查理~”玛丽拖着长音的询问传来。
“…”李子涛看向双手合十,寻求帮助的女儿。
“抱歉,亲爱的…是我不小心做的,我现在就去打扫!”李子涛苦笑着走向房间。
珀尔原地蹦跳,又是飞吻,又是笔芯的向他表示感谢。
李子涛虽然有些头疼,但还是替她抗下这件事。
谁让她是自己的宝贝闺女。
只不过,自己就要代替她承受老婆的碎碎念了。
儒娘
推开门,他就听到玛丽的声音。
“你该带孩子们走远些,你是他们的父亲,要做好的表率!”
李子涛点头说道:“是的,你说的没错,是我的错!”
女佣拿着扫帚和簸箕走了进来。
自然也少不了胶带,清扫结束后用胶带再把地面全部黏一遍,确保不会有人被碎屑伤到。
二十四小
因为房子地下都有地热管道,别说是孩子们,就是玛丽和李子涛自己都养成了在家光脚乱跑的习惯。
所以要是有个玻璃碎屑,还真可能给谁来一下。
虽然自小就在卢村,按照乡下风俗长大。
玛丽对于这些小细节还是很在意的。
他可不想在跨年夜前跑去医院,度过一个消毒水之夜。
“凯,这里交给我来就好。”让女佣把东西留下,由他开始亲自打扫。
这让女佣有些不知所措,她的工作被人抢了,只能站在一边看着。
美味甜妻:司先生,住口!
如果雇主因此受伤,迁怒到她,会不会因此丢掉工作!
上一批的老佣人,大多已经退休回家,带孙子安享晚年。
现在都是些新人,李子涛一家又很少到这里来住。
“凯,你可以去忙别的事,是他搞砸的,他能解决!”
发现女佣坐立不安的玛丽安慰道。
時空帝王攻略
“好的ꓹ 那我去把房间更换下来,洗好的东西搭起来ꓹ 今天的太阳很好。”
亙靈傳說 浣影
“嗯!”
得到雇主的许可,对方这才松了口气。
听起来她不用再担心会因此丢掉工作了。
“你知道吗?我还是更喜欢那些老人,改变令人很不舒服!”
实际上ꓹ 他一直是个不善于改变的人。
否则,也不会有吧么多的老家伙ꓹ 还被留在身边和公司里。
本要退休的时候,李子涛的心情就低落很久。
这还是在接任者是萨尼尔的情况下ꓹ 可想而知他有多讨厌改变。
“没有人喜欢改变ꓹ 查理。”玛丽合上书微笑道:“但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
“你知道我不是这意思!”李子涛有些无语,为什么又会扯到这个话题。
“没关系,你知道吗?我已经不在意了。”
玛丽来到他身边,一起蹲在地板上,用胶带去黏地板。
“从你追到柏林,出现在我面前,告诉我那些话的时候ꓹ 这些就已经不重要了。”
“我只希望能陪你走到生命最后一刻,那时你会重获自由!”
李子涛反身坐在地板上问道:“为什么你会认为我希望自由?”
“为什么不是ꓹ 我希望能够和你走的更久ꓹ 你看起来并没有太大变化。”
玛丽坐在他的对面ꓹ 好笑又温柔的抚摸他的脸颊。
“有时候ꓹ 你真像个孩子一样可爱。让我来告诉你为什么,因为我已经感受到生命的凋零ꓹ 而你…”
玛丽正在搜索适合的描述ꓹ “你就像是长满绿叶ꓹ 正值繁茂的大树。”
“这话听起来可真糟糕!”李子涛不悦的吐槽道。
仙株
他不喜欢谈这个话题。
或许玛丽说的对,自己是很年轻ꓹ 健康。
猛鬼大學 魏爽2015
但他的心已经不在年轻!
他经历过太多的生离死别,参加过五六十场葬礼。
他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
但说实话,他从没想到有一天这种事要降临在她的身上。
这是他之前从没想过,或者说不愿去想的。
“没关系,查理。”
玛丽温柔的抚摸着他的脸颊,“我们还有足够的时间,不是吗?”
“是的,我们还有足够的时间!”这句话李子涛承认自己说谎了。
虽然玛丽的容貌被冻结在而立与不惑之间,但她的精神大不如前。
明显的衰败,苍老气息笼罩着她。
经常会犯困,感到疲惫。
偶尔会忘记自己要说什么,正在干什么?
还有她躺在摇椅上,迎着太阳睡着时的安详。
那可不是他想要看到的画面!
“我想我们得快点干完手里的活,孩子们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玛丽看向院子里的孩子们,他们此时正做着幼稚的鬼脸。
用来讽刺父母丝毫不顾及自身感受,狂撒狗粮的不道德行为。
帶個位面闖非洲 填膺
“其实,偶尔我会想起戒尺拍打在屁股上的声音,听起来格外舒畅!”
“我也是。”
天下末年
玛丽看了眼玩的欢乐的孩子们,“也许我该把它从箱子里再拿出来。”
“那一定会很有趣!”李子涛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
这些猴崽子,竟敢讽刺自家老爹?
果然还是日子过得太安逸了,是时候在他们再次体验被恐惧支配的绝望和无助。
……
新年夜前夕。
天刚亮,一家人就开始梳洗打扮。
珀尔更是不停的跑来跑去,到处找适合自己的饰品、腰带和鞋子。
“宝贝,你的腰带和鞋子已经很好看了。”
玛丽坐在梳妆台前,尽力保持着冷静温柔的微笑。
“可我怎么知道,会不会有人穿同样的鞋子,在游行里人们最喜欢穿的就是中筒靴,我真该早点想到!”
珀尔并不是故意想要为难母亲,只是她有些太过紧张。
这是她第一次参加这种活动……集体活动。
代表着一座城市的荣誉,令人兴奋的同时也会带来压力。
显然,她还没有学会该如何正确的处理压力!
“哈尼,听我说……”
玛丽停下手里的动作,拉着她的手说道:“现在,回到你的房间,用冷水洗把脸。”
“然后,穿上衣服,还有你的靴子,站在镜子前告诉自己…我可以的,我已经准备好了,我是最完美得。”
珀尔怀疑的看着母亲:“你确定这么做有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