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xcz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獵天爭鋒 起點-第680章 即將成功的三階符印熱推-c8by7

獵天爭鋒
小說推薦獵天爭鋒
“玉母?”
商夏思索着四方碑给出的鉴定,这东西难道与五行玉有什么关系?
獨寵萌妻:冷酷老公太難纏 指尖溫柔
莫不是楚嘉给事情给搞砸了吧?
看着商夏犹豫的表情,楚嘉的声音终于穿了过来:“我虽不太理解你所说的‘五行玉’究竟为何物,但从你的表述来看,大约是需要一种能够容纳并将五种不同属性的本源杂糅在一起的宝物。”
楚嘉伸手从商夏的手中重新拿走了“玉母”,道:“这块晶玉是我借鉴了本源罡玉和源晶的制作方式,再结合核心阵器的布置方式制作而成,不过此物尚未经过不同属性的本源元气洗练。换句话说,此物目前也仅仅只是一个载体,想要在里面灌注哪一种属性的本源元气,灌注多少种本源元气,都需要你自己来进行尝试。”
说罢,楚嘉便又将这块“玉母”又重新抛回到了商夏的手中。
商夏把玩着手中的“玉母”,砸了咂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毕竟关于“五行相生相克”的概念,就连他自己都是稀里糊涂,还能指望他能给楚嘉说得多明白?
事实上,楚嘉仅凭他的言语描述便能够制成这么一块“玉母”,就已经很是不错的了。
况且经过四方碑的鉴定,这“玉母”似乎也未必没有可能当做“五行玉”来使用。
只不过“五行玉”容纳的是金、木、水、火、土五种本源元气,而这块“玉母”似乎还能容纳更多?
混在西遊成正果
这就需要商夏来自行验证了。
不过若真是能够比五行玉容纳更多不同属性元气的话,那岂不是意味着这块“玉母”可能比五行玉还要高端?
商夏想了想,当着寇冲雪的面对楚嘉道:“此物的制作方式还请您暂时保密。”
特種兵王在校園
楚嘉掩口“咯咯”一笑,道:“这你放心,这块‘五行玉’本就是我独自完成,制作方式除我之外无一人知晓。况且,如今便是我自己想要重新制一块‘五行玉’出来也已不可能,除非能够再打破一座世界,找到一颗‘本源大日’,并搜集到那些沉淀有各种灵物‘杂质’的本源玉璧。”
商夏笑了笑,拍了拍手中之物,道:“此物并非真正的‘五行玉’,或许该叫做‘玉母’更为合适。”
事实上,就连商夏自己也没想到,他的五行境进阶配方所需的“使药”,居然并非是天然形成的灵物,而是人工制作而成。
不过商夏却从楚嘉刚刚的言语倒是得知了另外一件事情,她这位大阵师显然参与了源晶的制作,而且源晶的制作方式显然用到了阵法。
…………
那日商夏虽与寇冲雪定下了尝试制作五阶武符的计划,并约定进入洞天遗迹。
仙王不朽 唯愛盈
不过在寇冲雪与楚嘉离开之后,商夏的精力却先放在了三阶符印的制作上来。
自从那日与寇冲雪的交谈当中突然间灵光一现之后,商夏觉得他已经找到了制作三阶符印的另外一条全新的思路,并马上付诸了实践。
而事实上,这种全新的方式看似笨拙,且在制作的过程当中对商夏造成的消耗极大,但不可否认的是,在制作的进程上也的确取得了极大的进展。
至少原本只能够雕琢一半儿左右的印面,如今却已经几乎能够雕琢完成。
是的,“几乎”的真正表述应当是就差了最后一道符纹。
商夏的手中拿着一枚三寸见方的符印,望着印面只缺了的最后一道符纹露出了满脸的沉凝之色。
而就在他手边不远的桌面上,还有两枚印面雕琢完成之后符印,只不过这两枚符印全身布满了裂纹,就像是一只摔碎之后又被强行捏合起来的瓷器一般。
商夏的目光每当掠过这两枚符印的时候,脸上便浮现出了一抹肉疼之色。
除去那一整块已经破碎了一半儿的插刀石之外,商夏手中剩下的插刀石碎块已经寥寥无几了。
商夏知道,现在只要他在印面上将最后一笔符纹雕琢完成,那么手中这块符印立马也将布前面两块符印的后尘。
商夏在三阶符印的制作上的确取得了极大的进展,然后便差了这最后一笔符纹,这颗符印便始终不能功成。
網遊之動天傳說
“一定是还有什么是自己没有想到的地方,灵性,灵性……,以武者自身神意感知融入符印还不曾,难道还要让符印自身拥有灵性不成?”
商夏百思不得其解,真要让符印本身拥有了灵性,那岂不是跟神兵一般?
不过一颗三阶符印罢了,而且还是一种消耗品,真要如同神兵一般,岂非得不偿失?
商夏哑然苦笑,将手中这颗只差了最后一笔符纹的符印暂时收了起来,希望日后能够找到补全的机缘。
时隔数月,商夏与楚嘉再次来到天外穹庐。
还是那座两界本源鸿沟边缘不远处的凉亭,寇冲雪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同时在那里的还有姬文龙,而商博则仍旧不知踪迹。
商夏如今虽然已经是四阶大圆满的修为,在整个通幽学院都堪称是五重天以下的第一高手,然而他却对于学院当中的几位五阶老祖的行踪一无所知。
而且在随着两界融合的完成,以及来自灵裕界的威胁日益临近的情况下,三人的行踪变得越发的诡谲莫测,暗中不知道在准备着什么。
“你的三阶符印制成了?”
一见面,寇冲雪便向着商夏笑问道。
当初按照寇冲雪的意思,原本是立马便要着手尝试五阶符篆的制作。
奈何当时商夏刚刚捕捉到制作三阶符印的灵感,需要马上付诸实践。
皇上,本宮不伺候
寇冲雪在得知之后却是什么都没说,立马便同意商夏先回去进行三阶符印的试制。
商夏其实是能够猜到寇冲雪进入洞天遗迹的急迫心情的,大约也能够明白此行无论是对于寇冲雪自己,还是对于通幽学院都有着重要的意义,奈何当时制作三阶符印的灵光稍纵即逝,他却不得不先将注意力放在三阶符印的制作上。
此时听得寇冲雪问起,商夏却是面带愧色摇了摇头,将那枚仅剩最后一笔符纹不曾雕琢的符印拿了出来,道:“惭愧,行百里半九十,就差了这最后一笔符纹,弟子却始终没办法将其雕琢上去。”
说着,商夏将他制作三阶符印的过程大体说了,同时还提到了关于符印灵性与神兵灵性之间可能有所联系的猜想。
末了,商夏叹道:“一枚三阶符印而已,最后弄得好像炼制一把神兵一般,实在得不偿失,如今只能暂且停下来,看日后可否还有其他办法能够行得通。”
商夏说罢,寇冲雪与姬文龙二人并未开口,而是相互换了一个眼神。
片刻之后,姬文龙才淡淡的开口道:“如果你的三阶符印按照你说的办法制成的话,那么估计可以使用多少次之后会达到报废的境地?”
商夏微微一怔,然后才沉吟道:“虽说三阶符印尚未制成,但符印制作的用料远比一阶、二阶的符印要多得多,而且三阶符印在落印之际更多需要的是武道意志的融合,对于插刀石本身的消耗反倒没有预料当中的那么大,如此一来,若是一切都能够顺利的话,一枚符印说不定可以重复使用达百次以上。”
姬文龙点了点头,道:“便算作是百次吧,那么你觉得在你成为大符师之前,学院的符堂每年能够制成的三阶武符数量总共能有多少?”
商夏“呃”的一声,摇头道:“弟子不知。”
姬文龙微微一叹,道:“大胆去做吧,你所制成的符印,其价值可能远远超过你的预期,所以,一枚可以不需要符师便能够重复制作三阶武符的符印,其价值为何就不能与一把神兵相提并论呢?”
寇冲雪也笑道:“不要去想制成一枚符印造成了多大的消耗,且先将东西制成之后,再想办法一点点的降低门槛。你的符印当真能够制成三阶以上的,有个三五枚都能在一方势力当中作为传承宝物存在。而你现在想着的,似乎是要大规模的进行制作,然后拿来赚取源晶吗?”
姬文龙也道:“三五枚?这样的东西怎么可能轻易流传出去,还让人一下子收集三五枚?需要这些东西的势力根本就没有那个底蕴收集这些东西,而那些圣地宗门虽然不缺三阶符篆,但对这三阶符印反而是最为需求的,但他们拿来是要仿制,是要破解制作符印的过程,因此,他们需要的也最多就是一两枚罢了,多了他们根本也不需要。”
商夏这个时候终于意识到,自己的思维似乎进入了一个误区。
他在制作符印的时候,往往都要将制作一枚符印的成本考虑进去,而事实上,他自己根本没有多少插刀石用来制作符印,注定了此物根本不可能进行一定程度的普及。
因此,他现在制作符印最需要考虑的不是造成多少物资的浪费,而是如何能够在插刀石用尽之前,制作出品阶更高的符印。
寇冲雪见得商夏一副沉思的模样,笑道:“怎么,可还需要一段时间将这最后一步跨过去,待这枚符印彻底完成之后再说?老夫其实还是有一点时间的。”
“不需要!”
商夏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道:“三阶符印想要最终完成可能需要的正是时间,其实还是弟子急躁了。还是先行进行五阶武符制作的准备吧,事实上弟子对此也是颇为期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