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6co7优美玄幻小說 完美重生 起點-486章 清算相伴-qwjfc

完美重生
小說推薦完美重生
新世佳大酒店,集住宿、洗浴、餐饮、娱乐为一体。老板叫雷刚,曾经是朝城人,家里兄弟姐妹九个,饭都吃不饱,只能说饿不死。八零年南边特区成立,听人家说那里到处都在招工,他也没想是真是假,偷了家里的两块钱,装了十多个高粱米糠和玉米面混合蒸出来的饼子,扒着运煤的火车就走了。他也不知道这列运煤的火车是去哪的,就是觉得只要往南走就应该就能到。
至于雷刚最后到没到特区,除了他自己,估计没有几个人知道。一晃就是十多年,一点消息都没有,家里人都以为他死了,没想到四年前突然回来了,可谓是衣锦还乡,然后就投资了这家酒店。把自己兄弟姐妹的都安排在了酒店工作,不管干不干活,都拿着一份不菲的工资。
而新世佳大酒店,是迄今为止,朝城最好的酒店,也是朝城唯一能拿得出手的招商引资成果。
我的天網老婆 不笑生
下午一点,车队进入了朝城,十多分钟后,车停在了新世佳大酒店停车场,早就接到消息的二哥方毅斌带着人,快步迎了过来。
沈川下了车,伸展了一下胳膊腿,本来走国道,两个多小时就能到,可路况太差了,两个多小时的路程,硬生生走了五个来小时。
“沈董,何助理,欢迎来朝城投资考察ꓹ 一路辛苦。”经过阮一书介绍,方毅斌抓着沈川的手ꓹ 热情的让沈川有些受不了,“在锦川过来,有几段路不太好走ꓹ 坐车肯定是累了。饭菜都准备好了,先吃饭ꓹ 吃完饭在去洗浴中心泡个澡,缓解一下疲劳ꓹ 然后再回房间休息。”
沈川笑着说道:“太客气了!”
“这是应该的!”方毅斌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突然ꓹ 一辆三菱吉普轰鸣着冲了过来,吓得所有人都往后退去,只有沈川站在那里没动,车贴着沈川身体窜了过去,紧接着刺耳的刹车上响起,轮胎摩擦地面,腾起阵阵烟雾ꓹ 胶皮烧焦的味道飘散开来。
不管是方毅斌还是阮一书,包括其他人ꓹ 脸色都非常难看。可当有些人看到车牌后ꓹ 眼神就开始闪烁。
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下了车ꓹ 这个家伙身高也就一米六多点ꓹ 但得有一百六七十斤,尤其是脑袋ꓹ 比一般人都要大一圈ꓹ 没有一根头发ꓹ 油光锃亮的。而脑袋和肩膀中间,找不到脖子ꓹ 只有一条缝,挂着一条拇指粗的大金链子。
“哎呦,各位领导都在那。”这个家伙很嚣张的扫了一圈,“我的矿要扩大规模,可资金紧张,这一段时间,我头发都愁没了,突然听说有大老板到咱这来投资,就想着认识认识,拉拉投资。”
这时,又有七八辆车开进了停车,在车上下来十五六个人,一个个横着个膀子,歪着脖子,晃着脑袋走过来,对阮一书和方毅斌看都不看。
“大头哥,哪个是投资商啊,给咱哥们介绍介绍。”
撲倒直男攻略 超比
方毅斌脸色铁青的说道:“张奎武,你想造反那。”
爸爸,媽媽今晚不回家
张奎武,也就是大头眉毛一挑:“领导,你这叫什么话,我就是过来认识认识大老板,拉拉投资。”
阮一书脸黑的能滴下墨汁来,但他什么都没说,对沈川说道:“沈董,我们进去说吧。”
沈川看看阮一书,再看看方毅斌,然后又看看身边的几位大佬,突然轻笑一声。他终于明白,上一辈子的朝城,怎么就没发展起来,原来面前这头肥猪,连大哥二哥都杀不了。也能看出,喂养这头猪的人,肯定是手段通天。
听到沈川的轻笑声,不管是阮一书还是方毅斌,脸色更加难看,只是这个时候,他们也不知道说什么。
“这位就是沈董啊!”张奎武肆无忌惮的打量着沈川,然后噗嗤一笑,“毛儿还没长齐的小崽子,居然还是什么沈董。”说完看向何佳丽,嬉皮笑脸的说道,“这位女士,你应该是真正做主的人吧。”
沈川轻声说道:“有点饿了,进去吧!”
“好的,沈董!”何佳丽答应一声。
“别走啊!”张奎武挡在沈川面前,再一次打量了一下,“没想到,你还真是大老板,年轻有为啊。”说着伸出手,“我叫张奎武,是奎武矿业集团的董事长。正打算引进一批进口采矿设备,扩大规模,希望沈董能投个两亿三亿的。”
沈川好像没有看到张奎武伸过来的手,迈步想要绕过去。
张奎武脸色沉了下来,一直举着的手,顺势按住了沈川的肩膀:“沈董,生意还没谈完,想上哪去啊。”
改造嗜血男友 淺雪櫻
沈川看了看肩膀上的那只手:“拿开!”
张奎武眼睛微微眯起,手不但没有拿开,反而抓着沈川的肩膀越来越用力:“如果我要不拿开呢?”
沈川淡然的说道:“沈爷会很生气,后果会很严重。”
张奎武咧嘴一笑,露出一嘴黑黄的牙:“后果有多严重?”
沈川突然抬起手,狠狠一巴掌拍在了张奎武脑袋上,啪的一声脆响,油光铮亮的脑袋,瞬间出现五道血痕。紧接着张奎武双脚离地,大头冲下的狠狠栽在了地上。
张奎武就感觉到脑袋好像被一把大号的铁榔头狠狠砸了一下,嗡的一声,眼前瞬间变得漆黑,接着脸就扣在了地上,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样,谁也没想到,沈川会突然动手,而且下手还这么狠,看张奎武扣在地上的脸,血在不停的流着,真不知道是死死活,估计就算活着,那张脸也毁了。
“我艹!”歪脖子,晃脑的那帮家伙,一个个眼睛都红了,其中两个人急忙把张奎武扶起来,整张脸血肉模糊,鼻子都没了,地上还留下了三颗黑黄的牙。
一个家伙急忙用手探了探鼻息,发现还有呼吸,急忙吼道:“大头哥还有气儿,快点过来帮忙,送医院。”
又来几个家伙,七手八脚的把张奎武台上车,一个家伙拉开驾驶位车门,然后转身一指沈川,满脸狰狞的吼道。
“别让他跑了,给我弄死他。”那个家伙说完就上了车,就在他关门的一瞬间,眼前一花,沈川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紧接着头皮一紧,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涌来,头皮好像要被撕扯下来一样,疼得他一声惨嚎,身体不受控制的飞了出来。
式微,式微,胡不歸?
“扑通!”那个家伙重重砸在地上,沈川一脸的冰冷,抬起腿,一脚踩在那个家伙的小腿上。
“咔嚓!”随着可怕的骨骼断裂声,那个家伙又是一声惨厉的嚎叫,接着沈川又抬起腿,踩在了那个家伙的另一条小腿上。
“嗷!”那个家伙嚎叫一声,然后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十多个家伙,刚在车里拿出钢管和长刀,见到沈川毫无情感波动的双眼看过来,突然齐齐打了个冷颤,站在那里谁也不敢动了。
沈川屈指弹了弹被张奎武摸过的肩膀:“走吧,去吃饭!”
“沈董!”阮一书说道:“我给您道歉,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本来我是真心诚意邀请您来朝城走走看看,可现在看来,不可能了。”
沈川问道:“为什么不可能?”
阮一书没有回答沈川:“沈董,上车吧,我让人护送你们出城,咱有缘再见。”
沈川眉毛一挑,自从张奎武来了之后,他对阮一书和方毅斌是很失望的。作为朝城的大哥二哥,居然连这些小瘪三都摆不平,还有什么资格坐在那个位置上。所以,他在心里把朝城判了死刑,川禾实业在二十年内,都不会到这里来投资。因为他可没有时间,跟这里的一些牛鬼蛇神的斗法。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在他把张奎武废了之后,阮一书居然让人护送他离开,不得不说还是有点担当的。所以他又改变了主意,调查了解一下平均的消费水平,别的不投资,但是川禾广场还是可以投资建设的。
“还真是池浅王八多,不过要是都把脑袋缩在王八壳子里,养着也无所谓,哪一只伸脑袋咬人,拿刀把脑袋剁了就行了。千万别犹犹豫豫,前怕狼后怕虎的,等都成了气候,全都把脑袋伸出来,到时候就算你能把所有王八的脑袋都剁了,自己肯定也会遍体鳞伤,那就得不偿失了。”
沈川也不管他们有什么反应,迈步走向酒店大门,“不管我走不走,先填饱肚子再说。”
那十多个家伙,手里拿着钢管和砍刀,杀气腾腾的看着沈川。可当沈川走过来的时候,却没有一个人敢动,实在是沈川身上的气势太慑人,那帮家伙鼓了半天勇气,愣是没敢把手里的家伙事儿举起来。
阮一书和方毅斌想着沈川的话,眼神一直有些犹豫,当沈川推开酒店大门走进去的那一刻,两人暗暗一咬牙,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决然还有杀机,
“老阮,那就借着这次机会,该清算的就清算吧。你带人去陪沈董吃饭,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不管出现什么问题,你都不要插手。我万一要是折了,这个家有你在,我也放心。”
鳳傾城之毒醫娘親
阮一书想说什么,方毅斌一摆手:“我们这两年的布局,不一定会输。”
阮一书犹豫了一下说道:“去找老唐,他手里可能会有一些东西。”
方毅斌一愣,阮一书说道:“老唐是可以信任的。”
異世界的戰鬥奶媽
“好!”方毅斌点点头,转身走向自己的车。秘书闫硕快步跑到边,打开车门。
看到方毅斌开车离开,阮一书眼神冰冷的看了那十多个家伙一眼,带着人走进酒店。
“哎呀!”一个家伙喊了一声,“快点,先把大头哥和驰哥送医院,反正那个小崽子也跑不了,等把大头哥和驰哥安顿好了,回来在报仇。”
“对对对!”众人又七手八脚的,把被废了双腿的驰哥弄上车。
豪門深愛:首席強寵逃婚妻
这帮家伙什么时候吃过这么大亏,主要是面对沈川,连举起手中家伙事儿的勇气都没有,这他妈的太丢脸了,说出去,以后还怎么混。现在终于有了借口,不是我们不想报仇,但送老大和兄弟去医院才最要紧。
“你们几个留下来,盯着那个小崽子,别让他跑了。”一个家伙吩咐了一句。
外面发生了这么大事儿,酒店里很多人都看到了,沈川的狠辣,即使是隔着玻璃看热闹,都感觉到浑身发冷。
不少人都是认识大头和驰哥,一个被打得没了人形,一个被废了双腿,而十多个人拿着家伙,被一个人吓得一动不敢动。要不是亲眼所见,谁也不会相信。因为这些人,真的是无法无天,不要说打伤致残的,就是被打死的,被众人所知的有好几个,肯定还有不知道的,可就是没人敢管。没想到,今天这帮家伙,终于踢到铁板了,有的人心里说不出的舒畅。
沈川进了酒店,服务员急忙鞠躬问好,知道沈川是市里招待的客人,也没有废话,直接带到了包厢。
进了包厢,沈川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对服务员说道:“上菜吧,别等了!”
服务员有些紧张,听到沈川的话,条件反射的一挺胸:“好……好的,我这就让厨房上菜。”小服务员转身就跑了出去。
沈川在兜里拿出烟点了一根,看着何佳丽还有跟过来的两名职员,脸色都有点发白:“吓到了吧。”
何佳丽勉强一笑:“还好!”
平时,沈川给她的印象就是温和,从来都没有发过火。但是今天,她见到了自己老板的另一面,生气起来,真的好可怕。
超白癡甜心男友 米米拉
沈川笑着说道:“像这样的小瘪三,你要是对他客气一点,就不用想脱身了。所以啊,面的这种垃圾,就不要客气。”
鬥戰仙尊 啤酒漂流瓶
何佳丽说道:“他们一定会报复的,而且这是在人家的地盘,强龙不压地头蛇,我们不应该留下来冒险,毕竟只有我们四个人,而我还是个女人。”
“强龙不压地头蛇!”沈川抽了口烟,“不管地头蛇有多强,蛇就是蛇,永远都不可能挑战龙的地位。”
这时阮一书带着人走了进来,众人坐下来之后,阮一书说道:“从现在开始,谁也不能离开这个里,如果要上厕所,必须要三个人一起。”
刚才阮一书和方毅斌得话,在场的人都隐约听到了,虽然不太清楚,但也知道,朝城可能要变天了。所以,没有任何人提出质疑,全都默认了阮一书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