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爲400多位烈士找到親人(傳承・紅色基因  時代風華)

他爲400多位烈士找到親人(傳承・紅色基因  時代風華)

楊寧展示整理的烈士墓碑照。  辛 陽攝

清晨,遼寧錦州市解放錦州烈士陵園裏迎來一羣特別的訪客。他們大多來自貴州農村,此行第一次來到錦州,是爲祭拜去世多年的親人。

“大外公劉定芳是在抗美援朝戰爭中犧牲的,我們一直在網上搜不到他的名字,直到今年他出現在一份名單裏。”烈士親屬鍾明梅手捧一束鮮花早早來到陵園。而這份名單,出自遼寧鞍山市檯安縣的一位志願者――楊寧。

在前來祭拜的人羣裏,60歲的楊寧頭髮花白,身材精瘦,默默用手機記錄着烈士親屬前來祭拜的一幕幕畫面。13年來,楊寧見證了無數這樣的時刻,他的足跡遍佈8個省份大大小小烈士陵園200餘處、村屯184個,爲400餘位在解放戰爭和抗美援朝戰爭中犧牲的烈士找到了親屬。

2019年,楊寧被遼寧省委宣傳部、省文明辦評爲“遼寧好人・身邊好人”,被遼寧省慈善總會評爲“遼寧公益紅人”。

一封來信

調動各方力量查閱走訪,反覆推敲,最終確認109位烈士名字

今年3月,貴州省退役軍人事務廳收到一封尋親信和一本小冊子,冊子上記錄有抗美援朝烈士名字、籍貫等信息。

俄媒稱特朗普正考慮對伊朗“主要核設施”發動攻擊,彭斯、蓬佩奧勸阻

這些信息,楊寧收集整理了5年。

銀保監會迴應新設中小企業政策性銀行:條件和時機尚不成熟

5年前,楊寧在走訪解放錦州烈士陵園時,聽說陵園還安葬着五六百名抗美援朝志願軍烈士。這些烈士都是一人一墓,當年立下的墓碑經過幾十年的風雨侵蝕,有些已經字跡模糊。楊寧一塊一塊地查看後,發現貴州籍的烈士十分集中。

“我把墓碑上的名字和籍貫一一記錄下來,再找來陵園的原始記錄覈對。”楊寧說,“當年打仗時,錦州地區有野戰醫院,大量受傷的戰士從前線運到這裏,有些因傷勢過重去世了,很多原始記錄可能都是戰士在彌留之際口述的,有的還混雜着方言,導致記錄下的文字可能是同音字,甚至是不準確的,需要反覆推敲。”


以色列宣佈將把該國第二位宇航員送入太空

如果是遼寧地區的烈士,楊寧會馬上行動,到烈士家鄉拜訪當地民政部門或退役軍人事務部門,繼續覈對原籍地登記的烈士信息,再據此尋找烈士家屬。可貴州對於當時的楊寧來說,太遠了。“面對行政區域劃分的變更、不盡準確的信息、陌生的環境,我只能暫時把信息整理好,等待時機。”楊寧說。

在接到楊寧的來信後,貴州調動了全省有關部門及媒體力量,查閱文獻、調查走訪,花了幾個月的時間最終確認了109位烈士的名字,找到了20位烈士的家屬。“這是我們第一次集中找到這麼多烈士的家屬,要感謝楊寧這樣的志願者。”貴州省退役軍人事務廳副廳長盧剛說。

一種堅持

爲烈士尋親,僅瀋陽抗美援朝烈士陵園,他就去了不下200次

楊寧退休前在臺安縣博物館工作。2007年,一次文物普查過程中,他偶然走訪了多個烈士陵園,聽說許多烈士的陵墓幾十年來鮮有人來祭掃。

“我心裏很不是滋味。烈士爲國家拋灑熱血,長眠他鄉卻無親人知曉。”楊寧說,從此,他萌生了幫烈士“尋親”的想法。

靠着一輛自行車,楊寧遍訪省內烈士陵園。“200公里以內,我都騎車前往。”楊寧說,有的烈士陵園不通車,只能靠騎行,沿途還可以走訪附近的烈士陵園。路途超過200公里的,他才坐長途客車。

尋訪往往一去數日,交通費、住宿費都要自理。13年來,楊寧去過200餘座烈士陵園,最遠曾到過廣西,爲400餘位烈士找到親屬。僅瀋陽抗美援朝烈士陵園,他就去了不下200次。

當問及這些年的花銷時,楊寧擺擺手說,爲烈士尋親,不提錢。

楊寧把在博物館工作的經驗運用到爲烈士“尋親”中,從各地縣誌以及相關資料中找尋線索。起初,主要關注並查找遼寧籍,特別是鞍山及周邊地區烈士。他將烈士信息一一編號,然後逐一覈對。

“一邊是烈士的孤獨,一邊是烈屬苦苦的思念,如果能夠準確地將烈士的安葬地告知親屬,也是對他們莫大的安慰。”十幾年來,憑藉着這份責任和韌勁,楊寧一路前行。

一份情誼

每一次找到烈士家屬,楊寧都要陪同他們前往烈士陵園祭拜

美軍累計已有近10萬人感染新冠 軍人死亡已有10人

一個老舊的黑色公文包,楊寧隨身不離,裏面裝滿了照片和紙質文檔。

2020“甲骨文杯”國際學生“我與漢字”演講比賽圓滿落幕

照片有1000多張,都是楊寧拍攝的烈士墓和烈屬。每一張照片,楊寧都能講出一串故事,準確地叫出照片上烈屬的名字。幾摞紙質文檔,按陵園分類,打印着烈士的詳細信息。

楊寧說:“每一位烈士和烈屬,都像是我的親人。”每一次找到烈士家屬,楊寧都要陪同他們前往烈士陵園祭拜。

2014年,楊寧在長春市革命烈士陵園尋找烈士信息時,偶然看到“李繼堂”3個字,他頓住了。瞭解到李繼堂的籍貫是遼寧後,楊寧立刻跨越大半個長春,到市民政局檔案中查詢。幾萬人的名單,3個多小時,楊寧終於在重傷員檔案發黃的卡片上印證了他的記憶:李繼堂,遼寧檯安縣黃沙坨鎮新發村人。

他連夜坐火車往家趕,第二天一大早,在縣民政局的檔案材料裏再次確認後,他騎上自行車趕往新發村,終於在附近的侯家屯找到李繼堂的小侄女。

在烈士胡明許的墓前,侄子胡炳發拿出提前準備好的《告叔信》,向他報告家中的情況:“兒輩兄弟姐妹14人,孫輩15人,重孫輩胡姓5人(義務兵一人),全家都身體健康,一切均順,放心吧!”每每看到這樣的場景,楊寧也會跟着感動不已。

海雀智能攝像頭S內測體驗公開,功能豐富實用性強

在各地尋訪時,常有人問起,“大老遠跑來,你是烈士什麼人啊?”楊寧回答說是親人。“起初是爲了方便,久而久之,就真把自己當成了他們的親人。”他說。

20款墨版奔馳GLE450國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