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vot6都市小说 我爲國家修文物討論-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那都不是問題 (第一更)展示-gj9al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
如今的向南,在修复古陶瓷文物时,已经真正可以做到行云流水般的流畅,很多在别的修复师眼中难以处理的问题,到了他手上,都可以轻而易举地解决。
如果说,在古陶瓷文物中,还有什么能够让向南感到有些难度的,大概也就只剩下类似曜变天目盏那样的古陶瓷器了,釉色会随着光线的变化而变幻不定,这一类的瓷器在修复时,就会给修复师们带来极大的困扰。
事实上,哪怕向南曾经成功修复过一件南宋曜变天目盏,如果再让他修复一件,也难保一定能够成功。
当然了,如今向南手上的这件道光年间制青花缠枝莲纹粉彩十八罗汉图扁方瓶,尽管造型奇特、图案复杂,但它毕竟还只是一件一般意义上的古陶瓷器,因此,向南想要修复它,并不存在什么难点,只要时间足够即可。
紧赶慢赶,眼看着就快要到下班的时间了,向南总算是将这件道光年间的扁方瓶给仿釉处理完毕了。
他长呼了一口气,又扭头看了看一脸老实地站在一旁的王民琦,笑着说道:“今天来不及做旧了,要下班了。明天我就不过来了,到时候你自己搞定吧。做旧处理,你应该没问题了吧?”
“没问题!”
都市之算命先生
王民琦一脸自信,使劲点头,只要不是作色和仿釉,那都不是问题!
“那就行。”
向南点了点头,从座位上站起身来,到洗手池旁洗了洗手,临走之前,还是忍不住叮嘱了一句,
“小王,你还是要多加强一下色彩调配和作画技巧的学习,实在不行,就去报一个国画培训班或者跟着康正勇学一段时间ꓹ 要不然你以后会很麻烦。”
“我……我过两天去找勇哥吧。”
王民琦迟疑了一下,咬了咬牙说道。
这块短板必须得补上ꓹ 否则的话,自己总不可能一直挑着文物来修复吧?
除非,除非自己回秦始皇兵马俑二号坑里去ꓹ 修复残损兵马俑,那是用不着作色和仿釉。
眼看着大家已经陆陆续续地开始收拾东西下班了ꓹ 王民琦也没再想太多,迅速将工作台收拾了一番ꓹ 也跟着覃小天离开了。
向南倒是早就走了ꓹ 他也没再回公司,直接朝自己家的方向走去,还没走到小区门口,放在兜里的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
傲世九重天 未知
他停下脚步,拿出手机一看,打电话的是钱昊良,他赶紧就接通了电话。
向南笑着问道:“钱大哥ꓹ 今天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
“我刚忙完,正往停车场的方向走呢。”
钱昊良在电话那边呵呵笑着ꓹ 顿了顿ꓹ 他又接着说道ꓹ “对了ꓹ 向南,我问你个事啊ꓹ 华夏文物学会组织了一个到博临参观学习的访问团ꓹ 你有没有在里面啊?”
“啊ꓹ 我不知道啊。”
飛煙
我真的是大老板
向南只是前一段时间听颜文聪说了这事,但到现在还没接到通知呢ꓹ 他问道,“钱大哥你进团了?”
“我早上收到了华夏文物学会发来的通知。”
钱昊良“嗯”了一声,接着说道,“我觉得你可能也进团了,估计我就在京城,所以比你快了一点知道。到时候咱们兄弟俩一起出国,那还算不错,至少有个能说话的伴儿。”
向南笑着说道:“我这边还不一定呢,要是收到了消息,到时候我再给钱大哥打电话。”
瘋狂透視眼 魂歸百戰
“那行,我到停车场了,就不多说了,到时候咱们再联系。”
钱昊良“呵呵”一笑,就挂了电话。
鬼才小姐闖江湖
向南将手机收好,再抬头一看,已经走到小区门口了,想了想,他还是先到对面的餐馆里吃了点东西填饱了肚子,然后才上了楼。
上了楼以后,向南又像昨天那样,一到家就进入了修复室里,开始继续缂织《芙蓉锦鸡》图,一直忙活到夜里十一点才洗澡休息。
第二天一早,向南跑完了步,洗漱完毕后,又给阳台上的鸽子屋换了玉米粒和水,这才拎着背包下了楼。
今天上午,他不用再去魔都博物馆了,那件青铜龙形器已经修复完成,另外一件道光年间制青花缠枝莲纹粉彩十八罗汉图扁方瓶,也会有王民琦来进行做旧处理,自然就不需要劳驾他来亲自动手。
在楼下的早餐店慢条斯理地吃过早餐后,向南这才用纸巾擦了擦嘴角,走出了早餐店,朝着公司的方向走去。
今天的天气万里无云,白晃晃的阳光照耀在水泥路面上,亮得刺人眼睛。路边的人行道上,一排排的道边树高大挺拔,为行人们遮挡住了炙热的阳光。
尽管如此,一个个上班的人们依旧行色匆匆,也不知在追赶着什么。
向南倒是不急,一路闲逛似的朝着公司走去,速度不快,不过,他家离公司并不远,哪怕速度不快,也只用了十几分钟就来到了楼下。
乘电梯上了20楼,等到了公司时,向南才发现自己跟焦佳坐了同一趟电梯。
“老板早啊!”
焦佳笑嘻嘻地跟向南打了个招呼,说道,“对了,老板,昨天你没来公司,我帮你签收了一封快递,已经放你办公室里了。”
“哦,好,谢谢焦佳!”
向南笑着朝她点了点头,跟在后面也走进了公司里。
来到办公室里以后,向南将背包放在一边的小沙发上,然后拿起桌上的水杯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这才拉开椅子坐了下来,直到这时,他才注意到了电脑鼠标下面还压着一封快递。
“谁还给我寄快递来着?”
向南嘴里小声嘀咕着,伸出手将这封快递取了过来,然后从抽屉里拿出一把裁纸刀,将快递拆开,从里面抽出了一个大信封来。
这大信封的右下角印着几个红色大字:“华夏文物学会”,下方则是一行写着地址和联系电话的小字。
看到这里,向南瞬间就晃过神来了,这应该就是昨天钱昊良打电话说的,华夏文物学会发出来的,关于“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访问团”的通知了吧?
没有多想,向南很快就打开了信封,从里面取出了一份文件,低头仔细看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