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k05v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踏星-第兩千四百一十三章 恩怨分享-i1gtu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第二颗星辰爆开,异人咳血,双目陡睁,一只眼睛忽然变成了血红色,就跟阳逸在地底看到的一模一样。
不同的是他血红色的眼球内出现了波动,一根触须忽然自眼球破开,猛地扫向陆隐,同一时间,无数触须环绕周身,将他紧紧包裹。
陆隐急忙避开,什么东西?
触须宛如泥土一般是灰褐色,沾满了恶心的粘液,随着它的出现,带来的符文道数急剧攀升,决不下于异人本身。
陆隐看向血祖,血祖也迷茫,“我没见异人施展过这种东西”。
星辰爆,陆隐不废话,直接爆开星辰,同时以符文道数抹消异人的力量。
誰動了我的前夫
异人的祖境之力被祖境符文道数抹消了太多,星辰爆足以轻易重创他,他就跟夏神机祖境分身差不多,但星辰爆裂之威竟无法破开包裹他的那些触须,那些触须断开又延伸,看起来恶心,却拥有无法想象的坚韧,硬生生撑住了星辰爆裂之威。
此刻不止陆隐与血祖,还有永恒国度内那无数的人都呆呆望着被触须包裹的异人,堂堂祖境,看起来如同渗人的怪物一般。
圆盘忽然挣脱祖境符文道数的遏制,异人自触须内探出一只手,抓住圆盘,周边,触须张开,他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看到他的一刻,陆隐,血祖还有无数人都倒吸口凉气,后背发寒。
億萬首席冷情妻 林飛泉
天殘行 千次輪回
只见异人一个瞳孔内不断蔓延出无数触须,在蠕动。
永恒国度内,思晓儿吐了,看的恶心。
周围不少人都吐了。
阳逸呆滞,师尊,怎么会变成这样?
不空脸色难看,握住长枪的手指发白。
异人死盯着陆隐,他知道自己此刻的样子狰狞恐怖也恶心,但他也没办法,这是他的底牌,面对拥有辰祖力量的陆隐不得不施展。
他一手挖入眼中,将那枚血红色瞳孔抓出,无数触须自瞳孔内延伸,“这东西叫腐神,我也不知道巫灵神从哪带来的,送给了我,有了它,就算面对夏殇我也可以一战,虽然看起来恶心,但还挺好用,也很听话”。
瞳孔摘除,异人看上去就没那么恶心了,最多没了一只眼睛。
如果将那只眼睛再装起来,那就恶心了。
“没想到当初与我弟子争锋的小辈,竟然有一天把我逼到这个地步”,异人看着陆隐,“你能借助夏殇的力量,杀了你,也等于为我异家报仇”,说完,眼球对准陆隐,无数触须蔓延,狰狞着朝着陆隐冲来。
陆隐被恶心到了,切切实实被恶心到了,所以自凝空戒取出拖鞋递给恶赤,恶赤一手抓住锯齿刀刃,一手握住拖鞋,对着那些触须就是一拍。
那些可以挡住星辰爆裂之威的触须被拖鞋那么一拍,竟齐齐断裂。
异人大惊,不可能。
恶赤不断拍击拖鞋,触须不断碎裂。
同一时间,祖境符文道数降临,要将异人抹消,狱蛟又自后方探爪抓出,三方围攻,即便夏神机都棘手,更不用说异人。
他抬起圆盘,无限扩大,祖境之力疯狂蔓延,震动坠星海。
正当所有人以为他要出手的时候,圆盘瞬间消失,只留下一道无限黑暗的轨迹,蔓延向远方。
虚空一切平静,什么都没有了,圆盘,异人,包括那些触须。
永恒国度内,阳逸周身冰凉,走了,师尊,走了,放弃了这里。
所有人都看出异人逃了。
这在陆隐预料之中,就连夏神机都拿他没办法,更不用说异人,如果不是那些触须,他早就被爆死了。
宦妃還朝 鴨聖婆
不得不说第六大陆三祖实力相比夏神机那些差了太远,最多与白胜差不多,甚至还不如。
不过一个祖境强者想逃,陆隐也很难挡住。
強寵閃婚嬌妻
辰祖的力量不是无限的。
“血祖前辈,辰祖为什么灭异家满门?”,陆隐问道,在他印象中,辰祖无敌星空,可以镇杀祖境,却不应该灭一个家族满门。
血祖叹息,“这里面恩怨就大了,当初第五第六大陆开战,不死不休,辰祖也有一批忠实追随的人,甚至可以说是他的弟子,那些人参与了梵青山一战,被尽数灭杀,动手的,就是异家”。
“如果只是战争,死在战场上也就罢了,然而异家却将那些人以长矛盯死在地上,风干肉身,残忍至极,有些人更是被盯死在一些庞大星空巨兽体内,经受着折磨”。
陆隐脑中一闪,脱口而出,“远古蜈腹”。
血祖诧异,“蜈腹?那正是异家善用的星空巨兽”。
陆隐呼出口气,原来如此,怪不得,怪不得。
辰祖弟子败于梵青山,被异家以长矛盯死在地上,有些盯死在蜈腹体内,怪不得那头远古蜈腹出现,体内有被盯死的人,正是以长矛洞穿,风干了肉身,残忍至极,死去的人还写了一些字–恨不能护主待雨尽,恨,恨,恨,这不就是说的辰祖吗?
辰祖爱着王小雨,常在下雨的花丛旁等待,原来如此。
“战争没有对错,死在战场上理所应当,但这种折磨却让夏殇发了疯似的找异家,最终将异家灭门,异人是唯一的活口,尽管他从未表现出对夏殇的憎恨,但相比九相,他只是藏在心里罢了”。
“九相对第五大陆格外忌惮,想尽办法削弱甚至奴役第五大陆,更是亲自出手,然而异人,却直接背叛人类,他心里的黑暗太深了”,血祖感慨。
女總裁的超級保鏢 一只小魚
陆隐没有对这件事做出评判,再怎么样也轮不到他判断,这就是战争。
四季花 凡可
“前辈,那异人那颗眼球真是巫灵神送给他的?”。
血祖肃穆,“没见过,我也不清楚,或许是吧”。
陆隐想起远古蜈腹,异家似乎善用这种恶心的星空巨兽。
血祖目光看向永恒国度,“你打算如何处置这里?”。
陆隐摆手,“这个先不谈,前辈,麻烦再跟我说说那个时代的事”。
血祖奇怪,“现在?”。
陆隐点点头。
血祖看了看下方,“你不打算先解决这个?”。
陆隐刚要说话,忽然目光陡睁,一直没有解除唤将的恶赤踏出虚空,拿着拖鞋就是一拍,目标正是–不空。
不空呆呆望着恶赤降临,血海滔天的祖境之威令他动弹不得,一旁的阳逸同样如此,他唯一的想法就是陆隐要杀他,但就算杀他,至于动用祖境力量吗?
陆隐当然不是为了杀不空,他的目标是异人。
从异人毫不犹豫逃离那一刻他就在做准备,血祖对异人说的话他听到了,异人受过衡家与阳家的恩情,所以背叛人类的时候也把不空与阳逸带来了,不管他背叛人类的立场,对于不空与阳逸,他必然是在乎的,陆隐就赌他有没有可能回来救。
他走的太干脆,没有丝毫尝试救走不空与阳逸的想法,这反而让陆隐在意。
他与血祖对话,不接近永恒国度就是给异人机会。
濟世王妃 落舞清塵
如今没猜错,异人果然回来救了,他没有放弃不空与阳逸。
异人动作快,陆隐动作更快,他早就准备好,符文道数更是遍布周边,第一时间察觉异常,拖鞋毫不犹豫拍下去,不管出现的是不是异人,拍了再说。
出现的是那些触须,自虚空探出想要将不空与阳逸抓走,却正好被拖鞋拍了一下,触须不仅断裂,就连那颗眼球都掉落,虚空之后是异人,他望着突如其来的恶赤,圆盘狠狠斩去,恶赤手持拖鞋横拍,啪的一声,圆盘被打断一角,异人吐血,震撼于拖鞋的可怕,不甘的看了眼不空与阳逸,转身就走,就连地上的眼球都没拿。
一切发生的太快,所有人都没来得及反应。
鬼王寵妃之嫡女歸來 靜沫人生【完結】
陆隐降临永恒国度,不远处是恶赤,头顶,狱蛟阴影遮蔽。
命裏註定要等你
他看着地上那个眼球,这玩意,他真想拍碎了,但貌似很可惜。
用是不可能用的,但毕竟是祖境之物。
血祖降落,看着眼球,“什么东西?”。
陆隐心中一动,“前辈,有兴趣?”。
血祖瘆得慌,“没兴趣”。
陆隐笑了,“不管有没有兴趣,看能不能用再说,看起来只要没人控制,这玩意不会主动出手”,说完,不等血祖回答,身体消失,他去了西城。
永恒国度分东西二城,东城是人类,西城,是尸王。
不久后,西城被摧毁,东城内,一个个人忐忑等待处置。
当坠星海战争爆发之初,阳逸还想召集修炼者参战,而今,看了看头顶的狱蛟,谁敢出手?
东城臣服,陆隐让所有人等着星际仲裁所审判,此刻,他身前是阳逸与不空还有梵尘,梵宇几人。
这几人不需要审判,本就是叛徒。
梵尘面如死灰,梵宇恐惧望着陆隐,不空目光充满了不甘,而阳逸,自知必死,反倒坦然。
“前辈,梵家交给你们第六大陆处置”,陆隐道。
血祖还在研究那颗眼球,依然瘆得慌,但就跟陆隐说的一样,只要没人控制,那玩意也不会对谁出手,他在尝试控制。
虽然恶心,但用起来还不错,能抵挡星辰爆裂之威,相当坚韧了,就是挡不住拖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