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f3k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全球戰國》-第七零三章 朱由棟的險招分享-j2u24

全球戰國
小說推薦全球戰國
“大王,现在明国陆军有十五个师在缅甸,有三个师在广西。只要我们下定决心摆脱明国的掌控独立,我们可以用西班牙人赠送的军火武装起十万人,依托河内以北的山区,挡住明国的陆军。然后截断中南铁路。到时候,在缅甸前线的明国主力,将因为后勤补给的中断而被西班牙人全歼。然后西班牙人的陆军主力就会开进我国,到时候,就算明国皇帝组织更多的陆军,也是无能为力了。”
“哎……”悠悠的长叹一声,黎维新道:“现如今,我大越虽然名义上臣属于大明。但实际上,除了大明出征的时候要派个几千士兵凑凑热闹,交出万余民夫帮忙搞搞后勤,以及每年朝贡一次之外。其他时候基本都是自主的。大明在我国境内没有驻军,也没有税吏。倒是如你们所说,如果我们截断中南铁路导致明国主力大败,西班牙反而会在我国境内大规模驻军。而且,寡人可以想见,到时候我国河内一带的红河三角洲平原将会成为西班牙和大明的战场。我国的精华膏腴之地,必将因为战火而毁于一旦。”
“大王!这些都是为了国家独立而不得不付出的代价啊!”
“大王!”
坚定的推出一只手,黎维新站起身来:“此事,事关我大越的生死存亡,必须慎之又慎。各位,寡人虽然没打过仗,但也知道,一个农夫加一杆步枪,若是没有充分的训练,连一个土匪都不如!西班牙人赠送我们武装十万人的军火又如何?我大越真正能打的,只有那跟着大明远征过印度的一个团。可是这个团的士兵目前还在缅甸。各位,先不要说西班牙的军火到了之后,我们如何瞒着明国的锦衣卫把十万人武装起来。就算明国的锦衣卫全都瞎了眼,让我们顺利的组织起十万人,这,刚刚拿到枪的民夫,面对此刻就在广西的三个久经战阵的大明陆军师,只怕对方的一个冲锋都扛不下来!”
“所以,此议暂缓。寡人觉得ꓹ 大家应该再耐心一点,再等等ꓹ 看看缅甸那边的战局到底如何再说。”
安南国的这次小范围朝会结束了,参会的众臣们从王宫里出来,马上找了一个隐秘的地方继续开会。
“大王到底还是掌权没有多久ꓹ 做事情缺乏魄力啊。”
“是啊,世间事ꓹ 哪有万全之策,不冒一点风险ꓹ 不付出一定的牺牲ꓹ 怎么能看到大越的独立自主呢?”
“哎,真的怀念以前的郑公和阮福公,两位虽然敌对,但是在做事上,真的是有大魄力。”
“这些话不多讲了,各位,现在国家独立的机会就在眼前ꓹ 我们能够速下决断!”
“此言甚是,黎家人自己不爱这个国家ꓹ 我们身为大越子民ꓹ 就要勇敢的站出来!”
就在一众安南大臣准备换个君王的时候ꓹ 在另一边ꓹ 安南王宫。
嫡女狂妃:極品寶貝無賴娘
“马将军,今日会议的情况就是如此。看来ꓹ 郑阮余孽已经亟不可待了。”
“末将明白了ꓹ 请大王放心ꓹ 我大明陆军必然护得王室安全,只要有人敢发动叛乱ꓹ 我军定然迅速平乱。”
大總裁,小嬌妻! 妃子一笑
“……”沉默了一会后,黎维新才开口道:“马将军啊,敝国如果发生叛乱,背后主使的人,肯定是那些因为海贸大兴而发财的新兴商人。这些人,可以说是从天朝获得好处最多的一群人,但也是最先背叛天朝的人。对这种忘恩负义之人,即便天朝大军尽屠之,寡人也不会心痛。但是……”他向前两步,用流畅的汉语继续道:“但是,海贸再这么中断下去,敝国民生受到影响的,就不光是海贸商人了。若是敝国的农民和普通地主的生计也受到影响。寡人真的有些镇不住场面了。”
爹地5塊錢,放開我媽咪! 趙遙
此时站在黎维新面前的马将军,乃是马千乘和秦良玉的长子,马祥麟。这一年四十五岁的他,已经是大明陆军的少将师长,并且担任广西总兵,专职负责安南的稳定和确保在缅甸作战明军的后勤安全。
此刻,在听到黎维新这样的话后,他毫不客气的瞪了对方一眼:“大王说这样的话,可是对我大明有什么不满?”
東岑西
“岂敢,岂敢。只是马将军啊,我们这些做藩属王的。对上,自然要对大明忠诚。但是对下,安抚本国百姓,也需要一些东西啊。”
“大王的意思,末将知道了,末将会将大王的难处向理藩院报告的。”
……
葬屍經 馳漠
“皇上,天启二十三年四月初六,安南国内发生未遂政变,我大明陆军第三十二师在马祥麟师长指挥下,提前偷运了一个营千余士兵进驻安南清化王宫。叛乱发生后,在我军有力弹压下,只是一个晚上就彻底平定此次叛乱,事后统计,共计击毙叛乱暴徒三千七百余人,抓捕事后主谋及其家眷六百三十二人。安南王黎维新已经将这些人全部斩首。”
“呵,这个黎维新,交投名状还是很干脆嘛。”
对皇帝的这个小玩笑,众臣陪笑了几声后,马士英对陈子壮道:“集生,这段时间,除了安南以外,其他藩国里也有不安生的吧?”
一胞雙胎:總裁,別太霸道! 圖拉紅豆
地府大帝 玉爪俊
“回首相的话,确实如此。皇上,各位同僚,从去年西贼海军突入我大明内海以来,西贼的很多传教士、军人、文臣,都先后向我大明多个藩国递交了他们的国书。其国书的内容基本一致,都是要求,呃……”
“哈哈哈,集生不必忌讳。不就是要求朕退位嘛。”
“皇上,西贼狼子野心,这种粗鄙伎俩,无需在意。”
总的来说,这段时间西班牙的外交官非常活跃。但是收获的成果,却微乎其微。
在日本,菲利普给丰臣栋秀的亲笔信,被关白殿下当场撕毁,还将来访的正使给斩首,让副使将其头颅送回去——对于丰臣家来说,大明的支持,是他们坐稳日本统治地位的最大保障。而且以日本人的性格来说,没错,我们的天性是臣服于强者。但这有个前提啊,你得彻底的击败我以及我现在的宗主国啊。只要你能做到这两点,我立马跪舔你。啥?你还没做到?那就要让你见识一下日本武士的忠义了。
除了日本,西班牙人在由朱家人担任君王的藩国,基本也享受了同样的待遇。脾气好一点的,写一封大义凛然的回信,痛骂西贼的狼子野心和痴心妄想。脾气差一点的,直接就砍人表明立场。
真正收到点效果的,也就安南、缅甸以及暹罗被肢解后,朱由栋留给罗闍浮屠长子的封国,素可泰了。
在这三个国家里,缅甸的反叛意识是最强烈的:缅人以前有自己的王啊,大明随便找了个借口灭了东吁王朝不说。还把缅人的土地切了一大块去喂他们的世仇孟族人。还把大明的宗室封到这里作王。他们心里怎么会舒服呢?
所以,当西班牙人登陆后,缅人是最欢呼雀跃的。也就现在大明的主力驻扎在这里,他们闹腾不出什么名堂罢了。
至于暹罗的素可泰,他们当然想反。但是他们的领地四周,都是对大明绝对忠诚的唐国、周国、南掌。在欧盟的陆军开到他们的领地上之前,他们也只能是默默的心里为欧洲人摇旗呐喊。
真正付诸于实际行动的,也只有安南了——虽说不过一个晚上就被镇压了。
“皇上,虽说现在各藩属国的情况总体稳定,但是这样的局面持续时间太久的话,臣恐有些国家的立场……”
“首相说得极是。”然后朱由栋把头转向右侧:“大司马,朕的战列舰现在进展到哪一步了?”
“主体结构已经全部完工,正在进行舾装。预计今年年底、明年年初可以开始海试。”
“太久了,朕等不了。此时此刻,必须要打一个大的胜仗才能稳定军心民心以及藩属国之心。”
“皇上。”颜思齐起身:“若是皇上要在近期打一个大的胜仗,那就只能是靠陆军了。毕竟,海军接连两次大战,是真的伤了元气。若是要让他们强行再战,臣只怕俞通海和郑和两舰服役了,却找不到合适的军官和水兵。”
“枢密使的话虽然不中听,但确实在理。朕也是想着靠陆军打一个大胜仗,以此稳定形势的。”
“皇上。”枢密副使赵率教起身:“请皇上示下方略,陆军拼命也要为皇上办到。”
“很简单。”朱由栋起身,走到会议室一副墙壁上悬挂的东亚地图前,手指放到缅甸得位置道:“西贼不是想进入中南半岛吗?缅族人、暹罗人乃至部分安南人,不是等着西贼去解救他们吗?朕给他们这个机会。朕意,枢密院可传令给刘招孙,让他节次抵抗,逐渐败退。在拉长西贼补给线的同时,也让中南半岛的那些急不可耐的阿猫阿狗们统统跳出来。然后,等到西贼进入中南半岛中部,我大明的陆军主力从北、东两侧对其进行合围,彻底将其歼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