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gvhg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蓋世》-第九百七十章 亂戰分享-ihe5y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
天色微微亮,周游身影消逝处,突有一点幽光开始闪烁。
腹黑寶寶:我幫爹地追媽咪 淺淺一尾魚
光烁内,隐约可见,那座缩小了千万倍的空间传送阵。
幽光蓦地膨胀,时空随之而汹涌动荡,然后从中跃出一位光头老者。
老者身形矮小,躯体横向发展,显得异常孔武有力。
他一双胳膊,如老猿垂落膝盖处,站在虚空中,朝着远方天空化作金甲神人的巨象咧嘴一笑。
塞满整个空间的沛然拳意,江河瀑布般,以他为中心扩散开来。
他那粗壮蛮横身躯,骤然一变,显出法相。
众多巨大的拳印,光芒夺目,环绕着他的法相,每一个拳印里头,似乎都蕴藏着时间和空间奥妙。
冷少狠邪魅:難逃霸愛 憂紫情
“钟离大磐!”
看到这位古荒宗的新任宗主,由那座米粒大小的阵列冲出,虞渊神情振奋。
钟离大磐的到来,是一个好的讯号!
他能踏足,就意味着被周游带入异空间的那座阵列,还能随时动用,能够将其他可以给予禁地援手者及时送达。
“在浩漭天地,和神魂宗交好者,还有不少力量,其中包括荒神!”
虞渊脑海中,不自禁地浮现出,荒神大泽的一头头大妖,也借助空间传送阵跨入禁地的场面。
效忠荒神的大妖数量众多,如果听命荒神,由阵法而来,他们胜算会大增!
种种迹象表明,荒神和神魂宗在久远的年代,就结下了深厚友谊,眼看神魂宗的一位位强者归来,荒神会不会伸出援手?
虞渊不由地这般去想。
然后,就听钟离大磐一声长笑后,以现出的巍峨法相,到了金象古神头顶。
众多光芒夺目的拳印,宛如天外陨石群,携带着令空间碎灭,时间延缓的恐怖力量,砸在金象古神的躯体。
金象古神顷刻间,再次以巨象形态硬抗,通体金光流转。
可一枚枚拳印落下来,连这位曾经的妖神,都吃不消,被拳印内的时间、空间之力,轰撞的猛地沉落下来。
光头老者又是一声大笑,整个人骑在象身,握拳直捣象头。
他每一拳落下,都爆出如域界炸开的轰鸣。
“钟离大磐!”
十八歲的小嬌妻
莫白川,封璞和梵鹤卿等自在境大修,怒目相向。
气血霸绝天地,一身拳意如能扭曲时空的钟离大磐,重击金象古神时,不忘抬头回应:“怎么?我被剑狱囚禁多年,还不是你们三大上宗捣的鬼?聂擎天,不一向都是你们最锋利的那柄剑?”
“所谓是非正义,所谓善恶,难道永远由你们来定夺不成?”
“老子本来就应该是古荒宗当代宗主!只因我粗野不羁,不肯乖乖服从你们,因为老子有棱角,韩樾没脾气,你们才扶植他,帮衬灵虚老儿分化我们,让我古荒宗沦为下宗末席!”
钟离大磐越说越怒。
吼!
被他法相骑在身上,从高空坠地的金象古神,咆哮着,召唤出那座金色山川。
金山和他巨象的妖体一接触,便有刺透虚空界壁的金色利刃,从他被钟离大磐骑乘的脖颈处迸射。
噗!噗噗!
钟离大磐的法相,骤然多出十几个洞口,流淌着金色的岩浆汁水。
“哈哈,金象,别这么生气嘛。你知道我脾气的,我就是针对妖殿,也不会针对你。”钟离大磐的巨大法相往空中一提,“古荒空界真诀”稍一运转,法相被凿开的伤口,立即愈合如初。
“虞渊小儿,这老金象我来和他耍一耍。”钟离大磐表态,旋即瞪了鬼王天藏一眼,“你如果肯出全力,你也能限制他。”
天藏充耳不闻,驾驭着血灵祭坛和“混浊魔胎”,继续对付灵虚和幻渺两位真人。
“天藏,你要是能够帮我杀了灵虚老儿,我会给你一个天大惊喜。”钟离大磐道。
鬼王天藏,依旧是无动于衷。
“天藏……”
虞渊轻声哼了哼。
钟离大磐话里的提点,他听明白了,由外域天魔蜕变而成的鬼王天藏,似乎是出工不出力,始终没有拿出真本事来。
天藏告知虞渊,只要虞渊能搞定金象古神,他就不会中途回恐绝之地。
可明明,天藏才是对付金象古神,最强而有力的对手……
“少爷!”
一处天坑边沿,秦雲的一支支青阳箭,接连爆灭炸开。
两个出自天邪宗,同样是魂游境的强者,一男一女,夹击这位效忠虞渊多年的老仆,以一把蒲扇,以一支黑色毛笔,令秦雲遍体鳞伤。
男女,全部是魂游境中期修为,手持利刃,比秦雲显然高出一截。
另外一个鬼符宗装扮的阳神修士,肩膀蹲着一青色貔貅,一脸戏谑地,用漫天符隶和咒文,洒落到齐雲泓身上。
齐雲泓疯狂的眼瞳,渐渐现出病态错乱,如化作了一头嗜血野兽。
生存 綠嬑
鬼符宗修士肩膀上,青色貔貅的眼瞳,有两个光点闪耀。
光点内,赫然是齐雲泓的两簇魂影。
这异兽似乎借助鬼符宗的秘法咒文,趁着齐雲泓迷失之际,将其识海的魂魄剥离出两道,再用它的妖魂慢慢碾碎,荼毒其灵智。
另一端。
天药宗的现任宗主石禹轩,被一条条墨绿色烟雾环绕着,呼吸越来越沉重,眼中的光芒逐渐暗淡。
有着暗灵族血脉的温露,在石禹轩,齐雲泓和秦雲之间,不断激发着血脉秘术。
嫩绿色血脉精能,逸入三人体内,帮助他们梳理伤势,助他们缓和身中的毒素。
“天邪宗,巫毒教,鬼符宗……”
穿越之種田逃荒路
超級無敵小神農 滿小樓
虞渊瞥了一眼,冷哼一声,就让黑妪,破甲和银锁、黄灯魔都行动开来,并对血月发出命令:“我允许你,自行吞纳鲜血炼化!”
呼!
就连一直漂浮在他头顶的黝黑大鼎,也离开他,向石禹轩等人所在区域而去。
異能師
突然间,众多的狰狞煞魔,浩浩荡荡地从鼎口涌现。
“雷宗子弟!去对付那些煞魔!”
一位全身闪耀着冰冷阴寒气息的老者,替代魏卓吆喝一声,旋即身影一晃,在孔雀王和魏卓之后,站到了虞渊面前。
嬌妻難撩:總裁哥哥好壞壞
總裁愛我多一點 端木矜
“我叫阮釜,寒阴宗的大长老,你能活到现在我很意外。”
他脸色阴沉,明明和虞渊说着话,一双贪婪的眼睛,却时而瞟寒妃一下,似乎恨不得一口将寒妃吸入口中,细嚼慢咽后,再吞入腹中。
“寒阴宗,大长老阮釜!久仰久仰!”
虞渊禁不住笑了起来,“你的大名,当真是如雷贯耳!早些年,你就像是噩梦般,r让我每每听到就觉得恶寒。”
寒阴宗的大长老,正是那位相中未婚妻蔺竹筠,要将其带入宗门者。
也是此人,在得知蔺竹筠有自己这么一个未婚夫,担心将来巴结唐灿时,唐灿会介意这点,才授意蔺翰羽,殷绝,让他趁早自然死亡。
他死了,婚约自然解除。
同样是此人,在殷绝死亡之后,又安排寒阴宗别的强者,执意要灭杀他,除掉整个虞家,以绝后患。
一看他自报姓名,虞渊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杀机前所未有的浓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