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cr24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笔趣-第四百一十一章 驚慌的巨象族(兩章合一)看書-9u1pr

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
小說推薦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
整个天下各地持续的发生一幕幕异变。
转眼两天过去。
神都之地依然一片喧嚣,每日都有无数江湖客和宗师界的朋友赶来。
在神都最大的广场之上,十三个巨大的黑色龟壳被晒在这里,供人参观,引来了不知道多少好热闹的江湖儿女。
十三大龟壳每一个都有方圆四五米那么大,乌光闪闪,像是墨玉一样,晶莹欲滴。
甚至有不少富商上奏朝廷,准备高价收买,但全都被朝廷一口回绝了。
这十三个大龟壳具有非凡意义,乃是代表了他们大乾对抗妖族的决心,不管到什么时候都不可能卖出。
不过这些大龟壳虽然没能卖出,但是却从陈宣的府邸流出了其他的东西。
一根根条状物泡成的烈酒被刘顺、高旺两货拿了出来,开始大肆叫卖。
在弄清楚这是什么玩意后,整个神都轰动,无数人瞠目结舌。各个富商、家族直接疯狂竞争起来。
妖bian泡成的烈酒,不用问,绝对大补,说不定八十老头喝了都能立刻爬起来,再续新房。
而且这种酒明显无比稀少,不可能像其他的花酒那样可以源源不断生产。
毫不客气的说,这每一瓶妖bian酒后面估计都得有一位妖将的性命。
神都之内瞬间沸腾了,无数人疯狂竞价,不惜砸锅卖铁也得买一瓶。
“爹,您不能这样,您今天都是八十五了,您还要买那东西干什么,咱们家的祖业不能被你这么败光了啊,你得给我留点钱。”
“逆子,你懂个屁,这种酒哪怕砸锅卖铁买到手都绝对大赚,今后喝一瓶少一瓶,升值空间比古董还大,现在买绝对不亏!”
“对哦,还是爹您老人家英明啊,不过爹,我怎么感觉到好像是你想喝一样?您不会想再给我弄个弟弟出来吧?”
“放肆,逆子胆敢忤逆老夫,我毙了你!”
“爹,饶命啊,娘,救命啊…”
神都各地上演一幕幕惨烈的家暴案。
大多数都是老头要买酒,儿子、闺女不同意,不过他们再拗也不可能拗过老头。
毕竟老头才是真正的一家之主。
于是陈宣的府邸之外,各家各户的老头被一个个担架迅速抬过来,开始疯狂的竞价。
“我李道元出一百万两银子!”
一个满头花白头发,牙齿都快掉光的老头怒喝道。
“老夫…咳咳咳…老夫…咳咳咳…老夫…”
在他旁边,一个瘦的浑身干巴,不断咳嗽,似乎没有几口气的老头在艰难的大喊,但是嘴巴中的话却无论如何也喊不出来,急的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老呼出一百五十万两。”
另一个老头口齿不清的叫喊。
“我出一百八十万两!”
第四个老头大喊。
“老夫…咳咳咳…老夫…咳咳咳……老夫…”
之前那个浑身干巴的老头再次剧烈咳嗽,无比激动,一口话卡在喉咙中无论如何叫出来。
“爹,您慢点,别激动,慢着点…”
旁边一个中年男子赶忙给他揉着胸口和后背。
“老夫两百万两!”
那干巴巴的老头终于怒吼了起来。
“我两百一十万!”

一群老头面红耳赤,直接在府邸门前开始大竞价。
按理说这东西拖个儿孙辈的人过来买或许也就行了,但一群老头生怕买不到,所以各个亲自到场,争得脸红脖子粗,怒吼连连。
他们无一例外,全都是神都之内有名的大富商,甚至有几位还是超级世家的掌舵人。
府邸内的刘旺、高顺乐呵的嘴巴都合不拢了。
果然和他们猜测的一样。
这些妖bian都是抢手货。
区区一瓶而已,居然被直接炒到了几百万两银子的价格!
而除了这群老头在竞价外,无疑还有很多人想要走后门的,直接找到了陈宣。
比如说八王爷、赵奉天,甚至还有他的两个儿子赵通、赵瑞。
面对这些想走后门的人,陈宣一阵无语,但也不能这么轻易就给了他们。
这些妖bian乃是自己辛辛苦苦弄到的,哪能平白无故送人?
陈宣当即开口,让他们在内部交易,不参与竞争,这样也就无人知道他们买过这玩意,不会对皇室的形象造成污点。
几人顿时心中狂喜。
数十瓶妖bian酒一天功夫不到,卖得精光,完全供不应求。
刘旺、高顺等人数钱数的手都抽筋了,各个一脸傻笑,感觉到夜里都要睡不着了。
而那些成功买到妖bian酒的,更是各个兴奋,赶忙回家。
有八十老头回家后立刻尝了一杯。
“爹,您不是说买到手之后留着升值吗?为什么现在就喝?”
“你懂个屁,升值个毛线,老夫今年都八十了,还有几年活头,临死之前不能再风流一回?”
“爹,您不能这样?”
“逆子,胆敢夺我酒杯,我毙了你!”
一阵阵怒吼再次从各个家族传出,家暴再次开始。
这种神酒买到手之后,只要是男人估计都不可能会按捺住诱惑,无论如何都是想要尝一尝的。
而在所有的bian酒都拍卖完之后,夜里,上官炎悄悄摸摸的找到了陈宣。
“咳咳,陈宣,你还没有睡啊?”
上官炎轻声咳嗽了两声,故作镇定的道。
“捕神,怎么?难道又出事了?”
陈宣眼神一凝,开口问道。
“嗯,确实有一些事情。”
上官炎微微沉吟,目光专门在陈宣的房间里瞟了一圈,忽然开口道:“根据六扇门密报,这两日共有三处深山老林里传来动静,电闪雷鸣,元气汹涌,伴随着可怕的低吼声音,初步推测,又有其他的妖族从结界中走出来了。”
他脸色微微一沉,道:“除此之外,在东海之滨,海浪汹涌,光芒照耀,有一处古老的山脉在发光,里面传来诵经声音,我怀疑那就是那些妖族说的上古洞府所在,我已经派人去迅速调查了。”
陈宣眼睛一闪。
又有其他妖族走出!
东海之滨还有光芒照耀?
“根据我从之前那些妖族那里得到的消息,距离天地第二波异变现在已经不足三天了,如果真是这样,那么那里确实有可能就是他们说的上古洞府。”
陈宣开口。
上官炎沉重点头,道:“一旦天地第二波异变到来,很可能妖族结界中将会走出大量的【苏醒境】妖王,所以,我们的压力越来越大了。”
“老皇爷那里怎么样了?”
陈宣问道。
“老皇爷他们至今未归,北周拓跋圣天他们也没有丝毫消息。”
上官炎开口道。
真正的【苏醒境】高人,来无影去无踪,掌握天地之力,打斗起来会无比可怕,没有人能跟着他们的身影。
他们现在到底打到了什么地方,无人知晓。
陈宣心中思索,道:“明日我去东海之滨看看。”
“可以,不过你一定要小心,那群海外之人虽然这两天消停了下来,但他们亡我大乾之心不死,只怕还会有其他动作。”
上官炎警告。
“捕神放心就是,他们胆敢惹事,一掌拍死。”
陈宣冷笑。
他连杀三位妖王,若是还有不知死活的对付他,那才叫滑天下之大稽!
那他不介意血洗了整个海外,反正都是一群没脑子的,活了还不如死了算了。
上官炎轻轻点头,又接连说出了其他的几件事。
不过剩下的却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和前面两样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
陈宣微微皱眉。
今日的上官炎似乎有些啰哩啰嗦的一样。
“咳咳,陈宣,对了,我忽然想起一事,那个我有一个侄儿,对你白天卖的那种酒颇感兴趣,听闻我有事找你,所以他苦苦哀求我,让我给他带一瓶回去,你放心,钱绝对没问题,咳咳,这个…你还有吗?”
上官炎吞吞吐吐,连连咳嗽。
陈宣瞬间明白过来,心中怪异,看着上官炎。
难怪感觉上官炎今天有些别扭!
合着他也是想找自己开后门,想买神酒的?
陈宣忽然像是第一天认识了上官炎一样。
在他印象中,这位捕神可都是沉稳严肃,一丝不苟的人,从来不去做有逾法理的事情,今天居然来找自己买神酒?
陈宣一时觉得好笑。
“外面的酒都卖完了,不过你要是想要的话,回头我去东海再割几根过来。”
陈宣摇头道。
“不是我想要,是我大侄子想要。”
上官炎面色微红,赶忙开口。
“哦,是大侄子想要,告诉大侄子一声,这种酒后面还会有的,让他沉住气等几天就行了。”
陈宣开口。
“好,好,那既然这样,老夫先告辞了。”
上官炎说了一句,赶忙离开了这里。
他觉得再留下来他非得露出破绽不可。
陈宣不禁哑然失笑。
“这东西居然卖的这么火,看来我还真是一个小天才。”
他摸着下巴思索。
陈氏小酒馆是时候该开业了。
到时候让人人都能喝得起这种bian酒,那才人族的真正崛起。

群星高悬。
夜空璀璨。
如同一片浩瀚的宝玉盖住了苍穹,隐见墨紫之色,夜空下无尽的山脉连绵起伏。
这一刻,不少的山脉都开始冒出一丝丝难言的白色气流,一阵阵猛兽低吼的声音从山脉深处传来,惊起了大量鸟兽。
“群山复苏,天地异变,果然如古老祖训说的一样,一切在向着太古回归。”
一个魁梧异常的人影环抱双手,披散黑发,足有两米多高,如同一尊可怕的铁塔,站立在一处山巅之上,语气冷漠,看向群山。
在他身后,还站立了十几位和他一样高大的魁梧男子,各个眼神闪烁,光芒炯炯。
一眼看去,清一色的【秘藏境】强者!
这是一群巨象族的高手!
巨象族以肉身力量闻名各个妖族,每一个巨象族强者在开启肉身秘藏时,都能濒临极限,得到比其他妖族多出几万斤到十几万斤的力量。
“三公子,如今情况有些复杂,人族之中最近出了一个了不得的人物,在不久前将雪豹族的三位妖王都给屠了,极其强势,现在来看咱们还不能去招惹他。”
身边的一个魁梧男子开口道。
“嗯?”
那为首的男子双目光芒一闪,道:“雪豹族有妖王被屠了?”
“是的,天地枷锁只是打开了第一道,妖王级强者强行走出,受到的压迫难以想象,元神被封,难以动用,所以,他们全都死了。”
身边的那位男子开口道。
“是什么人做的?”
魁梧男子低沉道。
“大乾皇朝,一个名为陈宣的人。”
那男子回应。
“陈宣?”
为首男子眼神眯起:“大乾?”
他沉默片刻,开口道:“先不要去招惹他们,明日以结盟的名义去看看他们的底细。”
“嗯,只能先这样了。”
身边男子点头道。
与此同时,其他的一些山脉深处,那些走出来的妖族也都得到了汇报,探明了最近发生在天地间的一些情况。
他们全都眼神一闪,透露出了和巨象族大致相同的意思。
北周,大雪山寺。
一群雪豹族的妖将和两位妖王出现在了这里,静静倾听着眼前一位长眉老僧的汇报。
一群妖将和两位妖王全都陷入了沉默,眼神眯起,光芒深邃。
“屠城的事,北海妖王他们做的确实不对,有违天地意志,不过大乾人族杀掉了我三位妖王和一众妖将,这件事也绝不能就此罢休。”
其中的一位妖王豹天地,语气幽冷,开口道:“天地第二波异变在即,先不要和大乾冲突,一切等到异变结束再去计较。”
身边的一群人纷纷点头。
一晚上时间迅速度过。
第二日一早,陈宣便火速动身,前往东海之滨而去。
在他刚刚离去没多久,整个神都轰动。
各个门派和势力的人全部惊悚。
无数人勃然色变。
巨象族强者象力带领巨象族强者前来求见大乾皇帝!
话语虽然说的颇为客气,但所有人却全都将心脏提到了嗓子眼。
更有不少大宗师眼神警惕,提出了宝器,紧紧握在手中,准备时刻动手。
数日前妖族屠城的事还近在眼前,如今又有一波妖族出现,他们若是不担心,那是不可能的。
“久闻大乾之繁茂,人文之鼎盛,在下巨象族象力,向往已久,今日前来求见大乾皇帝和各位前辈,有要事相商。”
一道道平和的声音从神都之外源源不断的传入城内,在整个城内回荡。
似乎为了表明他们爱好和平的意思,巨象族的一群人全都没有直接入城,而是站在了城外,向着城内传音。
整个城内轰动。
朝堂之上无数人在议论纷纷,争吵起来。
“陈爱卿可在?先将陈爱卿叫来。”
赵奉天开口道。
“陛下,陈宣今日一早已经前往东海,现在并不在城内。”
上官炎说道。
“什么?陈爱卿居然出城了?”
赵奉天脸色微变:“那可如何是好?”
“陛下,如今他们就在城外,说是有要事相商,不管是什么事情,依臣看来,都要将他们先请进来一叙,若不然不放他们进城,只怕会提前激怒他们。”
八王爷说道。
以妖族的实力,就算他们不放对方入城,对方也可以轻易打进来,所以犯不着先得罪对方。
对方到现在没出手,说明一切都还有缓和的余地。
“好,那就先放他们进来。”
赵奉天脸色变幻。
最终由上官炎、八王爷和各个世家之主亲自走出,前去迎接这群妖族。
双方客套一阵,最终在上官炎等人的带领下大步入城。
当然,上官炎等人也是不可能放松警惕的,时时刻刻都在提放着他们。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道路,他们比谁都清楚。
妖族与人族的矛盾,从根本上讲还是利益矛盾,这是不可能调和的。
人族占据这处大地已有上万年,如今天地复苏,妖族出世,妖族不可能再放任人族继续占据着这无尽资源。
所以双方之间必然会有一战!
一路走过,象力始终在和八王爷、上官炎客套着。
期间一群巨象族的强者目光平静,向着四面八方的街道看去,将神都之地的各个区域尽收眼底。
“果然是一场繁华,可惜了,却被一群弱者占据。”
一位巨象族妖将传音道。
“是啊,街道的人族各个无比弱小,轻轻吹口气都能直接吹死,还以为能有什么样的高手?”
另一人传音回应。
“那个大乾陈宣在哪里,传闻中不是说他杀死了雪豹族的三位妖将吗?不知实力到底如何?”
第三位巨象族的高手传音道。
他们目光扫***神力蔓延,从街道上的各个角落席卷而过。
“听闻大乾之地出了一位绝顶天才,名为陈宣,不知他在哪里?可否为在下引荐?”
象力平静的开口。
“陈宣如今不在城内,今日一早已经前往东海之滨。”
上官炎笑道。
“东海之滨?”
“金佛古洞?”
身后一群巨象族强者心中一闪,眼睛中神光划过。
那个人族也知道了金佛古洞的事?
是了,他既然杀死了雪豹族这么多强者,自然有可能从他们口中得知一切。
一群巨象族高手继续往前走去。
忽然他们眼神一凝,注意到了前方的巨大广场上,十三个乌光闪闪的大龟壳竖在那里,表面光滑,极其非凡。
“这是…”
象力等人眼神一眯。
玄龟族妖将的龟壳!
居然这么多?
这群人族吃掉了玄龟族妖将?
“呵呵,这些都是我大乾的战利品,各位觉得怎么样?”
八王爷微笑。
“嗯,好,很不错。”
象力勉强笑道。
他们穿过广场,向着皇宫走去,脑海中各种想法不断翻滚。
难道大乾的真正实力远超所料?
他们居然把玄龟族妖将的龟壳都给扒了下来,玄龟族的防御之强,连他们巨象族也不见得能绝对压制。
他们是如何做到的?
路过皇宫大门的时候,象力等人同时眉头一皱,觉察到了一股难言的妖气波动,纷纷回头看去。
只见在他们的不远处,几个身穿宦官服饰,生的唇红齿白的男子低着头颅,从这里迅速走过,每个人都唯唯诺诺,不敢抬头,脚步轻盈快速。
在他们不远处,则是一位年长点的公公在尖声呵斥他们。
“那是…白龙族太子…”
象力等人心头震惊。
他们简直怀疑自己的眼睛。
那几位低眉垂首,唇红齿白的男子分明是白龙族的几位太子啊!
他们怎么出现在这里?
还被一位人族呵斥?
“怎么了几位?”
八王爷笑道。
“没,没什么。”
象力再次一笑,指着远处的几人,明知故问的道:“他们是什么人?”
“哦,几位官宦而已。”
八王爷微笑。
“宦官?这是什么官?”
象力等人疑惑。
难道白龙族几位太子也和人族暂时结盟了?
还在人族皇宫担任了官职?
可即便如此,也不该随意被人族呵斥才对。
“宦官就是太监,太监就是一种不男不女的人,将身上的某个重要器官切下,留下有用之身,用来服侍皇族。”
八王爷微笑,认真的解释。
一群巨象族高手全都寒毛一竖,身躯冰凉,瞪大了眼睛。
人族…这样的变态?
这么说白龙族的几位太子岂不是已经被他们…
包括象力在内的一群巨象族全都打了个冷颤,感觉到胯下冰寒,凉飕飕地一片,忽然有些后悔进入这神都城了。
难道这神都真的不像表面看的这么弱小?
里面有超级老变态在坐镇?
逮到妖族都要切掉他们的那东西…
“八王爷,所谓人可杀不可辱,为…为何要切他们?”
象力的声音意义的不自然了,透露出了一丝丝发抖。
“被切的人各种原因都有,我们还是不要谈论这个问题了。”
八王爷微笑。
觉得这个话题不雅,不应该在这个场合谈论。
但他越是这样,象力等人越是往歪了想,且越想越歪,越想越可怕,到最后寒毛都竖了起来,各个眼神警惕,生怕遭遇算计。
而这个想法在他们又往前走了一段距离,见到了妖风族的几位宦官后,让他们的内心彻底崩溃了。
妖族风的妖将也被他们切了那东西?
也变成了宦官?
象力等人全都寒毛倒竖,蹭蹭倒退。
“你们…你们大乾到底要搞什么鬼?”
象力惊怒喝道,浑身寒毛倒竖。
“什么什么鬼?”
八王爷有些懵了。
“你…你们还敢骗我们?快走!”
象力怒喝一声,当即带人飞退。
其他的巨象族高手也早就吓到几乎崩溃,立刻跟向象力。
但就在这时!
轰隆!
半空中爆发出一道无比恐怖的气息,属于【苏醒境】人物的绝强气息从远处袭来,快得如闪电一样,让象力等人更加惊骇。
“快走!”
一群人不顾一切向外逃走。
八王爷、上官炎脸色大喜,急忙抬头。
“老皇爷回来了!”

这两天有事,来晚了,抱歉~
争取明天恢复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