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wzq5寓意深刻小說 九星之主 txt-165 試試!?展示-zlfvz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
荣陶陶策马疾驰,一路上,倒也看到了许多历练者,周围也都有星烛军士兵陪伴。
邪帝誘寵:一口吃掉太子妃 鳳清漪
跑出距离牧屋好远的范围,荣陶陶终于发现了一只没有人打扰的星斗藤师。
他转头看向了叶南溪:“那个怎么样?”
然而叶南溪根本没有搭理荣陶陶,只见她骑在马上,俏丽的短发随风飞舞,突然间摊开双手,做出了一副拥抱夜空的模样。
星野魂技·精英级·孤星陨!
下一刻,一颗巨大的星辰陨石从天而降,气势如虹,砸向地面。
“噜?”
远处的星斗藤师,口中发出了一道古怪的声响,也急忙向左侧闪躲开来。
同一时间,它身上缠绕的藤蔓也离开身体,在身体右侧不断拼凑,组合成了一个藤蔓盾牌。
“呯”的一声巨响,大地仿佛都有一丝颤动,那孤星陨在草原之上砸出了一个大坑,一片碎星四溅开来。
然而那翻滚的气浪和炸裂的星辰,纷纷轰在了藤蔓盾牌上,并没有给星斗藤师造成太多影响。
“嘶……”星斗藤师虽然一身都是藤蔓缠绕,但却也有眼睛有嘴,口中发出了危险的警告声音,那一双璀璨的星眸,更是死死的盯住了来者。
荣陶陶开口道:“我们谁…诶?”
叶南溪视荣陶陶若无物,直接弃马,身上也立刻缠绕起了一颗明亮的小星星。
星野魂技·精英级·星之旋!
在小星辰的围绕之下,施法者使用任何星野魂技,都会有一定幅度的品质加成。
当然,说是品质加成,但实际上很难有质的提高,这种魂技也是出道即巅峰的那种,潜力值上限已满,也只能稍微增加其他星野魂技的威力。
对于其他星野魂武者,聊胜于无。
但严格意义上来讲ꓹ 这种魂技,才是荣陶陶应该用潜力值去增加上限的魂技。
收益可是太大了ꓹ 提高这一项魂技,其他的魂技就都能有品质的提高!
只可惜,这魂技是三星魂法才能修习的ꓹ 对于目前荣陶陶来说,还是个梦想……
荣陶陶立刻下马ꓹ 开口喝道:“你这人不会说话的?组队御敌你不交流?”
“啪!”一记清脆的鞭响,草地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鞭痕!
远处ꓹ 那两米五开外的星斗藤师ꓹ 全身层层包裹着的藤蔓突然四散开来,化作了无数藤鞭,画面一时间竟然有些惊悚。
而无数藤鞭之中,有一条伸展开来的藤蔓,竟从正常的灰绿色化作了耀眼的寒星色泽!
“安静点,躺好了就行了,别来碍事。”叶南溪一声冷哼ꓹ 极力闪躲着道道藤鞭,左右手更是连连挥舞。
一颗颗小小星辰从天而坠ꓹ 砸向了星斗藤师。
星斗藤师身上的藤蔓再次拼凑ꓹ 于头顶两米处ꓹ 拼凑出了一把“藤蔓雨伞”ꓹ 将那一连串的小星坠遮挡的严严实实。
星斗藤师的移动速度并不慢,然而它却根本不屑于移动……
荣陶陶:“那你可真厉害呢~”
叶南溪冷冷的扫了荣陶陶一眼ꓹ 高挑纤细的身影ꓹ 在细密的藤鞭抽打之中闪转腾挪ꓹ 努力接近着星斗藤师。
荣远山之前说的话是有道理的,这种星野魂兽ꓹ 一个人打还是两个人打,区别不大。
因为星斗藤师是群攻类选手,只要接近它的攻击范围,那四处蔓延的藤蔓,会照顾到每一位敌人。
荣陶陶跟上前去,本想与叶南溪形成包夹之势,然而他失算了。
这星斗藤师是多核大脑么?
它明明是在抽打右侧的叶南溪,为什么也能照顾到左侧的战场?
而且,看星斗藤师这种进攻态势,更像是左右互搏,两侧战场肆虐的藤蔓,各自行事,毫不影响。
荣陶陶退开一步,并未冒进,看准了那横扫而来的星辰藤鞭,他一手握住了腰后的刀柄,瞬间出刀!
由下至上,猛地划开!
那就先试试这藤蔓的质地!
“呲~”
锋利的唐刀,浅浅的切入了那横扫而来的星辰藤鞭之中,但最多也只是切割了三分之一,想要将这星痕鞭完全切断的话,荣陶陶怕是还得在同一位置,再划上2~3刀。
荣陶陶这一刀虽然拦住了眼前的星痕鞭,然而藤鞭却是柔韧的,以唐刀与藤鞭接触点为中心,剩余的那一段藤鞭,直接卷了过来。
荣陶陶急忙抽刀弯腰,星痕鞭自背脊上掠过,带起的阵阵风浪气势惊人,吓了荣陶陶一跳!
哪怕是被拦截住,这鞭子扫荡的势头依旧这么大?
又或者…面对向你横扫而来的鞭子,你抵挡住中段的话,剩下的那一段鞭子在惯性之下,的确会突然加速……
如果3~4刀才能斩断星痕鞭,这就有点棘手了。
荣陶陶面色凝重,也知道自己得改变策略,他目前还在战场边缘,星斗藤师只是象征性的进攻着他,荣陶陶很确定,如果再向前移动的话,那他将陷入困局。
“见鬼,这鞭子竟然这么柔韧,快突破进入大师级了吧!”不远处,那本想展现一下实力的叶南溪,受到如此阻碍,也是恼怒不已,不由得开口道,“那个谁!你别傻站着,发挥点作用!”
荣陶陶:???
他迅速转移战场,来到了叶南溪身后,道:“你不是让我在一边躺好么?让我别碍事?”
“废话!”叶南溪厉声喝道,“我们不是双人对敌吗?你没有能力创造机会也就算了,看不到我陷入困境么?”
總裁後宮三千人
远处的南诚,听到女儿这句话,不由得面色僵硬,身上隐隐散发出来的气势,可是把荣远山震慑的不轻。
荣远山急忙道:“先别插手,让…让孩子们先解决,结束了之后再说。”
南诚目光极其严厉,盯着叶南溪在漫天星藤中的身影,她缓缓的身手入兜,拿出了一包巧克力豆。
荣远山却是将橘红色背包摘了下来,道:“尝尝我儿子的小淘气?他可喜欢吃这个了,味道应该不错……”
南诚依旧死死的盯着叶南溪,却也伸手探进了橘红色背包中。
叶南溪一手推出了一个柱状的星辰波流,瞬间撕碎了眼前无数星痕鞭!
星野魂技·精英级·星波流!
强力的输出,暂时缓解了困境,她同时也埋怨道:“你看不到现在的僵局?让自己变得有用点!”
战场边缘,荣陶陶一身的霜雪弥漫,自脚下徐徐上升,速度骤然快了一大截!
他脚下一崩,竟然直接窜了进去:“您是来自峡谷么?”
赛前凯瑞王,赛后甩锅狂?
叶南溪一把捞住了抽来的星痕鞭,手掌紧握,硬生生的碾碎,道:“什么乱七八糟的!”
“你想近它身!?”荣陶陶直接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对!”
“开好你的星波流!最大马力!”荣陶陶沉声道,背脊贴着叶南溪的背脊,双手探出,两颗雪爆球迅速汇聚,道,“我炸了!”
叶南溪:“嗯?”
“呯!呯!”
两颗极速旋转的雪爆球瞬间炸裂!翻腾的气浪冲荡之下,荣陶陶身影倒飞开来,而他的背脊,可是紧紧贴着叶南溪的背!
一瞬间,荣陶陶身影弯成了一个虾米,而叶南溪的身体却是张成了一张弓!
两人背靠着背,急速窜了出去。
叶南溪心中一惊,杏眼圆睁。
那一双美眸中,竟然隐隐升起了一丝兴奋,飞一般的感觉!
只见她双手在眼前疯狂的舞动,肆意的挥洒着星波流,冲散、搅碎着周遭一切星痕鞭。
远处,南诚微微挑眉,赞许道:“很有创造力。”
荣远山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他的雪境魂力相当于一次性消耗品,在这种环境下过于依赖的话,也不是什么好事。”
星斗藤师那一双星眸,突然释放出了无比刺眼的光芒,无数藤蔓被冲碎,它仿佛也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要知道,那些名义上被召唤出来的星痕鞭,实际上,却统统都是包裹在它本体的藤鞭上的。
“你给我过来!”叶南溪一声娇叱,右手猛地一甩。
她竟然也有星痕鞭!?
只见她手中甩出的鞭子,绑住了星斗藤师的脚踝,她的手臂用力,猛地向后一拽!
342寢室之死亡密碼
“落地!”叶南溪大声喝道。
嫡女無雙,腹黑世子妃 九九
荣陶陶手腕处不断汇聚着雪爆球,听到这句话,他一手抬起,后脑勺压着叶南溪的肩膀,手中的雪爆球再次炸裂!
“呯!”
两人迅速炸向地面,前方的星斗藤师面露痛苦之色,与两人的身影无限接近。
“给!我!死!”叶南溪那一头俏丽的短发随气浪飞舞,露出了她那极具侵略性的面庞,一脚踏在那被拖拽而来的星斗藤师身上,脚下的星辰轰然碎裂!
星野魂技·优良级·踏星裂!
荣陶陶豁然色变,急忙用星野魂力包裹全身。
“溪溪!”南诚面色一惊,怒声喝道,却已然无法制止。
叶南溪不管不顾,脚下碎星溅射开来,硬生生的将星斗藤师那藤蔓缠绕的身体,踩踏的有些松散开来,也荡开了周围全力抽来的一切藤蔓。
优良级的踏星裂,的确荡清了周围扫来的藤鞭,但是在这样炸裂之下,荣陶陶的身影却被冲飞了出去。
他本以为叶南溪就算是再怎么任性,起码底线是不会伤害并肩作战的队友。
荒郊野外里也就算了,但是你的魂将老妈就在一旁观战,你真敢这么干?
这一手卸磨杀驴,是荣陶陶万万没想到的。
毒女歸來,腹黑二小姐 暖蘇蘇
又或者,与卸磨杀驴无关,她就是单纯的荡清周围藤鞭,给自己的输出争取时间,只不过,在这一过程中,她并未在乎荣陶陶的存在,或者也不愿意在乎。
飞出去的荣陶陶,在地上翻滚一圈,努力卸下冲力,却是忍不住一阵龇牙咧嘴。
多亏我™不是雪境魂武者!要不真的被你炸出内伤了来!
悍妃天下神秘王爺的嫡妃
而在战场之中,叶南溪一脚踏着星斗藤师,双手对准了它的脑袋,两道柱状的星波流疯狂输出着,直接冲散了那由树藤构造的头颅……
“叶南溪!”南诚翻身下马,大步前行,一脸愠怒的看着自家女儿。
叶南溪站在场地中央,那漫天飞舞的藤蔓已然偃旗息鼓,散落在周围,她转头看向了走来的母亲,也看到了母亲那怒气冲冲的模样。
叶南溪心中一慌,急忙道:“我…我赢,我……”
“啪!”
清脆的巴掌,直接扇在了叶南溪的脸上,那白嫩的脸蛋上,瞬间浮现出了一道红色的巴掌印。
“这就是你对待队友的态度?”
“啪!”又是一巴掌。
南诚:“他刚把你送进去,这是你们两个人的战斗!”
叶南溪手捂着脸,低着头,身体有些颤抖,从牙缝中挤出了一句话:“合作的意义,不就是为了达成目标么,他本就该发挥出应有的作用,我也一样!如果队友是个废物,那为什么还要合作。”
情到深處,冷血總裁太任性 小肉湯
南诚:“你!”
“诶。”荣陶陶站起身来,打理了一下凌乱的衣衫,万幸他是云巅魂武者,一个优良级的踏星裂,在他星野魂力包裹全身的状态下,还是能挡得住的。
荣陶陶并没有受到严重的伤,只是叶南溪的战斗选择,的确让人很恼火,她有很多种处理方式的,却选择了不管不顾的那一种。
“你别管。”南诚摆了摆手。
荣陶陶却是再次开口,而且他要对话的人,一直都不是南诚:“我说,叶南溪。”
叶南溪手掌捂着脸,却是盖不住那鲜红的巴掌印,一双杏眼圆睁,愤怒的看向了荣陶陶。
从小到大,从未被父母打过的她,今天却是在荣陶陶这里,被母亲接连扇了两巴掌。
荣陶陶也是看向了叶南溪:“我之前对你不满,但却可以忍受,愿意与你求同存异,合作共赢。
但现在,我忍受不了了。
我和你那些被打了之后、还笑脸相迎的队友不同,我需要一些尊重。”
看着南诚错愕的眼神,荣陶陶笑着点了点头,也再次看向了叶南溪:“咱俩试试吧。”
叶南溪第一次正面回应,看着那不知天高地厚、大言不惭的小小魂士,道:“试试!?”
装神弄鬼的家伙,早想给你打出原形!
荣陶陶一手握住了腰后的刀柄,重重点头:“试试!”
叶南溪迈开长腿,大步前冲,脸上得巴掌痕还隐隐作痛,点燃着她心中的怒火:“我忍你很久了!”
荣陶陶身体紧绷,脚下猛地一窜,狠声道:“彼此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