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yu2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撿到一隻始皇帝-第兩百三十章 墨家三派鑒賞-8k18f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
墨家,无疑是当世的显学,在最初,墨家学说与杨朱学说平分天下,成为最盛行的两种学派,使得孟子都发出了抱怨。而在如今,墨家和儒家成为了最盛行的两种学派,让韩非也忍不住的抱怨,哦,不是抱怨,是训斥。从战国初期到如今,墨家都不曾落寞,自从墨子身死之后,墨家逐渐划分为三个派系。
相里氏之墨,也就是秦墨,这一脉继承了墨子有关科技制造方面的学说,非常的务实,不断的进行科技研究,为秦国制造更先进的工具,武器之类,他们认为只有秦国能为他们完成他们心中的理想社会,实际上,这支墨家也是支持大一统的,他们是对赵括最狂热,最崇敬的,因为赵括所说的一王天下,也正是他们所追求的。
漢宮之似水流年 野野
当初墨子的尚同思想,就是隐晦的提出了统一的思想,故而,这支秦墨,也是继承了这一点,他们讲尚同,讲天志(按章办事,按照章程来操作),非乐(废除繁琐奢靡的编钟制造和演奏),有些地方跟法家不谋而合,跟赵括的理论也非常的相近,不过这些人是不会离开秦国去找赵括的,因为他们在秦国有着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们在秦国担任匠,或者匠官,秦王让他们教出更多的匠人来,或者研发出更多的好东西来,对了ꓹ 研发出先进技术的人,也是可以升爵的。
邓陵氏之墨ꓹ 当然也就是楚墨,他们是大多都是以侠客的身份来活动,到处行义ꓹ 他们反对各国的战争,认为这些战争都是权贵们为了自己利益发动的ꓹ 不利于百姓,他们以自己的价值观来衡量这个世界ꓹ 继承的是墨子的非攻ꓹ 节用,节葬等学说,他们更多的还是帮助弱小的国家来反抗侵略者,而这些年里的侵略者,就只有秦国了。
故而,楚墨与秦墨的关系是非常僵硬的,双方的矛盾不亚于跟儒家的矛盾。楚墨的这些游侠ꓹ 带着剑,四处行侠仗义ꓹ 帮助弱小的ꓹ 需要帮助的人ꓹ 除掉那些持强凌弱的人ꓹ 后来在汉朝盛行的游侠文化,就是来源自楚墨ꓹ 信守诺言ꓹ 帮助弱小ꓹ 不贪钱财,这就是他们身上的标签。
最后一种墨家ꓹ 齐国的相夫氏之墨,此派是一个以学者辩论为主的门派,他们游历各国,讲授墨家的兼爱思想,他们反对用暴力去解决问题(甚至包括起义),希望能用柔和的方式去获得和平,当然,他们继承了墨子在逻辑学上的一些思想,跟公孙龙的思想是有所交汇的,长期跟公孙龙辩论的,就是这一派。
他们不只是擅长逻辑学,在数学,光学等方面,也有自己的研究,只是,他们如今已经没落了,只是因为,他们认可非攻,又认可尚同,他们想要以和平的方式统一,想要通过选举来任命君王….看得出,他们还继承了墨子的国家思想理念,也就是民主选举制,从君王到官吏,都需要选举。
在这些三种墨家里,只有楚墨是最反对赵括的,因为赵括的大一统是要鼓励诸国厮杀,这是不正义的战争。秦墨尊敬赵括,齐墨却是认可马服书里所提到的那些超前的制度。
赵括在来到这个时代之后,就没有停止读书,原先的他,只读兵法,如今的他,却是钻研百家之学说,墨家的书籍,他是读的最多的,因为墨家的很多言论,总是能让他们震惊,无论是非常超前的选举,还是数学,逻辑学等方面的造诣,还是那些朴实的哲学思想,都让赵括感到一种亲切。
而他听闻董成子抓了一批敌视他的墨,他顿时明白,这是楚墨。
他让董成子释放了这些人,将他们带到自己的面前。当士卒们押解着这些侠客来到了赵括面前的时候,赵括发现这些人并没有怨恨,也没有恐惧,他们非常的淡然,他们也在打量着赵括。赵括看着这些穿着简陋的衣裳,挺直了身子的墨者,忽然长叹了一声,摇着头。
“您若是想要杀死我们,您可以随时动手,但是请您不要这样侮辱我们。”,他们的为首者开口说道,为首者是一个中年人,看起来非常的严肃,浓眉大眼的,这让赵括想起了后世的一位喜剧演员,赵括便请他们坐下来,他们的武器,早已被收走了,周围还站着不少的士卒来看着他们。
大神老師帶回家
赵括让那些士卒离去,跟这些墨者们面向而坐。
“请不要误会,我并不是想要侮辱二三子。”,赵括说着,又认真的说道:“儒学刚刚出现的,他并不是显学,没有人认同,也没有多少的弟子,自从孔子逝世之后,儒学又分成了多个派系,每个派系都继承了一点孔子的学问,彼此因为理念不同常常争吵,可是他们每一个派系,都发展出了些属于自己的东西,不断的更新自己的学说思想。”
“他们并没有放弃贯穿其所学思想的仁,在仁的基础上,有了更大的突破,吸收了很多的东西。”
清穿 阿豆
“可是当初的显学墨家,同样分成了三个派系,每一家也都继承了一些墨子的学问,可是,三派的墨都不曾发展出自己的思想内容来,甚至还在缩减墨子的学说理论…墨子的学说不是可以单独拿出来运用的,他是对一个理想社会的多方面的诠释,实现的途径…将一个自圆其说的学术如此的撕割开来,甚至还要将继承的学说进行缩减,二三子就不怕墨家会彻底的消亡吗?”
墨者们有些惊讶,他们看着面前的赵括,赵括看起来有些痛心疾首的模样,就好像是在…为墨家的衰亡而感到悲伤??为首者认真的看着他,心里也不确定赵括是不是在羞辱他们,他总结了一下言语,方才说道:“墨子说:要知道一个学问,或者事情是否正确,需要看三种认识。”
“第一是以历史记载的古代圣王的历史经验为依据,史上的盛世,都是没有战争,和平的时期,所以我们楚墨要说非攻,就是想要让天下和平。第二是即以众人的感觉经验为依据,天下人都厌恶战争,百姓们痛恨侵略者,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帮助弱小的国家来对抗强大的国家的原因。第三是以政治实践的结果是否符合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为依据。”
“我觉得,没有战争,君王不因私人的利益去压迫百姓,人人互爱,不去伤害对方,这就是最正确的,您怎么可以…”
为首者的话还没有说完,赵括便恼怒的站起身来,指着他骂道:“墨子有这样的学说,二三子为什么不去认真钻研?为什么不去继承?几百年过去了,为什么不去发展呢?!”,赵括愤怒的来回踱步,他说道:“墨子将战争分为正义和不正义的,想要看到一个和平没有战乱的天下,他不想看到底层百姓受苦,所以提出兼爱…节用,节葬…”
黑道學生6:王者重臨
“多好的学说啊,为什么二三子不去想该如何实现这些呢?怎么去结束战争,让天下和平呢?帮助弱国去抵抗强国,这就能实现吗??只要还存在分裂,战争就不会停止…节用,是让二三子去节用吗?为什么不让君王接受二三子的提议,让贵族们节用??他们省下一口饭,百姓们可以吃饱一个月的肚子!!”
“兼爱…要通过什么来让人们和睦相处?依靠二三子的威胁?还是通过墨子的天志学说来用明确的规章制度来规定人们和睦相处,不要互相伤害呢?用规章制度来避免贵族伤害百姓,难道这不才是二三子应该追求的吗?!明鬼,墨子为什么要说明鬼?他是真的相信鬼神吗?”
聖伊皇家校草 夏琳心
“那他为什么还要反对宿命呢?为什么要说人应该靠自己的努力而不是上天的恩赐呢?他是想要通过魂灵的学说来让贵族们害怕,他说杀死无辜的人会被鬼神报复,这不就是想要阻止贵族们来残杀百姓吗?!”
“为什么二三子却要走向歧途?为什么不去制定国家可以施行的典章制度?墨子所说的让百姓们来选举官吏,为什么要让百姓们来选举呢?这是因为官吏们不爱百姓,百姓对他们无能为力,为什么不改进一下,让百姓们也对官吏们有监督的权力,若是官吏做了什么危害百姓的举动,让百姓们也有办法可以上诉呢?!”
棄女重生:神醫太子妃
妃常無恥,王爺有喜了
禦獸王者 藍澤
赵括越说越是生气,他看着面前的墨者,脑海里却浮现出了那位出身底层,穿着朴素的衣服,在耕地里,在大树下为众人讲述学说,感慨着世界的残酷,想象着理想社会的墨子。墨家的学说已经开始走向衰亡,再过一段时间,他们就要彻底灭亡,西汉之后,就再也没有墨家的踪影了。
像包含万物的学说,却如此的消失,这实在是太过可惜…在如今,只有最没落的齐墨,才发展了一下逻辑学,以及朴素的唯物主义哲学,他们无视了儒学的仁义,直接提出所谓“义,就是利益”的论断。而楚墨却走向了歧途,或许是太享受锄强扶弱的快感,最终丢失了自我,演变了一个新的群体,游侠。
秦墨虽然注重实践,可是他们的钻研也走向了歧途,墨子的科学钻研,包括极限理论,力是动因,朴素时空观,小孔成像,几何学说,机械设计三大定律等,墨子的这些钻研,可不是为了造出更先进的工具武器,他是用这些知识领域去把握生命本来的含义,认知世界的真相。
看着愤怒的解说着墨子的思想,朝着自己一顿骂的赵括,墨者们都是一脸的茫然,怎么听起来您比我们还要在意墨家的兴盛呢?尤其是那为首者,他听到赵括阐述墨子的那些想法,那种抱怨他们不争气的神情,忽然有一种墨子站在他们面前向他们表达自己的失望的感觉。
为首者擦了擦额头的汗水,马服君对墨家经典的钻研程度怎么如此之深?
赵括讲完了自己对墨家的看法,这才气呼呼的坐下来,也不再看面前这些墨者,墨者们也没有开口,他们本来是找赵括来问罪的,想要问赵括为什么要鼓励战争,为什么不注重和平,可是此刻,在被赵括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之后,他们忽然就愣住了,心里那些准备好的问罪的话,此刻都有些说不出口。
“那您觉得…我们该怎么办呢?”,为首者忽然开口问道,他摇着头,有些痛苦的说道:“这些年里,墨者经历了很多的战争,我们死了很多的人,可是我们什么都没有能改变…战争是不对的,战争是不对的。”,他说着,又认真的说道:“您或许不知道,在南阳,汝水都被血染红,连水都不能冲刷掉那些血液啊….”
“百姓们从战争里能得到什么好处呢?就是秦人,难道他们的生命还不如一个爵位吗?每年参与战争的秦人有多少,而最后活下来,能得到爵位的又有多少?得到最多好处的,还是那些上层的贵族,而不是底层的百姓。这些战争都是自私的,都是没有人性的!”
赵括沉默了片刻,方才说道:“我在最开始的时候,也是跟您一样的想法,我想到四十万人的死亡,便不寒而栗,我想到自己的死亡,便害怕的不能入睡…我跟您一样,我厌恶战争,我不喜欢死亡,可是,我发现这是我所不能改变的,只要各国还存在战争就一定会存在,哪怕诸国不在了,战争只怕还是会存在。”
他认真的说道:“百姓们过的很苦,百姓们也从战争中得不到什么好处,得到的只有灾难…我可以为赵国去击退秦国,只要我还活着,我就可以一次次的出战,虽然不知道能否战胜敌人,可是我不会退缩…但是,我能保护赵人几十年,我却不能保护他们永远,我可以留下弟子,可是战争还是会继续,还是会有人死去。”
“只有实现墨子所说的让一个人的口径成为标准,也就是一王天下的时候,这些接连不断的战争才会结束,起码,不会再有人互相残杀…而我能做的,是减少战争里的伤亡,我劝说秦王不要杀死那些俘虏的将士,不要残害当地的百姓…如果我能亲眼看到一王天下的世界,或许我会劝说那位君王,让他休养生息,不要继续发动对外的战争…”
“如果您感觉如今您无能为力,不如去看看未来,看看您能为将来做些什么…哪怕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准备呢?我不能改变如今的战争,可是统一之后,或许我留下的那些学说思想,就能发挥出他得作用来,新的国家可以按着我的研究内容来重新制定税赋,可以施行新的土地制度…可以让百姓们享受统一的福利,从而避免叛乱的爆发…”
“您说呢?”,赵括忽然开口问道。
仙人骨 憂然
山河動
这些楚墨一言不发,为首者站了起来,随即,他身后的那些弟子们也纷纷站了起来。他们朝着赵括俯身大拜,这才转身离去,既没有同意,也没有反对。
不知何时,董成子出现在他们的身后,看到这些人想要离开,他开口说道:“二三子,我正在制定律法,想要建立一个有利于百姓的典章制度,如果可以,请留下来帮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