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ouy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貞觀俗人 木子藍色-第810章 養寇熱推-9qevk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句町地跨滇黔桂交,从先秦时就存在的一个强大部落联盟,西汉时内附,因协助汉朝平定西南叛乱而封其首领为王。
汉末王莽新朝对句町改为正县,句町不服,汉句进行了长达九年的战争,遭遇三次大败,从此句町一撅不振,内部分裂,虽然延续到了南朝梁时代,但早不如前,甚至在隋唐时被中原称为了僚子部。
秦琅也想不到,一盘散沙式的句町诸部,居然因为唐军的征讨战败,反而团结起来,并出来一个侬三娘的厉害女子。
愛入膏肓
“幸好广源州有三郎此前修建的高平堡,硬是牵制了五万僚军主力,否则只怕已经攻入左溪诸州寨了。”
巨梟煉愛 毛竹
高平堡当年是秦琅当年南下封地时,灭掉了左溪上游的金龙垌侬家后,扶持左溪蛮王之子建立的一个新州后,他与其合作在高平坝子开采金矿,并在那里修筑了一座棱堡,名高平堡,并在那里屯田。
当年秦琅也只是觉得高平坝地理独特,位置险要,所以有机会就安插了一步伏棋,没料到如今倒起了大作用。
句町兵分两路,大举东进袭击,攻向左右两溪。
帝少通緝令:嬌妻別想逃
北路攻右溪,南路攻左溪。
北路军由侬三娘亲领,一路所向披糜,连破双城州、添州、归乐州、侯州、田州,杀到了横山(百色田东),上次跟随着秦家杀进句町的右溪蛮王们,这次被打的措手不及,狼狈不坝,纷纷丢盔弃甲而逃。
南路军由土僚和沙人联合进攻左溪上游,土僚也是先前被打的狼狈而逃的句町一部,这次拉了援军回来,也是十分凶猛。
一连攻破数个唐朝新设州县,夺回了不少丢失的寨垌,可在他们攻入了左溪上游后,却在高平堡下吃了大亏。
高平堡并没有多少兵马ꓹ 城堡也很小,但秦琅在那里移来了不少中原百姓ꓹ 多是采金人和其家眷们,垦荒屯田,开市商铺ꓹ 大家拖家带口在此安家立业,移民们修建的也是秦琅替他们设计的土楼围屋ꓹ 平时聚居生活。
一般的贼匪蛮人都不惧,个个带刀而锄ꓹ 带弓而猎。
上次攻入僚子部ꓹ 就有许多高平堡的屯民子弟也带着猎弓柴刀长枪加入队伍,也收获很丰,掳得不少牛马奴隶和铜钱土布等。
僚人反攻,他们防范及时,动作很快。
所有青壮都一起防守,依托高平堡,十几个屯庄武装防御ꓹ 土僚和沙人号称五万人,可硬是没能一鼓而下。
几次强攻ꓹ 在高大坚固的土楼围屋和棱堡前ꓹ 死伤惨重。
“须立即召集兵马反击!”李大亮很强硬ꓹ 过去几年ꓹ 他一直在安南跟和蛮与僚子部交手,从不手软。
上次他一手策划的讨伐僚子部ꓹ 成功开辟十三个州ꓹ 这才多久ꓹ 请功的奏章才刚送进长安,这转眼僚子部就打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ꓹ 必须得杀回去。
“这边的事情也差不多定下来了,我得立即回交州。”
李大亮判断,这个侬三娘出现的突然,僚子部的进攻也有些让人意外,他估计僚子部既然大举反攻,那么和蛮部肯定也会趁机出兵。
“幸好三郎你已经把广州这边搞定了,否则两头乱,还真会十分棘手。”
李大亮说走便走,与秦琅简单的商议了一下后,当天就离开广州返回交州。
这次秦琅召集三广的主要官员前来广州议事,虽说是为理顺岭南的基础,可也确实造成了边地的一些防守上的问题,让句町有机可乘。
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淹。
虽然句町是从春秋时起就建立的部落联盟,汉时起封王到南陈梁内讧亡国那也有六百多年,乱了二百年,如今又联合起来,肯定也还是有一定实力的。
大航海之鋼鐵艦島
要知道,汉朝时,句町就曾展示出较强的实力了,不仅部落众多,兵马强壮,而且他们还有很强大的铜冶技术,句町的铜器水平曾经相当的高,甚至经济也一度很强。
只是说到底,后来还是在内外交困之下灭亡了,主要还是内讧。
现在却能团结一起,有了个女王领头,结束了一盘散沙甚至是内斗的状态,也就强悍起来了。
秦琅跟李大亮拟的计划,是李大亮赶回交州,组织兵马出红河,沿明江、求江、盘龙江杀进僚子部,围魏救赵。
而秦琅则赶往邕州,在那里组织兵马,先守住邕州,然后以邕州为大本营,对上游左右两溪的三十六蛮部增援。
这场仗,要打也只能在朝廷实控的正州以外打,在那些蛮王的羁縻州内打。
另一方面,秦琅也让秦勇秦用和阿黄三将,立即赶回武安州封地,三将召集封臣骑士等,进驻门州,遥相呼应高平堡的坚守之兵,牵制僚军。
若有机会,则游击袭扰僚军,或者是侧后攻击他们的补给线。
“不要跟他们正面硬刚,不值得,你们侧面牵制一下便行,让他们无法全力进攻高平堡便是,万一高平堡实在支撑不住失守,也没办法,你们第一任务是守住门州,不能让我武安州门户失守,不能让僚军攻进封地。”
“阿侬你也先回封地,阿黄他们三将领兵在外,你便暂时负责行政后勤。”
秦琅计划从广州乘船出海,然后在钦州港登陆,钦州到邕州,大约二百多里路,这条路不太好走,要翻越不少山区,但好在有路可通。
大唐有一条桂林至邕州再至钦州的驿路,在原先道路的基础上加以拓宽加建,称为宜邕驿路,以这条驿路为线,西面地区,其实都是非实控的羁縻蛮区,而东面地区,则多是实控区。
这条驿路线,其实就是一条边疆军事线,近几年不断加强。
宜邕驿路有一个重要之处,就是宜州还是往西进入黔中的重要通道节点,往东则是柳州。
宜州处于一个十字交通的咽喉要点,正是南北的宜邕驿路陆路,和东西向的郁江水路,使的邕州这个边镇前哨,近年地位空前提升,秦琅也特意奏请将广西道的首府迁往邕州。
此次僚人大举来犯,正是沿左右溪东进,其前方必经之处,便是邕州会师了。
佛山冶铁合作的事情还没完全谈好,秦琅突然告诉大家句町来犯的消息。
句町这个名字,其实岭南人好多都不记得了。
左右溪好多蛮部,也有不少当年是从句町里出来的,比如不少侬氏的蛮部,正是当年甸叮九部之一的侬部部落。
僚子部早就取代了句町之名,上次听到他们的消息,还是大家联合起来深入僚子部狠狠抢了一把,抢的盆满钵满?
“各家能出多少兵?都报上数。”
“左右溪的诸州刺史们,你们赶紧回家,组织兵马防御,我稍后就来。”
左右溪三十六蛮王刺史们一听全慌了神,跑来广州开了这么久会,还不知道家里出这么大事,老巢都要让人端了。
一个个赶紧告辞。
临走还不忘记央求秦琅要赶紧出兵增援。
高州刺史兼团练使冯智玳表现积极,立马表现愿意带上高州所有团练兵五千人前往,甚至还愿意再带上些子弟相随。
“挑选精锐敢战者两三千人足矣。”
秦琅却没多要,人越多,后勤压力越大。跑到左右溪上游去打仗,最大的问题还是粮草问题。以前喊那些蛮王打侬家时,都是自带干粮作战,离的也不算远,还没什么这个粮草后勤问题。
现在要从广东调兵过去,还是太远了。
冯智戣,冯万春、冼智臣等都愿意积极响应出兵,秦琅统计了一下兵员,觉得广东这边的兵多了。
甚至福建那边的独孤燕云、贾润甫、秦欢也要出兵,加上水师的人。
秦琅只能一再精简,冯冼陈杨宁氏等各家的刺史们都带上了,然后让他们每人带上最精锐的千八百人。
水师三大舰队,秦琅也将其兵分三路,一路留守广州,一路经西江内河水路前往邕州,并负责运送各州的一些兵员和辎重前往。
另一路随他走海路,赶往钦州,再走二百多里陆路到邕州汇合。
“三郎!”
阿黄临走前,很猥琐的来找秦琅。
太古戰神
遇到野蠻公主 藥香
“其实我觉得这次句町复国来袭,倒也不全是件坏事。”
“怎么说?”
“三郎你想想,若没他们复国来袭,邕州以西的左右溪之地,那基本上是要维持原状的,可现在句町来袭,这不正是插手其中的机会吗?”
“要我说,三郎这边不要出兵太快,慢点准备,先让句町狠狠的削弱两溪三十六垌蛮,打他们打残了,也两败俱伤之时,三郎你再率大军杀过去,这岂不是上上策?”
“到时把句町击退,便可顺势在左右溪的一些要害之地设立军镇,屯驻兵马,或者干脆设立一些正州。然后再反攻句町,到时又可以顺势开一波疆土,设置一批州县,咱们武安州到时也能趁机向西再抢一波,甚至说不得还能占些地盘,你说是吧?”
“那僚子部我也是打过得,不管他们现在怎么突然团结起来,可他们内讧乱斗几百年了,现在虽猛,可肯定也只是一时之气,这股气肯定不能持久,拖的越久,他们的后劲就越不足,甚至他们胜利之后,越容易内部再起矛盾。”
阿黄很猥琐,他考虑的与其说是朝廷的利益,倒不如说是武安州最大的利益。急忙忙救左右溪蛮,对他们来说利益不大。倒不如坐观虎斗,待其两败俱伤时再出手,那时才能利益最大化。
“三郎,你也不需要怎么特意见死不救,咱们就正常的征召兵马,征集民夫,调集钱粮,然后前往邕州集结,这总需要时间的,兵马粮食准备妥当之前,总不能轻易浪战的,对吧?”
秦琅笑笑。
“老黄啊,你在岭南呆了几年,这是越发猥琐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