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wqym精彩都市小说 《漢世祖》-第202章 錢糧百萬計看書-4kukp

漢世祖
小說推薦漢世祖
“在下愿捐钱五千贯,以供府君调用!”未到一炷香,站起一名肥胖老朽,眉开眼笑,积极道。此人专事牲畜生意,自东京诸市肉行之中,铺面颇多,每岁往京内运输贩卖羊、猪等家禽牲畜,皆以万计。
有人牵头,接下来陆续有人起身,认捐,从三千贯到七千贯不等。一个个态度积极,但出手“吝啬”,并且,观察着慕容彦超的表情,注意着他的神态。
慕容彦超也是个喜欢敛财的人,平日里也沉下心对货殖之道有所研究,也接触了不少商贾。此时见这些人的表现,一下子便看出了,这些人,在捐资上边,还同他玩“讨价还价”的伎俩,初步报价也试探他的态度。
念及此,慕容彦超顿时就不乐意了。想他堂堂皇叔,开封府尹,亲自邀请作陪奉茶,好言说尽,就拿出这么“一点”钱。他慕容彦超,何时这么好说话,时间、面子就这么便宜?
一個神仙三百塊
当然,二十多人,零零散散加起来,也有十几万贯钱,比刘承祐拨给的第一批钱,还要多。但是,慕容彦超费了这么大功夫,又岂能这么就满足了。
“呵呵……”慕容彦超皮笑肉不笑的,抿了口他并不善品的茶水。
重生之邪王戲寵妃 瀟湘十
他作此反应,长于察言观色的豪商们,都不禁心头一个咯噔,显然,慕容府君并不满意。
“方才诸位认捐之资,可曾都记下?”慕容彦超偏头,朝文吏使了个眼色。
文吏会意ꓹ 有些“惶恐”地起身,拱手道:“请府君恕罪ꓹ 小人迟钝手拙,未及记全……”
“那就重新记录!”慕容彦超淡淡地一挥手,寒着脸ꓹ 环视一圈,说:“一炷香的时间ꓹ 还未到!”
这意思很明显了,重新认捐吧!
在场的豪商们ꓹ 神情逐渐凝重ꓹ 认真地考虑起来,要出多少血,才能让慕容彦超满意。
“老夫认捐十万缗!”在众人迟疑之时,一道洪亮的声音,打断了场面的宁静。
众人循声望去,正见常思,缓步而来。慕容彦超见了ꓹ 黑脸舒展开来,起身相迎ꓹ 拱手道:“常公怎么来了!”
常思老脸上带着点勉强的笑容ꓹ 说:“府君为扩城之事ꓹ 筹措钱款ꓹ 老夫奉命协理,岂能不过衙ꓹ 金心出力!”
“常公不愧为我河东元老啊!来ꓹ 请坐!”慕容彦超一乐ꓹ 将常思引入座位,问道:“常公所言捐资ꓹ 可是当真?”
闻问,虽然心头滴血,但常思还是故作爽朗地应道:“府堂之前,众人在侧,岂有虚言。老夫深受国恩,如今正可图报!”
“常公真忠臣啊!”慕容彦超大笑两声,朝文吏吩咐道:“给常公记下一笔!”
“是!”
望着认捐簿,落笔成字,常思心如刀绞,痛楚万分。此一出,他多年敛聚,辛苦所得,近半家资,可就没了。
他原本有意不听郭荣的建议,但是,王景崇那头恶狼还在潞州,越想越怕,再是舍不得,终是决定花钱买平安。
單兵為王 七品
囚愛媽咪:豪門闊少的奴隸情人 魚小肉
常思豪气一掷,让在场的豪富们呼吸都急促了几分,十万缗,对于他们这些人而言,可不是轻易能拿出来的。看向慕容彦超的脸色,愈显沉凝,要是以此作标准,那可就不只是大出血了。
“府君,在下愿捐资四万贯,粟米各三千石!”这个时候,何福殷战了起来,躬身进言,面色平静。
见状,慕容彦超不禁打量了他几眼,对于这个活跃于权贵周边的巨商,也是有印象的。面上露出笑容,颔首颇为赞许的模样,道:“此义商也!”
“记下!”显然,慕容彦超对这个何福殷所出很满意,手一指吩咐着,看向他,道:“你放心,朝廷与本府都不会亏待有功之人!”
“谢府君!”何福殷恭敬应道。
自何福殷后,这场捐资聚会,终于以一个让慕容彦超满意的正确的节奏展开,所邀之人,陆续请捐,寡者亦认捐钱三万贯。
圆满结束之后,慕容彦超于衙中设宴,招待众商,待“宾主尽欢”之后,才放他们回去,准备认捐之钱粮。
龍淵大唐 風落九天
……
“听说开封府,举行了一场捐资聚会,所获不匪,有多少?”在宫室之间散着步,刘承祐略表好奇地问道。
“根据上报,众人踊跃认捐,所获之姿,计约百万贯,另有粮十万石!东京之改造扩建之耗费,足以支撑半载!”李昉将他记下的数据,报与刘承祐。
“确实是不少啊!”刘承祐嘴角微翘,面上露出一抹松弛,感慨道:“倒是有些出乎朕的意料,还记得初入东京之时,百业萧条,国困民贫。不想这数年过去,竟然积聚了如此之富,东京的豪商巨贾,手中竟然掌握了如此财富……”
“此皆陛下励精图治之功,稳固治安,鼓励农商,免除苛捐杂税,以致百业复苏!”李昉恭维道。
皇上兇猛 小說番外
“此番认捐,不算苛捐吗?”刘承祐说道。
李昉答:“若无朝廷政策,岂有彼等商贾之兴聚,这是给他们一个回报朝廷的机会!”
“再者,商人逐利邀名,此番,官府募资的同时,也给还其以名利,彼等岂能积极认捐!”李昉又道,言语中不免有对商贾的鄙视。
刘承祐淡淡一笑:“朕这个皇叔啊,这生财手段,却是不凡。朕都有心,让他到三司任职了!”
当然,刘承祐也只玩笑罢了,慕容彦超所长者,不是生财,而是借助手中权柄,掠财。如此番捐资,若不是刘承祐在上提点,按照慕容彦超的风格,只怕是强行逼迫,而商贾无名利可图。
“另外,工部侍郎常思,捐资十万贯!”李昉瞟了刘承祐一眼,禀报道。
“在镇多年,所获颇丰啊!”刘承祐神色平静,摆了摆手,淡淡道。
重生豪門千金
沉吟几许,刘承祐向李昉吩咐着:“传朕谕,告诫慕容彦超,建城所需砖瓦石木等材料,虽可分与众商,但是,需严控品质,如有偷工减料者,严惩不贷!”
“是!”
回到政殿,屁股还没坐热,通事奏报,御史大夫及中丞,边归谠、赵砺联袂觐见。
后靠于御座,刘承祐目光冷淡地扫着边、赵二人,二者谨身束手,立于御前,直面天子的审视,沉稳面容之间,隐有刚直之意。
刘承祐收回目光,问道:“二卿联袂而来,所求者,还是为了王景崇?”
“陛下明鉴,正是!”边归谠拱手应道。
“王景崇在地方,任意妄为,逞凶使威,每过一地,擅权违制,用法之苛,敛聚之甚,可谓惊世骇俗。以天使之名,行害官虐民之事,而今地方官民,已是怨声载道。此人败坏朝廷威严,有损陛下圣名,还请陛下召还此奸臣酷吏,问其罪,以安人心!”边归谠说:“臣等已经连上奏章,恳请陛下,听纳忠言!”
赵砺也道:“陛下,而今东京内外,群情愤涌,地方将吏,人人自危,长此以往,必生祸端。陛下苦心治政,方使得民生安定,不可因一奸臣,取乱天下啊!”
“呵呵!”刘承祐笑了:“区区一个王景崇,就能乱我大汉天下,卿等是高看他,还是小觑朕?”
“臣等不敢!”听天子这有些不客气的话,边、赵二人,咬下意识地弯了些。
深吸一口气,刘承祐认真地看着二人:“王景崇所察之人,上至节度,下至吏民,无不真凭实据,彼等贪敛,不该查办吗?”
边赵二人默然。看天子仍旧一副维护王景崇的样子,边归谠沉声应道:“陛下,地方将吏,或有不法,可遣干吏,因法而察。然王景崇,名分不正,处事且操切,不识大体,其身不正,其行不矩,此乱政之臣。还请陛下,三思!”
“依边卿之言,朕用王景崇,便是违法乱政了?”
重生校園狂少
“臣实无此意!惟愿陛下,顾全大局,兼采群章,以服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