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v3x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九星之主-166 尊重!尊重!推薦-kxrbu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
荣远山上前压阵,也对南诚压了压手,示意她稍安勿躁。
南诚…嗯,说实话,她倒是不怎么担心叶南溪,主要是担心叶南溪欺负荣陶陶。
毕竟叶南溪已经大三了,无论是身体素质还是魂力修为,统统都比荣陶陶强。
当然,荣陶陶体内的莲花瓣得另算……
想到这里,南诚也紧张了起来,如果给荣陶陶逼急眼了,施展莲花瓣的话,那的确不好收场。
南诚迅速来到荣远山身侧,开口询问起了荣陶陶对莲花瓣的控制情况,是什么种类的莲花瓣,又是怎样的输出形式。
而荣远山的回应,却是让南诚面色颇为精彩。
荣父的原话是:“淘淘实力等级较低,目前无法控制莲花瓣,无法当做进攻手段。”
南诚转眼看向了战场,忍了又忍,还是开口道:“还是叫停吧,有些欺负人了。”
“这样挺好的。”荣远山开口道,“无论是谁输谁赢,对输的一方都有好处,能让他们更谦卑一些。”
南诚:???
叶南溪打败荣陶陶,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为什么荣陶陶会谦卑一些?
这孩子一直以来的表现很好啊,为什么要让他谦卑?
难道说,隐藏在那张青涩的面容背后,是一颗无比狂妄的心?
场下的两位大佬压阵,而场上,那个“狂妄”的荣陶陶,也的确配得上南诚的猜测!
他的步伐矫健、身如鬼魅、在这样的年纪,竟然隐隐给人一种身法飘忽不定的感觉,的确让人啧啧称奇。
据说……
大夏龙雀的步伐,和雪之舞更配哦?
虽然荣陶陶手中不是大夏龙雀,但是同为长直刀,唐代的也不逊色汉代的。
叶南溪越打越心惊ꓹ 魂尉期的身体素质,绝对是碾压魂士期的ꓹ 因为在突破桎梏的时候,会有身体素质的全面增幅。
更不要提两人的年龄差距了,20岁的她ꓹ 当然比16岁的荣陶陶身体更加成熟,在多年魂力的滋养之下ꓹ 体魄更为强健。
但是……
仅从速度方面而言,荣陶陶丝毫不逊色于叶南溪!
这!雪境核心魂技·雪之舞!
它给了荣陶陶以下犯上的资格ꓹ 也给了他以下克上的资本!
“哼ꓹ 看你能撑多久,雪境魂力早晚让你消耗干净。”叶南溪的右肩、右拳和右侧小腿处,分别覆盖着一层夜幕繁星,一拳脚之间,逼得荣陶陶节节后退。
“呼!”
叶南溪心中一惊,猛地一个闪身,那边打边退的荣陶陶ꓹ 犹如灵动的毒蛇一般,突然一次执刀上撩ꓹ 惊出了叶南溪一身的冷汗。
在没有胸膛魂槽、全身类防御魂技的情况下ꓹ 任何一个段位的魂武者ꓹ 都要警惕那些锋利的冷兵器。
嗯…斯华年除外ꓹ 她要是开着那朵防御功效的莲花,能化身狂战士往人堆里扎。
星際致富日常 五月奇跡
侧身闪躲的叶南溪ꓹ 顺势一记侧蹬腿ꓹ 历练者标配的足球鞋上ꓹ 那鞋底也亮起了数根长钉。
星野魂武者,人均徒手格斗大师。
荣陶陶当然不愿去抵挡ꓹ 不愿意和她角力,无论是眼前的叶南溪,还是远在北方的高凌薇,在力量层面,荣陶陶无法与之相提并论,想要赢,他只能靠技巧。
荣陶陶急忙后退,而叶南溪的进攻连贯,一脚顺势踩踏在地。
“呯!”
踏星裂!
一声重响,气浪翻腾,碎星四溅!
荣陶陶脚下一崩,猛地向后跃去,无数碎星荡漾开来,在荣陶陶脚下掠过。
碎星,他可以躲过,但是那炸裂开来的气浪,却是无法抵挡,荣陶陶自然被推着向后飞去。
叶南溪一声冷笑,一手抬起,霎时间,一片碎星呈柱状激射开来!
惹火狐王的禦妖娃娃 左葵
星波流!
一旁观战的南诚,忍不住身体一紧,却是随即舒缓开来。
只见荣陶陶手中雪爆球轰然炸裂,空中无处借力的他,在雪爆的帮助下,硬生生躲过了那道柱状星波流。
“就这?”
一道话语,突兀在叶南溪的脑海中响起。
那简短的声音,却是那样的嘲讽。
“嗯?”叶南溪听出来了这是荣陶陶的嗓音,而面前的荣陶陶却并未开口,而且,他的嘴角微微上扬,配合上这一个可恶的词语,嘲讽简直拉满!
只要叶南溪稳扎稳打,与荣陶陶打消耗战,在主场作战的环境下,她就没有输的道理!
但是……
荣陶陶的嘴能有多碎?又能有多气人?
叶南溪的脑海中,再次响起了两个字:“魂尉?”
叶南溪当即面色一僵,攻势也是一缓。
荣陶陶稳稳落地,脸上带着友善的笑容,却是在对方的脑海里,印下了极致嘲讽的语句:
“忍我很久?”
“收藏家”軼事
“倒是打我啊~”
“呀~!”叶南溪面色恼怒,双手中喷出了两道柱状星波流,推向了荣陶陶。
荣陶陶一个弹步,躲闪开来,叶南溪双手对准了荣陶陶,再次推出了两股星波流。
叶南溪再推,荣陶陶再躲。
他没有大意,他一直在闪。
也一直在嘲讽叶南溪,疯狂拱火,消磨着她残存的一点理智。
“你给我站住!”叶南溪眼睛里都快冒出火来了,眼看着一道道星波流无果,她长腿紧绷,猛地窜了过去。
手中的星波流,也变成了一条星痕鞭,身影迅速接近荣陶陶的同时,手中的星辰长鞭恶狠狠的卷向了荣陶陶的身体。
荣陶陶迅速后退,双手连连挥舞,一连串的小星坠迅速坠落。
“脸上的巴掌印挺红呢~”
“再不打,巴掌印都要消了哦~”
“你!!!”叶南溪的心态彻底爆炸了。
哪怕是在私下里,第一次被母亲扇耳光,她也忍受不了,更何况是在外人面前,被母亲如此教训?
但是荣陶陶多损呐……
那小嘴,叭叭的,好像就没有停下来的时候。
“你不是也要一巴掌碾死我么?”
“巴掌呐?没啦?扇自己脸上啦?”
“你给我闭嘴!闭嘴!”叶南溪丢掉了手中的星痕鞭,暴怒之下,脚下重重一崩,地上甚至被炸出了两个土坑。
叶南溪宛若猎豹一般扑了上来,双手掌心中弥漫着璀璨的星辰,就是要让荣陶陶知道知道,她到底是怎么用巴掌把他给碾死的。
呼!
一柄暗金色的重锤,突兀出现,急速掠过。
怒不可遏的叶南溪,身体的自然反应还在,虽然没看清是什么东西飞过来,但却下意识的一歪头。
荣陶陶眉头微皱,就你这种前冲的速度,再加上被愤怒扰乱的大脑,也能躲开我蓄谋已久的雪之怒?
啧…到底是要参加全国大赛的选手噢!还是有点底子的。
荣陶陶稳稳站在原地,体内的雪境魂力并不多了,在此时必须保持开启雪之舞的状态之下,这场战斗,必须速战速决。
计划一,已经完成,叶南溪已经被彻底点燃。
绝不可能稳扎稳打的进行消耗战,这很好。
那么计划二……
荣陶陶双手探下,一片霜雾弥漫,从那层层霜雪之中,抽出了一杆方天画戟!
看着急速扑来的叶南溪,荣陶陶直接一个弓步前刺!
他的雪境魂力已经不多了,胜或负,就在此时!
荣陶陶直接关闭了雪之舞,他不需要移速了,他只需要一杆方天画戟!
战!
老子™双脚扎根,就站在这一方土地上,与你战!!!
手持方天画戟的荣陶陶,与之前手执唐刀的他,在气势上,甚至有着翻天覆地的转变!
看得一旁荣远山与南诚心中微动,那稍显单薄的身影,在身侧霜雾的弥漫之下,竟真有些许“一夫当关”的气概!
“松手!”叶南溪前冲的势头一停,面对着那刺向面门的长戟,她的双手硬生生抓住方天画戟两侧的月牙刃。
只见她攥紧双拳,猛地向后一拽,将方天画戟向后拽飞而去。
“给你又如何?”荣陶陶却是手中一松,趁着身侧霜雾尚在,又抽出了一杆方天画戟,双手猛地向上一撩。
要知道,寒星覆可是进攻手段,而非防御手段。
而叶南溪在盛怒之下,握着两侧月牙刃的双手用力过猛,夺走战戟的同时,她的手心里,也留下了两道不深不浅的血痕。
疼痛感自手心处传来,更是刺痛着叶南溪的神经。
她再次前扑,探前身子,也探前了手掌!
探身前扑的叶南溪,与荣陶陶无限接近,却又发现一杆战戟自身下袭来。
“烦死了!”叶南溪极其不耐烦,那本是探前扇向荣陶陶的巴掌,也紧握成拳,砸向身下的戟尖。
就在此时,荣陶陶同样松开戟杆,甚至猛地一脚踹向了戟杆!
转起来了!
既然叶南溪将戟尖砸向地面,只要荣陶陶用力得当,那么戟杆便可以向上抽去!
而荣陶陶给方天画戟最后的爱,就是手放开……
不仅手放开,他还用脚踹……
“啪~”的一声脆响,向上抽去的戟杆,结结实实的抽打在了叶南溪的脸上,雪制戟杆瞬间破碎开来。
“啊!”一声惨叫,叶南溪前冲的身影猛地僵住,甚至在这巨力的抽打之下,她的身体竟被短暂的定格在了原地。
“这一招,荣氏当头棒!”一到话语,印在了叶南溪的脑海之中。
“而下一招……”
“咚!”一声闷响!
要知道,之前那柄暗金色的重锤,自从飞出去之后,便一直寻着主人的方向飞回来。
也就是在这一刻,锤子重重的击打在了叶南溪的后脑勺上!
“嘶……”叶南溪扑通一声,栽倒在地,甚至连申银声都很小,彻底被砸懵了。
“这一招,荣氏闷头锤!”
无缝衔接,纵享丝滑!
搭配食用,效果更佳!
荣陶陶终于切断了丝线,重锤也消失无踪,看着一头栽倒在地的叶南溪,他一脚伸出,将她的身体踹翻了过来。
而荣陶陶的右手,也摸向了腰后横跨的唐刀柄。
一旁观战的南诚,身体紧绷,眼看着荣陶陶反手握刀,对准了脚下躺着的叶南溪……
荣陶陶反手握刀,向前迈步,双脚站在她身体两侧,看着下方迷迷糊糊的女孩,开口道:“醒醒。”
“嗯……”叶南溪脑袋嗡嗡作响,痛苦不堪。
听着那隐隐绰绰、宛如天际传来的声音,她努力睁开眼,模糊的视线里,是一个模糊的青年,还有一把模糊的唐刀。
仵作娘子 清閑丫頭
下一刻,叶南溪一双美眸猛地瞪大,瞳孔却是几乎缩成了针芒状!
“呲!”
锋利的唐刀,擦着叶南溪的耳际,深深的刺进了她脑侧的草皮之中。
叶南溪瞪大着一双眼眸,浑浑噩噩之下,她似乎知道发生了什么,又好像知道什么都没发生。
一旁观战的两位大佬,早在看到荣陶陶执刀刺下的角度时,便已经心中明了。
荣远山开口安慰道:“放心,孩子心里有数。”
“嗯。”南诚点了点头,紧绷的身体也稍稍放松,轻声喃喃着,“这一手方天画戟的技艺,的确是出人意料,灵性十足。”
一边说着,南诚在脑海中又回想了一遍,刚刚那电光火石之间发生的一幕。
她忍不住继续赞叹道:“能在这种强压之下,做出如此有效的反击,这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动作,这必然是经过千锤百炼,才能拿出来的成果。”
“是的,他很喜欢方天画戟,他说,他喜欢这把武器赋予人的一切特质。
坚强,英勇,骄傲,自信。”
荣远山摇头笑了笑,回去之后,他也能跟荣陶陶的师父有个交代了。
南诚默默的看着荣陶陶,越看就越是欢喜,轻声道:“让淘淘带一带溪溪这孩子吧,你们父子俩打算在这旋涡中待多久?”
这边的两位大佬窃窃私语,而在战场上……
荣陶陶反手握着唐刀,冰凉的刀身擦着叶南溪的耳侧,一点点的刺进她脑侧草皮之中。
前妻,請簽字 嬗舒
而随着这样的动作,荣陶陶也缓缓的半跪在地。
确切的说,是半跪在了叶南溪的身上,膝盖压住了她的胸膛。
叶南溪努力睁着浑噩的双眼,看着身上的人影,而荣陶陶的那一张脸,也与叶南溪的俏脸无限的接近。
叶南溪面色一慌:“你……”
荣陶陶俯身紧盯着她的眼眸,右手拄着刀,左手放到她脸前,依次竖起了两根手指:“尊重!尊重!”
说着,他又竖起了第三根手指:“还是尊重!”
远处的荣远山已经懵了,这是什么气场?
我家淘淘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这才是校园恶霸应有的模样吧?
而叶南溪的头脑依旧眩晕、视线也有些恍惚,但却能感受到荣陶陶认真的眼神,也能感受道脸蛋上他洒下的灼热鼻息……
叶南溪被这一股气势压迫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当然,荣陶陶那抵着她胸膛的膝盖,也有很大得功劳。
她的呼吸紊乱,面色有些不自然,扭过头去,也看到了那尚未刺入草地里的半截刀身,声如细蚊:“你能…先…起来么?”
“听懂了么?”
“听,听懂了……”
……
今日双更,有点事。两章也是八千五,打斗一天写完,希望大家看的顺畅,明天见。
笔芯(。・ω・。)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