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oi3o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我有一座八卦爐 線上看-第六七八章 項羽出事了相伴-as23c

我有一座八卦爐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八卦爐
庚宏坐在自己的别院之中,一脸疑惑。
自己的好兄弟申公虎,数日之前不辞而别,音讯全无,这让他心中十分担心。
以申公虎的性格,不应该会发生这种事情,他是遇到了什么事吗?
其实庚宏对申公虎的了解,也只知道他自称出身分水族,是个默默无闻的小种族,属于那种连自己领地都没有的小种族。
而申公虎本人,更是四海为家。
所以庚宏也不知道去哪里找申公虎。
每次都是申公虎主动来找他。
“谁?!”
失憶總裁萌萌妻 長高高
庚宏脸色微微一变,扬声大喝道。
“不愧是应龙一族,这感应,还真是敏锐。”一个声音在离庚宏不远处响起,接着一道身影,缓缓地出现。
庚宏脸色大变,这里是他的别院,竟然有人出现在他这么近的地方他都没有察觉,如果对方有恶意,那——
庚宏正要发出声音,忽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失去了控制一般,连动弹一下都做不到。
“庚宏,我不想伤你,所以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王也开口说道。
“如果你同意呢,那就眨眨眼睛。”
庚宏用力地眨了一下眼睛。
“是你!”庚宏感觉身上一轻,沉声道。
他是认识王也的,当初申公虎带着王也,可是在这里住了一段时日。
“你到底是什么人?”
上次王也离开之后,庚宏也调查过王也的身份。
但是应龙族高层,对王也的身份高深莫测,而申公虎,更是什么都不知道。
所以庚宏到现在都不知道王也的真正身份。
“我是谁不重要。”王也摇摇头,“虎子在哪?”
“我不知道。”庚宏阴沉着脸,开口说道。
55度:總裁前妻惹人愛 微冰
“不知道?”
王也眉头一皱,不怒自威。
庚宏不过是个武王,如何能够承受得住武帝外露的气势。
他浑身冷汗直流,颤声道,“虎子不告而别,我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你可还知道别的分水族族人所在?”
王也心中早有预料,所以也并不感觉太意外,继续问道。
庚宏还是摇头ꓹ 他现在才知道,自己对申公虎的了解ꓹ 竟然是这么少。
除了一个名字,他甚至不知道申公虎的确切修为。
就好像这个人,并不是真的存在一般。
“果然如此。”王也冷哼一声ꓹ 申公虎,恐怕不是申公虎ꓹ 而是申公豹吧。
脚下轻轻一踏,王也身形消失在空中。
庚宏一屁股坐倒在地上ꓹ 感觉浑身都被汗湿透了。
休息了好长一段时间ꓹ 他才有些虚弱无力地站起身来,不行,这别院太危险了,不能要了!
庚宏心中做了决定。
王也离开庚宏的别院,一路向东,来到了当初他遇到女魃的地方。
现在已经可以确定,从自己找上东皇太一起ꓹ 一路就落入了别人的圈套,几乎每一步ꓹ 都是有人在刻意引导。
包括遇到申公虎。
虽然看起来申公虎并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ꓹ 但是是他帮王也散播了英雄大会的消息ꓹ 如果不是凑巧认识了申公虎ꓹ 王也还真不一定会有这个心思。
既然申公虎是圈套的一个环节,那女魃呢?
自己在应龙族祖地遇到女魃ꓹ 女魃又凑巧告诉自己真实之界的事情ꓹ 这是巧合ꓹ 还是女魃就是对方的人?
王也目的明确,所以速度也是极快。
上次用了数月时间才跨过的距离ꓹ 这次只用了短短半日时间。
王也双脚踏足实地,表情变得无比凝重。
上次看到的那座小山,竟然消失不见了!
一片狼藉的样子,明显是经过了一场大战。
王也甚至看到了大片大片的血迹,那一座小山,应该是被武者的战斗波及,彻底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
应龙一族,除了应龙,还有人敢和女魃动手?
这血迹,是女魃留下的?还是她的对手留下的?
王也目光如电,扫视着周围的痕迹。
“这是?”
他眼睛光芒忽然暴涨,身形一晃,出现在数十丈外,伸手一抓,一块黯淡无光的碎片,出现在他的手中。
“方天画戟!”
王也几乎是咬着牙吐出四个字。
这一块碎片,赫然是项羽的方天画戟!
项羽手上的方天画戟,是王也亲手所铸,哪怕是一小块碎边,王也也能认得出来,并且确定无比。
方天画戟,是王也用大量首山之铜铸造而成,论坚固,完全不在轩辕剑之下。
绝对是一件顶尖的日级神兵!
况且项羽的实力,就算不是诸天万界的第一梯队,那也相差不多,以他武帝的修为,想要围杀他,至少要出动数倍的力量才有可能!
手持方天画戟的项羽,便是和手持九霄弑神枪的罗睺,也不相上下。
是谁,竟然可以击碎了方天画戟!
王也自问,便是他亲自出手,也做不到这一点!
神兵乃是武者性命相依的东西,兵在人在,兵失人亡。
lovelive沒有明天
方天画戟碎了,那项羽人呢?
王也看着那大片大片的血迹,忽然感觉是那么的触目惊心。
这鲜血,有可能是项羽留下的啊。
难道他遇害了?
王也的表情变得十分凝重,项羽来此地,是他吩咐的。
他一开始是担心女魃会出意外,同时也在想,无论女魃是不是对头,她对项羽,那是真的好。
就算有什么意外,女魃肯定也是不会伤害项羽的。
而已项羽如今的实力,他和女魃一起,诸天万界,能威胁到他们性命的,几乎没有。
可偏偏是不可能出事的地方,竟然出了事!
王也不禁有一丝后悔,自己不应该让项羽前来。
“就算项羽出了事,女魃应该也不会有事。”王也皱着眉头思索道,女魃纵横诸天万界无数年,一人成一族,如果给诸天万界的高手拍个名次,女魃就算不入前五,那也绝对是前十!
王也可是清楚的,诸天万界排到前十是个什么样的概念。
蚩尤分身,战神刑天,那实力可是远胜寻常武帝的。
王也估计,女魃如果全力出手,一人搏杀三个寻常武帝,那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就算是项羽真的出事,恐怕女魃也不会有事。
而且王也还以,项羽出事,有可能跟女魃有很大的关系。
王也继续检索着现场的痕迹。
除了那些血迹,和零星的神兵碎片,并没有其他的痕迹留下。
甚至连战斗的痕迹,都被人刻意伪装过,王也连现场交手的有几个人都看不出来。
“哼,又是故意留下线索!”王也冷冷一哼。
战斗的痕迹都刻意伪造了,却偏偏留下方天画戟的碎片,这是生怕自己发现不了异常吗?
“明知道我肯定会发现异常,还摆出这么粗糙的痕迹。”王也心中冷冷地想到,“对方这是拿准了我就算有怀疑,为了确定项羽的生死,也不得不追查下去!”
“既然如此,那他们肯定还会留下别的线索!”
王也神念如水,瞬间将方圆百里覆盖在内。
战斗波及的范围,清清楚楚地反馈在他的脑海之中。
王也一点点地筛选着异常。
他可以肯定,对方既然留下了这些痕迹,那肯定不会让自己断了线索。
可是找来找去,王也并没有发现其他线索。
他脸上露出思索之色,片刻之后,冷冷一声,“弄了这么多手段,就是为了让我去女魃的地盘吗?”
神器有宅男 黑風洞
女魃一人成一族,她一个人,就占据了诸天万界其中一界。
此地的战斗痕迹如此明显,又有项羽的神兵碎片遗留,如果王也担心项羽的安危,就一定会继续追查。
而在没有其他线索的情况下,王也想要继续追查,那就只能找到当时可能在场的人!
他来此地,就是来找女魃的,这个时候,不去找女魃,还能找谁?
王也现在已经几乎可以肯定,对方的目的,就是让自己去找女魃。
想要找女魃,那就只能去女魃的领地。
“谁!”
王也正想着,忽然身上神光炸裂,毫不犹豫,他转身便是一拳轰出。
“轰——”
爆炸声响起,连空间都似乎被王也一拳轰碎,一道人影,出现在空中。
那人影只是抬起右手,就轻易地挡住了王也这威势十足的一拳。
“你的反应,迟钝了一些。”蚩尤分身有些不满意地微微摇摇头,“我已经在这里数十息的时间,你到现在才发现,这样的警惕性,如何能行?”
“前辈,你怎么会在这里?”王也并没有接蚩尤分身的话茬,他刚刚因为项羽的安危,确实是有些分神了。
“你为什么在这里,我就是为什么在这里。”蚩尤分身道。
“前辈你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王也一喜,蚩尤分身可是在自己之前离开大荒的,以他的速度,应该比项羽更早来到这里才对,如果他一直在这里,那他肯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不知道。”蚩尤分身摇摇头,“我之前感应到青龙抬头,本来想要赶来看一看,结果路上遇到有人阻拦。”
“有人阻拦前辈你?”
王也有些意外,蚩尤分身虽然只是一道分身,但是他的实力,丝毫不弱,如果舍命一击,甚至可以说是诸天万界无敌。
谁敢阻拦他?谁又能阻拦他?
“两个神秘人,我从来没有见过。”蚩尤分身说道,“他们的手段有些诡异,我虽然不怕,却也被他们缠住,不久之前才脱身。”
“两个神秘人?前辈可看清了他们的长相?”王也问道。
“他们露出的未必是本相。”蚩尤分身摇摇头,“我能感觉到,他们来者不善,你以后要多加小心了。”
我的萬能天使
“我?”
王也指着自己的鼻头。
“不是你难道还是我?”蚩尤分身淡然说道,“我不过是一道随时可能消散的分身,谁会来针对我?打赢了我又没有什么意思,当然是冲着你来的。”
“前辈,如果我不当这个九黎之主,怕是就没这些麻烦了吧。”王也脸色有些发黑地说道,自己现在有这么多麻烦,还不都是蚩尤和帝俊给留下的!
要是没这些麻烦,自己做个逍遥自在的武者,它不好吗?
“你错了,你的麻烦是你自己招来的。”蚩尤分身摇摇头,说道,“谁都可能成为九黎新主,你怎么不想想,为什么偏偏是你呢?”
“我哪知道!”王也没好气地说道,“算了,不提这个。”
“前辈,现在有人布局,想要引我去女魃的领地,要不你随我一起去?”王也摆摆手说道,“倒是看是谁搞鬼,弄死他们!”
“我去不了。”蚩尤分身摇摇头,“女魃那女娃待的地方,我若是去了,立马就会消散。”
“对方应该是清楚这一点,他们怕我拼死一击,所以选了那么个地方。”
“那里有什么诡异之处?前辈为什么不能去?”王也疑惑道。
“你可知道,女魃为什么近乎不死不灭?”蚩尤分身说道。
王也摇摇头。
“因为她本身已经死了。”蚩尤分身说道,“死人,又怎么会死?”
“死了?”
“死了。”蚩尤分身点点头,“只不过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她才能维持这个状态,女魃一心想要真正复活,所以她才会拼命追寻真实之界的秘密。”
“我想起来了!”王也开口道,“铁头的状态和她一样,前辈,铁头之所以会这样,是你得手段吧。”
王也忽然发现,这一次蚩尤分身回来,熊猫铁头并没有在他身边。
“可以这么说。”蚩尤分身点头道,“也是无奈之举,当年我也没有想到会成功,这也是铁头的造化吧。”
“铁头人呢?”王也忍不住问道。
“巧了。”蚩尤分身说道,“铁头现在便是在女魃的地盘。”
“你如果去那里,说不准还能碰上铁头,有铁头给你做帮手,应付一些宵小,也够了。”
“那些人可不是很忙宵小!”王也沉重地说道,“他们的实力,或许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强大得多!”
“一群不敢露面的鬼鬼祟祟之徒,便是实力再强,也是宵小,成不了气候。”蚩尤分身淡然说道,“我虽然无法去女魃的地盘,但是我会在外面等候,关键时刻,你可以把人引出来,我自会出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