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pml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我要做超級警察 起點-第八百三十一章:不曾虧待你展示-f26ef

我要做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要做超級警察
“嗯?”
邹泽询闻言身子明显愣了一下。
“看来我猜对了!”
钟天正叹了口气,身子靠在了办公桌的边沿上,摸出兜里的香烟来给自己点上,青烟寥寥:“也不是猜的,是我都看到了。”
“你又看到了什么?”
啊香有些好奇的看向了钟天正,强忍着内心的好奇,没有说出来,但是有些难受。
憋的。
“我猜,你在杀死黄珊珊以后,你坐在床上呆滞的那一段时间,你的内心是无比复杂的。”
求生無路
钟天正夹着香烟,直视着对面的邹泽询:“或许,这也是你为什么没有跑的原因?”
“至于围墙上留下的那些痕迹与线索,是你提前设置的,亦或者,你一开始的时候就没过要跑。”
“而收养那条宠物狗,才是你的临时起意,一开始,你是没有想过要收养那条宠物狗的。”
“正是因为你在她的手机里看到了什么,所以你才会睹物思人,留下了那条狗,把布置密室的线绳也留在了狗的线圈里面,你要把这一切都尘封在一起。”
钟天正说完这些,裹了口香烟没说话,等待着邹泽询的确认,见他沉默:“我在她的微信收藏里,看到了她自己写的便签,这是你在清除她手机资料的时候,没有注意到的地方。”
“你本可以把手机恢复出厂设置,但是恢复出厂设置就太明显了,如果要下载软件伪装成正常使用的手机,时间又太长,你的时间不够,所以你只能删除那些关于你的东西。”
“呼..”
邹泽询深呼吸一口,双手摊开座椅的桌面上,尽管他尝试着放松,但是他颤抖的手还是出卖了他的内心:
“你看到了什么?”
“你先说。”
囂張特工
钟天正摇了摇头:“我很好奇,你看到了什么。”
“行吧。”
裂.日
邹泽询点了点头:“杀死黄珊珊以后,我在清除她的手机记录的时候ꓹ 刚解锁,就发现了她的手机壁纸ꓹ 是个便签的截图。”
“上面写着:我从来没有留下什么证据,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去举报你,我只想要离开你ꓹ 就是这么简单。”
当邹泽询解锁黄珊珊的手机的时候。
看到了这么一段话。
他整个人就呆滞在了原地。
或许。
黄珊珊猜到了自己即将发作的病痛,她怕自己失去意识ꓹ 没能把这个信息传达给邹泽询,所以她提前做了这么一手预留。
只是。
还是晚了。
案发现场的邹泽询ꓹ 看着蹲在床角已经没有了动静的黄珊珊ꓹ 一时间久久无言。
“救她!”
“她是骗你的。”
两种声音在邹泽询的脑海里做起了斗争,各自持着自己的理由,激烈辩驳。
这让邹泽询陷入了摇摆不定当中。
“她或许早就猜到了你会对她动手,所以她提前预留了一手,就是为了你别杀她。”
邪恶的声音语速很快的说到:“你如果现在不杀她,你救了她,那么等她苏醒以后ꓹ 她肯定会报警抓你的。”
“你现在就这样走了,那么你一点事情都没有ꓹ 但是如果你救了她ꓹ 那么一切都变得不受控制起来。”
“你能保证她醒了以后ꓹ 不会报警说你喂的她的药?一旦她报警ꓹ 那么你就是谋杀!你这些年挣的钱就都白费了。”
淩天劍神
“永远都要把握主动权,千万不能让别人来主宰你ꓹ 你的一切!”
邪恶的声音越是越激动ꓹ 警告的声音不停的在他的脑海里回响着ꓹ 充斥着他的内心。
“不会的!”
善念小人同样也是解释了起来:“她一开始就没有想着要举报你,你想的太多了。”
“她还是爱你的呀ꓹ 毕竟你们都一起走过了这么长的时间了,你要相信她,她威胁胁迫你,只是想要自由。”
“放了她吧,现在把她送去医院,一切还来得及。”
“不要给自己留下遗憾。”
“即便是不爱了,那也堂堂正正的分开,不是么?”
就这样。
两个不同的声音,一直在邹泽询的脑海里回荡着,他怔怔的看着床角没了动静的黄珊珊,犹豫了三秒钟以后,坚定的握了握拳头,指关节发白。
我命由我不由天。
邹泽询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他不要让别人主宰自己的命运,他不希望留下任何的不稳定因素,他要自我主宰。
就这样。
邹泽询快速的开始清理起现场来,然后离开了凶杀现场。
他说完这些,歪头看向钟天正:
“所以,你在她的手机里看到了什么?”
他的眼中。
好似有光芒在闪动。
充斥着好奇。
“留给你自己看吧。”
钟天正把手里的烟头掐灭,折身来到办公室的前面,拉开抽屉把里面透明证物袋拿了出来。
里面装的是一台手机。
黄珊珊的手机。
他隔着证物袋把手机打开,把之前的页面调转了出来,放在了邹泽询的面前。
邹泽询深呼吸一口,他伸出手来想要拿手机但是却被钟天正被制止了,此刻的他,不适合再接触这些东西了。
仙姝太難寵 張鳶
他笑了笑,视线落在了屏幕上,这是微信收藏里面的一个文字文档。
里面断断续续的写着一些文字。
从格式上来看,有点类似于日记本,但是没有具体的时间标志。
“我想点根烟。”
邹泽询抬头看向钟天正,再次开口:
“可以吗?”
“嗯。”
这一次。
钟天正倒也没有再拒绝他,给他派了一根。
室内安静下来。
“滋..”
烟头发着光亮。
邹泽询叼着香烟,眯眼看着文档。
“此时此刻,我也不知道我该怎么办了?我觉得我自己真的已经完蛋了,我的人生都已经毁了,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子对我!都已经分手了为什么还要缠着我!”
这是文档开头的第一句话。
从这段文字中。
钟天正似乎都能感觉到黄珊珊当时在敲击下这段话的时候的一个心理状态,她当时应该是非常的愤怒、然后又非常的无助与愤慨。
也许。
这是她窝在被窝里把自己罩在里面一个字一个字打出来的,没有温暖,只有她身边的被窝,能给她带来一丝一毫的慰藉。
这应该是她第一次在里面写。
里面只写了这么多。
然后再往下。
说话方式就是比较跳跃式的了,并没有跟前面的话衔接,用几行空格空开了。
“你个王八蛋!原本这件事就是因你而起,我已经因为你的原因被毁了!为什么你还要祸害我!用这种方式来控制我!”
她这里说的,应该就是邹泽询用精神类药物控制她了。
“滋..”
邹泽询面无表情的裹着香烟,烟雾把他给笼罩在了里面,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原来,爱真的是会消失的,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隐瞒你的,我知道你逐渐的开始厌烦起我来了,但是我真的没有办法,那段过往的事情我不能告诉你。”
“对不起,我知道你很爱我,对我也很好,但是我只能用这种隐瞒的方式来欺骗你,错都在我,就算你不爱了,我也不怪你,我会一直待在你的身边,直到你主动离开我。”
“谢谢你在我最难的时候一直陪在我的身边,为我在医院里奔走,很爱很爱你,是你给了我浓浓的安全感。”
这一段。
黄珊珊应该是在说自己跟黄文涛之间。
这段话与之前黄文涛的描述,大致的对上号了。
邹泽询好像非常的了解黄珊珊与黄文涛之间的关系,看完这些的时候,他不屑的撇嘴笑了笑,看上去好像不屑一顾似的。
不过。
钟天正啊香,却能从他的表情中看出来一股子酸味。
柠檬。
亦或者。
嫉妒。
萬界天尊
还有一种羡慕在里面。
“真的,我真的已经受够了现在这种样子,我真的太愧疚了,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一直死缠着不放!还让我到你的眼皮子底下!”
“我很愤怒!”
这是两段话,应该是两个时间发出来的,看得出来,现在的黄珊珊,应该是已经接近崩溃了。
“你看着我干嘛?”
钟天正手指滑动着屏幕,把页面往下拉扯:“实话告诉你,那天我在你家里发现米袋子细节的时候,其实我是没有想这么多的,那时候的我还是不确定。”
“真正让我把所有目光都聚焦在你身上的,就是这件事了,眼皮子底下这几个字,让我不自觉的就联想到了你的身上。”
“结合我在你家里发现的异常,由此就加深了对你的一个调查。”
既然邹泽询已经交代了,那么钟天正也就没有必要对他隐瞒自己调查过程中的线索了。
“呵呵..”
邹泽询撇了撇嘴,没有搭理他,视线继续落在了手机画面上。
“我想到了一个办法:我要骗他,骗他我已经把之前跟他打交道时候的过程全部录音、录视频录下来了,我可以用这个来胁迫他,彻底跟他摆脱关系。”
“只要我威胁他,如果再不放过我,我就去警察局报警,那么他也不会好受的,他肯定会害怕的。”
写这段话的时候,黄珊珊的心情应该是有一点点庆幸甚至是有点小开心在里面的。
字眼中,无不透露着轻快的意思。
“今天跟他摊牌了,他很生气,我能感受到他的愤怒,但是没办法,他只能对我妥协的,我也不想伤害他,但是我真的受不了他现在这个样子了。”
“希望我可以成功吧,彻底摆脱他,爱过,我也不希望他受到伤害。”
所有的内容,到这里就已经戛然而止了。
钟天正收回手机。
邹泽询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手机屏幕,随着钟天正的移动,最终落在了桌面上。
他就这么一直看着手机屏幕,表情无法。
醜妃傾城,燕宮玲瓏局
良久。
他抬起头来,痴痴的笑了起来,如同一个疯子一样,笑着笑着他的眼睛逐渐模糊。
泛起了涟漪。
“爱过..”
“不想他受到伤害..”
简单的几个字。
无疑也是黄珊珊内心的一个表露。
即便是现在这样了,黄珊珊在遭受到了邹泽询一次次乃至于说无数次的折磨以后,她都没有想过要真的报警,把邹泽询的事情公之于众。
看的出来。
黄珊珊并不想邹泽询因为他们两个之间的事情,而真的被警察给抓了进去。
她不想毁了他。
“我笑了呀!”
邹泽询仿佛是陷入了魔怔当中,一会哭一会笑的,整个人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在这一刻。
当他看到黄珊珊的所有内心OS变化,他原本冷血的心崩溃了。
即便是自己这么对待黄珊珊,她到最后,真的只是想逃离自己,并没有半点泄露他这些变态之举的意思。
她。
够傻。
此时的邹泽询。
他想起了当时自己在凶杀现场,对黄珊珊灌药时候的样子,他似乎一下子突然又明白了什么。
十二星辰之寫輪眼傳說 易水之寒
“所以,你所说的那个:你之所以对黄珊珊灌药,是因为她在极其痛苦的情况下,依旧去拿着她的手机。”
钟天正的做法似乎有些许扎心:“其实,事实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她那时候并没有在录音或者录像,她当时在极度痛苦的状况下,之所以去拿手机,我想..”
“她应该是想解锁手机,把手机桌面给你看吧。”
“她从一开始,也没有想过要把你怎么样。”
这。
就是当时的真相。
当时的黄珊珊,因为是内心极度的痛苦的吧,当邹泽询强行给她喂药毒害她的时候。
或许。
也是从那一刻开始。
黄珊珊的心这才真正的死去,彻底对邹泽询失望透顶。
“真的很可惜!”
钟天正默默的点评了一句:“黄珊珊这个人,她的心地善良没错,她爱你也是没有错,就是不应该对你太过于容忍,以至于让你这样子对她,真是个傻女孩子。”
“有时候,对待一些人的容忍,真的就是在放纵他而已,对于某些人的宽容,其实是在放纵他,助长他扭曲的念头。”
此时的钟天正,选择了DISS邹泽询,这也是他难得的一回,用这么严肃得语气来质问嫌疑人。
“珊珊!”
邹泽询对钟天正的话置若罔闻,嘴里喃喃自语:“对不起,我害了你!”
“我一定会让伤害你的人付出代价的!”
“唰!”
钟天正啊香的眉头同时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