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到底還要被燕窩騙多久

中國人到底還要被燕窩騙多久

今年的雙十一,是歷年以來持續時間最長、也是聲勢最浩大的一次。

財政部:1-10月累計,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158533億元

各種折扣、滿減、紅包、贈品,花樣百出,各種帶貨主播、明星輪流上陣,不停用言語慫恿刺激觀衆們消費的慾望。

孫礦玲擬爲陝西省農業農村廳廳長人選:曾由鎮長直升縣長

在“買到就是賺到”的全民狂歡氣氛中,智商稅最容易趁虛而入。而其中的佼佼者,當屬受人追捧的燕窩。

100克就可能叫價8000元,但燕窩的身影依然牢牢雄踞雙十一傳統滋補品熱賣榜前列。明星們紛紛也爲它代言,在直播裏吃得很香、稱它爲美容聖品,但是,對不起,那都是胡扯。燕窩的營養價值,真的完全配不上它的價錢。

劣質蛋白,根本不稀奇

要弄清楚燕窩到底有什麼功效,或許應該先來看看燕窩中有什麼成分。

研究顯示,燕窩中最主要的營養物質是蛋白質。一項對金絲燕兩種燕窩的研究發現,兩者的蛋白質在62%到63%之間。另一項類似研究也發現,蛋白質佔燕窩比例超過50%。看起來,燕窩確實稱得上高蛋白食品 [1]。

不過,雖然燕窩裏的蛋白質含量比較高,但這其實沒什麼稀奇的。蛋白質廣泛存在於各種食物中,根據2002版的《中國食物成分表》,100g黃豆裏就有35g蛋白質 [2]。

杭州,雙十一期間,商家正在爲顧客預訂的燕窩稱重

因此,燕窩在蛋白質的量上優勢不大,不過據說燕窩之所以能成爲補養名品,是因爲它的蛋白都是優質蛋白。那麼,燕窩的蛋白質質量,能不能甩出同臺競技的選手幾條街呢?

要比較食物中蛋白質是不是優質,先得有個標準。一般來說,要看這種食物的氨基酸組成。

蛋殼公寓暴漲超70%,此前回應稱沒有破產也不會跑路

人體有9種必需的氨基酸 [3],一種食物裏必需氨基酸的比例越接近人體所需,就可以說蛋白質質量越好。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和聯合國糧農組織(FAO)的標準,一樣食物中必需氨基酸要佔總氨基酸40%以上,才能說得上優質 [4]。

燕窩其實不是指我們常見的這種泥做的窩,而是特定品種的燕子的唾液混合其他物質做成的

女大學生自殺留遺書稱遭系領導性騷擾:常被動手動腳

然而對東南亞進口燕窩的研究發現,燕窩中必需氨基酸的比例才34%左右 [5]。還有研究發現,燕窩的氨基酸組成其實和鮎魚相差不大 [6]。甚至鮎魚肌肉中必需氨基酸佔總氨基酸的比例還超過了40% [7]。看來花重金買燕窩,還不如去市場裏拎條鮎魚回家。

不說鮎魚,就說說你經常吃的豬牛羊雞鴨鵝。按照食物中必需氨基酸的比例評分,滿分100、這些家常肉類的得分基本都在80分以上 [4],而燕窩才40多分 [5]。這樣看來,燕窩的真面目,其實只是一些劣質蛋白。

《守望先鋒》秩序之光大挑戰 登錄免費送噴漆

論唾液酸,不如吃雞蛋

蛋白質靠不住,於是又有人說了,燕窩裏面的唾液酸,才真正令它身價倍漲,成爲進補佳品的祕密。

那這神祕兮兮的唾液酸又是什麼呢?唾液酸其實是一種人體不可或缺的營養成分,比如說人類在胎兒時期以及嬰兒階段,如果沒有充足的唾液酸,智力發展就有可能會受到限制 [8-9]。

中國赴美留學生增幅銳減 美國媒體人解讀

既然唾液酸如此重要,那麼坐擁這種神奇成分的燕窩,想必也有貴的道理了?

並非如此。唾液酸雖然不可或缺,但並不是所有人都需要額外補充。事實是,人類肝臟內就能合成足夠的唾液酸 [9]。

2015年2月14日,馬來西亞霹靂州,工人找到了一個燕窩,準備將它採摘下來

需要額外補充唾液酸的,主要是嬰兒,這可能是因爲他們的肝臟尚未發育完全,沒法合成足夠的唾液酸 [10]。不過,也別急着給你的寶寶買燕窩,母乳中含有豐富的唾液酸 [11],而配方奶粉中也會額外添加。

此外,我們也完全能從日常的食物,比如牛羊肉以及雞蛋、牛奶中獲取唾液酸,不是非燕窩不可。燕窩的唾液酸含量確實很高,但是也只是雞蛋5倍左右。如果你沒富到燕窩隨便吃,那還是雞蛋划算一點 [12]。

泄漏韓國下一代宙斯盾驅逐艦機密 韓海軍官員被判

實在缺乏唾液酸的話,買燕窩也沒必要。現在唾液酸人工合成已經成本已經很低,甚至燕窩作假的手段之一就是在假燕窩裏加入人工唾液酸,冒充合格燕窩 [13]。

2018年9月28日,安徽淮南,高檔燕窩月餅

全新家族設計 新款標緻4008GT展前曝光

說到底,燕窩真不能算是一件神奇的補品,它和我們天天吃的雞蛋、喝的牛奶這類普通的食品沒多大區別,美容養顏是指望不上的。要知道,這個功效,最初其實是80、90年代的香港燕窩商贊助女星們營銷出來的 [14]。

吃燕窩,還得冒着風險

燕窩之所以是智商稅的佼佼者,除了因爲營養價值不高之外,還因爲市面上存在着許多假燕窩。

就拿燕窩裏最受追捧的血燕來說,2011年東南亞血燕造假的技術就已經到了三代,可千萬別再相信血燕是燕子築巢時吐血染紅的這種謊言了 [14]。

就算你早已練就七十二般鑑別真假燕窩的本事,躲得過假燕窩,亞硝酸鹽也不一定會放過你。

研究顯示:新冠病毒最早2019年9月或已在意大利出現

衆所周知,亞硝酸鹽是一種致癌物質。可本應“延年益壽”的燕窩,卻和超標的亞硝酸鹽緊緊綁在了一起。早在2011年,浙江省工商局對537個批次血燕抽檢就發現,抽檢的血燕亞硝酸鹽嚴重超標 [14]。

恆大全隊”全副武裝”抵達多哈 嚴鼎皓髮文:全力以赴!

雲南省建水縣,當地農民徒手攀登上50多米高、450米長的洞頂採集燕窩

根據2012年中國衛生部的相關規定,生產經營和進口食用燕窩,亞硝酸鹽含量應當小於30mg/kg(毫克/千克)。然而,規定出臺之後,燕窩裏亞硝酸鹽該超標還是超標。

2013年,國家食品質量監督檢驗中心對白燕和血燕的亞硝酸鹽含量進行了測定,發現白燕的亞硝酸鹽含量卻在13~1000mg/kg的範圍內變化,很多時候都超過了30mg/kg的標準 [16]。

而最可怕的還是受人追捧的血燕,檢測的血燕樣本亞硝酸鹽含量都是1000mg/kg起步,最誇張的達到13000mg/kg [16]。這是個什麼概念?2016年一家公司生產的臘肉亞硝酸鹽含量48mg/kg,超標0.6倍就上了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總局通告。就憑突破天際的亞硝酸鹽超標量,一份燕窩就可以承包一年的通告。

從力挺印度到不再挽留 日本轉身抱緊RCEP超級經濟圈

廣汽傳祺m6【價格暴跌】錯過只能等明年

2020年8月26日,廣西欽州,一燕窩加工企業裏,工人正在挑選打磨燕窩的賣相

全新賓利飛馳王權專享至尊級座駕國六

亞硝酸鹽超標,可能是燕窩自身發酵形成的,也可能加工中出了問題。至於血燕的亞硝酸鹽超標,很可能是黑心商家人爲加進去的。因爲弱酸條件下,加入亞硝酸鈉可以把白燕染成紅色,這樣就能當作血燕賣個好價錢 [1]。


基輔上訴法院撤銷對烏前總統亞努科維奇的逮捕令

諷刺的是,經實驗檢測,白燕與血燕的營養成分並沒有顯著差異,非要說的話,白燕的營養成分還略微好一點 [17]。

臺灣F-16戰機海上失聯 至今已有7架F-16失事

當然,燕窩也不是完全不能吃。研究發現經過水浸泡4個小時之後,無論是白燕還是血燕,其中的亞硝酸鹽都下降了90%以上。不過剩餘的亞硝酸鹽含量,可能還是會略高於衛生部制定的標準 [16]。要吃燕窩,簡直要帶着一種冒死吃河豚的心態。

當然,如果燕窩對你來說是一種身份的象徵,同時你還能保證燕窩的安全,那你儘管可以吃。如果不是,我們也可以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七天無理由退貨,對,現在還來得及。

本文科學性已由清華大學生物醫學工程 秋慕小 審覈

參考資料

尼泊爾:疫情下艱難重啓的旅遊業

[1] 簡葉葉, 李慶旺, 黃知幾, 黃燦燦, 鄭麗娟, & 傅維擎, et al. (2016). 燕窩的營養功效與真僞鑑別研究進展. 亞熱帶農業研究, 12(2).

出征亞冠 國安小組出線信心足

[2] 楊月欣, 潘興昌. (2002). 中國食物成分表.

[3] Tessari, P. ,  Lante, A. , &  Mosca, G. . (2016). Essential amino  acids: master regulators of nutrition and environmental footprint?. Scientific Reports, 6, 26074.

[4] 錢愛萍, 顏孫安, 林香信, & 陳衛偉. (2010). 家禽肉中氨基酸組成及營養評價. 中國農學通報, 26(13).

[5] 趙斌, 黎小鵬, 劉敬, 王羚酈, 李梗, & 賴小平. (2014). 東南亞進口燕窩中總氮和氨基酸分析. 中藥材, 37(6), 949-952.

[6] Halimi, N. M. ,  Kasim, Z. M. , &  Babji, A. S. . (2014).  Nutritional Composition and Solubility of Edible Bird Nest (Aerodramus  fuchiphagus). American Institute of Physics Conference Series. American Institute of Physics.

[7] 韓慶, 李麗立, 黃春紅, 朱志紅, & 王波. (2010). 洞庭湖鮎魚體表黏液和肌肉營養組成對比分析. 食品科學, 31(3), 97-101.

突發!呼市一環衛工人被撞 捲入大貨車車底 不幸身亡!

[8] Yang,  L., Wang, L., Pan, J., Xiang, L., Yang, M., & Logrieco, A. F.  (2010). Determination of ochratoxin a in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al  plants by hplc-fld. Food Additives & Contaminants Part A Chemistry Analysis Control Exposure & Risk Assessment, 27(7), 989-997.


美元指數17日下跌

[9] Wang, B. , &  Brand-Miller, J. . (2003). The role and potential of sialic acid in human nutrition. EUROPEAN JOURNAL OF CLINICAL NUTRITION, 57(11), 1351-1369.

[10] Karim, & M. (2006). Is sialic acid in milk food for the brain?. CAB Reviews: Perspectives in Agriculture, Veterinary Science, Nutrition and Natural Resources, 1(018).

[11] Sprenger, N., & Duncan, P. I. (2012). Sialic acid utilization. Advances in Nutrition, 3(3), 392S.

[12] 程家麗, 王竹, 劉婷婷, 沈箷, & 楊月欣. (2016). 唾液酸的生物活性及其在乳品中分佈. 食品研究與開發, v.37;No.281(04), 227-231.

國六勞斯萊斯庫裏南 萬車之上的頂級寶座

[13] 楊國武, 張世偉, 黃秀麗, & 賴心田. (2010). 唾液酸檢測研究現狀及其用於燕窩產品質控評析. 檢驗檢疫學刊, 20(2), 70-73.

[14] 餘昕. (2016). 燕窩貿易與“海洋中國”——物的社會生命視野下對“鄉土中國”的反思. 西南民族大學學報(人文社科版), v.37;No.293(1), 18-24.

[15] 李鳳發. (2011). 高檔滋補品燕窩造假調查. 金融經濟(10).

第二屆中國快遞物流創新創業大賽在桐廬成功舉辦

[16] 趙琴, 孫穎宜, 劉丁, 薛峯, & 曹揚. (2013). 燕窩中亞硝酸鹽的含量分析與探討. 食品工業(1), 128-131.

[17] 曹妍, 徐傑, 高焱, 王靜鳳, 李兆傑, & 薛長湖. (2011). 白燕與血燕的營養成分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