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kd0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363章 必死之人展示-k1qzu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房遗直忙碌了一阵后,总算是清闲了些,心腹就在边上烹茶,二人悠闲的说着话。
“尚书,那程达传闻在百骑里只是混日子,此次设局为他……某觉着用处不大。”
水汽渺渺,房遗直吸了一口气,“再放些姜蒜。”
心腹再撮了些姜蒜进茶壶里熬煮。
房遗直眸色幽深,“那贾平安在百骑颇有威望,怎么弄他某想了许久。直接不成,那就只能从侧面着手。那程达虽然在混日子,可他知晓被某盯住的后果。这等人最看重自己的官位,而此事乃是贾平安连带而来……若是贾平安无法解决了此事,回过头程达就能恨他入骨。”
心腹搅动了一下茶水,笑道:“是了,越是混日子之人,越是看重手中的东西,谁动了他的东西,谁就是他的仇人。此事虽然是和房家结怨,但骨子里却是房家和贾平安的恩怨。”
“尚书。”外面来了个小吏,“百骑的贾平安求见。”
房遗直的眼中多了喜色,只觉得胸中一股子气喷薄而出,整个人畅快之极,“让他来。”
小吏出去,心腹起身拱手,“尚书好手段,这贾平安果然就来低头了。”
房遗直笑道:“低头?此事若是想解决,贾平安必须赔罪。”
“这是应有之意。”心腹把茶水奉上。
房遗直喝了几口,贾平安来了。
“武阳伯所为何来?”
这是讥讽。
贾平安说道:“房公在时曾秉政,今日之宰相,当年多曾对房公低头。”
房玄龄当年堪称是朝堂上的顶级大佬,什么长孙无忌都得排在后面。
房遗直的嘴角微微翘起,他没想到贾平安竟然会夸赞父亲。直觉告诉他,这是贾平安在低头。
可你以为夸赞房家就能把恩怨消除掉?
不可能!
亂世小農民 樣樣稀松
房遗直冷笑道:“武阳伯说这些作甚?”
想挽救你一下!
贾平安看着他。
二人对视。
房玄龄当年权倾一时,长孙无忌被他多次碾压。换做是旁人也就罢了,可长孙无忌的心眼子就那么大,这份仇一直被他记到现在。
房遗直……
贾平安觉得这人有些天真。
你老爹当年得罪了长孙无忌,长孙无忌如今权倾朝野ꓹ 你就不担心会被报复?还这么优哉游哉的做官,还优哉游哉的放任你那兄弟房遗爱在上蹿下跳。
这是把屠刀递给了长孙无忌ꓹ 随后就是手起刀落,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贾平安这是暗示。
可房遗直却很是不屑的说……
——你拍马屁也无用,砸房家大门的仇ꓹ 我记下了!
贾平安看了心腹一眼,“某来此并非想推脱什么ꓹ 该尽的力某尽到了。至于程达之事,你以为某不知道那是个圈套?”
这事儿一看就有漏洞ꓹ “带着赌具却不带赌资ꓹ 他们在寻乐子呢?”
心腹面色微变。
贾平安竟然翻脸了?
按照先前他和房遗直的分析,贾平安来此就是低头的。
但他只是开头说了一句软话,夸赞房玄龄当年了得,连长孙无忌都得屈居其下。
但这不够!
此事得罪房家太甚,房遗直需要贾平安珍而重之的赔罪!
在大庭广众之下给房家赔罪。
房遗直淡淡的道:“刑部已经查清了,这便是针对房家的一次污蔑。”
好一个房遗直。
这一下就把事情给卷了回去。
——你贾平安吩咐程达布局污蔑房家的管事!
贾平安笑道:“如此也好,此事便算在某的头上ꓹ 告辞。”
他转身出去。
房遗直怒火上涌,喝道:“你这是不知死活!”
他的母亲出身于范阳卢氏ꓹ 小小的贾平安算个什么?
贾平安没回头ꓹ 随口道:“程达之事某接下了ꓹ 有何手段只管使来。”
刑部的官吏们暗自咂舌。
“这武阳伯果然是胆大ꓹ 竟然直接翻脸了。”
贾平安径直去了左武卫。
一群老将正在讨论未来的方向。
“小贾!”
梁建方招手,等贾平安进来后问道:“吐蕃人的实力如何?你此次去可有发现?”
“要实话!”苏定方补充。
“不差!”贾平安说道:“吐蕃人悍勇。”
这便是吐蕃和大唐争锋的倚仗。
“三百对三百ꓹ 我军能速胜ꓹ 主要是李敬业太过厉害了些ꓹ 冲阵所向披靡。”
这等小股厮杀个人武勇很重要。
若是数万大军对垒,小股骑兵冲杀对于大部分敌人都是致命的ꓹ 但吐蕃人的韧性却不错。
“后续突袭两个寨子,都是夜里摸进去,随后掩杀。”
梁建方陷入了沉思。
誤入豪門:帝少的落跑新娘
庶女選夫:侯門下堂妻 卿新
“吐蕃人悍勇,吐谷浑必然不是对手。”苏定方有些头痛,“高丽在另一侧,若是征伐高丽时,吐蕃人突然动手……”
“两头不能兼顾。”程知节起身,“此事须从长计议。”
梁建方抬头,“从个屁!全力打高丽,解决了高丽之后,再回头打吐蕃……”
贾平安走到了地图边,指着新罗说道:“若是先打高丽,吐蕃定然会趁势攻打吐谷浑。”
李治时期对高丽的战争起源于新罗的求救:大唐出兵救援新罗,灭了高丽之后,新罗马上就翻脸,想方设法的驱逐唐军。
按理大唐一巴掌就能拍死了新罗,为何不动手?
这里有一条线!
命运之线!
新罗被高丽和百济联手收拾,就求助于大唐。
大唐毅然决然的出兵,随后和高丽打作一团。
就在此时,狡猾的禄东赞看到了大唐无法兼顾西北的机会,马上起兵攻打吐谷浑,随后灭掉了吐谷浑。
大唐至此陷入两难境地。
打高丽,吐蕃就会持续扩张。
不打,留下高丽就是个祸害。
最后李治决定继续打高丽。
高丽灭国,大唐欢欣鼓舞时,愕然发现西域的局势不妙了。
灭了吐谷浑之后,禄东赞果断出兵西域,因为大唐倾力攻打高丽,不能兼顾这个方向,于是西域岌岌可危了。
大唐灭了高丽后,随即就把目标对准了吐蕃。
而在此时……
被救的新罗翻脸了。
他们知晓大唐此刻的对手是吐蕃,无暇兼顾这边,于是煽阴风,点鬼火,一路把唐军赶了出去。
新罗人值得骄傲。
他们利用大唐灭掉了自己的所有对手,随后又利用吐蕃赶走了大唐,自己得了偌大的地盘。
这便是这条线的走向!
大唐失败于不能兼顾两个大方向的作战。
“吐谷浑丢了便丢了。”
梁建方的话让贾平安有些愕然。
随后他想起了历史上大唐坐视吐谷浑灭国的事儿。
“西域怎么办?”
“西域?”梁建方笑道:“吐蕃难道还想窥探西域?”
“对。”
大唐和吐蕃百年战争的起因就在西域。
想想大唐真心彪悍,开国打突厥,随即打高丽,再打吐蕃,接着打大食……
一个个强悍的对手轮番出现,大唐竟然能支撑下去。
这个大唐!
牛逼!
贾平安想到的是李隆基。
老李家是一代不如一代。
但现在却多了一个选择。
李弘!
老帅们在研究局势。
有人煮茶送来,众人接过缓缓喝了,唯有程知节慢条斯理的摸出一个小油纸包,打开,把一些粉末倒进了茶水里,然后缓缓搅动。
贾平安的脸颊在抽搐。
梁建方的脸颊在抽搐。
程知节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抬头笑道:“娘子知晓老夫的身子,这是一些好药材,加进去喝了,强身健体呐!”
超級送寶系統 勿問
人到六十不得已,保温杯里泡枸杞。
这个狗粮撒的不错。
梁建方看着自己的茶水,突然觉得没滋没味的。
程知节喝完茶水,又弄出个锦囊,打开摸了一枚果脯塞进嘴里。
“舒坦!”他惬意的说道。
不消说,这又是崔氏给他准备的。
穿越之女扮男裝闖天下 藍七兒
艹!
梁建方把茶杯重重的顿在桌子上,“不喝了!走了!”
苏定方把茶杯一丢,“老夫回去了。”
贾平安趁机起身,“走了走了。”
一群人骂骂咧咧的走了。
出了左武卫,一个将领问道:“大将军去何处?”
是啊!
梁建方一拍脑门,“这是老夫的地方,要走也是老程走!”
贾平安笑着走了。
“笑个屁!”
老梁恼羞成怒了,喊道:“明日来家里喝酒!”
贾平安面如土色。
回到百骑,贾平安刚进值房,程达就来了。
贾平安刚想说话,程达拱手。
“多谢武阳伯。”
贾平安愕然,“这是何意?”
要想领导好一个部门,威严是必须的,但担当才是最重要的素质。
程达不敢担大事,最喜欢带着人去抓赌,所以此次跳坑也是咎由自取。
贾平安本可不理。
但……
领导不是这么当的!
所以他果断出手。
程达会如何?
“刚才刑部传来消息,武阳伯接下了此事的恩怨,房尚书勃然大怒,说等着你去赔罪……”程达眼眶都红了,“某此生历经许多事,也有过几任上官,从无一位上官这般……”
他躬身告退。
老程归心了。
贾平安知晓,自己在百骑的地位会越发的稳固。
他起身把程达送了出去。
“此事你无需挂在心上,好生做事。”
贾平安微笑着。
程达越发的感激了,“可房遗直却是刑部尚书,若是他针对你,某百死莫赎。”
“你是某的下属,某若是放任你被房遗直收拾,这个百骑统领某再无脸做下去。”
边上有几个兄弟,贾平安马上进入了代入状态,淡淡的道:“换做是任何一位兄弟遇到了这等事,某都会出手。”
那几个兄弟的眼中多了钦佩之色。
晚些他们会把这番话传给其他人。
贾平安回身进去。
威望+1。
貧僧想還俗 老山茶
明静急匆匆的从宫中回来,听闻此事后也颇为震动。
她进了值房,反手关门。
贾平安:“你要做什么?”
明静的额头青筋蹦跳。
回过身,她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不能生气,然后说道:“上次房家之事你还未解决,今日再度多了新恨……你可知道,宇文节和房遗爱交好?”
呃!
这个贾平安真心不知道。
“你得罪了房家,房家会收拾你,还有范阳卢氏也会收拾你,宇文节也会收拾你……”
明静皱眉,“你做这些为了什么?若是为了收拢人心也不值得。”
在她看来,用得罪这些大家族作为代价去收拢百骑的人心,那是疯子才会干的事儿。
贾平安淡淡的道:“做人,要有担当!”
房门关着,室内的光线有些暗淡。
贾平安坐在那里,明静从侧面看去,格外的从容坚定。
这个男人……
贾平安却在想着房家的遭遇。
房遗爱在不断的作死。
他这次拉了一堆宗室倒霉,宇文节记得也是其中的一个。
由此可见,房遗爱才是真正的扫把星。
一个人扫了一堆大佬。
可惜了李道宗。
“武阳伯!”
外面有人在喊。
明静打开门,包东进来说道:“武阳伯,房家进贼了,不良人没查到,报到了百骑。”
明静不禁抚掌笑道:“好一个报应不爽,哈哈哈哈!”
程达也在笑,“活该,哈哈哈哈!”
房遗爱砸了长安食堂的大门,引发贾平安的报复,随后房遗直再报复。
于是房家和百骑势同水火。
可没想到此刻竟然来了这么一件奇葩的事儿。
贾平安去了长安县。
老崔看着依旧精神,“来了啊!”
“是啊!”
贾平安坐下,“长安县最近的治安可还好?”
崔义玄埋首文书中,没抬头说道:“好得很,有老夫坐镇,那些贼子哪敢跳梁。”
贾平安起身拱手,“多谢崔公。”
崔义玄缓缓抬头,慢条斯理的道:“就许你帮崔氏,难道老夫就不能帮你一次?道谢……你这是想和老夫生分了?”
贾平安笑道:“哪里。”
崔义玄指指门外:“老夫忙,你赶紧去。”
等贾平安走后,曹英雄进来了。
作为机要秘书,他经常和老崔见面。
“房家的案子……可稳妥?”
曹英雄说道:“明府放心,下官让那些不良人装腔作势,最后说查不出,房家那边怨声载道,说是要去朝中弹劾长安县。”
“让他们去弹劾。”崔义玄揉揉眉心,“房遗爱砸了长安食堂的大门在先,小贾报复回来,这是两抵了。可房遗直却再次出手……这是不依不饶啊!”
他抬头微笑道:“房家和范阳卢氏真当小贾还是那个孤身一人的扫把星吗?那老夫便让他们知晓,他的身后还有崔氏!”
……
房遗直想杀人!
印鉴何等的重要?
别人拿了印鉴可以为伪造文书和书信,栽赃陷害轻而易举。
“长安县怎么说?”
“长安县说多番查探,并无线索。”
房遗直冷笑道:“崔义玄如何说?”
“崔明府说此事长安县无能,他已经处罚了不良帅。他担心印鉴丢失时日过长会被人利用……所以把案子交给了百骑。”
房遗直:“……”
他额头上青筋直冒,“为何不交给雍州?”
把案子交给贾平安,这不是羊入虎口吗?
来人说道:“崔明府说……此事要紧,再说百骑有监察长安治安之责,所以就交给了百骑。”
房遗直拍了一下桌子,咬牙切齿的,最后渐渐平静了下来,“贾平安定然会敷衍了事!”
……
这事儿不算小。
作为房家这一代的家主,房遗直的印鉴很值钱。
他随即令人去外面传话,说是原有的印鉴作废……
可见过他印鉴的人有几个?
房遗直焦头烂额。
百骑内部也是议论纷纷。
“此事某去。”程达狞笑着,一心想报复。
“咱们装个样子就得了。”
網遊之劍震天下 零想
连明静都选择了默然。
贾平安起身,“包东去寻几个好手,跟着某来。”
明静叹道:“冤冤相报何时了啊!”
你的屁股坐哪边的?
众人看着她。
明静不慌不忙的道:“有仇不报非君子。”
嘁!
贾平安带着人去了梁国公府。
房遗爱没冒泡,管事带着他们去了书房。
书房不小,里面摆设的很是雅致。
“查!”
贾平安站在门外,一句吩咐,百骑的人四处寻找线索。
“窗户被打开过。”
这是最直观的证据。
随即就是询问仆役。
可这些仆役要么没作案时间,要么就是没动机。
“外贼!”房遗爱的声音很大,“定然是有奸贼想陷害房家,这才偷了印鉴!”
贾平安不置可否。
房遗爱身材魁梧,一脸骄横的模样,“你定然会敷衍了事,可舆论悠悠,某看你如何收场!”
新世紀劍俠 FERRDOMK
贾平安没搭理他。
这事儿他首先想到的是小圈子。
偷了房遗直的印鉴,比如说写什么效忠书,或是什么勾结的书信,这个妥妥的就是罪证。
但事发后,这个手段就算是废掉了。
而且……
他回想了一下那个大案。
事情是由房遗爱引发的,随即蔓延开来,成了长孙无忌清理政敌的机会。
只要房遗爱被拉进去,房遗直就没法置身事外,这便是连带。
那么小圈子不该在此刻打草惊蛇!
还有谁?
贾平安仔细想了想。
没人!
“百骑无能,且滚回去,让刑部来查。”
“你若是还知道好歹,便该马上交出此事,否则房家迟早会让你悔不当初。”
贾平安抬头,喋喋不休得房遗爱楞了一下。
贾平安指着他,“赶出去!”
房遗爱骂道:“这是房家……”
两个百骑把他赶了出去。
贾平安在思索着。
“把当日有作案嫌疑的仆役名字记下来,职务也记下来,谁当日出过门……这些一一问清楚。”
他起身,“其余的回去。”
出了书房,房遗爱在远处喊道:“贱人,某等着看你的下场!”
贾平安缓缓偏头看了他一眼。
他不和必死之人啰嗦。
……
晚安!顺带求个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