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nl5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最強狂兵笔趣-第4907章 白秦川的求助電話!閲讀-9sx7w

最強狂兵
小說推薦最強狂兵
苏锐和蒋晓溪在漆黑的树林里面并没有做出什么太过界的事情。
“你真的不想……吗?”蒋晓溪凝视着苏锐的侧脸,红唇轻启。
这声音之中似乎带着一股很清晰的渴望。
如果是定力不强的人,少不得要被蒋小姐的这句话给勾了魂去。
不过,苏锐的心情却很清明,他看着怀中的人儿,轻轻一笑,说道:“等你彻底成功、彻底挣脱所有枷锁的那一天吧,如何?”
“这算是约定吗?”蒋晓溪摇了摇头:“看来,你是真的不想给白秦川戴绿帽子啊。”
“我可没有这样的恶趣味,不管他的老婆是谁。”苏锐说道。
不过,说这句话的时候,他貌似有点底气不太足的样子,毕竟,在那一次帮蒋晓溪挑选婚纱的时候,差点没走了火。
“如果真的等到那一天的话……”浓郁的夜色之下,蒋晓溪的眼睛里面显现出了一抹向往之意:“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我想,我一定可以重新做回那个轻松的自己。”
苏锐看着这姑娘,下意识地说了一句:“你有多少年没有让自己轻松过了?”
蒋晓溪的美眸瞥了苏锐一眼:“你这话可有点让人容易误解。”
苏锐剧烈地咳嗽了两声,面对这老司机,他实在是有点接不住招。
等到两人回到房间,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蒋晓溪看着苏锐,美眸之中带着清晰的期盼:“要不,你今天晚上别走了,咱们约个素炮。”
前半句话还深情款款,后半句话就让人禁不住地喷饭。
什么叫素炮?就是抱在一起睡一觉,然后什么也不干吗?
苏锐这时候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他说道:“我担心白秦川查你的位置。”
“你放心,他是绝对不可能查的。”蒋晓溪嘲讽地说道:“我就算是三天三夜不回家,白大少爷也不可能说些什么,事实上……他不回家的次数,可比我要多的多了。”
然而,下一秒,当蒋晓溪拿起手机的时候,她的表情便开始变得精彩起来了。
錦繡醉流年
“二十八个未接来电,白秦川疯掉了吗?”蒋晓溪不仅没有任何慌乱,俏脸之上的嘲讽之色反而愈发浓郁了起来:“难不成今天真的是突然来了兴致开始查岗了?”
征戰天下(雨過天晴) 雨過天晴
苏锐听了,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应该不知道我和你一起吃晚餐。”
“他要是知道,肯定不会不识相地打电话过来,说不定还巴不得我们两个搞在一起呢。”蒋晓溪摇了摇头,她本想直接关机,让白秦川再也打不通,可是苏锐却制止了她关机的动作:“给他回过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本能地感觉到你们之间可能忽然出现了大误会。”
得多着急的事情,能让平时一个电话都不打的白秦川,忽然来上这么一大通夺命连环call?
“那好吧,真是便宜他了。”
蒋晓溪一边回拨电话,一边顺势坐在了苏锐的腿上,另外一条胳膊还揽住了苏锐的脖子。
苏锐的身体顿时一阵紧绷——他百分之百确定,蒋晓溪就是故意这么做的!
难道,坐在苏锐身上,给白秦川打电话,这样会让她心理上感觉到很刺激吗?
甚至,蒋晓溪还拉过苏锐的一只手,揽住了她的纤细腰肢,随后重新将自己的胳膊放在了苏锐的脖颈后面。
电话一接通,蒋晓溪便说道:“打我那么多电话,有什么事?”
“蒋晓溪,这件事情是不是你干的?你这样做真是太过分了!你知道这样会引起怎样的后果吗?”白秦川的声音传来,明显非常急切和恼火,兴师问罪的语气非常明显。
幹坤帝尊 半斤重的眼鏡
“我干什么了?”蒋晓溪的声音淡淡:“白大少爷,你真是好大的威风,我平日里是死是活你都不管,今天破天荒的主动打个电话来,直接就是一通劈头盖脸的质问吗?”
“你到底干了什么,你自己不清楚?”白秦川的声音明显大了几分:“我知道你对我在外面玩有不满的心思,可用不着直接釜底抽薪吧?蒋晓溪,你……”
甜心,寵你沒商量 化蝶飛滄舟
白大少爷也有慌乱失措的时候,看来他对那个卢娜娜真的很上心了,说起话来,连最基本的逻辑关系都没有了。
“我到底干什么了?难道把你金屋藏娇的那个美厨娘给绑架了吗?”蒋晓溪声音也提高了好几度,丝毫不让:“白秦川,你有话给我说清楚!”
“蒋晓溪,你刚刚都已经承认了!”白秦川咬着牙:“你到底把卢娜娜绑到了哪里!如果她的人身安全出了问题,我会让你立刻离开白家,付出代价!”
听了这句话,蒋晓溪的眉头狠狠地皱了起来。
“白秦川,你在胡说些什么?我什么时候绑架了你的女人?”蒋晓溪愤怒地说道:“我的确是知道你给那姑娘开了个小饭馆,可是我根本不屑于绑架她!这对我又有什么好处?”
白秦川狠声说道:“毫无疑问,你是最大的嫌疑人!”
一个漂亮女孩子被人绑走,会遭遇什么样的下场?如果绑匪被美色所吸引的话,那么卢娜娜的后果显然是不堪设想的!
唉,都吵成这个样子了,和彻底撕破脸都没什么两样,夫妻关系还能在表面上维持住,也真的是不容易。
“白秦川,你说话要负责任!这绝对不是我蒋晓溪能干出来的事情!”蒋晓溪说道:“我哪怕对你在外面找女人这件事情再不满,也从来都没有当着你的面表达过我的愤怒!何至于用这样的方式?”
白秦川喘了几口粗气,似乎觉得自己这一通火有些判断失误的成分,于是说道:“真不是你?”
这句问话明显有些缺少了底气了。
“当然不是我啊……而且,无论从任何角度上来讲,我都不希望看到一个小姑娘出事。”蒋晓溪说道。
说完,她不等白秦川回复,直接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深呼吸了几口,胸前划出道道曲线,蒋晓溪似乎是在通过这种方式来平复着自己的情绪。
苏锐在蒋晓溪的后背上轻轻地拍了拍:“别生气了。”
“我不生气。”蒋晓溪摇了摇头,表情比之前打电话的时候缓和了许多:“放心吧,我和白秦川都是各玩各的,他的姑娘出了事,怀疑到我身上也很正常,只是……”
停顿了一下,蒋晓溪说道:“只是,我在想,究竟是谁这么有胆量,能把主意打到白秦川的身上?”
“你是第一嫌疑人,我是第二嫌疑人。”苏锐笑了笑,似乎丝毫不感觉到压力:“我们两大嫌疑人,此刻竟然还坐在一起。”
那可不是坐在一起的么,蒋晓溪还搂着苏锐的脖子呢。
“虽然我不舍得放你走,但是你得回去了。”蒋晓溪转过来,两条腿跨在苏锐的大腿上,双手捧着他的脸,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白秦川应该很快就会向你求助的,你还不能不帮。”
“他找我,是为了证实我的嫌疑,还是真心想要求助的呢?”苏锐笑了笑,他自然也做出了和蒋晓溪一样的判断了。
假面gl 蘇小淺
“不管他,临走之前,再让本姑娘占个便宜。”
蒋晓溪说着,又在苏锐的嘴唇上吻了一下。
随后,她立刻站起来,背对着苏锐,说道:“你快走吧,不然,我真的不舍得让你离开了。”
苏锐从身后轻轻地抱了蒋晓溪一下,在她耳边说了一句:“我走了,你加油。”
说完,他便离开了。
蒋晓溪扭过头,她下意识地伸出手,似乎本能地想要抓住苏锐的背影,但是,那只手只是伸出一半,便悬停在半空。
而苏锐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了。
傲世帝歌 趕著豬放學
望着苏锐离开的方向,蒋小姐泪流满面。
她喃喃自语:“加油,我要怎么加油才行……”
在错误的道路上疯狂踩油门,只会越错越离谱。
…………
果不其然,在苏锐离开了这山中度假村之后半个小时,白秦川给他打来了电话。
“锐哥,我这边出了一点事,我想来想去,只有你才能帮我。”白秦川说道。
这种时候,苏锐当然不会拒绝:“发生什么了?”
“我昨天带你见过的卢娜娜,她被绑架了……确切地说,是失踪了。”白秦川说道:“我已经让市局的朋友帮我一起查监控了,但是现在还没有什么头绪。”
他此时的语气远没有之前打电话给蒋晓溪那般急切,看来也是很明显的见人下菜碟……现在,整个首都,敢跟苏锐发火的都没几个。
軍寵閑妻 雲水煙
“好,你在哪里,位置发给我,我随后就到。”苏锐眯了眯眼睛。
“我就在昨天的小饭馆。”白秦川说道:“连服务员都被绑走了。”
…………
等到苏锐来到这小饭馆、还没来得及询问情况的时候,白秦川的电话正好响起来。
白秦川和苏锐对视了一眼,他的眼睛里面明显闪过了极度警惕之意。
“接通吧,估计正主要来了。”苏锐说道。
白秦川点了点头,按下了接通键。
“白大少爷,我给你的惊喜,收到了吗?”一道带着戏谑的声音响起。
白秦川的眉头立刻深深地皱了起来:“你是谁?”
“别问我是谁,想要解救你的那个小厨娘,那么,带足五千万的现金,来宿羊山区找我……当然,不能和警察一起来哦,虽然你已经报警了,但,人命关天,你千万不要自作主张,不然我可能随时撕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