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3w5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起點-第849章 你們繼續 當我不存在就行鑒賞-k1hik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云芷清俏脸微红,惊叫道:“方正,你放肆,什么喜欢不喜欢的……你……你你你……你想挨揍了不成?”
“怎么,你还想装吗?”
方正往前走了几步,云芷清本能后退……可还没退几步,就直接被他抵在了身侧的石峰上。
云芷清瞳孔蓦然间瞪大,感觉着那突然急剧拉近的温度和压迫……
嘴唇已经被方正堵住了。
一时间,云芷清惊呆了。
片刻之后……
方正轻轻摸了摸嘴唇,对着云芷清莞尔道:“味道很熟悉,而且这次还是热的呢。”
云芷清似是被吓傻了,她双手撑着方正胸口,似是反抗,又似是欲拒还迎,呆呆道:“方正,公孙院主还在附近呢。”
“没事,你们继续,当我不存在就行。”
远处响起公孙简的声音,只是这次却不似之前那般淡漠,反而带着些微的……盎然?
方正道:“瞧,公孙师叔也说了,当她不存在就行,再说了,她虽非我蜀山中人,却也是我的师长,她的话我自然也是要听的。”
云芷清狠狠瞪了方正一眼,心道这是当她不存在就不存在的问题了么?
而公孙简似乎兴趣盎然,主动张口说道:“没关系,再正常不过了,你二人年纪相仿,朝夕相处,互相倾慕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后天加持的一道辈份枷锁难道就能锁住人心么?连自己的心思都不敢面对的男人,连废物都算不上……云芷清,我有些喜欢你这个弟子了。”
“可……可是……”
云芷清似乎有些晕了。
尤其是嘴唇胀胀的,肿肿的……他……他他他舔我……
“我可是你师父啊。”
“嗯……我知道啊。”
方正拉过云芷清的手,笑道:“所以才要提前印个章,师父ꓹ 你的灵液我喝过好多了,我的灵液好喝吗?”
云芷清一时间沉默不言ꓹ 不好意思说挺好喝的。
以前两人经常有肢体上的亲近,云芷清甚至格外的喜欢躺在他的腿上……虽然她从来羞于说,但两人都清楚的知道。
但没有任何一次像这次一样。
只是被牵手而已。
却感觉所有的矜持好像都被扯开ꓹ 非是师徒,而是他作为一个男人ꓹ 牵起了一个女人的手……男女之间在这一刻竟是如此的分明。
十指交错。
方正柔声道:“走吧师父,无论发生什么事情ꓹ 我们两个一起面对就是了ꓹ 九脉峰是你的,更是我的,这些九脉峰出去的叛徒,自然也该由我们两个清扫。”
草根石布衣
“好吧。”
云芷清幽幽叹了口气。
总感觉如果自己再执着的让他离开,他会更加肆无忌惮的欺负自己……公孙院主可是还在旁边呢?
只是刚刚那动作,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她轻轻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耳边响起方正带着些微笑意的声音,“师父ꓹ 回去之后,我还想喝灵液。”
“你不是已经知道……”
“这次我想喝新鲜的。”
方正补充说道。
云芷清沉默了一阵ꓹ 真想狠狠的揪着方正的脖子告诉他ꓹ 有人在旁边呢……这话能不能私下说……
但犹豫了一会儿ꓹ 她还是忍不住低低叹息了一声ꓹ 说道:“小莘没有意见的话,想喝就喝吧ꓹ 热的凉的随便你了。”
“多谢师父成全。”
前妻不好 點絳
方正呵呵笑了笑ꓹ 拉着她说道:“走吧ꓹ 我们去收拾了那云浅雪去。”
两人往前走去。
而在他们身后……
公孙简缓缓现出身形来,那素来淡漠的面容ꓹ 此时罕见的浮现些微惆怅神色。
喃喃道:“玄机,你这蠢货,你若有这方正一半的厚脸皮,现在我们的孩子怕是也跟他差不多了。”
想着,她幽幽的叹息了一声。
十宗罪3 蜘蛛
身影再度消失,化为一团冰雾,缀在了两人身后。
而就在此时。
蜀山蜀道之外。
空无一人。
一名黑衣黑发,只有神色苍白无比的绝美女子正自静静的坐在一处石头上。
東宮有美人 aris端端
目光只是看着远处的蜀山。
而远处。
数十道剑光飞来,随即在看到云浅雪的同时又迅速的远远遁了开去。
然后是无数信息以秘法加持,传回了各宗宗门之内。
“那云浅雪又来堵门了。”
正元宗内。
正直真人幽幽叹道:“化神修士,难抵一个传承千年的宗门的底蕴,可惜如今这世道……已非是化神修士所能生存的世界了,玄机道兄,你到底还在不在蜀山呢?”
“今日就能看个分明了。”
玄音阁内。
流亭仙子静静的坐在大殿之内,并未去凑这个热闹,只是吩咐远处的弟子不可太过靠近,但必须时时关注着……待得发生灵气波动之后,便立即冲过去看看端倪……
她不便现身。
不然的话,不帮忙说不过去,帮忙的话……呵呵……她流亭仙子,在灵气衰竭之地,出一招灵气便少一分,而对手是化神修士,到时候自己这一身修为能生生的散尽。
犯的上么?
誅佛記
她又不姓公孙……
这一刻。
所有的正道宗门,乃至于四大邪宗,乃至于已经脱离宗门,正自暗暗苦修的三名邪宗宗主,无不关注着蜀山。
关注着蜀山要如何解决这一次的泼天之祸呢?
蜀山本来不过是众正道宗门中的一宗,但荒界的出现,却让蜀山与其他宗门有了不同……玄机的计划很完美,让这些修士替蜀山去面对荒界精英,若非是他们,恐怕蜀山将会损失惨重。
但这却也在他们心头种下了一根草,那么浓郁的灵气,那般宽阔的天地,只凭你蜀山,吃的下吗?
谁都想吃上一杯羹,谁都顾忌玄机的存在。
既然如今有云天顶代为出头……
魔道又如何,生死大敌又如何,就连最为憎恨云天顶的任寿,如今也不得不强压下对云天顶的愤恨,打算等到此间事了,再找他好好了解当年旧怨。
这可是个极难缠的对手,非玄机亲自出手不可应对。
你们要如何应对呢?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蜀山之上……想要看到蜀山上爆发的惊天之斗。
而就在此时。
方正与云芷清两人已经来到了蜀山山脚之下,再踏一步,便是阵法之外,而他们两人已经看到了坐在石头上的云浅雪。
“走吧,师父。”
方正握着云芷清的柔夷,轻声说道。
云芷清别扭道:“你现在叫我师父,感觉有些怪怪的,哪有被自己弟子欺负的师父?”
虽然口中如此说着。
官道商途 貓的昵稱
但她面容绯红,纵然知晓如今是蜀山的危机时刻,但方正刚刚得举动,却仿佛向她印证了一个理论,或者许下了一个诺言。
虽然连她也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但她并不讨厌那种被突然欺负的感觉。
只是小莘那边……
她幽幽的叹了口气。
说道:“我们走吧。”
两人迈步,踏出了阵法之外。
而在蜀道之下看来,便是前方缭绕云雾之中,蓦然间出现两道身影。
正面对上了那静静坐在那里的云浅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