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xozh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芝加哥1990 txt-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看大船讀書-3v5cb

芝加哥1990
小說推薦芝加哥1990
从自己被枪击前就有财经媒体、经济学家、政客等质疑股市过热和互联网公司的高市值了,整个九七年投奔这个观点的人越来越多,发言学者份量越来越大,舆论甚嚣尘上。
除了以小搏大的早期风投和3DFX相关,苏醒后宋亚也没敢再胡乱往股市里投钱,把资金分散到传媒公司、农场、大型矿业股份以及麦道夫这种回报稳定的基金里,应该是比较稳当的做法。
互联网风口让自己成为了十亿富翁没错,但就像网景,股价上去快下来也容易,今年暂时观望观望为好。手里马上还有利特曼传媒一亿的股份出让收入,接着足球尤物、刀锋战士等分账以及去年的唱片业收入,索尼哥伦比亚唱片、环球唱片、迪士尼唱片三家发行公司,以及大都会唱片海外发行公司宝丽金唱片都会有收入进来,加上零零散散的股息。
再次投巨款进麦道夫基金,宋亚的心理压力小了很多,还得继续分散风险,华国不是还有句古话么,创业难守成更难……
“那不打扰了。”
本还想和麦道夫聊聊利特曼传媒上市的事,不过对方明显有下拨客人要见,不急,自己还会在纽约待一段时间,“麦道夫先生,皮考尔先生。”
他告辞出门,“蹦猪。”在外面遇到了两位用法语聊天的西装男,应该就是兴业银行的人了,互相礼节性的打了个招呼。
“泰坦尼克号第三周的北米总票房为四千五百万,走势向弱,但请别忘了,这可是新年档和情人节档期之间的传统淡季!”
两位法国人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目光艳羡地聊道:“在两亿二的制片成本中他投了六千万!不知道能从福克斯影业分走多少。”
“最年轻的白手起家十亿富翁,自然有独到之处,米国靠IT业发家的年轻富豪很多,但能准确逃顶网景的就少了。”
“也不算逃顶吧?”
“起码比我们那些投资银行的同僚眼光要好。”
“哈哈,看来他和麦道夫先生关系很深,今日成就肯定少不了麦道夫的帮助。”
“没错,我们也赶快去见纳斯达克的王吧,别让人等……”
宋亚回到翠贝卡家中,夏奇拉和自己的经纪人埃斯特芬与海登都来了。
“主题曲,主题曲。”
宋亚现在看到他们根本不聊其他的,“难道非要等到FIFA大会才搞定吗?我可不喜欢这种一翻两瞪眼的模式ꓹ 你们别到时候给我个‘惊喜’!”他抱怨。
“不会的,我们拿到主题曲的几率不会低于百分之九十。”不知道为什么ꓹ 海登很笃定。
“倒是你俩,今年可别再有惊喜了,呃……运动时一定要注意点。”
埃斯特芬瞄了眼夏奇拉的肚子ꓹ 隐晦的提醒。
宋亚努努嘴,扶着腰坐下。
“在纽约还有什么事!?”夏奇拉甩起手中的购物袋打了他一下ꓹ 不满质问:“已经快一个月过去了,说好的和我一起去看大船呢?”
“不看不看!”宋亚才不想看。
“呃……最好还是看一遍吧?”
海登在一旁陪笑劝道:“马上环球唱片、格芬唱片的宣发人员都要过来ꓹ 他们帮你约了一些媒体ꓹ 专访、上脱口秀什么的。老一套,宣传你的三专,也是在环球发行的第一张专辑,到时候要是被问起泰坦尼克号相关问题……”
“听见没?”夏奇拉嘟嘴附和,一双大眼睛中泪花闪闪。
君子藏劍(末世) 暮千鏡
“真拿你没办法……好吧好吧,麦克!来帮我们稍微化下妆!”
既然为了工作,那就只有去看一遍了ꓹ 说干就干,正好晚上没事ꓹ 宋亚叫来老麦克ꓹ 假发、帽子、无框眼镜、破旧的风衣ꓹ 捯饬一翻后被破涕为笑的夏奇拉挽着又出了门。
泰坦尼克号已经拿了三周的票房冠军ꓹ 现在是第四周第一天的一个周五晚上。
情罪:躁動的青春 司徒遠東
“好像没那么疯了。”
票很好买,缩在售票厅外的宋亚很快从老麦克手中接过两张电影票ꓹ 和其他一对对情侣排队进入放映厅。
“嗯。”
妙手聖醫 高登
夏奇拉幸福的不停吃吃笑。
陆陆续续周围的座位仍然满了ꓹ 老麦克可是买的后排ꓹ 宋亚牵了下风衣,衣角被隔壁座位的女孩坐在了屁股下面ꓹ 对方毫无感觉,正抱着爆米花筒对男友撒娇,“我也想要海洋之心。”
犀利賊寶:邪魅爹地呆萌娘親
“买买。”她男友回答。
“你买得起吗?”女孩又嫌弃起来。
“知道我买不起还问!?”
末世重生之溫樂
“你!讨厌!不爱我!”
“嘘!”两人音量越来越大,宋亚果断制止。
这时二十世纪福克斯的台标片段伴着它家标志性的鼓点声在银幕上亮起,影院里瞬间安静下来。
随后是A+电影工作室的LOGO一闪而过。
夏奇拉双手抱着他胳膊,把脑袋靠在肩头,导演卡梅隆说故事的能力无需质疑,从深海赏金猎人的探测船开始讲,这种靠打捞沉船上财物的职业发现了沉于海底的大船船首。
一个保险箱被捞起,赏金猎人和船员们都无比兴奋,但很快,他们就失望了,保险箱里除了已经被海水泡化的钞票、债权和文件,就只有一个画册。
“呵呵,一九一二年的画家画出了美漫风格的素描。”
宋亚吐槽女主凯特温斯莱特的人体画。
“嘘!”
一品嫡妃不好惹 芊沫沫
邻座女孩还了回来。
随着一位百岁老太,也就是老年女主演员的讲述,卡梅隆将时光带回了一九一二年,崭新而宏伟的一比一大船出现在银幕上,在二十世纪初的超级大国大不列颠某个码头,正在鸣笛,即将启航。
花了两亿多,那个时代的人文风貌呈现在观众的眼前,码头熙熙攘攘,英国老钱、米国暴发户、前往新大陆求生的底层贫民、船员、工人。
来自英国破落贵族家庭的女主和母亲,而他未婚夫是一位米国资本家,当时很经典的各取所需的组合。
“她好漂亮。”
女主凯特温斯莱特有个很惊艳的特写亮相,夏奇拉小声感叹。
“肥温。”宋亚脱口而出。
“Hey,你真刻薄。”
妻子的逆襲
夏奇拉打了下他的胳膊,“这是个坏人。”她又评价肥温的未婚夫。
“等等,你已经看过了对吧?”
宋亚准确提取要点,“骗子,还说去购物。”
“顺便而已嘛,谁叫你总不带我看……”
两人的打情骂俏没影响到其他观众,因为小李子出场了,放映厅里全是女孩们花痴的尖叫。
“他就像刚出厂的硬币一样闪亮!”
邻座女孩似乎在背诵电影里的某句台词,宋亚看到后面才知道是一位米国暴发户大妈对小李子的评价。
小李子是底层的落魄画家,靠赌牌在开船五分钟前才赢了船票。
“真希望他没有赢。”邻座的女孩又说。
都是些不知道几刷的剧透狗,宋亚无奈翻了个白眼。
然后就是缓慢的情节推进,这年头的好导演都很有耐心也很有技巧为故事做铺垫,这艘船上富人和穷人的鸿沟,叛逆的女主,有好出身但实际上家庭已一文不名,被母亲严格看管,要靠婚约绑住有钱的未婚夫继续维持上流社会的生活。
在下等仓的男主,小李子确实很帅,。“我是世界之王!”他和同伴在船头大喊。
硬漢兵王
“你是娘炮。”宋亚接。
没人听到,女孩们在影院里此起彼伏的犯花痴,特别是小李子穿上暴发户大妈送的高级燕尾服,梳起大背头出席上流宴会舞会的时候。
小李子和女主几乎是两个世界的人,本来不该有什么交集,但这是造梦的电影,女主因为对未来生活的恐惧跑到了船头试图轻生,小李子救了她。
“You jump,I jump。”女孩们跟着小李子劝女主的电影台词喃喃自语,原来那句话出处在这,也不知道同样问过自己的艾米和米拉得知自己官宣和夏奇拉的恋情后,现在在干嘛,在想些什么,还有玛丽亚凯莉,她结束新年档期的辛苦工作后带着小雷加去巴哈马渡假了。
“我跳我跳。”他随口一哄,被感动坏了的夏奇拉死死抱住,主动献吻。
男女主感情迅速升温,在船头浪漫的摆出电影海报的姿势,主题曲我心永恒的伴奏响起。
穷小子撬有权有势的家伙的未婚妻,宋亚不由联想到了自己和前妻以前的往事。
“是不是像恩雅的风格?”夏奇拉打断他的思绪。
“嗯。”
确实像爱尔兰女歌手恩雅那种新世纪音乐的空灵、带点圣歌吟唱的风格。实际上原声带制作人詹姆斯霍纳的首选歌手应该是恩雅,但被恩雅拒绝了。
“也是个倒霉鬼。”最后便宜了席琳迪翁,宋亚心想。
反正他的观影心态和剧院里其他所有人都不一样,哪怕大船可能给自己带来极为惊人的投资收益,但他仍然看哪都不顺眼,一路酸溜溜的吐槽到尾。
除了……
剧情快进到小李子给女主画画,他打起了精神。
“不许看。”夏奇拉来蒙他的眼睛,和邻座女孩的做法一模一样。
“腰也不粗嘛,怎么穿上衣服就……”宋亚拨开她的手喃喃自语。
在电影的后半段,大船终于撞上了冰山。
海水灌进了船舱,这才进入到灾难片的节奏,但灾难大片只是挂羊头卖狗肉,本质上完全是部爱情片。
小李子被女主未婚夫栽赃,用手铐锁在了水管上,女主冒险去找他,但找不到手铐钥匙,不知怎么就突然找到把消防斧……
还是一模一样的红色。
宋亚屁股不安地在座位上挪了几下,四处张望确认安全。
邻座女孩悉悉索索地从包里拿出纸巾盒,已经开始在抹泪了。
卡梅隆玩视觉特效的能力完全没问题,大船逐渐沉没的场景十分震撼,人们在面对灾难时的百态,有偷偷蹭进救生船的男人,也有坚持把生的机会留给妇孺的资本家,坚持和船一同沉没的船长,到最后人仍在坚持演奏的乐队成员。
小李子和女主落水,最后把生的机会留给了女主。
浪漫流星雨 玄風
“这就是爱情。”
夏奇拉也拿出纸巾,看着落入海底深处的小李子哭得一抽抽的,整个电影院里全是女孩的哭声,果然对女人的杀伤力十足。
“女主趴着的那个木板……其实挺大。”
算了算了,不扫兴,宋亚及时住口。
影片最后,伴随着老年女主的演员将巨大的钻石项链:海洋之心丢入大海,席琳迪翁的歌声响起,煽情达到了顶点。
“这下完了。”
之前没怎么关注的宋亚这才嗅到了这首歌的真正潜力,之前三小时两亿成本的整部电影几乎算这首歌得大号MV啊!
席琳迪翁唱得也好,成人抒情曲风以前长期统治歌坛是有其必然原因的,即使近年没落,在电影配乐这块的生命力看上去依然充沛。
有需求就有市场,这首歌肯定会像惠特尼休斯顿在电影保镖中唱的I Will Always Love You一样,全球卖爆的……
宋亚眼前又浮现出红色的消防斧,不由哀叹着下意识缩起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