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dqv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獵魔烹飪手冊 線上看-第九十二章 會是誰?分享-maeeo

獵魔烹飪手冊
小說推薦獵魔烹飪手冊
小野寺的疑惑,惠丽香明显看到了。
“我们只是需要一个合作的‘棋子’。”
“不论是你,还是其他人,都一样。”
“简单的说,当我来找你的时候,你就已经通过了。”
惠丽香解释道。
只是这样的解释,让小野寺觉得十分的紧张。
“谁都可以?”
小野寺询问着重点。
谁都可以的话,代表着他的价值会很低。
或者说,他的生命无法保证,随时可以被抛弃。
这是小野寺绝对不愿意见到的。
“当然不是。”
芳顏訣 煜中客
惠丽香的回答令小野寺松了口气,但随后的话语,却让这位的心再次提了起来。
“我们也是有条件的选择,至少是需要有可能接触到‘花樱’组织的高层才行。”
高层?
找‘花樱’的高层干什么?
瞬间的,小野寺的脑海中就出现了宫本、佐藤的尸体。
不自觉的小野寺的喉结上下移动。
他咽了一口唾沫。
只觉得喉咙干涩无比。
“宫本、佐藤是你们杀的?”
小野寺声音略带沙哑的问道。
“嗯。”
惠丽香没有否认。
面对着这样的承认,小野寺一愣。
他以为惠丽香会狡辩,或者是转移视线,但是这样的承认却是绝对不会出现的。
要知道,他只是一个刚刚被‘招纳’的新人。
而且,‘花樱’并不是什么软面团,可以任由人随意揉捏。
除非……
不在乎!
眼前的惠丽香根本不在乎这些。
因为,对方拥有着足够的底气,可以无视这些。
嘶!
想到这,小野寺倒吸了口凉气。
事情,似乎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复杂。
不单单是眼前惠丽香的态度。
还有惠丽香的身份。
女格斗家!
参加这一届‘拳皇大赛’的女格斗家。
针对‘花樱’,且参加‘拳皇大赛’,然后,‘花樱’似乎是在布局,准备用‘拳皇格斗’大赛做什么……
然后——
花开院家!
花开院家也参与了这一次‘拳皇大赛’。
还是以‘分家入主主家’的试炼名义。
一条条的线索迅速的在小野寺的脑海中串联起来。
立刻的,一个答案出现在了小野寺的脑海中。
他抬起头,骇然的看着眼前的惠丽香。
“就像你想的那样。”
“‘花樱’的手伸的太长了。”
“必须要剁掉!”
惠丽香这样的回答着。
小野寺则是额头冒汗了。
必须要马上告知杰森!
不然的话,会有大麻烦的!
想到这,他抬起头看向了惠丽香。
“我能打个电话吗?”
小野寺试探的询问。
“当然。”
惠丽香点了点头。
小野寺想要干什么,这位女格斗家一清二楚。
但正因为清楚,她才会允许。
毕竟,她真正将小野寺当做目标的重要缘由之一,就是为了寻找那位合作。
……
花开院晴闭着双眼静静等待着。
在他的脑海中,回忆着最近发生的一幕幕。
从他遇袭开始,一直到‘拳皇大赛’的预选赛。
再到花开院主家的那个混蛋死亡。
接着,又浮现了从杰森那里得到的消息。
大痞臣
‘花樱’被不明意义的刺杀。
呼!
“真是好大的野心呐。”
“只是不知道会是谁?”
花开院晴轻声叹息了一声,然后,微微睁开了双眼。
眼前是他的房间,长长的案几上ꓹ 放着一盏油灯。
虽然在别院有着完整的现代化电力系统,但是花开院晴还是喜欢油灯。
不单单是情感。
还因为油灯能够做的事情太多了。
呼!
又一次的深深吸气ꓹ 花开院晴开始拿起毛笔,奋笔疾书起来。
几分钟后,这位年轻的阴阳师一抖纸。
在纸张彻底的干了之后ꓹ 他将其装入了信封。
叮铃。
摇了一下手边的铃铛。
“晴少爷。”
一位仆人快速的走了进来。
“将这封信交给彻。”
年轻的阴阳师这样说道。
“好的。”
仆人躬身应是,然后ꓹ 快步的离开。
花开院晴看着仆人的背影,耐心的等待起来。
爹爹閃開之娘親要翻墻
表面看似平静ꓹ 但是在这位年轻的阴阳师心底ꓹ 却是波涛汹涌。
会是你吗?
会是你吗?
中國共產黨執政方式研究
会是你吗?
花开院晴的心底一直思考着这个问题。
现阶段的线索已经很清楚,花开院家的某个人和情况已经逐渐不妙的‘花樱’进行了深度的合作,当然了,这样的合作不单单是帮‘花樱’度过难关,还有将‘花樱’的势力全盘接受的打算,而且,这还只是开始!
无疑ꓹ 对方想要的不单单是‘花樱’。
也不单单是花开院家。
对方的目光早已经瞄准了整个‘里世界’。
而在花开院晴的心底,在整个花开院家ꓹ 能够拥有这样能力、魄力的人ꓹ 也不过两个半罢了。
第一个是花开院彻。
第二个是花开院树。
剩下的半个则是明显依附了主家ꓹ 顶替了他‘拳皇大赛名额’的花开院志。
花开院树心狠手辣声名在外ꓹ 且能力极强。
拥有这样的野心也不是什么意外。
而花开院志平时不显山不露水,关键时刻的致命一击ꓹ 差点让他满盘皆输ꓹ 要不是运气好的话ꓹ 他现在已经没有了。
因此,对方被花开院晴算作了半个。
可这一个半相较于花开院彻来说ꓹ 又不算什么了。
论天赋才情,论实力能力,这一个半,包括他自己在内,都和花开院彻无法比较。
‘如果彻哥(彻少爷)愿意出任家主的话,我甘愿放弃。’
这是所有分家的心声。
简单的说,花开院彻只要愿意,就是花开院家的下一任家主。
对此,花开院晴也没有任何的异议。
但是,花开院彻不愿意。
对方似乎更加愿意待在自己的小院中,看书下棋。
如果没有出现这一连串的意外,花开院晴也愿意相信花开院彻是没有任何野心的。
但是出现了这一连串的意外,花开院晴就在思考。
这一切,是不是都是花开院彻的伪装?
花开院彻自然是看不上花开院家的。
因为,花开院彻谋划的是整个‘里世界’!
对于这样的猜测,一旦出现,就开始占据着花开院晴的整个大脑。
他不自觉的就相信了这样的猜测。
因为,在他的内心深处,本就不相信一个人会彻底的无视着整个花开院家。
当然了,不单单是花开院晴一人。
花开院树也是这样想的。
还有花开院罗。
可和花开院晴、花开院树心底的默认不同。
花开院罗是不愿意承认的。
他不认为花开院彻是这样的。
花开院罗脚下步履极快,一身轻便的黑色运动装,让他的前行少了许多牵制。
身为分家五个代表之一的花开院罗是年纪最小的。
平日里的笑容也是最为阳光的。
但这个时候,花开院罗却是一脸的凝重。
“会是彻哥吗?”
“不可能的吧?”
“一定不不可能!”
花开院罗一边急速的向着花开院彻的院落走去,一边心底默默想着。
相较于其他分家兄弟间的虚情假意。
花开院罗对花开院彻有着真正的情谊。
从小他就跟在花开院彻的身后。
甚至,他大部分的启蒙教育都是由花开院彻完成。
而他能够成为分家代表之一,花开院彻这样的教育是功不可没的。
因此,在花开院罗的心中,花开院彻是真正的兄长。
是他可以为之拼命的兄长。
所以,就算出现了诸多的证据,花开院罗也是不愿意相信的。
他要亲口问花开院彻。
在花开院彻没有亲口说出答案前。
他什么都不会相信。
“嗯?”
就在花开院罗急速的前往花开院彻的院落时,他看到了花开院树。
对方同样是行色匆匆。
看那方向,也是向着花开院彻的院落而去。
不自觉的,花开院罗就再次加快了脚步,一个闪身挡在了花开院树的前面。
花开院树看着花开院罗,眉毛一挑。
“滚开。”
花开院树冷冷的说道。
“你要去哪?”
花开院罗径直问道,同时,鼻子还不停的抽动。
甜味!
他在花开院树的身上闻到了一种香甜的味道。
似乎是……奶茶?
一个人的身上怎么可能拥有这么重的奶茶味?
又不是去调制几百杯的奶茶。
应该是新出的香水吧?
不过,这样的香味,真的是好怪异。
选择这样香味的花开院树?
更是另类。
在花开院罗的心底,花开院树就是另类。
如同花开院彻被公认为花开院家最强的年轻一代一样,花开院树的实力强大也是公认的,但是最被人们铭记的是,花开院树的嗜杀。
那种完全不同于正常阴阳师嗜杀。
就好似游荡在战场的恶鬼般。
因此,花开院家中大部分的人都是既厌恶,又恐惧着花开院树。
花开院罗也一样,
如果没有必要的话,他绝对不会和花开院树起冲突。
但,事关花开院彻,他必须要站出来。
“你眼睛瞎了吗?”
“从这里过,能够通向哪?”
花开院树十分不耐烦的回答着。
他赶时间!
他要确认花开院彻和最近的一系列事件是否有关系。
然后,他要去告知杰森。
接着?
自然是要和杰森探讨一下奶茶。
以前他还不理解‘和朋友分享是快乐’的这句话,是什么样的含义。
现在他理解了。
就在杰森喝了他调制的四百一十六杯奶茶后,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
尤其是杰森对于奶茶的态度。
更是让他有了知己的感觉。
而杰森遇到的麻烦,他身为好友之一,自然是需要帮帮忙的。
当他带着好消息去找杰森一起喝奶茶的时候,想必那个时候,奶茶的味道会更加的甜美吧?
一想到这,花开院树就越发的不耐烦了。
他不等花开院罗回答,就这么的向前走去。
“停下!”
花开院罗一声冷喝。
同时,手中出现了一张符纸。
立刻的,花开院树的脸色就彻底的阴沉下来。
“你找死!”
花开院树冷冷的说着,整个人就从花开院罗的视野中消失不见。
嗯?!
全神戒备的花开院罗一惊,想也不想的就朝后退去,同时,手中的符纸向着前方扔出。
呼!
佳人太難追 私生子
一团篮球大小的火焰凭空而生。
没有向前,更没有坠落。
这团火焰一出现,就化为了十余个拳头大小的火焰,围绕在花开院罗的周围,将花开院罗周身护住。
但——
没用!
砰!
一声闷响。
花开院罗就觉得腹部一痛,然后,他的身躯不自觉的完成了虾米模样,接着,胃里还没有消化的食物,就伴随着酸液一股脑的涌出。
呕!
伴随着呕吐声,花开院罗眼前阵阵发黑,金星四冒。
但是,花开院罗根本没有理会这些。
他只想要尽力的抬起头,看看眼前的人。
他希望确认眼前的人究竟是不是花开院树。
科技大時代 倒著念著倒
怎么可能这么的快?
怎么可能这么的强?
他连反应都没有就被击倒了?
这怎么可能?
心底的不可置信,让花开院罗抬起了头。
但是,随后更大的力量压在了他的脖颈上。
砰!
花开院罗的脸与满是呕吐物的地面相撞。
“不要浪费食物!”
“吃下去就给我好好消化!”
“吐出来的,就给我吃回去!”
花开院树冷声说完,松开了手掌,就向着花开院彻的院落走去。
他是来找花开院彻的,可不是和花开院罗这样的小屁孩玩闹。
步上台阶,推门而入。
花开院树知道花开院彻的院落中,基本上是没有仆人的。
除去三餐,会有人送之外,这里就是花开院彻独居。
吱呀。
门框内的门轴,在深夜内发出了一连串、细密的响声。
略显刺耳。
尤其是当远处灯笼下,正在下棋的男子眉头一簇,抬起头的时候,更是让原有得寂静变得多出了一分割裂感,似乎是将整幅画,撕开来一般。
而这样的割裂感还在向着花开院树漫延。
让花开院树十分的不舒服。
仿佛自己也成为了画中人,要跟着一起被撕裂了。
“哼。”
花开院树冷哼了一声。
这种异样的感觉消失了。
只是,一同消失的还有树下的人。
花开院树一愣。
随后,他就听到了身后传来的声音。
本能的,花开院树向着身后看去。
然后——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