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flq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餘燼之銃討論-第八十一章 人類的樂土與存續鑒賞-h2jng

餘燼之銃
小說推薦餘燼之銃
旧敦灵的夜色就像青色的钢铁,冷彻带着寒意,街道的每一个角落上都布满晶莹的水珠,细小的镜面上倒映着在云海里翻滚的铁鲸,一束又一束的光芒如骑枪般落下,注视着大地。
守卫们深呼吸,这只是他们职业生涯里再普通不过的一天了,站岗、守卫、然后轮换,这是无比熟悉的工作,但诡异的是如此熟悉的工作与环境之中,他们却隐隐察觉到了什么,守卫们也不清楚那具体是什么,只能简单地形容为心底的焦躁与不安。
对,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了,在这平静的夜幕下,有什么东西在黑暗的最深处苏醒了,它歪扭着狰狞的躯体,带着令人作呕的味道,试着爬出记忆的深渊。
守卫的心越发地不安了起来,手擦过冰冷的栏杆,冰冷的触觉令他清醒了些许。
铁鲸们将目光从街道之上移开,缓慢地推进着,这时才能注意到,铁鲸的注视并不是随意的,它一直在盯着一辆在夜幕下疾驰的马车,在这来自高空的注视下,马车越过了皇家的防线,驶入了铂金宫中。
“呼……好久没来这里了。这好像是我第一次夜访这里。”
男人从马车上走下,不知为何今夜的温度特别低,他甚至能看到自己吐出的雾气。
抬起头,光芒的照耀下,建筑之上的浮雕被拉扯出了细长的阴影,光与暗交织在了一起,编绘出了另一幅奇异的画作。
“那是什么?”
男人抬起头,他好像看到了什么,数不清的黑影在夜幕下盘旋,就像被卷入高空的树叶,将光芒切割成无数的碎片。
“鸦群,它们一般都停歇在敦灵塔上的,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来到这里。”
另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ꓹ 亚瑟也走下了马车,望着夜幕下的群鸦ꓹ 昏暗的夜幕下根本看不清它们的样子,只能隐约地听到有些凄凉的吼叫声。
亚瑟想起之前民间的传闻,随意地讲了起来。
“之前有人说ꓹ 如果鸦群离开了敦灵塔,那么便是英尔维格的末日了。”
“怎么?难道说今天就是英尔维格的末日吗?那我觉得我们最好还是赶紧乘船离开吧。”
男人讲起了笑话。
“不会的ꓹ 英尔维格永远不会沦陷,更不要说这些扯淡的传说了……敦灵塔上有鸟笼ꓹ 我们关了六只乌鸦在里头ꓹ 不必担心这些。”
亚瑟一副不屑于此的样子,但想了想,他还是补充了一下。
对此男人大笑了起来,怎么也想到严肃的亚瑟还会有这样的一面。
“走吧,陛下在等你。”
亚瑟懒得理这个男人了,虽然接触的时间不长,但他大致也清楚这个家伙的性格ꓹ 他就像马戏团里的小丑,你很难判断他到底想要的东西是什么ꓹ 目的又是什么ꓹ 他可能刚刚还在和你大谈着理想与抱负ꓹ 下一秒就会对你祈求ꓹ 让你借些钱给他买酒。
“我知道,让她多等会也不是不可以ꓹ 想一想ꓹ 我居然有幸能让维多利亚女王等候我ꓹ 这可是莫大的荣誉啊。”
不出所料,这个男人又说起了胡话。
“嗯?你不跟上来吗?”
男人走了几步ꓹ 他突然发现前进的只有自己,无论是守卫还是亚瑟,他们都没有前进的意思。
“我需要留在这里,今夜只有你能见到她。”
亚瑟说道,他看着男人苍老但又顽固的脸庞,心情很是复杂。
说实话他很少看错一个人,但这一次他看错了眼前这个家伙,亚瑟怎么也想不到他有着这样的能量,又或者说……这样神秘。
就像洛伦佐一样,戴着一面可不知的面具,你用力地将其扯下,其下也只不过是另一只面具而已。
關東諜影
前不久还在自己眼前瑟瑟发抖,说什么自己和洛伦佐无关的话,而现在却站在铂金宫前,知晓着自己都无权知道的秘密。
“等一等,奥斯卡·王尔德,你究竟是个什么人呢?”
亚瑟忍不住问道。
奥斯卡则停住了步伐,他缓缓地转过身说道。
“你不是知道吗?我是个作家,不怎么畅销的那种作家。”
奥斯卡微笑,刚转过身便又停住了,他再次转了过来,补充道。
“作家,书写历史的作家……不,这有些不准确,历史是由你们的书写的,而我只是一个记载者,总要有人记住这一切,去告诉后来者。”
奥斯卡说着亚瑟听不懂的话,这一次他不做停留,大步地走入了铂金宫中。
亚瑟的目光一直停留在他的身后,他思考着奥斯卡最后的话,他想到了什么,又好像什么也没想到,直到他再也看不到奥斯卡的身影。
心有不甘
……
与维多利亚女王的会面在一间小房间内,它很隐秘,隐秘到这里只有女王知晓,除了奥斯卡外和女王外,这间房间内没有人第三人。
“好久不见,陛下。”
奥斯卡搬来了椅子,坐在女王的身前,这间房间算不上小,不过用于照明的都是烛火,只有零星的几个摆在桌子上,静静地燃烧着,光芒有些微弱,无法照亮室内的一切,更多的的地方处于混沌的黑暗之中。
女王微微点头,她的神情阴冷严肃,就像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一般。
“根据情报,洛伦佐他们的行动已经结束,现在正在返回英尔维格的路上。”
奥斯卡汇报起了工作,北德罗的目光一直注视在玛鲁里港口之上,随时注意着事件的走向。
“就像我们设计的那样,伊瓦尔·罗德布洛克已经死在了玛鲁里港口中,他的死会成为导火索,我们的大义。
非誠勿婚:老公不合法 韓小初
根据我们之前和比约恩·罗德布洛克的协议,我们在不久后的未来将与维京诸国联手向高卢纳洛以及它的莱茵同盟发动战争。”
奥斯卡说道这里声音微变,虽然一直一副随意的模样,但这种话从自己的口中说出,海博德还是感到了一阵压力。
这是战争,由各方利益与目的所驱使的战争,这一次可不是自己书中所描绘的文字,而是无比真实的厮杀,会有很多人死,很多很多人死。
“教宗弥格耳生死不明,但根据洛伦佐的口述,弥格耳是死是活已经不重要了,他确定了劳伦斯依旧存活,而且用他的话来讲情况十分复杂,在回来之后他决定要亲自面见你。”
“嗯……我知道了。”
太古龍象訣 旺仔老饅頭
女王长呼了一口气,战争这种事对于她而言也是一份不小的压力。
“那么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呢?陛下。”
奥斯卡问道。
“就按照之前设计的那样推进就好,搅动局势,把全世界都拖入战争的火海之中,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保证更多人能活下去。”
女王的声音无比坚定。
“根据计算,这次战争我们至少需要令西方诸国的总人口减少三成,其他国家的筑国者会在今夜后得到我们的消息,他们会用不同的方式暗中影响着政坛的走势,直到最后令所有人都卷入这场世界大战之中。”
奥斯卡略微颤抖了起来,今天……不,在此之前的某次不为人知的议会里,数不清的生命便早已被注定了终局。
“怎么,你害怕了?”女王问道。
“当然了。”
奥斯卡没有装作什么坚强的样子,他用力地捏了捏自己的额头,试着将那皱起的皱纹抚平下去。
“我何止是害怕啊,陛下,我简直恐惧的不行,如果我再胆小些,你现在就已经能嗅到我身上的尿骚味了。”
奥斯卡调侃着自己,可他的脸上没有丝毫的笑意。
“与卫国的光辉战争不同,这一次战争是由我们挑起的,席卷整个西方世界的战争,虽然说是为了更多人能活下去,为了人类的存续……”
奥斯卡说着看了看自己苍老的手,这只手曾握过剑与枪,也握起过笔,而现在其上占满了鲜血。
“虽然说我们也是有着自己的理由,无比正义的理由,但我还是会感到恐惧,我会看到数不清的死人向我复仇,即使我能在战争中幸免,这些幽魂也将纠缠我直至死亡吧。”
女王面无表情,她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这种东西影响不到她的心智,但听到这里,女王忍不住地说道。
“你的话让我想起了比约恩离开时对我说的,准确说这是伊瓦尔对他说过的话,而他又转述给了我。”
“死人的话吗?”
奥斯卡半开着玩笑,对于那个未曾见过的伊瓦尔·罗德布洛克,他深感歉意,即使是死了,他的死也要被利用起来。
“嗯……伊瓦尔是个厌倦厮杀的人,像他这样的孩子在维京人之中简直就是异类,比约恩也无法理解他,直到有一天伊瓦尔对比约恩说出了他自己的理由。”
女王的声音冷了下来,明明是密闭的室内,烛火不知为何微微地摇曳了起来。
“他说人类是被诅咒的,英灵殿不在死后也不在生前。
这个世界,这个我们无数人生活的世界,就是‘英灵殿’,无数人生来,厮杀,然后死去,就此陷入无尽的轮回,看不到尽头。”
气氛陷入了悲凉,可女王的态度一转,无比严厉。
“可总得有人去做这些,如果为了大多数人能活下来,就要杀死另一部分的人,如果说没有人敢于握起刀刃,去挥砍生命,那么这种事就交给我吧,我愿意背负这样的罪孽,只要有更多的人能活下来。”
奥斯卡觉得很疲倦,就像打了一场仗一样,短短几分钟他就像老了好几岁一样。
“那么接下来你该怎么做,我是指洛伦佐,他是个变数,以他的脑子,我想我们发动战争的阴谋已经完全地暴露在了他的眼中,与其说是他要面见你,倒不如说他是来向你讨个说法的,如果你的回答不能令他满意,他就会一剑杀了你。”
“你觉得他会这么做?刺杀一位女王?”
極品仙醫 真庸
女王有些不相信。
“谁知道呢?他是个变数,一个很有趣的个体,一个人便有着改变局势的能力,可这的力量的主人却是个神经病,现在他在我们的设计下,犯了错,行了恶,揭开了战争的序幕……”
奥斯卡的头疼了起来,他接着说道。
“说不定他不糊先来杀你,而是先给我一刀,然后提着我的头来见你,对你说‘你不老实的话,就是这个下场’了。”
“无论如何他的态度还是需要我们在意的。”
“那么就把这一切告诉他,我们的目的,我们的过去,我们这重复了不知道多少次的厮杀与战争。”
女王直接说道。
“到那个时候留给洛伦佐·霍尔莫斯先生的选择便不多了,他可能还是会带着怒气杀了我,又或者被我说动,加入这场战争的狂欢,亦或是心理崩溃,颓废地度过余生?”
“你觉得如何?奥斯卡。”
中華軍魂
奥斯卡想了想,以他对洛伦佐的了解,他还真不清楚最后的结果会是什么,只能随口说道。
“或许他会先杀了你,然后加入战争的狂欢,试着阻止这一切,但在时代洪潮下无以为继,最后失魂落魄地当回那个可笑的侦探。”
“不过也有可能有其他的选择。”女王突然说道。
“你……是指什么?”
奥斯卡问道,他觉得女王意有所指。
“另一条路,一条新的路,将我们从这绝望的轮回中,拯救出来的道路。”
女王想好了一切,她说道。
“如果霍尔莫斯先生能被我说动的话,如果我没被他杀死的话,我会让他去见守秘者,让他看到世界得【真相】,你也说了,他是一个变数,或许他能在看到【真相】后找到更好的方法,去终结这一切。”
“你是将希望赌在他身上了?”
“只是投资而已,如果他失败了,那么战争继续,没人能阻止这一切。”
奥斯卡沉默、深呼吸,他站了起来,随后对女王说道。
“今夜过后我会通知所有的筑国者,新的轮回开始了。”
雲赫連天
女王艰难地起身,她向奥斯卡伸出手。
“为了我们的理想国,奥斯卡·王尔德。”
魔獸王的男人書穿
奥斯卡点点头,他也伸出了手,和女王握在了一起。
“为了人类的乐土与存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