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d3lf火熱都市异能 網遊之骷髏也瘋狂 眺望一八-第一千七百章 坑爹的提示(二合一)相伴-3xfvd

網遊之骷髏也瘋狂
小說推薦網遊之骷髏也瘋狂
“这字我来凑!”
诈尸自告奋勇的走上前,将这些字符一字摆开,稍作沉吟,便开始了拼凑工作,可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这字还没拼一半的,字符便绽放出了耀目的光芒,一道光刃袭出,正中诈尸的脑门。
“唰!”
诈尸的血量瞬间清了空,他脸上的喜色犹在,整个人就已经被强制刷新了。
“这是怎么回事?”
奶油小生受到了惊吓,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诈尸怎么死了?”
“这应该是摆错的惩罚,强制死亡,而且还无法复活。”
苏然一脸凝重的说道,连尸体都被刷新了,还怎么复活,系统这步棋,走的也太狠了一些!
“覆水兄弟,你的意思是,咱们只剩下了三次机会,那接下来可不能轻易摆放了,我可不想死在这上面!”
北调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忍不住抱怨道,“系统这孙子,安排个BOSS,打上一场多好,死了也没脾气,非得整这些幺蛾子,真要是因为凑字而弄的全军覆没,我咽不下这口气!”
“我来试试。”
奶油小生知道,现在不是抱怨的时候,这些字符能够存在多久还是个未知数,在这有限的时间里,哪怕拼凑不出字来,也能多给覆水一些提示,就算死ꓹ 也值了。
超級改造
“小生姐,不行我先来吧ꓹ 反正我死了也离不开这处空间,多试几次也就得到答案了。”
苏然哪能让婉儿姐去冒这个风险,可话刚说完ꓹ 他就后悔了。
他死了不要紧,这一膀胱的宝贝ꓹ 不就全都爆出去了么?
失去了幻魔黑袍,他这副骷髅骨架ꓹ 该怎么去面对北调?
“我们都能死ꓹ 唯独你不能死,这任务在你身上,不能因为你的死亡,而功亏一篑!”
奶油小生没有注意到苏然的眼神变化,说什么也不让苏然接触这些字符,倒是给了他下去的台阶。
“覆水兄弟,弟妹她说的对ꓹ 我们死了无所谓,你的命可一定要保住ꓹ 千万不要让我们失望!”
北调赶鸭子上了架ꓹ 总不能被一个女流之辈比了下去ꓹ 他也已经豁出去了ꓹ 不就是一条命么,死了也就死了ꓹ 又不会有什么损失ꓹ 想通这点之后ꓹ 他反倒放开了,笑着说道ꓹ “一个字而已,还剩下三次机会,覆水兄弟,你要是还凑不起来,那我也没办法了。”
最強婦科男醫 公子五郎
“放心,我不偏科。”
苏然看着下方的这些偏旁部首,在脑海中组合了很多次,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些笔划都是不完整的。
这无形之中增加了凑字的难度,更是让苏然不敢轻举妄动,思索着这些字符的可能性。
“咦?”
奶油小生观察片刻,眼前一亮,指着这些字符说道,“你们看,若是这么摆放的话,是不是一个‘魂’字?”
随即,她用血火扇在地上书写出了一个‘魂’字,并将其拆解成了这些字符,心里多了一丝小激动:“你们觉得呢,可能性大不大?”
“我感觉这是勉强凑出来的,够呛能过了系统这关。”
不知道什么原因,苏然看着别扭,真要是这么摆了,十有八九要遭。
“我倒是觉得有戏。”
北调保持着与苏然相反的意见,他指着地面上的划痕分析道,“你也不想想,这沙狱烙印是深入灵魂的印记,必须从根本上才能消除,这个魂字,正是诠释了这一点,弟妹,你这想法很不错,这魂字非常点题!”
“行,那就试试,说不定能成呢,如果失败,就交给北调大哥你了。”
奶油小生在说完后,便开始摆弄这些字符,可让她没想到的是,连云字旁都还没摆完的,就被一道光刃击中,被强制驱逐出了这片空间。
“唉,劝也不听,这下倒好,白白浪费了一次机会,北调大哥,咱俩可不能再把这机会轻易的浪费了,你说是吧?”
苏然若有所指的说道,说的北调脸色有些发红,刚才长篇大论的说了那么多,就差给魂字镶金了,直到将小生姐坑死,他这才没了脾气。
“覆水兄弟,这确实要从长计议,不能再有任何失误了。”
重担压在北调身上后,他的心情变得有些紧张,“你觉得这应该是什么字,我一点也看不出来……”
“放松心态,静下心来,说不定就会有收获。”
苏然观察着这些偏旁部首,特别是那些弯钩,思索着有那些字能够匹配上,可是,华夏汉字何其多,这简直就是跟海底捞针没啥两样了。
可就算如此,苏然也没有放弃的念头,沉心静气,眼前只剩下了这些字符,其他的什么都不想了。
“……”
北调看着这么多字符,感觉头都大了,早知道会是这个情形,还不如他第一个去拼,早死早利索,也就不用在这伤脑筋了。
“咻咻咻!”
这些字符突然爆发出了强烈的攻势,朝着四面八方射去,北调离得最近,眼前一花,当场惨死,尸体摔倒在地。
整个过程发生的太过突然,连一秒钟都不到,苏然都还没来得及反应的,北调就已经壮烈牺牲了,他处在北调身后,幸运的躲过了这一劫,旺财吓得连连后退,汪汪汪的叫个不停,像是给自己壮胆,也像是在发出警告。
紧接着。
还不等苏然松口气的,那些本应该射飞出去的字符,就像是回旋镖一样,再度回归,全都射在了北调的尸体身上,钻进了血肉之中。
“……”
见尸体被破坏的不成样子,苏然都不忍心再看,也不敢靠近北调的尸体,他心里明白,就算将还魂草塞进北调的嘴里,也不可能把他救活了,死的这么惨,系统应该强制刷新掉才对,真是奇怪!
“死……死……”
就在苏然纳闷之时,让他感到惊惧的一幕发生了。只见北调的尸体从地上爬了起来,双目赤红,面容狰狞,嘴里冒着血沫,朝着他的方向一瘸一拐的走来。
“我去,这是……诈尸了?”
苏然惊讶的看着北调,这才恍然,系统没有刷新这具尸体,是为了现在而做准备,北调的尸体,应该是受到了这些字符的操控,至于字符会出现什么变化,他还真不清楚。
不过,不管怎么说,先把眼前这具尸体解决才是最主要的,胆敢亵渎北调大哥的尸体,不能饶恕!
“嗖!嗖!”
苏然没和这具尸体客气,当即激发了数颗火球,朝着北调的头颅射去。
这具尸体的速度相当慢,再加上北调本就不是近战职业,对于苏然构不成威胁,在火球的不断轰袭下,尸体的血量连连下降,没一会就已经损失过了半。
“死!!!”
尸体连续遭袭,愤怒的情绪在胸膛酝酿,怒吼一声之后,朝着苏然爆冲而来,速度之快,堪比一只矫健的猎豹!
可就算如此,也比不过苏然身下的这只旺财,带着尸体在这片土地上绕起了圈子,一分钟还没到,尸体就像是开了口的气球,当场泄了气,速度骤减,又恢复到了那一瘸一拐的样子。
“汪汪!”
以压倒性的优势获得了这场短跑的胜利,旺财觉得很没劲,安排这样的对手和它比速度,这简直就是对它的耻辱,真是晦气!
苏然倒是没往这方面想,尸体追不上他,这是好事,火球接连发射,全都轰在了尸体的身上,砰砰砰的响个不停,北调生前的装备都被轰烂了,简直不要太过瘾!
“怎么还不死,血量也忒厚了!”
苏然打了好久,这尸体摇摇晃晃的就是不倒,这让他的心头窜起一股火气,不杀了这具尸体,决不罢休!
在苏然的火力持续输出下,尸体终于被打爆,那些字符又全都爆了出来。
“呼,真是不容易,还好哥们的魔法值够用,不然心态都要崩!”
苏然忍不住抱怨道,北调大哥死了也不能安生,还给他制造了这么大的麻烦,系统真是太可恶了!
“奇怪,怎么少了这么多?”
等北调的尸体被系统刷新掉,苏然这才走到近前,意外发现,这些字符竟然少了将近一半,那些横折勾之类的笔划,全都消失了。
“莫非……”
对此,苏然想到一个可能,“之前多出来的那些,都是系统用来迷惑玩家的?”
真要是这样的话,也太阴险了!
靠!!!
可是。
问题又来了。
这剩余的笔划能够组合成的汉字,他随便一想,都能想出十几个,可他仅有一次机会,错误就要丧失性命,这下麻烦了。
对了,任务!
苏然将希望都寄托在了任务上面,字符少了这么多,任务提示应该有变化吧?
要不然,这任务干脆放弃得了,他可不认为自己能够瞎猫碰上死耗子,一次就能蒙对……
果然,正如苏然所料,这任务还真出现了新的变化。
“万物相生,字由心生。”
“你妹!!!”
苏然看到这新出现的任务提示后,当场爆了一句粗口,这任务提示还能再扯淡一点不?
什么叫万物相生,哥们还知道万物相克呢!
还有,这字由心生,什么字不都是心里想出来的,这不废话么?!
苏然在心里发泄了一通,可这又没啥卵用,只能面对现实,默默的关闭了任务界面,没了脾气。
就在这时候,他的外接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婉儿姐打来的。
“婉儿姐,你电话来的正是时候,江湖救急啊!”
苏然连忙接起电话,率先开了口。
“怎么?发生什么事了?”
奶油小生的脸色一变,“你不会也要失败了吧?诈尸回到寒冰沙狱后,已经无法再进入你所处的这层空间了,这也就意味着,你的任务只有一次机会,你一定要珍惜,千万不能失败!”
“哪能呢,要是失败我还能让你救急?”
苏然将刚才发生的一切都说了出来,包括北调诈尸的那一幕,都没有任何的保留。
“你的意思是说,这些字符减少了一些?这是好事啊,有什么好救急的?”
七族事件
奶油小生说话的语气中满是疑惑,搞不懂苏然到底想表达什么。对于北调诈尸的事情,她并没有感到意外,这是任务剧情需要,没什么好惊讶的。
“我是想让你帮我分析下系统提示,这货说的藏头藏尾的,一点头绪都没有,真是烦人!”
天使神劍 古嶽浪子
婚前試愛 呂顏
是非 彩澀
苏然将任务提示说了出来,抱怨道,“这系统也真是的,任务都已经到了这关键的地步,给个真正的提示不行啊?非得让我死上几百个脑细胞才行,我看它就是不想让我完成这个任务!”
“苏弟弟,我感觉你变了,以前的你,不会像现在这样看重得失,情绪也不会这么容易被激怒,你真该反思反思了。”
奶油小生并没有回答苏然的问题,反倒说了句题外话。
看重得失?
蓋世武魂 青城之戀
苏然当场怔住了。
奶油小生的话,就像是一盆子凉水,直接从他的头顶浇下,那烦躁的内心瞬间平静了下去。
回想起自己刚才的表现,苏然竟无言以对。
不得不说,玩了这么久的游戏,他的脾气还真是变了不少,情绪被游戏所左右,因为一个任务,就烦成这个样子,要不是婉儿姐提起,他还真意识不到这一点,人是会变的,变的连他自己都感到了陌生。
“婉儿姐,多谢。”
極品小混混
苏然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心中的感激,只能说出了这最俗的两个字。
这一席话,让苏然想通了很多,也明白了很多,这些都是课本上学不到的,这次,他受益匪浅,最起码少了一份烦躁,心情好多了。
“你要是真想谢谢我,等我到了你的新家,你要好好的接待我,不许糊弄事!”
奶油小生那悦耳得声音响起,语气恰到好处,让人难以拒绝。
“那是必须的,贵客到来,我能不用心迎接么,想吃什么尽管说,一定把你安排妥当了!”
苏然打着包票,心里却是在为难,婉儿姐已经说了好几次要来,应该不像是玩笑话,就目前这个情况,他又不好拒绝,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到时候见招拆招,只要别找老妈告状,他就谢天谢地了……
“苏弟弟,我只是你的贵客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