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u9nq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討論-第二百一十二章:長御,你很有可能是私生子【新書求一切】鑒賞-zamrf

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
小說推薦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
青云大殿之中。
太华道人显得有些郁闷。
自己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跟他提这种事情,结果苏长御死活不信?
一时之间,太华道人有些难受,他感觉得出来,苏长御完全不相信自己。
“长御,莫闹。”
叹了口气,太华道人开口,简简单单四个字,一瞬间,让苏长御不由神色微微一变。
说实话,苏长御真认为太华道人是想要逗他,甚至苏长御都认为太华道人是不是欠了一屁股债,想要让自己跑路,跟他脱离师徒关系。
可看着太华道人这般开口,苏长御知道,他是认真的了。
“师父,你怎么好端端的提这个啊。”
苏长御开口,他有些好奇,只是表情和神色,以及独特的气质,让他看起来显得十分平静。
“唉。”
太华道人又叹了口气,他已经连续叹了好几口气了,让气氛变得逐渐但沉重和严肃。
“长御,你认真回答为师的问题吧,你想不想见一见你的亲生父母?”
太华道人开口,如此说道。
他再次询问苏长御,想不想去见见自己的亲生父母。
可苏长御当下不由开口道。
“师父,当年青州之难,徒儿的父母已经死在那场灾祸中。”
“怎么好端端,又问徒儿这个问题?难不成师父找到了徒儿的亲生父母?”
苏长御语气很平静,从小太华道人就告诉自己的身世,父母在青州之难中逝世,如今已经不在人间。
可现在过了二十多年了,太华道人突然又说一句,想不想见亲生父母,实在是让苏长御有些摸不着头脑。
所以他很好奇,看着太华道人。
“唉。”
这是太华道人第三次叹息,他神色显得无比纠结,眼神之中满是犹豫。
有一种既想告诉苏长御,又不想告诉苏长御的感觉。
这种欲言又止ꓹ 让苏长御也不由心中皱眉了。
只是,到了最后ꓹ 太华道人摇了摇头道。
“罢了,罢了,长御ꓹ 我将实情告诉你吧。”
最终,太华道人开口ꓹ 而后缓缓开口道。
“长御,为师从小就告诉你ꓹ 说你是在青州大难之时ꓹ 随着一个木盆漂流而来的,对吗?”
太华道人开口。
“恩。”
苏长御点了点头,这的确是太华道人经常说的,也是他的身世。
下一刻,太华道人继续开口。
“其实,你的确是顺着洪流飘荡而来,我永远记得那天。”
“两大元神境的修士ꓹ 因一件宝物,从而大打出手ꓹ 神通道法ꓹ 轰碎了一座座山ꓹ 打断了一条条山脉。”
“最终将腾黄古河的护阵轰碎ꓹ 导致青州大洪,死伤无数ꓹ 那一年师父刚刚继承青云道宗。”
太华道人开口ꓹ 说起了从前ꓹ 苏长御静静听着,沉默不语。
“洪灾无情ꓹ 多少人死在洪灾之中,不仅仅是洪灾,还有许多水妖作乱,无论是百姓还是修士,青州境内到处都是尸骨冤魂。”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躺在一个木盆之中,顺着洪流而来,平安无事地出现在为师面前。”
“那一刻,为师便知道,你身怀大气运,绝非寻常之人。”
“后来你的成长,也证实了为师的猜测,你长的太俊俏了,有一种得天独厚的气质,虽然你修为平平无奇,剑道资质也差的不行。”
“可为师相信,有朝一日,你一定会名动世间的。”
太华道人认真无比地说道。
苏长御:“…….”
殿内,苏长御有些郁闷,什么叫做修为平平无奇?还有什么叫做剑道资质也差的不行?
师父,你莫要含血喷人。
苏长御心中满是郁闷。
“师父,你说了这么多,我亲生父母呢?在何处?”
苏长御不明白,太华道人说了这么多,到底想要表达什么。
所以忍不住,直入主题地问道。
“别急,让为师说完。”
太华道人有些没好气地扫了一眼苏长御,而后继续开口道。
“其实,当年为师捡到你以后,还遇到了一件事情。”
“但这件事情,为师一直没有告诉过你。”
“当年,为师捡到你以后,当天晚上,为师做了一个梦,梦见有人告诉我。”
“你的身世,涉及太大,一旦揭开,将会引来整个修仙界血雨腥风,但你也有可能因此得到无上造化,从此为天地人皇。”
太华道人如此说道,显得极其认真。
而听到这里,苏长御已经彻底沉默了。
尼玛。
我在大殿站了快半个时辰,结果就这?
还天地人皇?
师父,你是不是吃错药了?
还是你把我当小师弟了?
你觉得我会信这种鬼话吗?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真有人信你这种鬼话吧?
苏长御想吐了,他虽然喜欢装哔,但他不喜欢装尬哔啊。
太华道人为了鼓励自己,或者是为了夸赞自己,编出一个这么恶心的故事,让苏长御实在是受不了啊。
还天地人皇?
他有点想吐。
虽然他平日里也很自恋,觉得自己可能是仙人转世,但这种个人幻想也很正常,谁没做过白日梦?
可问题是,这种白日梦从别人嘴巴里说出来,就让苏长御莫名感到极其难受啊。
他甚至直接就认为太华道人,把自己当做小师弟了,想要通过这种办法,让自己也变强。
可问题是,这学不会啊。
再者就是,这个故事,听起来谁会相信?
自己编给小师弟的故事,最起码还有点逻辑啊。
可问题是,太华道人编的故事,完全没有任何一点逻辑。
就太强行太突兀了。
“师父,你要是再不挑重点说,我就走了。”
苏长御没什么好说的了,他直接开口,看向太华道人。
若是太华道人还在这里东扯西扯,他直接离开。
“你不信为师说的?”
然而,让太华道人惊讶的是,苏长御居然不相信自己说的话。
苏长御没有回答,不过眼中淡然的异样,代表一切。
“不是啊,长御,为师虽然骗过你几次,但这次为师可真没骗你。”
太华道人的确有些惊讶了,他还以为苏长御再听完自己说的话后,会立刻震撼,然后觉悟,从而开启逆袭人生。
可没想到的是,苏长御居然没有任何反应,而且觉得自己是在骗人。
“师父,你发誓,你说的话,一个字都不假?拿青云道宗的前途发誓,一个字没骗我。”
苏长御开口,看向太华道人。
此话一说,太华道人微微一愣。
事是真的,但一个字不假,就有些不可能了。
他的确是想要炮制众人教叶平的方法,去教苏长御。
想骗骗苏长御,从而激发一下苏长御的潜力。
万一真的能激发出点什么潜力,那岂不是一举双得的事情。
寶可夢諸天直播間 mk天空空
可没想到的是,居然没骗到苏长御。
“师父,您就别绕弯子了,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吧,扯东扯西都半个时辰了。”
“您不累,我都累了。”
苏长御看向太华道人,他有些郁闷,不知道太华道人到底想说什么。
这前前后后都绕了大半个时辰的弯子了,有什么就说什么啊。
“行行行!”
“为师就不骗你了。”
激情,插班
“为师问你,你还记得前些日子,带来的两个人吗?”
这一刻,太华道人总算是直接开口了,没有继续绕弯子。
“你是说老夏和老玄?”
苏长御有些好奇。
“恩。”
太华道人点了点头。
“他们怎么了?”
苏长御更加好奇了。
“为师推测,你上次带来的两人,只怕知道你的身世。”
太华道人开口,显得十分认真道。
“知道我的身世?”
这回总算轮到苏长御惊讶了。
“师父,此话怎讲?”
苏长御好奇问道,他其实对自己的亲生父母,并不是很在乎。
要说有感情吧,也没什么感情。
要说没感情吧,偶尔又想过。
苏长御想法很简单,若自己的亲生父母当真在世,他会去见一面,但若是自己亲生父母不在这世上,也就断了这个念想,偶尔烧点元宝蜡烛,算作是慰藉一番了。
这就是苏长御的想法。
而此时,苏长御很好奇地看着太华道人,不明白为什么太华道人为什么会觉得,老夏和老玄知道自己的身世。
“为师问你,你身上这件衣服,价值几何?”
太华道人开口,指着苏长御身上这件衣服。
“呃…….”
提到这件衣服,苏长御微微沉默,他不知道要不要说真话。
“五千上品灵石。”
苏长御开口,他决定还是不说实话吧。
“五千两黄金?你还真是舍得啊……什么?五千枚上品灵石?”
只是,苏长御开口后,太华道人下意识以为是五千两黄金,刚准备稍稍训斥苏长御两句,突然发现,苏长御说的不是五千两黄金。
而是五千枚上品灵石。
这让太华道人瞬间愣住了。
五千枚上品灵石。
这是什么概念?
他一辈子的衣服,都用不了这么多灵石吧?
太华道人愣住了。
而看着太华道人满脸的懵然,苏长御很庆幸自己没有说实话。
过了足足半刻钟的时间,太华道人这才回了过神,看向苏长御道。
“长御,那为师有九成把握确定,那两人知道你的身世了。”
之前,太华道人只有五成把握,可听到这衣服居然要五千枚上品灵石之后,当下有了十成把握。
认为老夏和老玄一定知道苏长御的身份。
甚至……
太华道人脑海当中又出现了一个新的想法。
“师父,为何?”
苏长御皱眉问道。
“长御,你真是当局者迷啊。”
太华道人开口,紧接着继续说道。
“长御,你也不好好想想,萍水相逢,他们为何会送你如此珍贵之物?”
“你不会真以为,他们是看你长得帅吧?”
太华道人开口,这般说道。
“难道不是吗?”
苏长御有些好奇,他还真觉得对方是觉得自己长得帅啊
太华道人:“……”
“师父,可他说他有一个女儿,想要让他女儿嫁给我,所以才送我这么多衣服。”
苏长御继续解释道,告知太华道人。
然而,太华道人当下冷冷一笑,一语不发,让苏长御沉默了。
“师父,你继续说。”
苏长御开口,让太华道人继续道。
嫡女蓉歸
“他无缘无故送你东西,显然是有目的的。”
“之前为师也说过,你的身世肯定不一般。”
“所以为师断定,他们肯定知道你的身份,所以故意来讨好你的。”
太华道人如此说道,字字珠玑。
说的苏长御恍然大悟。
“是啊,师父,你继续说。”
苏长御点了点头,觉得太华道人说的很有道理。
“一开始,为师觉得他们是知道你的身份,可当为师知道你这一件衣服,价值五千枚上品灵石,为师觉得事情可能没有这么简单。”
血天尊 斷殤
霸寵惹火甜心 白幼娘
太华道人显得高深莫测道。
让苏长御更加好奇了。
“师父,还能多复杂?”
苏长御很好奇。
“我觉得,那二人当中,可能有一位,就是你的父亲。”
女配升仙記
太华道人开口。
一句话,如同惊雷一般让苏长御愣在原地了。
他愣在原地,因为仔细一想,好像还真有那点感觉啊。
控衛妖星 想寫不想說
“师父,您还别说,这两人经常问我父母是否健在。”
苏长御开口,如此说道。
“那就没错了,他们二人,要么非常了解你得身世,要么他们二人之中,就有一个是你的亲生父亲。”
“这世间上,也只有父亲对自己儿子才会如此大方。”
“而且,为师感觉,那个老玄,应该就是你的父亲。”
太华道人满是笃定道。
此话一说,苏长御不由仔细开始回想。
“是啊,师父,我也觉得那个老玄,有事没事就看着我,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是我的亲生父亲吗?”
豪門蜜愛:霸道高官的小嬌妻 錦上花
“可为什么,他不认我?”
苏长御开口,眼神之中莫名出现一抹疑色。
既是自己的亲生父亲,见到自己,为何不与自己相认?
“长御啊,这天地下哪里有父母的不对。”
“他不见你,或许是有他的苦衷啊。”
太华道人如此说道。
“苦衷?有何苦衷?连自己亲生儿子都不认?”
苏长御不解。
“这…….”
“唉,算了,为师就直说吧。”
“长御,你很有可能是…….私生子!”
太华道人开口。
当下,苏长御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