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gtfb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 txt-第一千五百九十三章 七月,州考!看書-4eyp4

三國之龍圖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
邺城的城门,依旧封闭,在这闭锁的城池之中,却氤氲一场看不见的风暴。
西市。
一个书斋之中。
前面是卖书的地方,后面是一个院落,木板铺地,珠帘垂落,旁边有大柳树,前面是一张池塘。
这风景秀丽之下,一个青色长袍的中年的盘膝而坐,坐在的大柳树下,手中拿着一本书,正在津津有味的看着。
或许是年轻的时候,读书艰难,在西凉那个地方,一本书的价钱,比一条人命要贵重的多了,他们想要读书,付出的艰辛,是中原人的十倍以上。
所以长大之后,贾诩喜欢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捧着一本书,因为他要把年轻时候失去的时间给找回来了。
末世之長歌行 清骨
“中郎将!”
一个装扮如同掌柜的中年走进来了,推开院落门,走到柳树下,拱手行礼,然后低沉的道:“联系黑山军的李军侯回来了!”
“让他进来了!”
贾诩继续看书。
“诺!”
很快掌柜就引一个青年走进来了。
李寒,夜楼暗水营的一员军侯,直属贾诩的统领。
“属下李寒,拜见中郎将!”
“坐!”
“是!”
“巨鹿目前是什么情况?”贾诩放下的书本,目光看着青年,非常直接的问。
打破巨鹿,是他策划的手笔之一。
袁绍希望利用这件事情来孤注一掷,但是中原也希望能逼迫袁绍决战,所以双方之间的意图是一样的。
只是刘备不争气,进军河间之后,就被束缚住了手脚,所以迟迟不敢杀入巨鹿,为了响应的魏王的心思。
贾诩只能帮忙一下,他联系了黑山军,亲自北上,见了张燕,招降还是很顺利了,毕竟张燕也没有几条路走了。
至于所谓的忠诚ꓹ 那是以后的事情,只要如今黑山军能为之所用ꓹ 那就是大功一件。
“目前幽州燕军进驻巨鹿东部,黑山军占领巨鹿郡西北部的几个县城,暂时没有冲突!”李寒说道。
“很好!”
贾诩担心黑山军和燕军硬碰硬ꓹ 那就是得不偿失了。
他想了想,道:“通知张燕ꓹ 命他率精锐,秘密南下ꓹ 化整为零靠近邺城ꓹ 待我一声令下,迅速占据邺城,只要他占据邺城,就可以立刻易帜,而且大王就亲自面见他,甚至会让天子出面,给他封侯ꓹ 彻底为他洗白!”
武帝丹神
当了贼寇的人,都喜欢洗白ꓹ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ꓹ 贼寇难出头。
当年的朝廷相国牧山ꓹ 就是演绎了一代贼寇的崛起ꓹ 从一个反贼,到权倾朝野的的当朝相国ꓹ 这里面的事情ꓹ 让无数人都感觉到不可思议。
也让当年的黄巾贼ꓹ 地方的一个个落草为寇的枭雄有了斗志,他们都在向往着洗白之后的登堂入室。
而张燕ꓹ 就是其中最有实力的贼寇,黑山军源于黄巾余孽,但是黄巾起义已经过去很久很久了,让人都感觉不到的长久了。
可这些年来,张燕不是不想投降,不管是北面,还是南面,幽州还是河北,他都尝试谈判过,但是这些人,要么就是敷衍,要么就是想要的斩草除根的,所以黑山军才一直都飘着。
如今张燕最想要了,是有人能认可他的身份,这样他才能脱身出贼寇行列。
“我现在就北上告诉他!”李寒说道。
“不急!”
贾诩摆摆手,道:“还有两件事情,你先去办好,然后才北上,从巨鹿南下,如果没有一些安排,是很容易走漏风声的,第一件事情,你亲自招降一个人,他是一个邯郸县令,此人不满袁氏政权多年,机会很大,你可以适当给予一些条件,当机立断,务必拿下他!”
“是!”
“第二件事情,你亲自走一趟的燕军军营,封赏魏王密函!”
说着,贾诩抽调出了一份密函,递给了李寒,他信任李寒,一方面李寒出身是曹操的亲卫,另外一方面,李寒武功未必最强,但是轻功却是整个夜楼之中,数一数二的,所以很多事情都交代给他了。
“属下一定完成任务!”
李寒拱手领命。
“暗水营校尉在明境雍州被斩了,暗水营日后你亲自执掌,李仲九,本来你资质不足,但是本将十分看好你,你可不要让本将失望,大王可是亲自提过你的,若是你没有能力,那失望的不仅仅是本将,还有大王!”
“属下当赴汤蹈火,为王上效命。”
李寒领命。
“去吧!”
贾诩摆摆手。
“是!”
当李寒离开之后,掌柜打扮的中年人才走进来了,拱手说道:“中郎将,我们已经发现了袁熙的踪迹了!”
“既然发现了,那就做点好事情,让的袁谭知道!”
贾诩笑了笑。
“明白!”
中年人点点头。
“景武司有动静没有?”贾诩的眼瞳划过一抹幽冷的光芒。
邪神傳說
“还没有!”
中年人摇摇头:“仿佛他们对邺城这一摊子的事情,没有任何的想法,我们的人找了很久,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找出来,如果他们真有动作,不可能一点踪迹都没有的!”
“那是因为我们藏的还不够他们的深而已!”
寵妻當道:相爺,侍寢吧!
贾诩摇摇头:“明军短时间之内不可能再战,但是景武司却不会有任何顾忌的,邺城如今是风暴越来越大了,他们不可能不参合一手的,只是我们还找不到,他们的的目的所在,所以没办法找到他们的踪迹而已!”
“那我让儿郎们再加点劲,一定把他们从臭老鼠沟渠里面找出来!”中年人的眼眸有些凶狠。
“不能闹的太欢了!”
贾诩却摇摇头:“我们盯着别人,别人也盯着我们的,沮授可等着我们现身,他虽然未必注意我们,但是如果我们跳出去,他肯定围剿我们,城中虽然兵力不多了,但是要绞杀我们的人,绰绰有余!”
他的手指在的敲动石桌子,沉思了半响,道:“既然景武司不漏脸,那我们也不必太过于忌惮他们,这里不是渝都城,他们也未必有多少力量,我们还是专注做我们的事情,尽可能的铺开一条路,让张燕南下,只要黑山军提前燕国主力拿下邺城,这河北就算是我们魏军拿下来了!”
河北归属谁,问题不大,到时候怎么分,都没问题,毕竟是要结盟的,谁也不会在意一城一池的得失,而且就算全给了燕国,燕国也吃不下,刘玄德没有能力扛得江东和朝廷的联手吞噬,所以大部分疆域还是要交出来的。
但是谁能攻克邺城,却有了一个名义,河北就是他的,怎么分,主动权就在他哪里。
超級學神 鬼谷仙師
不要小看一个名义,名不正则言不顺,如今大汉朝廷还在,名正言顺还是很重要的的。
“是!”
中年人点头:“我已经和北门校尉搭上线了,再给我一点时间,拿下他因为问题不大,不过除非前线大败,不然四门校尉是不可能的背叛沮授的,他们都是袁绍嫡系,袁氏族人!”
“我们要相信大王!”
贾诩冷笑:“袁本初哪怕是士气在提高一倍,他也打不过大王,若是田丰尚在,还有几分机会,如今大王亲征,强将无数,还有郭祭酒出谋划策,官渡一战,乃是必胜之战!”
破釜沉舟,背水一战,那是需要特定的人格魅力才能做得到的,项羽向来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他在战场上,就是一个战神,所以他在战场才有这么恐怖的人格魅力,能在绝境的时候,被人信任。
但是袁绍,条件不一样,他是做不到了项羽那种能让所有将士,哪怕在前赴后继的战死的时候,还能信任他的人格魅力。
这时候,哪怕袁绍激起了周军的斗志,但是也只是一个纸老虎而已,只要历经一两场的惨败,就会被打回原形的。
“是!”中年人点点头,拱手说道:“那我这两天再请北门校尉袁金吃饭,给他塞一些金饼,但是完全不提条件,等到周军前线战败,我再去招揽他!”
“嗯!”
贾诩道:“也不能一味的贿赂,要给他一些压力,最少要让他知道,你不仅仅只是一个书斋的掌柜,不然你的说的话,会让人怀疑!”
“明白!”中年人点头。
……………………………………………………………………………………………………
官渡战场,如火如荼,河北大地,风雨欲来,整个中原,甚至江东,都在为战争而筹备,气氛都压抑很多。
反而是西南,大明朝的境内,这时候已经变得有些安稳了,除了新政有些闹腾人之外,其他的一切都算是安居乐业。
大明有农部,农部这些年致力发展的农业,农业是一个朝廷的根本,吃饱饭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虽然未必能让大明所有人都吃饱饭,但是这些年来,农部的确让不少贫农吃得上一口饱饭的。
所以大明的民心,哪怕有新政在折腾,还是算是比较安稳的。
最近大明的注意力,已经不放在中原的战争之上了,外面打成什么样,也和他们没有太大的关系,明军又不战,所以他们的关注,放在了如今大明最瞩目的科举之上。
经过三月县试,秀才功名的读书人仿佛高人一等之后,多少人在期盼着看着州试的结果,看着一州之内最有实力的读书人得到举人的功名。
举人,是名列州试榜单才有了功名。
而且根据吏部和教育司的告示公文,举人是有直接补缺吏员的资格了,当然,如果想要正式出仕,必须要经过大明会试,得进士功名。
读书人向来都是普通百姓最高端的话题,如果哪一家人有一个读书人,那是方圆十里之内都是有面子的事情。
妻騙霸道總裁 叢草
如今读书人的同台竞技,更是大明的一大壮举,让所有人都对科举瞩目,科举之中,县试只是第一步。
而州试才是迈入仕途大门的关隘。
如果能从州考之中脱颖而出,哪怕是不参加大明会考,也有资格补缺一些吏位,大明不是前朝,大明的官吏并没有太大的界限,如果吏员做的好,是有资格不缺官位的,这也算是入仕的一条路。
七月十四,七月半,是中元节,而这一天,也拉开了州试的序幕。
大明如今有十八个州。
一共有十八个考场。
就在七月十四的早上,十八个州贡院打开的大门,迎接秀才们提着书篮子进入考场,只能带笔墨纸砚,而且门前的搜查是非常严格的。
七月十四,十五,十六。
三天时间,都是州考的时间。
能从县考之中脱颖而出,都是读书人之中资质不错的,但是全国四千余秀才,将会为了八百个举人功名而争夺,这将会是一场举世瞩目的盛事。
……………………
渝都城。
巴州已经改为渝州了,渝州贡院之中,坐着主考官士燮,士燮的心情有些激动,能主持如此盛世,此生无憾也。
如果说当初他投降牧景,多少还有一些怨言,那么在这一刻,他已经没有任何怨言了。
不是投降牧景,他还在交趾那个穷乡僻野里面的当一个朝不保夕的土霸主而已,而不是站在这里,能为天下读书人主持这么一个盛事。
“主考官,时辰到了,可以敲钟开考了!”
“叮叮叮!!!!”
士燮亲自敲响了挂在贡院上面得大钟,声音悦耳清脆,直接拉开了州考序幕。
……………………
大明宫,九层楼上。
牧景看着的蔡邕,有些无奈:“蔡相,你不去主持科举,非要来找朕的麻烦干嘛?”
“陛下,臣虽然是科举主考官,但是只需主考会考就行了,州考是士燮在主考!”蔡邕淡然的说道。
“那你想要做什么?”
牧景有些咬牙切齿。
“臣已经给陛下提了一份关于政事堂改革的计划书了,不知道陛下意下如何?”蔡邕步步紧逼。
自从在刘劲哪里取经之后,他对执掌政事堂,有了一些信心,不过前提还是要牧景不要捣乱。
牧景这个搅屎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要是把帮他,肯定帮不了,但是如果想要的坏他的事情,那是分分钟的事情。
所以在搞定胡昭之前,他得先把牧景摆平了。
牧景看看手中的计划书,眼眸之中有一抹无奈,道:“蔡相,你就不怕下面的人造反吗?”
自己也算是大胆了。
但是蔡邕这老头子比自己还要大胆,有些人,还真不能小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