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heua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超神寵獸店 線上看-第六百六十五章 君臨!看書-m5njf

超神寵獸店
小說推薦超神寵獸店
“龙鲸那里的情况怎么样?”苏平有心理准备,较为冷静道。
“苏老板也知道龙鲸的事?”刀尊明显松了口气,连忙道:“龙鲸已经全面沦陷了,这里的妖兽都是从深渊里杀出来的,它们有备而来,里面王兽极多,目前侦测到的就有四五十只……”
旁边的秦渡煌听到这数字,瞳孔微微收缩。
四五十只王兽?
他脑海中几乎能想象,一头头体积如山岳般的王兽,在龙鲸基地内肆意摧毁横扫的场面。
别说是四五十只王兽,对不少基地市来说,就算是防守几十只九阶妖兽都算吃力!
獵清
“我们经过商议,想要将这些王兽困杀在龙鲸中,借用龙鲸基地原先的伏杀阵法,来将它们一网打尽,就算没法全都杀死,至少也要将它们逼回深渊!”
“否则的话,这么多王兽肆意冲出,到处乱蹿,肯定会融入到其它兽潮当中,对那些正在迁徙的基地极其不利。”
盛唐刑 沐軼
刀尊的声音中带着压抑的急切,他真挚地道:“苏老板,我知道您战力非凡,不是我这样瀚海境的传奇能比的,您能来帮帮忙么,我知道先前防线的事情,对你们龙江很愧对,但底下的民众是无辜的,我……”
“嗯,我会去的。”苏平没等他说完,便说道。
刀尊的歉意和为难,他感受到了。
既然朋友为难,就不要再让朋友说出为难的话了。
“你自己注意点安全,坚持住,等我过来。”苏平说道。
“苏老板……”
刀尊有些怔住,他本以为以苏平的脾气,会很难劝说,但没想到,没等他正式恳求ꓹ 苏平就已经答应了。
他微微咬牙,攥紧了通讯器。
望着远处的厮杀和兽吼ꓹ 以及一道道穿梭的传奇身影,刀尊眼神有些复杂,他不知道峰塔为什么会跟苏平敌对成这样ꓹ 甚至在这样的大局上都不能放下成见,反倒是苏平ꓹ 没有计较这些。
深吸了口气,刀尊摇了摇头ꓹ 将脑海中这些念头甩开ꓹ 只是心中暗暗坚定了一个想法,等这次的灾难结束,他也要退出峰塔!
这样的峰塔,不是他心目中的峰塔!
……
“你要去?”
秦渡煌听到了苏平的话,不禁问道。
他有些担心。
苏平是龙江的定海神针,镇江之宝!
他虽说自己也是传奇,但他知道自己的斤两ꓹ 也知道自己跟苏平的差距,他的战宠都是苏平售卖给他的ꓹ 苏平自己留下的战宠ꓹ 岂能逊色他的战宠?
何况先前彼岸那样的恐怖妖兽ꓹ 都是苏平杀退的ꓹ 如今苏平又成长到什么地步,他完全看不出。
但他知道ꓹ 凭他自己ꓹ 他没信心能庇护龙江周全。
如今的兽潮非同小可ꓹ 以往定义中的超大型兽潮比比皆是,有的兽潮中甚至混入七八头王兽ꓹ 这在以往是足以引起全球轰动的事,可刊登上洲际新闻了!
但在现在,却很常见。
不少基地,就是倒在这样的兽潮之下,无数民众沦为妖兽的口粮,老人小孩妇女,全都命丧兽口。
“我去去就回,没事,我来回很快。”苏平安慰秦渡煌,想了想,他身边召唤漩涡浮现,混合妖气和龙气的深沉身影从里面踏出,是二狗。
重生宦海商途 瑟瑟的飛馬
二狗在苏平面前虽然淘气,但毕竟是经受无数次生死培育的战宠,如果离开苏平的话,算是一头极其凶悍的恶兽了。
自带的威慑气息,让旁边的秦渡煌汗毛收缩,颇感压力。
“这是我的战宠,留它在这里,有什么危险的话,你马上联系我,我立刻就返回,它会协助你拖住的。”苏平说道。
秦渡煌微怔,看了眼这头似犬似狼,又有龙尾和鳞片的战宠,从对方身上感受到极浓的死亡气息,像是从战场中杀回的老兵。
“你把你的战宠留给我,那你去那里增援,岂不是危险?”秦渡煌担忧道。
四五十只王兽,不是儿戏,如果那些王兽智商颇高的话,还会施展联合技,造成的破坏力更强!
“没问题,我还有别的伙伴。”苏平说道。
他摸了摸身边的二狗脑袋,将自己的意思通过意念传给它。
二狗有些不舍,低吼了一声。
苏平没好气道:“让你待这就待这,给我看好我的家,不许偷闲偷懒,要是这里被攻破了,有你好果子吃。”
二狗颇不情愿,但还是嗷地答应一声。
逼婚 林曉筠
交代好二狗,苏平没多待,唤出炼狱烛龙兽,跳上对方肩膀,腾飞而去。
……
龙鲸基地市。
吼!
吼!!
兽吼声遍野,烽烟四起,到处都是炮火和技能轰炸的声音,整个基地市已经沦陷了。
里面的居民楼,以及一些建设得高耸,颇有特色的地标大楼,此刻在战斗中,倒的倒,破的破,横亘在基地中。
遍地残垣断骸,一片破败。
一头头王兽,如大楼般的巨大身体,在基地内四处摧毁攻击,有的体积巨大,卷起二十多层的高楼,直接抛向远处的战宠师阵地,大楼落地摔得稀巴烂,钢筋水泥全都断裂脱落,将地面砸得震动,街道的地面都被砸破,露出里面的下水道。
在下水道中,同样有不少妖兽的身影蹿行而过。
有的妖兽嘴里还叼着被啃咬一半的女人尸体,两条手臂无力的在地上甩动。
“快快快!”
“用铁水壁技能挡住它们!!”
“快,增援,我们有人受伤了!”
战场上,各处战宠师团都在拼命,一些伤员,有的胳膊断掉,有的从胸口以下被砸扁成烂泥,只剩下上半身,被拖出战场。
一些战宠也在跟妖兽的厮杀中,肠穿肚烂,倒在血泊中,生命微弱,还没来得及抢救回来,就被前赴后继的妖兽将脑袋践踏破裂,战宠师站在后面的防线中,看到自己的战宠殒命,都是目龇欲裂。
厮杀,流血,哀嚎!
身处在战场中,在炮火和惨叫之中,一些胆小的战宠师浑身都在哆嗦发抖,而另一些热血的战宠师,却是浑身血液沸腾,只想要冲杀,哪怕用自己一腔热血,也要将这些妖兽多斩杀几只!
“该死,太多了!“
“聂老,我们还是撤了吧,这里实在是守不住了。”
在高空一处,四五位传奇聚在这里,他们以中间的聂老为刀锋,不停寻找基地里的那些王兽斩杀,但这些王兽也不蠢,很少落单,有的王兽太过兴奋,在厮杀中落单后被他们合力解决了,其它王兽看到这情况,都已经学乖。
当王兽聚集成群时,他们正面对抗已经有些坚持不住。
他们每个人都有三到五只王兽,有的七八只,但他们的战宠跟这些深渊王兽相比……哪怕是相同境界,战力也明显逊色!
这些深渊王兽,就像精兵强将,战斗极其疯狂,威慑技效果极强。
而他们的王兽,都是从陆地上捕获的,有些也是从深渊里捕获,托关系运送出来的,但到了他们手里,养着养着……慢慢就养尊处优了!
他们毕竟是传奇,偶尔切磋锻炼,也都是点到为止,他们的战宠也极少会舍命战斗。
毕竟,真遇到危险了,他们都选择走为上计,回到峰塔叫人,再以多欺少的打回去,何必非要自己拼命?
如果拼命受伤,或是让战宠受伤,治疗可是一笔不菲的费用。
甚至留下什么暗伤,还会影响一辈子。
“再这样下去,就算我们全都战死在这里,也挡不住它们。”
“这些该死的东西,还有王兽从入口源源不断冲出,简直是没止尽!”
“我觉得,还是先放弃这里,等这些兽潮和王兽四散一些后,再逐个小股的摧毁,凭我们的人手,想要强行将它们包馅一样包死,太难了!”
几位传奇都是面露焦急,它们的战宠已经有的倒下了,受伤极重,这让他们心疼无比,毕竟治疗王兽的费用极高,而且王兽的培育是大问题,目前全球的圣灵级培育师,不超过三根手指。
那些九阶顶尖培育师,在王兽面前完全不够看,光是气势威慑,就能让九阶培育师双腿发软,许多能降伏九阶妖兽的麻醉药物,对王兽也是效果甚微,很难配合培育。
“聂老,不能走!”
其中一人咬牙,开口道:“这些王兽明显是有预谋的,忽然袭杀出来,龙鲸先前的侦测一点感应都没,它们是在打埋伏!哪怕从这龙鲸离开了,它们也会继续抱团,它们是有组织,有图谋的!”
“刀尊,你在想什么,难道你想让我们全都战死在这里,再任凭这些妖兽去践踏别的基地么?”
木葉之最強核遁
“我们的命是很珍贵的,我们活下来,才能去救更多的人!”
“没错,你刚成传奇,看不出这战局我不怪你。”
其他几位传奇都是恼怒。
死守?
如果能守住,他们也想守,毕竟守住了,他们脸上有光,也好交差,但眼前的情况,明显死守牺牲太大了!
“都别说了!”
中间,一头银丝的老者脸色阴沉,低喝道。
听到聂老发话,几人都是看了看刀尊,没再说什么。
“聂老,我们可以叫增援过来,可以跟别的防线,暂时请几位传奇过来,但这里真的不能放啊!”刀尊焦急地道。
这里放了,整个防线都将出现大缺口,到时附近的其它基地,更加难守,必定成为这兽潮铁蹄下的亡魂!
一旦退却,就会一退再退!
到时牺牲的不光是龙鲸,整个星鲸防线,都会崩盘!
也许依靠在场的传奇,能够趁兽潮席卷整个星鲸防线时,能迁走一两座基地的人,但其他的基地呢?
十多亿人啊!
“你胡说什么,叫别的防线增援?你可知道现在传奇有多紧缺,要是因为增援我们,别的防线出问题怎么办?”一个金发碧眼的传奇怒喝道,他是来自另一个洲的传奇,也被分配到这里。
“就是,要是因为这里,拖累了其他防线,到时死伤的就不是这么点人了。”
旁边几位传奇都不赞同刀尊,看向他的目光也愈发不善。
论战力,刀尊是他们这里最弱的一个,毕竟是刚成传奇,手里的王兽,仅有一只,而他们有好几只,同是瀚海境,战力却是刀尊的数倍!
吼!!
远处,地面猛然翻转,轰然震动。
一头猛犸巨象般的妖兽,蓦然冲出,将另一头体积巨大的王兽撞得倒飞出去,口吐鲜血。
那王兽刚落地,身边的地面便陷落,一道道尖锥射出,土鞭缠绕,将其身体束缚勒住,浑身都被尖锥刺得血流不止。
聂老脸色微变,这是他的战宠之一。
只是一头瀚海境的王兽,但此刻,却明显遭受重创。
“撤!”
咬牙半响,聂老从牙缝中挤出这个字。
他不愿撤,如果有选择,他宁可留下战斗,因为一旦撤退,他在峰塔那边没法交差,镇守这里是上面丢给他的死命令!
但,这样的情况,他真的没法再守。
他宁可回去受罚。
如今是用人之际,他相信上面也不会太过严厉。
“聂老!”
刀尊急了,“撤退的话……”
“不用再说了,你就留下来,负责断后吧,协助其他人,别给这些妖兽追击的机会。”聂老脸色一寒,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目光冰冷无比。
刀尊怔住,他脸色微微发白。
是气的,也是被震慑到了。
“求援!求援啊!!”
“这里快守不住了!!”
下面的防线中,一处战宠师团中有人哀嚎,他们的防线只剩下十几只战宠在苦守,每只战宠都受伤了,都是八九阶的级别,此刻摇摇欲坠,随时会倒下,有的战宠已经爪子都抬不起,但背后是主人,得到主人下的死命令,它们眼中露出绝望,却无法后退。
望着前面不停凶悍冲来的妖兽,一些战宠已经在颤抖,感觉到死亡的恐惧。
吼!!
蓦然间,一处外围防线的后方,这里有二三十位战宠师,以封号级为首,组成的防线,堵住前方冲来的妖兽。
但在这妖兽后方,蓦然浮现出一道巨大身影,将光线遮蔽。
進化與傳承
那是王兽!
战宠师们看到这一幕,全都惊骇,没想到王兽居然会冲到这里。
绝望!
看到那王兽的气势和伟岸的身躯,众人全都感到绝望,里面的领头是封号级,他最先反应过来,看向远处的高空,那里几位传奇正在背对他们,朝远处飞去。
鳳霸天:腹黑嫡女
是在赶往别的战场增援么?
显然,那些传奇没注意到这里。
这领头有些绝望了。
单靠他们,就算人数再多一倍,也没法跟王兽抗衡啊!
跑?
跑不掉!
嗷!!
如牛吼般的叫声,从那王兽身下某处器官里发出,看不清其嘴巴,但那怪异的巨大肉掌,却径直朝众人拍了下来。
真相收集簿 晨晨powa
刹那间,光线昏暗,所有希望被扼杀!
但下一刻,陡然间,一道由远及近,尖锐无比得呼啸声,像一艘航母战机,从后方以惊动整个战场的声响,飞驰而来!
轰!!
巨掌骤然一顿,像拍到什么东西上,震得虚空一荡!
下一刻,这巨掌陡然寸寸绷断,肿胀起来,紧接着轰然爆裂,变成漫天血水和碎肉散落而下。
在巨掌面前,是一道凌厉的身影,以及一只抬起的金色拳头和冰冷锋利的黑色双眸。
一拳打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