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17k优美言情小說 亞瑟王的綜漫之旅 愛下-937 參賽者:好氣哦!鑒賞-gw61i

亞瑟王的綜漫之旅
小說推薦亞瑟王的綜漫之旅
不是吧?我才刚刚休息没多久,结果就出事了?那些家伙是在监视我还是怎么样?要不然为什么我一休息他们就开始搞事?
此时,在阿尔托莉雅在家里拿起自己的手机,她表情严肃看着手机屏幕上正在下载的那些文件,这时阿尔托莉雅好像就已经看到了一些很不得了的东西,比如说一群红眼睛的家伙在城市里到处屠杀,虽然脸上的表情很是严肃认真,但是内心已经开始有些烦闷的思考了起来。
因为这样的巧合,实在是太让她感到不适了。
exo深陷maze
最強管家
“确实是这样。”
在得知这个消息后,立刻就来,通知阿尔托莉雅的那位官方人员表情严肃的开口道,随后他又强制让自己露出了笑容,用有些勉强的语气笑道:“不过现在风险已经降低了不少,甚至是降低了一半,根据一个孩子和她的弟弟所提供的情报表示,之前那些红眼睛的家伙足足来了一群,然后突然就和三个同样有着红眼睛的家伙打了起来,并且那三个拥有红眼睛的家伙,最后还赢了,把剩余那几个家伙全部消灭了。”
“这消息确定是真实的吗?”
阿尔托莉雅眉头一挑,看着手机上发过来的那些文件上简洁而又详细描述的那些情报消息,这件事有些出乎自己的意料了,因为那个官方人员都称目击证人是个孩子了,那么那个孩子实力肯定不够,不是阿尔托莉雅,没有想过万一那个孩子是天才怎么办,可是,就算那个孩子是个天才,总不可能,一个人就能够面对一群来自于异世界的天骄们吧,阿尔托莉雅总感觉她哪怕是碰到一个参赛者都费劲,毕竟那些参赛的最差的也有60几级,而且70几级的都是占大部分的。
能够在那样的战斗余波中活下来,就已经很诡异了,而且战斗余波还不是最为重要的,最重要的其实是那三个获胜者居然没有夺走这孩子的生命,作为知情人之一,阿尔托莉雅ꓹ 并不相信那三个实力强大的获胜者会发现不了那孩子,而且在战斗及其混乱的情况下ꓹ 那孩子会被暴露在那三个获胜者的视野中也是十分合理的,可是那孩子却活了下来。
难道说那孩子真的就有这么幸运吗?明明是在战斗的中心处都没有被那三个参赛者中哪怕任意一位发现,还是说ꓹ 那三个参赛者压根就不想伤害那个孩子吗?
阿尔托莉雅抓了抓一下自己的头发,虽然很难以相信ꓹ 但是确实是发生了,这是一件事实ꓹ 虽然不知道那个孩子究竟是因为什么而活下来的ꓹ 不过阿尔托莉雅更偏向那个孩子是被放走的。
虽然那些家伙放走这个孩子比比那个孩子幸运的没有被那三个家伙发现或者是看到还要离谱的多。
“虽然只是那个孩子的一面之词,不过还请相信大家的能力,我们可以保证那个孩子没有说谎,虽然那个孩子还有很多情报没有说出来,不过这样差不多就可以了,没必要继续深挖下去,那孩子的背景挺干净的ꓹ 天赋也不错,人品也好ꓹ 这次的事情已经结束ꓹ 没必要继续挖苦她ꓹ 毕竟那孩子的未来还是非常值得让人期待。”
“嗯。”
阿尔托莉雅点点头ꓹ 随后就走出自家的房子,然后几乎是一瞬间就消失在了原地ꓹ 阿尔托莉雅要开始巡逻了ꓹ 虽然那三个不知道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的参赛者已经解决掉了不少的其他参赛者ꓹ 可是,还是有其他的参赛者在四处游浪。
另一边ꓹ 罗修依旧是那样的悠闲,躺在自己用藤蔓编织出来的摇椅上,手上拿着个扇子,时不时还扇几下,好不自在。
而罗修之前收养的那只狐狸此时正趴在枇杷树下,耳朵时不时还会抖两下。
而就是在这样悠闲的氛围里,理所应当是一个十分惬意舒适的一个下午,可却在下一秒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躺在躺椅上的罗修身下先前一直在摇晃着的摇椅已经停止了摇晃,原本时不时会拍几下的扇子也停止了任何行动。
罗修缓缓的从躺椅上站了起来,抬起头看着远处的山峰,十分无奈的叹了口气。
“麻烦终究还是来了啊……也不知道这个结界能够守多久……希望接下来的时间里,这个村子里面不会有任何人员来往吧,同样希望那些家伙能想得通……”
说完,罗修就缓缓的重新走回房间里,他要照顾且观察自己阵眼的变化,随后做出相对应的反应进行应对。
在外边结界外,已经有七个红眼睛的参赛者,红着眼看着结界内的那个十分嚣张的向他们竖起中指鄙夷的不行的那只灵兽。
重生千金謀略 緋色添香
看着那只灵兽在结界内部那一副十分嚣张的模样,这七位参赛者很清楚,那个该死的灵兽这是在嘲讽他们!
妖妃掌政:邪帝,別亂寵
该死,只不过是区区刚刚诞生出灵智的灵兽!居然敢这么嘲讽他们!!只不过是NPC而已!!我靠!越想越气啊!
那七个参赛者气的牙痒痒,就在刚才他们选择脱离大部队以后,就想要找个地方先潜伏一段时间,结果地方还没找,就看到一群灵兽在那里嘲讽他们。
对于这种皮的不得了,明明没有实力,还嚣张的不得了的家伙,这七位参赛者自然也是看了那些灵兽几眼,在确定这种一点都不会害怕高级血脉带来的威慑勇的不能够再有的灵兽究竟是长什么样子以后,这七位参赛者也是很果断的,拔出了自己的武器,准备让这些那有些像猴子但并不是猴子的家伙们被数据删除。
虽然他们不至于被嘲讽一句就一定要杀了对面全家里,最多也只杀死带头嘲讽的那个家伙,可是现在他们看了他们一眼,所以这些家伙一个都不能留,都必须要被杀掉。
这是为了能够获得这次神选大会的胜利所必要做的举动。
而且,对于他们而言,这些家伙只是NPC而已,而他们就是玩家,玩家面对让他们感到厌烦的NPC,不就是想要出手杀掉吗?这是一个很正常的想法,所以他们也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错,毕竟这里是幻境,这里的存在也全是NPC,为什么下不了手的,很稀松,平常的一件事情。
而且这件事情也其实没有那么可怕,想想所谓的玩家们在游戏世界中究竟是杀了多少生物就可以确定这一点了。
当然,这对于那些NPC而言就是噩梦了。
所以这个奇特的灵兽种族就被灭了,不过并没有被灭的干净,只留下一个跑的特别快的,早在一开头就悄咪咪的逃走的,同样也是最不起眼的那个。
原本他们想着像这种这么弱,又不起眼,而且嘲讽的功力也不大的家伙可以留到后面慢慢收拾,反正那家伙的实力就那么点,什么时候搞定都来得及。
结果就出祸事了,那家伙一直跑一直跑,然后跑到了一个结界里面,很自然很轻松的就进去了。
可他们进不去,因为这个结界好像是有战力评定的,你战力高到一定地步的话,结界就会启动,并且不让任何人进来。
这一点就很难受了,先不说因为他们见过了这只灵兽,所以必须要杀死这只灵兽才能通关,而且,原先最不起眼的这个家伙给他们带来的愤怒指数可以说是超过了之前灭掉的所有那个灵兽的种族的总和,他们就没有见过这么欠的灵兽,同样也是第一次这么渴望想要杀死一只灵兽。
看着那个家伙在结界里面发现他们进不来以后就一直在结界里面嚣张的嘲讽着他们的死猴子,某位脾气比较差的参赛者牙齿紧闭的都咬出血丝了,虽然他们听不懂那个灵兽究竟在说什么,但是他们敢肯定对面一定在骂他们,一定在鄙视他们,嘲讽他们,就好像在说你们居然连这个东西都进不来,真的是太弱鸡了!要不是因为我们更弱鸡,就你们还想灭掉我们全族!想皮皮虾呢!!!一群乐色!
而那一只灵兽在看到外面的七位神通广大的参赛者现在仍然对他一点办法都没有以后,脸上的表情就变得更加欠揍了,又是竖中指,又是拍打着自己的屁股,又是扮鬼脸,又是在那里抠鼻,然后再把从鼻子里面弄出来的东西像扔石头一样往外扔。
结果却因为结界开启的缘故,并没有成功的被扔出去,不过外面的那七位参赛者也确确实实的又一次被这样下三滥的行为给气到了。
“你混蛋,我警告你,你不要逼我!信不信老子一刀劈了你!!!”
在那位参赛者怒吼完以后,那个猴子好像是听懂了一样,再一次露出了贱兮兮的表情,随后又伸出中指勾了勾,随后又是转过身子,跳了一个十分诡异嘲讽满满的舞蹈,就好像是在说,你有本事就进来砍死我啊!扑街!!
“*鳄鱼族粗口*!!”
“这死猴子,怎么会这么贱呢?现在这只猴子并也很害怕的跑到结界中心里面去躲起来吗?怎么敢这么嚣张的在我们旁边跳来跳去,要知道我们刚才可是把他全族人给杀了呀!这家伙一点心理阴影都没有吗?还是说NPC不愧是NPC?!!上神大人在制作这个NPC的时候,疏忽了所以让他变成了这种憨货形象?!!!”
看到这副情况,站在一边的鹿族男子也是又气又无奈的捂住了自己的脸,他是真的想不清楚,这个死猴子为什么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有心情气他们,他能够感知的出来,里面的那个家伙对他们一点恨意都没有,现在对于他们的想法就只有嬉闹和玩弄以及最让他们感到不爽的嘲讽与鄙夷。
也就是说,他对于自己同族的死亡一点感觉都没有,甚至连害怕这样的感觉都没有,也许因为正事如此这家伙才能够在这样实力悬殊的情况下知道自己安全以后就开始只顾着自己浪起来。
这个种族究竟是怎么存活下来的?怎么发展到现在的?这么贱的种族居然拖到现在都没有被灭族?!!想到这个世界这么大想到这个世界上可能还有许许多多这个种族的生物存在着,这位参赛人脑袋就是一阵发晕,这是被气的。
“为毛这家伙这么贱啊!!!”
此时此刻,另外一位参赛者也是发出了悲痛欲绝的怒吼,他本来就腥红的双眼变得更红了,甚至眼白都出现了红色的血丝,脑袋上青筋暴起,可见他心态有多炸。
“我!忍不了了!!*鳄鱼族粗口*!!老子今天好不容易从结界里面跑了出来,结果现在又被结界给难到了!!!这次行动,我们这是被结界给杠上了呗?告诉你,死猴子,今天你必死!骨灰都给你扬了!!扬在粪坑里面!!”
兵之煉獄
那位之前报过一次粗口的鳄鱼族参赛者拿起自己的大刀,完全就是一副要拼命的样子。
“不行!撒在粪坑里面太对不起那些吸收养分的植物们了。”
“那你说要怎么样?你还有更好的法子吗?”
“当然有!不过我们还是先把这个结界给轰开!老子陪你!老子看这货不爽也很久了!!!”
这位有着羚羊角的参赛者也是召唤出了一把十分巨大的斧头,口中也冒出了十分可怕热腾腾的气体。
“我今天就直说了!哪怕是这次大会的胜利名额不要了!送人了!我也绝对要让这货付出代价!如果可以的话,我要让这货生不如死!!!”
海賊的死神系統 紅心人
“嗯……”
鳄鱼族参赛者看着这只身材瘦小的羚羊族参赛者突然间拿出了这么大柄的斧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中也就一米半长的大刀,心中的气愤之情突然就被压了下来,微妙得心情占据了上风。
为毛你这羚羊的武器看起来比我这个鳄鱼还要凶残?你不对劲!
而一味看起来心态比较平静的参赛者则是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手上拿一根树枝在地上画来画去。
“大家先冷静一会儿过来一下,咱们来开个会,反正无论如何这货都是一定要被杀死的,所以我们接下来商讨一下我们接下来要怎么破阵,在破阵以后,我们要怎么弄这只死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