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xqtg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別叫我歌神-第1198章:公無渡河,公竟渡河閲讀-y6rtu

別叫我歌神
小說推薦別叫我歌神
在今天之前,高志根还纠结过,到底是要支持李元利上诉,还是要反对。
但现在,他真的已经怂了。
高志根的手机还在拼命响,已经热到捏不住了,没办法,高志根只能拿起来座机,给自己的下属打了过去。
“让那个谁,什么李元利,还是李真利的,让他给我撤诉!”
“什么?你已经联系过他了?他不愿意撤诉?谁给的他胆子!”
“你让李元利给我接电话……李元利……什么你不知道李元利现在在哪里?”
“信不信我能让他寸步难行?信不信我能让他死!”
高志根将座机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事情失去掌控,是什么样的感受?
现在高志根已经完全知道了。
他能让李元利死吗?或许可以。
但也有人能够让他死。
问题是,现在不论是强行终止,还是继续下去,他都可能死。
韩国法院的压力也非常大,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他们身上,看他们会不会受理这次的案件。
如果韩国认定谷小白抄袭,这可能会影响《歌·舞·诗》在全世界范围内的发行,甚至《歌·舞·诗》相关的演出与其他衍生版权。
考虑到“碧海骑鲸”的票房,以及《歌·舞·诗》的MV完全可以当作独立的电影,作为一个大IP的后续影响力,相关机构估计韩国的判决,将会影响到后续可能达到十亿美元级别的收入。
三國之王牌大領主 白龍魚狐
几万块钱就可以买个人命的现在,十亿美元都可以发动一场战争了!
从法律公平的角度来看,这场针对谷小白和《歌·舞·诗》的诉讼是毫无根据的。
許你良辰,與我情深
但是娱乐业作为韩国的支柱性产业之一,难说韩国会不会罔顾公平,维护本国的权益。毕竟娱乐业有太多的利益相关者,他们可能会推动韩国的法院做出不公正的判卷。
韩国的法律,也往往不是那么无懈可击,有权有钱的人,屡屡逃脱法律的制裁,甚至可以得到总统的特赦。
知情人传出来的消息,在不断摇摆。
崛起1796 不只是勾引
有人说,法院已经决定受理ꓹ 并对《歌·舞·诗》发出限令,禁止《歌·舞·诗》在韩国的继续发行ꓹ 甚至冻结之前的收入。
也有人说,法院认为证据不足,不予受理。
无论如何ꓹ 巨大的阴影都笼罩在了《歌·舞·诗》的上方。
给这张创造了几乎无法复制的话题度和奇迹的专辑,蒙上了一层变数。
一天时间过去了ꓹ 《云师本纪》的第二首歌《公无渡河歌》,终于解锁。
但是大家其实已经不怎么关注《公无渡河歌》了。
毕竟这张专辑并没有优秀到让大家茶不思饭不想的地步。
大家都在盯着韩国法院的动向。
终于ꓹ 就在《公无渡河歌》解锁的当天下午四点多ꓹ 韩国法院发布了一条消息。
“韩国法院决定受理李元利针对《歌·舞·诗》抄袭的上诉,责令相关音乐平台立刻停止《歌·舞·诗》的宣发。”
消息一出,惊爆了无数的眼球,激起了无数的波澜,也引起了世界上的声讨一片。
许多音乐人联名反对,认为这种毫无根据的上诉如果也能被受理,短期来说或许对韩国的音乐市场有好处ꓹ 但对音乐与艺术本身的伤害,却是长远而永久性的。
这种牵强附会的抄袭认定ꓹ 将会让此后所有的音乐人ꓹ 都没办法再随心所欲地创作ꓹ 甚至人人自危。
但韩国民间却是一片欢腾。
因为“云师”一役ꓹ 韩国警方憋屈赔礼道歉的仇,终于要报了!
消息传到国内ꓹ 大家都在关注谷小白会对这件事做出什么反应。
不过ꓹ 这个时候的谷小白ꓹ 其实正在赶赴兵工集团的武器试验场,进行后续视频的拍摄ꓹ 他没有时间正式做出回应。
但眼尖的网友们,很快就发现,小白娱乐的官方微博,发布了一条新的动态。
太古龍帝訣 薛之芊
这条动态,就只有八个字:
“公无渡河,公竟渡河。”
等等,这是什么?
“公无渡河,公竟渡河”,这是《云师本纪》的第二首歌《公无渡河歌》的歌词啊!
这是什么意思?
谷小白在帮《云师本纪》做宣传?
还是直接服软了,承认自己抄袭了?
等等,不对。
《公无渡河歌》,这首在中国的古代典籍上流传下来的朝鲜古代汉诗,在国内还有一个名字,叫做《箜篌引》,它其实一共就只有四句。
“公无渡河,公竟渡河,坠河而死,当奈公何。”
它的意思是:“你不该渡河的,你非要渡河,在河里淹死了,你可怎么办啊……”
九妃傾城
这是……警告?
你不该越界的,可你越界了。
武霸荒宇
谷小白是在警告谁?
这个警告,又有什么意思?
毕竟谷小白这次面对的,不是其他的艺人,不是娱乐公司。
而是一个国家的意志!
货真价实的全球第十二大经济体,很有水分的全球第七大军事强国,全球人口排名27的国家。
面对这样的情况,谷小白又能做什么?
难道谷小白还能警告整个韩国?
大家又茫然又无奈。
估计,这一次,就算是谷小白,也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嘴上放个狠话吧。
就算是狠话,都不敢说明白了。
不然又能怎么样呢?
这就是赤裸裸的贸易壁垒啊!
不过无所谓了,失去韩国的市场而已,就失去吧。
不过是个弹丸之地而已。
只可惜从之前的中韩交流那么长时间打拼,终于开拓出来的市场了。
恐怕郝凡柏辛辛苦苦搞的华流演唱会,也要折戟沉沙了。
大家都有些无奈。
虽然谷小白的《歌·舞·诗》被勒令下架,但是强制令还有大概一天的时间才生效。
这段时间,韩国本地的歌迷们,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拼命解锁。竟然领先国内的情况下,提前将《歌·舞·诗》下一首歌《无衣》解锁!
《无衣》这首歌,也是诗经里格外有名的一首。
一句“岂曰无衣,与子同袍”,化用出来了“同袍”这个词,将战友之间生死与共的形象,刻画的淋漓尽致。
解锁《无衣》时,谷小白的韩国歌迷们的心情其实有点复杂。
在《歌·舞·诗》宇宙里,江卫和他的战友们,要面对那怪物的侵袭,面对近乎不可能战胜的对手,要寻求外援。
而在现实中,《歌·舞·诗》也在面对韩国政府这个拉偏架的庞然大物。
在《歌·舞·诗》里,江卫可以回到现实中搬救兵,可谷小白能到哪里搬救兵呢?
这是何等的造化弄人。
在这种惋惜的感情之中,韩国的网友们,点开了《无衣》的MV,然后愣住了。
等等,这次先解锁的,不是普通版MV,而是先解锁了特别版MV!
画面渐渐亮起,一道光芒“嗡”一声,在江卫狭小的出租屋里亮起。
江卫小心翼翼地从光芒里钻了出来。
他在原地站了几秒钟,似乎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然后一颗马脑袋,从他身后得光圈里探了出来。
“去去,回去……”江卫使劲推着黑枣的脑袋,黑枣却死皮赖脸地钻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