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zh7b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第470章 莫非我們也有着天大的身份嗎展示-xjewi

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
小說推薦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
大师是高人。
佛法深厚,能够在精神病院混的如鱼得水,岂是浪得虚名之辈,跟神秘人对视一眼,他就知道佛法难以压制对方,跑路自然是上上之选。
也因为这种情况,更加让他认为此地卧虎藏龙。
真要是如此简单。
就这样的强者,岂会来到这里。
郝仁看到大师来也匆匆,跑也匆匆,奇怪的很,莫名其妙,慌乱不堪,就跟见鬼似的,让人捉摸不透他的想法。
神秘人也想知道林凡带他来这里想要做什么。
让一位蝼蚁般的人类跟他交流,对他而言就是一种耻辱。
神秘人起身,看向林凡,缓缓道:“事情我们都已经说好,等我一切准备就绪之时,我会回来找你。”
刷的一声。
凭空消失在屋内。
“他是怎么做到的?”老张震惊道,也想跟对方一样,刷的一下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可是任由他怎么做,都做不到这种程度。
林凡歪着脑袋,也很好奇。
就是感觉特别的神奇。
他也做不到。
郝仁道:“凡啊,你可要小心刚刚那个人,他的脑袋不正常,特别的严重,一句话都不能相信。”
林凡道:“我知道,他让我跟他一起创造新世界的时候,我就知道他的脑袋不好,毕竟我都不会创造新世界对吧。”
“对。”郝仁露出欣慰的笑容,心里却是想着,果然被奇奇怪怪的家伙盯上了,只是不知道该如何解决,而且那家伙好像真的很强,强的有些离谱。
看来要将这件事情告诉独眼男。
让他早点做好准备。
九月二十九号。
天气很好。
联盟高院。
门卫看着眼前这几位,说实话,有点害怕,他已经知道那天发生的事情,对方在学校里大战一场,破坏的有点严重,看看那几台运作的推土机ꓹ 就是在收拾烂摊子。
他想知道一件事情。
那天到底是谁将他弄晕。
此时的门卫就是跟林凡对视着,大眼瞪小眼ꓹ 虽说有点紧张,但看看应该没事,看着ꓹ 看着,门卫还露出友好的微笑。
林凡也露出微笑。
人家对着他笑ꓹ 他肯定也要对着门卫笑。
传递爱,传递和平。
總裁的私有寶
他的笑容让门卫很不安ꓹ 有点诡异ꓹ 低着头,避开林凡的笑容。
老张问道:“有发现厉害的人吗?”
林凡摇头道:“没有。”
联盟高院的成立,让林凡很激动,星空大族的出现,让他看到跟强者切磋的机会,只是机会很渺茫,为什么没有强者呢。
这是很奇怪的事情。
此时。
牧浩被一群小姑娘围着ꓹ 他已经完美的代入到导师的职位上,对学生是比较严格的ꓹ 而且也喜欢训斥学生ꓹ 遇到不好好修炼ꓹ 不听课的家伙ꓹ 都会用最恶毒的语言来批评对方。
比如:
你笨的就跟头猪似的。
你信不信我把你的屎给打出来。
……
对牧浩来说,这些语言真的太恶毒ꓹ 自从自己当了导师后ꓹ 他才明白导师是有多么的爽ꓹ 真的要爽上天了。
“牧导师,人家最近有的东西没听明白ꓹ 能不能私下辅导我一下。”
“牧导师,你能给我开小灶吗?”
“牧导师……”
牧浩对这些女学生很是不满,真的好笨,本的连猪都不如,讲的那些东西都很简单,就是不明白,脑袋到底是什么做的,要是放在星空大族,非得被人打死。
突然。
美漫之諸天仙武
他停下脚步。
看到高院门口一道身影。
靠!
他怎么来了。
牧浩揉着眼睛,睁开继续看,果然没有看错,真的是他看到的人,没有认错,他对林凡是没有好感的,那家伙让他很没有面子。
想他牧浩身为牧族的少主,虽说地位不是顶尖的,但也是要面子的人。
傲嬌總裁追妻記 風非揚
你不给我面子,还让我对你有好感,不是放屁嘛。
紧接着。
让他更慌的事情发生了。
那家伙朝着他走来。
瞬间,牧浩脑海里浮现很多画面,都是林凡羞辱他的情景,周围这么多学生在,要是真这样,岂不是很没面子。
他想撤。
可是好像已经有些来不及。
“我记得你。”林凡微笑道。
给人的感觉,像是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是对你的一种认可。
的确。
林凡很少记得别人,牧浩算是第一位。
牧浩轻咳一声,“嗯,我也记得你。”
他是绝对不会服输的,更何况在这么多学生的见证下,他哪能丢脸。
林凡询问着,“你们这边没有强者过来吗?”
牧浩傲然道:“我不是强者吗?”
妹子们看到导师如此的自信,都认为好有感觉,这才是她们看中的牧导师。
“不,你不是强者,你很弱,如果我跟你切磋的话,你会死的。”林凡说的都是实话,他真的不想跟弱者切磋,对力量掌控要求太高,稍有不慎就能打死对方。
况且对方跟他无冤无仇,为何要莫名其妙的打死人家。
“你……”牧浩听到林凡说的话,气的差点原地爆炸,玛德,这还是人说的话嘛,我都没得罪你,就不能给点面子吗?
林凡拍着牧浩的肩膀。
“再见。”
只留下牧浩待在原地紧握着拳头,很想将林凡打死。
狗日的。
王爺太妖孽:腹黑世子妃
你给我等着。
“牧导师,我们相信你是最厉害的。”
妹子们无脑夸赞着,眼里都冒着光。
牧浩没有理睬,甩着衣袖,直接离开。
林凡在联盟高院逛了一圈,很失望,也很遗憾,真的没有强者,他就是想跟强者切磋一番而已,又没有别的意思。
为什么就是不给机会呢。
泰山。
邪物魑修炼着,吸收着那从无尽深渊散发出来的气体,突然间,他猛地睁开眼睛,眼里散发着一丝惊慌的神色。
“终究还是出来了吗?”
顿时。
他面前的虚空发生波动,一道身影从裂开的虚空次元里走了出来。
“魑,就你在这里吗?”
邪物魑看着眼前这位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表情很严肃,还有些惶恐,当对方询问出这番话的时候,他强压着心中那种畏惧感,直视着对方道:“对,就只有我。”
神秘人道:“另外三个家伙呢?”
邪物魑笑道:“你找不到他们。”
神秘人抬手,邪物魑不受控制的朝着对方飞来,被对方抓着脑袋,“别不识抬举,我对你可没有什么耐心。”
臥魂
邪物魑神色淡然,哪怕生死被对方掌控在手里,都丝毫不惧道:“就算你将我杀了,你都不会知道他们在哪里。”
神秘人直接将邪物魑甩远方,仿佛是想到什么似的,不由的笑出声来。
邪物霸主跟邪物双头魔动都不敢动。
啥情况啊。
咱们的魑王怎么会被对方当做玩具似的,耍来耍去,竟然连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想想都感觉可怕的很。
因此,他们老老实实的缩在那里。
连个屁都不敢放。
神秘人来到幽冥前,看着金色封印,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抬手,缓慢的抓向那金色封印,触碰的刹那间。
滋滋!
一股强横的力量爆发出来。
金色封印的力量很可怕,瞬间就看到神秘人的手掌被某种力量磨灭,仅剩下白色的手骨。
“还是那么讨厌。”
神秘人缩回手,白骨紧握,眨眼间的功夫,恢复到原本的模样。
“哼,本座的肉身不死不灭,就这种封印的力量还想锁住幽冥,痴心妄想。”
他说着最凶狠的话,但就是无能为力,根本没有任何办法。
目光看向邪物魑。
对于魑来说,他是无惧的,直视着对方,他知道对方不会将他怎么样,在没有找到另外三位的时候,对方会留着他的性命。
幽冥的封印很可怕,也很强。
他破不开。
神秘人看着魑道:“用不了多久,本座还会回来的。”
说完就消失在原地。
美人不婚頭 夙雲
小八跟小双连爬带滚的来到邪物魑身边。
“魑王,他谁啊,这么猖狂?”
邪物魑道:“不想吓到你们,还是别说的好。”
他们听闻,内心猛的一惊,连魑王都说不想吓到我们,那必然是很可怕的存在,但是身为邪物必须有好奇心。
“魑王,满足我们卑微的好奇心吧。”
“真想知道?”
小双跟小八疯狂点头,就是想知道,他们为所欲为的巅峰时代已经过去,现在就是待在这里,跟随着魑王,好好的混一波日子。
但经过这件事情,他们突然发现一件可怕的事情,被他们当成大佬的魑王,好像有点不行了。
“好,既然都想知道,那我告诉你们,幽冥后面有着他肉身。”
“魑王,刚刚那是缺少肉身得他吗?”
对于小八跟小双来说,魑王说的话真的好吓人,妈呀,那到底是什么样的恐怖存在,没有肉身就如此的可怕,那万一要是得到肉身,岂不是要上天。
殿下別想逃
此时。
似奶年華
小八跟小双萌生退意,要不解甲归田,去一处荒山野岭种田,去过那羞答答的日子。
只是他们很疑惑。
刚刚那家伙为啥不杀魑王,就算魑王不能动,那为啥不杀他们两呢?
这问题……有点复杂。
还是说,他们的也是大有来历,只是他们不知道而已,一旦挖掘出来,绝对是惊天动地的大人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