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v8t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大隋第三世 txt-第812章:殺是不殺?推薦-ev1g7

大隋第三世
小說推薦大隋第三世
朗日赞普命人搬开山口巨石,向大营方向杀去,然而就在此时,一阵急促的马叩响大地,如同惊弓之鸟的朗日赞普放眼望去,却见来人竟是他们吐蕃人的旗号,为首之将是他的长子达赞干布,以及在军营养伤的蒙仲。
达赞干布看到朗日赞普,脸色顿时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大叫道:“父王,我们救你来了。”
在众人的诧异之中,朗日赞普却是大发雷霆,暴跳如雷的说道:“你们怎么在这里?谁让你们来的?”
达赞干布有些摸不着头脑,一脸迷惑的说道:“刚刚有人说父王被困,请我们前来相救,我让葛尔将军带三千人守营,其他人都带来了。”
“轰”
朗日赞普仿佛遭了一记重击,只感到头昏脑胀,大喊道:“快,回营。”
娛樂星工場
網王成為幸村精市 流年飛雪
杨侗把出口堵得死死的,他们是第一批逃出来的人,就算还有溃兵,也不可能有人比他们早,这分明就是调虎离山之计。
达赞干布这憨货,竟然只留三千人给半死不活的禄东赞守营,这不是白白将尚有数十万牛羊的大营白白送给隋军吗?
遺情未央 戌巳
大军疾奔而回,来到了营外,却见营前漆黑一片,达赞干布上前道:“赞普回营,还不打开营门。”
“哈哈哈哈…你们敢进来吗?”
辕前忽然响来一声豪迈的大笑,无数火把仿佛得到了指令一般,纷纷打了起来,将营门照得亮如白昼。只见一名青年大将带着一支整整齐齐的人马站在营前空地上,为首之将正是裴行俨。
“放箭!”
随着裴行俨一声命令,早已准备就绪的蜂窝车弩,瞬间射出,密集弩箭形成一片箭网,俨如暴风骤雨般射向了联军士兵,铁箭纷纷以抛物线落下,沉重铁质使它产生强大的冲击力射透了联军的皮甲,铺天盖地的弩箭使大片骑兵被射中ꓹ 联军将士纷纷惨叫落马。
第一轮箭弩便起到了巨大效果,在长达两里的冲击面上ꓹ 到处是翻滚倒地的骑兵。
一轮弩箭射完,第二轮又以狂风暴雨之势发射出去。
冲在前面叫营的达赞干布侥幸躲过第一轮射杀,但他还来不及撤退ꓹ 只见眼前寒光闪动,数支弩箭已到眼前ꓹ 他躲无可躲,绝望地大叫一声ꓹ 数十支弩箭同时射中了人马ꓹ 当场惨死在地。
六道蠱
紧接着又是几轮弩箭发射过来,
这无疑使联军士兵遇到了最致命打击,仅有的那点抵抗之心也被打击得消亡殆尽,纷纷调头撤退,军队前后相撞乱成一团。
問天穹 白發瘋少
“呜呜呜呜……”巨大号角声骤然吹响,军营两侧各自杀出一支密密麻麻的精骑。
裴行俨亦是正面杀向前方,三路人马杀得联军士兵人头滚滚ꓹ 血流成河,火把点燃了篝火ꓹ 熊熊烈火直冲天际ꓹ 映红了夜空。
三支隋军配合默契ꓹ 呈“凹”字形朝着早已丧失斗志的联军士兵包抄而去ꓹ 逼着朗日赞普为首的士兵步步后退。
“杨侗?”
看着一马当先,傲然而立的杨侗ꓹ 朗日赞普只觉一股郁气直冲云霄ꓹ 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咆哮ꓹ 一口鲜血狂喷出来。
惊弓之鸟一般的联军士兵逃到这里,却见老巢被人攻占ꓹ 仅存的士气又被狂风暴雨一般的弩阵打暴,此时又见朗日赞普吐血,更是慌乱失措。
“将士们,杀掉杨侗,我们就赢了。”朗日赞普缓过劲来,眼见自己的士兵如牛羊一般被赶向杨侗这边,毅然下令。
永恒劍主 滾開
魔幻異聞錄 西貝貓
“陌刀上,砍到他们彻底绝望!”眼见负隅顽抗的敌军杀来,杨侗脸上带着丝丝冷冽的笑容。
号角声响,陌刀军队列整齐一步步向敌军走去,每一步都凝重如山,雪亮锋利的刀刃密集如林,这种强大的陌刀阵直令敌军深感胆寒。
朗日赞普脸色苍白,当初在关外与隋军对决的时候,他见过这支魔鬼之军的威力,再次面对这支强悍军队,他心慌意乱,不知该如何应对。
拼了命的联军士兵固然骁勇,但他们对上陌刀军也只能被屠的命,面对着发起了绝望冲锋的敌军骑兵,陌刀战士无动于衷的长刃劈砍,只杀向敌军人头翻飞,躯干四裂,地上尸块层层堆积,俨如最血腥的地狱一般,马腿马首随处可见,惨不忍睹。
陌刀军如墙推进,一步步的压缩着敌军的生存空间,如死神挥舞着镰刀割草一般,横扫一切、摧毁一切面前的敌人。
越来越多的士兵不是被杀,就是被这支魔鬼之军吓得跪地请降,能够坚守在朗日赞普身边的人越来越少。
“天不佑我!”朗日赞普绝望的抬头看天,高举双臂叹息道。
道辟九霄
“那是必须的!”
裴行俨杀上前来,一槊一个,将朗日赞普的亲卫清理干净,一杆子将朗日赞普、慕容孝隽抽下马背,又见一名汉人文人呆若木鸡的立在一边,想了想,一槊面抽到了他的脸上,然后让人将他们绑了。
“传朕军令,将所有俘虏绑起来,暂时收押,明日再行处置。今晚,朕要犒劳全军。”看到裴行俨逮住了二吐之王,杨侗朗声大笑。
“圣上万岁!”当这命令传遍全军,隋军将士欢声雷动,山呼万岁。
杨侗让王雄诞负责镇守军营,率领数万将士在此欢庆,自己则与裴行俨等人带领一部返回积石关。
积石关城门大开,水天姬、杜如晦、李世谟等人纷纷出城迎接。
仅是阔别数日。
又团聚在了一处。
……
回到城关之上,大家一起观看源源不断被押送回来的俘虏。
李世谟扭头看向杨侗,沉声道:““圣上,这些俘虏实在太多了,要是放到一处,一定成为祸害,末将以为……”
皇帝專業戶
说着,李世谟比了一个斩尽杀绝的手势,虽然古有杀俘不祥之说,但事实上并非是迷信,而是生怕未来的敌方军民同仇敌忾、负隅顽抗,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损失,所以厚待俘虏,另外就是人力无价,所以一般战将都不像白起、项羽那么玩。
鐵窗 秋水
而杀不杀俘也是将领根据现实情况来考虑的,如果有把握控制战俘,就不会杀俘;要是掌控不了,且外面还有强敌虎视眈眈,将领为免被敌人里应外合,杀俘无疑是个很有效的方法。其实白起当时的情况是俘虏比他的士兵还多,要是俘虏大暴动,他的军队估计还镇压不住,倒不如一劳永逸、一了百了!
李世谟恨透了这些王八蛋固然是一个原因,但主要还是从大局来考虑。
毕竟战事已经落下了帷幕,杨侗接下来肯定会率领第一军还朝,而以河源这点守军,根本看管不了前前后后抓到的近六七万名俘虏,这些俘虏都是百战之士,和被卖到大隋当奴隶的牧人完全不同,这要是暴动起来,那还得了?
杀是不杀?
当杨侗目光看到被一伙修罗卫围观的血染僧袍的玄奘大法师时,心中有了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