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新賽季未排除主客場制 國足成決定性因素

中超新賽季未排除主客場制 國足成決定性因素

2020賽季中超聯賽落幕後,下賽季中超聯賽何去何從?中國足協主席陳戌源近日曾公開表示,“明年(中超聯賽)賽會制的可能性非常大。”而鑑於國際、國內疫情及其他各類因素的複雜性,中國足協在設計明年各項賽事競賽計劃過程中既要着眼於“大概率”,也不能忽略“小概率”。據瞭解,新賽季中超聯賽賽程、賽制的推出取決於多種因素,其中“世預賽亞洲區40強賽國足備戰與競賽安排”是決定性因素之一。

“意外”賽果得益於特殊賽制?

2020賽季中超聯賽(除超甲升降級附加賽外)於11月12日落幕。江蘇蘇寧隊擊敗衛冕冠軍廣州恆大,歷史上首奪國內頂級職業聯賽桂冠。在特殊的賽季裏,這份新意無疑令國內職業足壇感到振奮。

不過,蘇寧的奪冠,連同此前首階段榜底球隊泰達、建業提前保級,在業內人士看來都多少得益於這個賽季中超聯賽特殊的賽制。“意外”賽果接踵而至,也將有關聯賽賽制優劣的討論引向更廣的範圍。

中國足協主席陳戌源對此的回答是,“展望明年的聯賽,根據目前國際國內的疫情防控情況,我個人認爲明年賽會制的可能性非常大。”對於嚴肅的職業聯賽賽制問題,陳戌源當然不會隨口而出,其解釋也合乎情理:“如果恢復主客場的話,萬一某個地區疫情零星反彈,對於我們聯賽是個巨大的傷害,賽會制的話,我們今年有一個成熟的賽會制的管理經驗和體會,就可以保證聯賽的順利進行。”

網紅“抗幽牙膏”真能管用?醫生迴應

“聯賽恢復主客場制”多是誰支持?

從陳戌源的表態中不難判斷,2021賽季中超聯賽繼續採用賽會制將是大概率事件。而包括陳戌源本人在內,中國足協內部也不否認“明年中超聯賽恢復主客場制”的可能性,但其落實的重要前提是國內防疫工作客觀上滿足採用這一賽制的所有必備條件。

蒙古國中資最大多金屬鉛鋅礦山實現全面達產達標

其實,“恢復主客場制”的呼聲更多來自於包括贊助商在內的聯賽各利益關聯方以及球迷。在剛剛結束的2020賽季中超聯賽中,受疫情影響,大量比賽在無觀衆空場內進行。即便聯賽中、後期部分球迷被允許進場觀賽,但大多場次觀衆入場人數僅有幾千人,決賽第二回合蘇州奧體中心的現場觀衆人數也只有9000餘人。有俱樂部負責人坦言,其俱樂部本賽季門票收入損失超過5000萬元。由此可見,這個賽季中超聯賽至少在門票收入方面產生了巨大損失。

令商家叫苦不迭的是,受聯賽場次總體壓縮1/3(由240場減至160場)影響,聯賽各級商業合作伙伴的品牌賽場呈現效果大打折扣,而由此給中超聯賽全季收益帶來的損失也非常巨大。如果各贊助商以此爲由削減贊助支出,那麼同樣會給中國足協帶來巨大經濟損失。在這種情況下,“聯賽恢復主客場制”呼聲強烈其實很正常。

凱迪拉克CT6價格 價格上進行打折優惠

40強賽帶來諸多不確定因素

除了疫情難料外,足球範疇內的原因同樣無法迴避。北京時間11月18日凌晨,國際足聯、亞足聯分別通過官方渠道宣佈,原計劃於今年12月舉行的2020年世俱杯賽確認延至明年2月1日至11日在卡塔爾舉行。由此不難判斷,2021賽季亞冠聯賽(資格賽)最早也要到2月下旬才能開始。再加上卡塔爾世預賽亞洲區40強賽餘下比賽最早也要到明年3月進行,因此這一切給亞足聯各會員協會的新賽季職業聯賽競賽計劃設計工作平添了難度,中國足協自然也需要動態關注疫情發展及國際足壇動向。

據瞭解,就在本賽季中超聯賽臨近尾聲之際,中國足協已經有意識向各中超俱樂部徵集今冬明春的季前備戰計劃,以爲國足尋求儘快落實新一期集訓計劃的可能性。但目前作爲國腳大戶的4家中超俱樂部正在卡塔爾參加亞冠聯賽,再加上足協盃直至12月19日才告落幕,因此刨去必要的休假時間,留給國足安排冬訓的時間非常有限。在這種情況下,新賽季中超及其他各級國內職業序列賽事如何安排也令中國足協犯難。在這種情況下,沿用本賽季的賽會制就無限接近現實。

至於賽會制給各方帶來的實際損失,中國足協也希望俱樂部能夠給予充分理解。雖然賽會制會給各俱樂部造成包括門票收入在內的各類損失,但也可能在其他方面爲各俱樂部節約開支。比如,本賽季中超兩大賽區爲各隊提供的酒店房間,平均每間的日房費只有不到500元(含早餐)。還有一點值得注意,聯賽總場次少,各俱樂部爲此支出的比賽獎金額度也大幅減少。

當然,從經營角度來說,中超聯賽盈利不能靠“省”,而是利用可利用的一切合理、合法條件追求社會價值與經濟利益雙豐收。一位中超俱樂部負責人也已明確表示,“會根據現實情況,據理力爭,讓中超聯賽採用最合理、最符合職業聯賽特質的賽制來進行。”

值得注意的是,本賽季中超聯賽冠亞軍爭奪戰結束後,此前常駐在蘇州賽區的中國足協領導、聯賽工作人員雖然返回各地短暫休整,但近期已經紛紛趕回蘇州。由於接下來足協盃比賽也將分別在常州、蘇州進行,因此中國足協將在未來一個月時間內就新賽季聯賽賽程、賽制等問題加強溝通,儘快達成共識。

供圖/新華社 統籌/杜銳

王毅同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通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