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殺妻焚屍案將開庭 死者家屬:他太會僞裝了 女兒死前剛有身孕

上海殺妻焚屍案將開庭 死者家屬:他太會僞裝了 女兒死前剛有身孕

(原標題:上海殺妻焚屍案將開庭 死者家屬:他太會僞裝了 女兒死前剛有身孕)

撰稿 | 記者 馬旭 丁一涵

備受關注的上海殺妻焚屍案有了新進展。11月18日,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從受害人家屬代理律師上海新惟律師事務所樊顒律師處瞭解到,明天下午該案將在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因爲嫌疑人此前表現得一心求死,所以庭審可能進展很快,三到四個小時左右就能結束。”

日本大學生就業率恐大跌

受害人父親劉先生強調,自己唯一的訴求就是女婿嚴某傑能被判處死刑。對於本案的民事賠償問題,樊律師表示,“我們在本次審理中擱置了民事賠償的訴求,將會在刑案判決結束後再進行跟進。”

明天上午,受害人父母打算先前往墓園告知女兒庭審即將開始的消息,之後直接前往庭審現場。“我太想她了,現在每晚都抱着女兒的照片哭、跟她聊天。”母親瞿女士說話間,淚水就從她的眼睛裏涌了出來。

(圖說:受害人家屬)

河南開封一回遷房爛尾:村民搭板房一住四年,政府稱正籌資安置

“他擅於僞裝”

事發前,在劉爸爸眼中,女兒小劉與嚴某傑關係很好,“沒見過他們吵架。”女兒是上海市某知名小學最年輕的年級組長,女婿英國留學歸來,有着一份穩定的汽車配件生產工作,劉先生一直爲此感到驕傲。

蔚來Q3淨虧10億 股價爆漲10倍之下慘遭做空

據瞭解,2018年1月,小劉經人介紹與嚴某傑相識,嚴某傑身高1米8左右,人看起來很精神,小劉對嚴某傑比較滿意,小劉的父母對嚴某傑也比較認可,兩人保持着交往並最終談婚論嫁。2019年8月19日,兩人登記結婚,2020年1月1日,兩人舉辦了婚禮。

(圖說:小劉與嚴某傑)

但讓老劉沒想到的是,嚴某傑光鮮的外表建立在他用謊言構建的人生當中。

嚴某傑實際上是家中養子,他父親之後在接受上海一檔法制欄目採訪時說,家中第一個孩子因白血病去世,嚴某傑是後來他們從安徽領養的,但是從來沒給他說過,像親生孩子一樣百般呵護。

嚴某傑高考考了一個並不理想的大學,讀一段時間就放棄了。爲了給他換一個新環境,嚴父送他到英國留學,但嚴某傑畢業證也沒拿到就回國了。

嚴父此後託人給他找了份汽車配件生產的工作。2019年9月,嚴某傑從該公司辭職,但未告知妻子和岳父母,每天仍假裝去上班,而後將大量時間用於網絡賭博。


【共舞長江經濟帶·看高質量發展】雲南永勝:厚植金沙沃土 打造麗江“後花園”

“他太擅於僞裝了。吃飯時跟我們討論工作情況、說按時打卡上班。一個人僞裝一兩天還正常,誰能想到他能裝半年。”老劉今天向縱相新聞記者回憶。

嚴某傑不僅留學作假、僞裝上班,且早已嗜賭成性。 他的父親稱,他們家先後給兒子還了近200萬元。在此前的採訪中,嚴父稱:“他在家裏給我們跪下,還寫了保證書,保證以後不犯。我們當時給他兩條路:一是,保證改正,改的話我們幫他還這些錢,還掉以後好好工作,結婚;二是,如果猶豫的話就給親家通報一下,就不用結婚了。”

而這一切,受害人一家都是在女兒出事後才逐一知曉。

民航局再對多個入境航班發熔斷指令

案發後,嚴某傑在養父的陪同下前往公安機關投案。迄今爲止,嚴某傑養父母也未向受害人一家表示歉意。“沒有任何聯繫,很多學生家長都趕來參加了我女兒的追悼會,但他們家沒有。”老劉說。

至於嚴某傑,案發後在接受法制欄目採訪時,他對着鏡頭表示,希望快點槍斃自己,“死就死。”對此,樊律師認爲,他沒有悔意,這個求死的態度,不是因爲愧疚懺悔求死,是那種自暴自棄的求死。

百餘個國家級貧困縣開通鐵路(權威發佈)

到底發生了什麼?

海南省人民政府副祕書長孫世文:正制定QDLP暫行辦法

2020年3月20日上午,上海市浦東新區一幢民宅內燃起大火,大火被撲滅後,消防人員在民宅內發現了一具燒焦的女屍,死者姓劉,是一名小學教師,她並非死於失火,而是死於新婚丈夫嚴某傑的刀下。

母親瞿女士回憶,女兒被燒得慘不忍睹,下半身基本沒有了,屍體被找到時身上還有一把水果刀。

事情的起因是25萬元的賭債。起訴書顯示,2020年3月20日8時許,嚴某傑駕車到妻子小劉住處,在二樓臥室向妻子索要錢款歸還賭債,遭妻子拒絕後嚴某傑到廚房拿水果刀後返回臥室,採用持刀威脅等方法再次向妻子索要錢款,被拒後持刀連續戳刺妻子頸部致其死亡。

爲毀屍滅跡,嚴某傑在該臥室用打火機點燃書本等物引燃屋內物品後逃離現場,致該房屋二樓室內物品及房屋結構嚴重毀損。經鑑定,小劉系生前被他人用銳器戳刺頸部造成左鎖骨下動脈破裂致大失血死亡,並且死後焚屍。

更令人痛心的是,屍檢報告顯示,小劉遇害時已懷有身孕。母親瞿女士向縱相新聞記者表示,“案發前幾天,女兒剛用驗孕棒測出來陽性。我和女兒商量週六再到醫院複查,可是還沒去醫院,她就遇害了。”

爲何會痛下殺手?嚴某傑在接受採訪時表示,當時妻子一直不給(錢),腦子一熱,就捅了妻子,捅完害怕得要死。據他供認,妻子當時勸他把這筆錢給他患有腸癌的父親治病,“她(妻子)說你這個錢拿去還賭債,那你爸怎麼辦,你爸看病要花錢。”

(圖說:劉某授課時的照片 家屬供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