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jqzf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道長去哪了討論-第四十七章 山神看書-klqjz

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
顾佐走走停停,停停捡捡,这一路就慢了下来,到了天亮,七十里路才算走完。估摸着应当到了地界了,左右张望,山丘起伏连绵,也不知哪座才是潜山,亦或自己已经进了潜山?
眼见周遭无人,便飞至左侧山头上,四下看了良久,还是没谱。这些山头看上去千姿百态,各有千秋,当真是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但你要真想辨认出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同,还真说不出来。
非法繼承人 超級碼農
金蟹将军描述的那座如潜龙伏渊般的潜山,到底是哪座?说什么山顶长着三棵松树……顾佐拍了拍额头,多少年前的事儿了,这可是山,不是海,大海千年难变,山上岂能一样?自己也是糊涂了,居然以此为准,信了金蟹将军个鬼!
劍鬼蠱師 衣落成火
想清楚之后,便是坐等了,好在地方虽然偏僻,终究还是官道边上,不多时便等来了一串“嘚嘚嘚”的马蹄声。
几名骑士簇拥着一辆马车自远道而来,顾佐立刻下山,在道旁出现,拦住了去路。
这几个骑士都有筑基修为,也不知马车里的人是什么身份,顾佐也懒得打听,直接抱拳问道:“冒昧搅扰了,敢问潜山怎么走?”
车帘掀处,探出个书生,指了指顾佐身后的方向:“顺着这条官道走,前方七十里有个岔口,拐向西北那条路,七十里便到了。”
顾佐呆了呆,问:“我正从那边过来,岔路口那家茶铺的主人告诉我,是这个方向。”
那书生侧头思索片刻,道:“岔路口的茶铺?不知道……你只管往那边去ꓹ 绝不会错。”
顾佐下意识道了声“多谢”,放车马远去ꓹ 他不放心,又等了片刻,拦住几个路人再问ꓹ 都说他走错了。
白白辛苦奔波了一夜,顾佐心里也是郁闷ꓹ 只得怏怏返回,到了午时回到岔路口ꓹ 茶铺还在ꓹ 却闭着门没有开业,里边也没人。
顾佐暗道当真是人心不古,世风日下!
好在对他来说,白跑一百多里地算不得什么,于是按下心头不快,继续赶路。快到傍晚时,终于抵达潜山ꓹ 这座山果然好认,其实就是条二十来丈高的矮山梁ꓹ 长长的盘旋在周围大山环绕中ꓹ 的确有点潜龙伏渊的感觉。
柯南之暗夜星辰
顾佐算得上是驳杂百家了ꓹ 尤其擅长阵法ꓹ 知道这种地形属于风水宝地,应该是找到地头了ꓹ 心中踏实了三分。
上了山ꓹ 走不多时ꓹ 便见到三棵大松排成一排,松下是块斜插在土里的石碑ꓹ 石碑上写着“潜山之神”,石碑旁是间小庙,仅一人高、三尺宽,比一个神龛也大不了多少。
庙前有个手捧大小的香炉,插着些燃灭了的信香,炉下胡乱散放着几个发霉的果子。庙内有块一尺半高的小石像,也分不清五官模样,整个小庙简陋至极。
看着这个小庙,顾佐一时间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堂堂社稷神祉,天庭命官,供奉之处如此简陋?
一跃而上旁边的树顶,周围的确没有其他道观庙宇了,这才重新回到小庙前。
试试吧。
掏出三根信香点燃,插在香炉内,按照灵源道长查找出来的土地山神咒,一边步罡踏斗,一边掐诀诵念:“元始安镇,普告万灵。岳渎真官,土地祗灵。左社右稷,不得妄惊。回向正道,内外澄清,各安方位,备守帝庭。太上有命,搜捕邪精,护法神王,保卫诵经……”
正念时,眼前忽然一晃,冒出个十来岁大的童子,嘴边竖着指头向他“嘘——”
冰山殿下:丫頭你只屬於我
顾佐怔了怔,没敢再念,气海中的反馈,对方也就是个金丹一级的修士,想必不是要找的潜山山神孔安国。
就听那童子小声问:“这位道友,寻我何事?”
最強進化
顾佐迟疑着道:“在下是来拜见此间山神的。”
童子道:“小点声……我便是了。”
顾佐又道:“在下拜见的是潜山山神安国先生。”
童子道:“对呀,便是我了。”
顾佐眨了眨眼睛,问:“在下听说,得封山神土地者,皆为合道……”
那童子奇道:“道友不知神藏符?”
顾佐是真不知道这东西,听童子的意思,似乎可以隐藏修为,消去外露锋芒。他只得呵呵了两声,正要道明来意,那童子却又纠正道:“对了,你那土地山神咒也是错的,早就改了,开头两句的‘原始安镇,普告万灵’不再念诵,改为‘此间土地,神之最灵’,还有,后面的‘备守帝庭,太上有命’也改了,念‘备守天庭,玉帝有命’,明白了?”
顾佐皱眉:“有什么区别?”
童子道:“念错了老夫就收不到,收不到就出不来,这很难理解吗?”
顾佐问:“那您这不是出来了吗?”
童子道:“你以为是你念咒把我念出来的?是老夫看见道友在这里念咒,故此过来拦住你。”
顾佐问:“您刚才没在庙里待着?”
童子道:“道友是什么都不懂啊?老夫就在庙里待着,但老夫一直在关注着,你再看看。”
顾佐再看那小庙,里面那块石像果然不见了踪影,这才道:“您真是安国先生?”
童子感慨道:“安国先生?很久没有人这么叫老夫了……”
顾佐取出书信:“安国先生请看,这是金蟹将军给您的信件。”
神級梟雄
孔安国疑惑的接过书信:“金蟹将军?东海那个小友?”
顾佐连忙点头:“正是,金蟹将军对安国先生念念不忘,邀请您有暇时去阳城做客。”
书信其实很简单,就是道了思念之情,请孔安国有空去东海做客,同时简单介绍了顾佐。话题点到为止,这是惯例,寓意便是请托帮忙,对此,孔安国也是心知肚明。
重生回頭草 邪神的面具
“原来是顾太师,失礼了。”
“哪里哪里,安国先生客气了……”
正谈话时,顾佐望向身后,童子问:“怎么了?”
顾佐道:“有人来了。”他灵域感知中有一点亮光正在接近,亮点晦暗,但来速很快,知道有神藏符后,就不敢随意确定对方修为了。
话音刚落,一位翩翩公子急速而至,手中横笛一指,斥道:“山神,尔在作甚?”
ps:还是分开吧,中午和晚上更新,群里很多道友说下了班没事干,少了点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