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老兵回憶長津湖之戰:志願軍凍僵了仍在衝鋒

美軍老兵回憶長津湖之戰:志願軍凍僵了仍在衝鋒

(原標題:長津湖戰役背後:生還美軍老兵稱志願軍爲不畏死亡的靈魂,讓他深知勝利無望)

【環球網軍事報道】我曾看過我們國防大學的一位老教授李鋼林寫的一篇文章《原木在移動》,講述他在加拿大送孩子留學時偶遇一位參加過長津湖作戰的美軍士兵約翰講述“原木”的故事。所謂“原木”是指森林中被採伐成一節一節的木頭。約翰講到:“我撕開用鴨絨被堵住的窗戶向外看去,前方有你們的士兵在衝鋒,他們從濃濃的冰霧中不斷地顯現出來:他們肩上披着白布,一羣一羣地從樹林裏衝出來;天上有照明彈,炮火在呼嘯,他們像僵硬的原木在移動……

豐田考斯特12座價格豪華版中巴15座價格

二次戰役期間的新興裏戰場(由志願軍老兵、原27軍《勝利報》社社長曲中一提供)

這些勇敢的“原木”涉水過河,在零下三四度的嚴寒中,兩條褲腿很快就凍住了,他們跑得很慢,因爲褲腿不能彎曲;他們的火力很弱,他們沒有炮火掩護;他們的槍好像也被凍住了……”

“我們的坦克、火炮和機槍都在向他們射擊,我們的火力像無數的火蛇一樣在原木中穿行;巨大的火球在原木中滾動,他們像僵硬的原木一樣一排一排地倒下;他們又有人不斷從樹林中涌出來,他們大聲地呼喊着,他們嘴裏噴着長長的霧氣;他們不斷地衝過河來。

“我們的火力根本無法阻止他們,他們仍然在衝鋒。”

“那是我永生難忘的一夜:晶瑩剔透的冰雪世界驟然破碎了,雪夜在照明彈和炮火中映得如白晝一般大地在顫抖,河水存跳躍,硝煙染黑了白色的冰雪;雪夜中,火光一片,槍聲片,喊聲一片,血光一片:空氣中,瀰漫着令人窒息的硝煙味道;火光中,冰雪在燃燒,大地在燃燒;河水紅了,潔白的冰雪也紅了;他們像原木在移動……記不清這樣的情況持續了多長時間,我被這種場景驚呆了。”

約翰的連隊最終被包圍了,一個連只逃出來十幾個人。講着這個故事,約翰的眼神發直,手在顫抖,仍沉浸在戰鬥的恐懼中:“那天晚上,我被這個原木在移動的場面驚呆了,我被那些不畏死亡的靈魂震撼了,太可怕了。”

“我當時就知道,這是一場沒有勝利希望的戰爭。我們的炮火根本阻止不了他們。”

習近平:中國將拿出更大勇氣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

這個曾經的美國軍人講述一個“原木在移動”的故事,震撼了許多人,李鋼林教授在文章中寫到:

聽了“原木在移動”的故事,我這才知道了,我們中國人的戰爭故事原來是這樣講的。我這才懂了,我們的勝利究竟憑什麼?

合生湖山國際 在售 最新單價約19800元/㎡

作爲一名中國人,我們有理由銘記長津湖邊的中國軍人。

無懼犧牲、激戰長津湖的志願軍將士,可以自豪地說,我們在長津湖打出了中國軍人的精神,甚至打出了來自敵人的敬意。爲什麼在如此酷寒的冬季,他們能以鋼鐵般的意志,潛伏在冰天雪地,像獵人一樣靜靜地等待殲敵機會的到來,爲此,甚至不惜將血肉之軀變爲一座令敵人也爲之欽佩的冰雕。這就是今天我軍所倡導的“四鐵”精神,具有鐵一般的信仰、鐵一般的信念,鐵一般的忠誠,鐵一般的紀律。李鋼林教授:“有靈魂的軍隊纔有生命力,並不是所有的軍隊都有靈魂的,一眼就能看得出來。”“四鐵”熔鑄的戰魂必是所向無敵的。

江西發改委副主任周光華落馬:捲入史文清案,一個月前被帶走

線上線下聯動 矛盾源頭化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