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aai熱門都市小说 我的1978小農莊笔趣-第236章 褲襠尿壺司機分享-emhol

我的1978小農莊
小說推薦我的1978小農莊
“北京吉普啊。”
巷子里突然来一辆北京吉普,这可是干部车啊,BJ212是当时县团级的干部专属座驾啊,有点见识都知道啊。
李栋虽然没坐过这种吉普车却听说过一顺口溜,吉普响,来的是官长,官儿不算大,顶多是县长。
好一点公社甚至都配备吉普212,当然里山公社这种山区公社低配自行车纯属正常。
甚至池城这样的吉普车都不多见,一般都是县里大干部才有配备的,来着小巷子就有点引人注目了。
“李栋同志。”
“这是吴书记。”
“吴书记好。”
吴天紧握着李栋的手。“早就想见见你这位大作家了。”
“吴书记,我算大作家啊。”
“这可不行,太谦虚啊,同志之间可不能这么客套。”
李栋笑笑那啥小有点成绩,这才对嘛,这位吴书记倒是挺好说话的。
吉普出了巷子,张大妈几人还愣神了。“真是李家娃子?”
“咋回事,别是给公安抓走了吧?”江大妈小声嘀咕。
“啥眼神啊,没见着人家握手呢嘛。”
张大妈挺疑惑这娃子干了啥,还有车子来接啊。
吉普车出着巷子迎面和江娟几人碰着正着,江娟微微一顿,啥时候我们巷子还有这样的干部车啊,三人把自行车停靠边上等着吉普车过去。
“咦,咋了?”
“吴燕,你看啥呢,快走啊,我给你们拿星星诗刊,你们看了就知道,写的多好了。”江娟见着吴燕盯着过去的吉普车走神,喊了一声。
“江娟,你们刚看没看到坐着车子的那人是不是李栋啊?”
“开啥玩笑啊,李栋多大咋能坐干部车啊。”蒋钦觉着吴燕真是想多了。“别是,你对那个李栋有啥意思吧?’
“你说啥呢。”
吴燕嘀咕,难道真是自己看错不成。
毒醫狂妃
“走吧,去看看江娟说的星星诗刊到底多好。”
李栋这边出了巷子,不知道身后张大妈她们议论纷纷,谁人不好奇啊,年轻娃子就上了干部车,看样子还不是犯事被抓,这可奇了怪了。
吉普车坐着并不算太舒服,可是已经算是这个年月小县城最高的待遇了ꓹ 一路上看着赶着马车,牛车的菜农ꓹ 农民,城里运输工人吹着寒风赶车,李栋觉得坐在不吹风ꓹ 还算暖和车子里真是享受了。
这一想顿觉硬度挺高座椅舒服了,吴书记和李栋聊了几句翻开了李栋一些作品ꓹ 称赞几句,张勇军在边上也夸赞几句说起人民文学的事ꓹ 李栋说等到了地区打个长途电话问问。
“张站长ꓹ 你们工作可没做到位啊。”
“吴书记说的事,主要咱们关怀不够。”
“这事是我自己一时疏忽了。”主要是李栋对那啥人民文学不上心,稿费才五块钱,没啥意思。
“哈哈哈,你们啊。”
“这样,到了地区,我帮你们打个电话问问。”
“那太好了。”
李栋真心的ꓹ 毕竟这年月长途电话贵就不说了,排队能排死个人ꓹ 有了吴书记这话就好办法了ꓹ 咋说也是县领导这点小事还容易办到的。
来到地区ꓹ 不过十点不到ꓹ 李栋不是第一次来地区了,算是熟门熟路了。
“李栋同志ꓹ 你的文章已经发表了。”
“发表了。”
张勇军一拍手。“太好了ꓹ 李栋同志ꓹ 我们也快些过去办理入住吧,吴书记ꓹ 真是太谢谢你了。”
“一点小事,你们这边回去咋办?”
“吴书记,回去打票就好了。”
“我看看时间,到时候如果来得及,再送送你们。”
吴天笑说道。
这位书记还真挺平易近人的,李栋和张勇军来到登记点,其他几个县的同志到的更早听说昨天已经有同志来了,李栋登记的时候,登记员还有些意外呢,好年轻啊,竟出了特刊不由多看了几眼。
只是对李栋落户农村微微有些皱眉,咋的是农村来的,农村那地方能出啥正儿八经近的作家啊。
登记好,李栋和张勇军一间房子,这年月宾馆条件一般般,睡觉的床铺,洗脸架,没有独立卫生间浴室,不过倒是给了两个暖水瓶自己去水房打水。
待遇不高啊,李栋提着水瓶打了水,回到房间给两人泡了两杯茶。
“小李。”
张勇军笑说道。“我这边还有点工作,这就不能陪你呢。”
“张站长你忙。”
“我给你弄了张电影票和动物园的票。”
想的真周到,李栋接过票道了谢,不过这货没有去看电影没啥看的,倒是去泡了澡,搓了背舒舒服服的逛着百货大楼,一边逛一边记录。
“咦?”
出了百货市场,李栋有些惊讶,碰到熟人了。
“梅小芳同志。”
“是你?”
不等梅小芳回应,梅小龙站了出来。“你来干啥?”
“来百货大楼逛逛,没想到你们挺快的。”
前天过来拉粪尿,今天就过来卖篮子了,李栋瞅了一眼至少三五百个喜字篮子,路口公社产量太吓人了。好在没有出现字母篮子,要不然李栋真的要跳脚了。
不过梅小芳第一次来,不懂的搞推销,这会又刚下雪,外边挺冷的,又赶上班日子,注定这一次销售不会太好啊。“我建议你们去国营饭店,或是食品公司,那边比这里更好点。”
梅小芳听着倒是认真考虑一下,道了声谢,梅小龙几个一直瞅着李栋不顺眼觉得这人知道啥,百货大楼人最多了。
“那行,你们继续卖。”
李栋瞅瞅时间,去吃饭了,中午在国营饭店解决的,点了一肉菜,一大碗米饭,两个馒头,一碗蛋花汤吃着还挺舒服的。
吃过饭,出来又碰到了梅小芳一行人,李栋笑笑点点头没过去,这会人家就还挺忙。
“怎么又是这家伙啊?”
梅小峰小声嘀咕道。
梅小芳没说话,心里暗暗记下来,国营饭店,食品公司,这边生意是比刚刚百货大楼好啊,这个李栋是有些本事的。
回到住宿地方,这边竟然给了饭票,好家伙李栋还被批评了一顿,第一次集体用餐,李栋不在,这年月没联络的办法,只能等着李栋回来了。
“晚上我一定到。”
晚饭的时候,李栋见着一群上了年纪的作者有些懵逼。
“小伙子也是来参加座谈会的?”
“是啊。”
李栋赶紧让着这位白发老人坐下来,大爷,你高寿啊,这把年纪咋还来参加活动,真是精神可嘉啊。李栋都不敢太靠近这位,别一会摔了,扶不起。
“小年轻倒是挺有礼貌的。”
得,李栋心说自己是怕扶不住,笑笑坐下来,晚饭没啥好东西,还以为搞个聚餐呢,谁知道就是员工餐,一人一个菜两个大馒头,一碗稀饭。
不过大家热情挺高的,李栋听着讨论着博尔赫斯,安德烈纪德,黑塞,海德格尔,李栋有点懵逼讨论都这么高大上的嘛,这些名字李栋隐约有些印象。
毕竟是文学少年嘛,读多了武侠,仙侠之余还是需要几本高大上的书垫桌子脚的,当然李栋并不完全垫桌子。“小同志最近读啥书啊。”
“读了一本裤裆壶湿透司机的一本我的天空太多乌云。”
“好书啊啊。”
“有时间拜读拜读。”
“是好书。”
李栋嘿嘿一笑,得回头我得写一本吧,这个笔名有点吊炸天,不知道人家杂志收不收,讨论很是热烈,李栋觉着自己接受了一番思想洗礼,读书,一定要读好书,尿壶司机的书,肯定要多读。
回到房间,李栋憋着笑,洗漱打了开水回来,张勇军这边八点多才回来了,李栋正琢磨搞一份稿子,不行啊,红高粱太熟悉了,想就写,莫言大大不需要这种赚钱的书。
为了挽救大大,沦落金钱奴隶,李栋决定牺牲自我,虽然写这种书可能要被骂,不过许些骂名,我尿壶司机背了。“写稿子呢?”
“今天参加晚饭的讨论,受益良多,忍不住动笔写写。”
张勇军心情不错。“我下午又打了一个电话给人民文学那边,你的散文入选了年度十佳散文候选,最迟到明天中午就有结果了,我跟编辑部打了招呼,一有结果就给宾馆这边发电报。”
“是嘛,那太好了,张站长这事你费心了。”
说话,李栋收拾好笔记本。“水给你打了,泡泡脚。”
萬古至尊 霍東
“还是你们年轻人想得周到啊,入选十佳散文对咱们池城文化站也是一件大事,我可不光光为你一人再跑啊。。”
泡脚的时候张勇又跟着李栋聊了一下明天座谈会,第三个研讨的书就是李栋的。
“明天省里的高老也会参加?”张勇军说道。“那可是老一辈作家,是咱们省内少数几位获得大奖的作家。”
“高老?”
李栋想了半天,没想起来谁啊,巴金自己倒是知道,之后好像没啥有名的作家了吧。这个高老,李栋真不知道,反正混过去就是了,总不好批斗自己吧。
谁曾想还真成了批斗会了,开场大家都挺友好,气氛不错。
“第一位是张宏江老师的作品,我为祖国献花环。”
李栋接过稿子看了看,写的不错挺感人的,国庆节为了采集鲜花摔到悬崖下,爬着回到家里编制花环,献给祖国,自己因为重伤不治死了。
写的真好,李栋不得不说,这精神自己肯定比不了。
“这篇文章很有深度啊,同志们。”
姐妹奪愛 窈窕豬
“是啊,高昂的爱国主义精神,值得我们学习啊。”
“用鲜血浇灌的花朵,绽放最美的光彩,写的好,写的有深度,写的有骨肉,有灵魂的文章。”
“大家回去好好读一读,学一学,咱们给张宏江老师鼓鼓掌。”
“好。”
李栋一拍手,拍的可起劲了,这好文章,李栋放松了不少,大家还是讲原则的嘛,鼓励为主。
“第二篇,我为四化献青春。”
特種兵之神級兵王
“高洪亮老师的作品。”
这是高老的儿子,还是孙子,李栋嘀咕一声不比自己看着年纪大,二十有了吧,别没满十八岁吧,写的不错,笔力老道,为四化为国家,献出青春的决心。
好文章,李栋跟着鼓掌,接下来一顿称赞,表扬,这个李栋越加放松了,咋的都是好人啊。夸夸就过了,研讨会开的还是挺轻松的,李栋觉着自己一会要不要谦虚几句啊。
真夸的挺不好意思,没见着高洪亮小朋友都涨红着脸,高兴的不行不行的,自己咋不能超过这样小朋友,一定淡定,夸我吧,我就是一低调的人,你说一会咋表情呢。
高兴,激动,兴奋,李栋想了很多,准备了不少。
“下面是来自池城的李栋同志一篇儿童科幻,太长了一点,我就不给大家读了,大家先看看,有啥想法,不要顾及该怎么说怎么说,年轻人要多批评才有进步。”
“我来说几句吧,儿童科幻,我一直有所研究,多是奇思妙想,不过我要说一下,即使科幻也该有一些科普作用,不能一味地无限制发散思维,一些根本不可能存在实现的东西就不要写了嘛,误导了小朋友,这可就是罪过大了。”
天價少奶奶
这帽子,李栋差点没顶住,好再有人打圆场,科幻要有想象力,得,李栋觉得这气氛有点不对劲啊。
果然接下来评价多是光怪流璃,无限制乱想,还有什么不唯物主义,好家伙,李栋郁闷的差点没把尿壶司机给拿出来。科幻啊,自己都已经写了,不说还是小说,咋的这下不用担心自己会不会太高兴,太兴奋,不够谦虚的问题了。
農門稻花香
“得。”
这家伙别说李栋郁闷,张勇军也郁闷坏了。
这啥意思啊,咋得,怎么池城推荐的作家不行啊,我张勇军的工作不到位啊。
“年轻人嘛,多学习,多积累,总有一天能开花结果的。”
“哎呦,梁老说的对,年轻人思想不成熟是有的。”
李栋郁闷了,张勇军刚想说话一工作人员走了进来递给张勇一份电报。
“好啊。”
“张站长说说哪里好了?”
我的輕狂歲月
张勇军笑笑。“我这边刚刚接到一份电报,人民文学发过来的,李栋同志祝贺你啊。”
“祝贺我?”
张站长,你没听到嘛,我都成了批斗中心点了,俺还是回农村吧,城市套路太深了,年轻容易掉坑里。
“祝贺李栋同志短片散文《秋意游景》获得人民文学年度十大短片散文。”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