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rvp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庶族無名》-第四百七十七章 與周瑜的初次交鋒看書-f7w37

庶族無名
小說推薦庶族無名
蒋干的江东之行显然不是太顺利,孙权虽然接待了他,但对于投降之事,显然是不可能答应的,尽管早已料到,但陈默心中还是有些失望,打了这么多年仗,有些累,这天下也累。
希望这是最后一仗吧。
刘备已经遁走南中,这辈子出来的希望不大,蜀中已定,如今陈默却是能全力来对付江东了,水寨的训练已经初见成效,至少荆州军给人的感觉像那么回事了,至于打起仗来如何,这得上了战场才能知道。
数十艘走舸环绕在两艘艨艟四周,在江面上看上去,却也颇有规模,明军这边顺流而下,仗着地利优势,江东军逆流迎战,吃些亏,但今日的风向有些不定。
穿越之胡作妃為
極品女鬼差 萌家冉瀅
这是一次试探性的进攻,江东军主动前来寻衅,陈默自然不会不理,数十艘走舸在旗号的指挥下,往来穿梭,并未直接借着水势往下冲。
放箭!
艨艟上的将领看着那缓缓朝着这边逼近的江东战船,果断下令,水战之中,弓箭是主导,一枚枚箭簇掠空而过。
一箭之地的距离,便是生死的距离,箭雨在空中短暂交错,而后落向不同的方向。
双方的士兵已经各自举起了盾牌,操纵走舸的将士奋力的划动着船桨,箭矢噼里啪啦的落在盾牌上ꓹ 也有的落在了人身上,走舸依旧灵动的在江面游弋ꓹ 几具尸体从走舸上落下来,鲜血染红了周边的江水。
陈默挥动令旗,艨艟开始放开速度朝着下游的江东军撞过去ꓹ 数十艘走舸环绕四周,毕竟不是陆战ꓹ 气势说不上有多猛,这也是水战和陆战最大的区别ꓹ 短兵相接也是船和船之间的碰撞ꓹ 在登船交手之前,个人的勇武在这里起不到任何作用,这也是吕布当年数次南下都未能成功的原因,吕布的打法在这里是行不通的。
数十艘走舸在艨艟碰撞之前撞击在一起,晃动的船身中,不少将士直接落水,剧烈的撞击声还在不断响起ꓹ 质地差一些的船只或许直接便散架了,能够在这种环境中保持稳定和清醒才是一名合格水军战士的标准。
“弩箭射击!”看着双方距离接近ꓹ 陈默再度挥动令旗ꓹ 一架架元戎弩在萌宠上被架起来ꓹ 朝着对方疯狂射击ꓹ 能够十连发的弩弓在这种战争中最能体现价值,冰冷的弩箭射穿了江东将士的身体ꓹ 愤怒的江东将士高高跃起ꓹ 扑到艨艟上ꓹ 却被早有准备的荆州水军用长矛刺穿在空中。
開個店鋪在天庭 天啟少爺
战斗渐渐变得激烈起来,数十名水鬼在混乱的战场上ꓹ 带着凛冽的杀机悄然潜至,开始破坏艨艟的船底。
大小姐的貼身兵王 月醉
陈默微微皱眉,这种情况,他也没有太好的办法,但江东将士显然很熟悉这一套流程,洛水的将士被这些水鬼一一刺杀在水中,就算同样精熟水性,但在水中战斗显然不及这些水鬼灵活。
“向水面射击!”艨艟上的水军将领连忙下令,元戎弩开始朝着水下射击,不多时,水面上多了许多浮尸,有的水鬼则会借着尸体的掩护逃离,江东的战船却在此时靠近过来,陈默连忙下令楼船上的弩炮开始压制对方的后阵,接连击沉三艘走舸,一艘艨艟里也开始进水。
远处,江东的楼船上,周瑜看着这一幕,摇头笑道:“这陈伯道确实懂些水战,不过,只有这些还不够!”
说话间,手中令旗一挥,江面上的鼓号声顿时一变,前方的江东水军开始向四面散开,绕开江面上的荆襄水军,朝着陈默的楼船靠过来。
“王上快走!”陈默身边,看着这一幕的几名将领面色一变,若让这些水军靠过来,陈默可就危险了。
陈默自然也明白这一点,皱眉看了看对方的楼船方向,这周瑜……不讲规矩啊。
他自然没有跟这些水军拼命的理由,示意楼船掉头,同时水军也开始向这边靠拢,尽量阻止对方靠近,同时手中令旗连挥,一排排弩手手持元戎弩来到船舷边,对着靠近的江东水军疯狂射击,至于藏在水面之下的水鬼,陈默也没有太好的办法,让人扔了几罐火油下去,顺便扔了几个火把,江面上顿时燃起了火焰,让那些冒出睡眠换气的水鬼没办法靠近,但也引燃了陈默的楼船,在周瑜遗憾的目光中,楼船缓缓驶入夏口水寨。
这并不算正式交锋,类似的交锋在这段时间时有发生,荆州水军向来是败多胜少,但像今日这样,陈默和周瑜亲自上阵指挥的,还是第一次,周瑜虽胜,但多少有些取巧之嫌,但陈默也并不在意,打仗这种事,只看结果。
兼職驅鬼師 蕭西窗
“王上,此战那江东鼠辈太过分了!”陈默回营,观战的一帮水将凑上来,一个个义愤填膺,陈默今日出手,主要是给这些水将示范,至于败了……说实话挺正常的,荆州水军败给周瑜水军也不是一两次了,但懂些水战的都看得出来,周瑜若非最后取巧,让开中门绕道直扑陈默主舰,这一仗胜负难料。
“败就是败,没什么过不过分,尔等难道还想效仿那宋襄公在战场上跟人讲礼仪?”陈默摆了摆手,将自己的头盔递给一旁的典韦笑道:“败并不可耻,这世上没有真的常胜将军,但你若将败当做习惯,那就自觉交出手中军权,回家养老吧,今日周瑜的手段诸位也看到了,那下次就尽量避免,主舰周围当有护卫,今日楼船四周,只有六艘走舸,这个不够,至少要十二艘,敌军再以此法冲上来的时候,我军也不会束手无策,另外就是那水下作战的军卒,我军中没有这可不行,蔡和。”
“末将在!”蔡和连忙上前,躬身道。
“你久在荆州为将,怎的我军中没有这水下作战之人?”陈默看着蔡和询问道。
“王上有所不知,这水下军卒在江东被唤做水鬼,不但精通水性,而且身手矫健,寻常兵卒难以胜任,而且也没多大用处。”蔡和连忙躬身道。
“无用?”陈默闻言瞥了他一眼道:“今日交战,我军至少有十艘走舸被那水鬼掀翻,还有艨艟也被凿沉一艘,这叫没用?如何才叫有用?”
“这……末将疏忽,请王上降罪!”蔡和连忙躬身道,自蔡氏投了陈默之后,虽然么有接受蔡氏友好的‘邀请’,不过蔡和作为昔日荆州大将,陈默还是留下了,不止是他懂水战,更重要的是,蔡家往日不少旧部可以通过蔡和重新找到并启用,不过这些人虽然有些本事,但却习惯了昔日荆州的氛围,这段时间陈默整顿军队,整顿的就是这些人,作为这些人的举荐者,蔡和自然是重点关照对象,有些毛病,在陈默这里必须剔除才行。
“降罪倒不至于,但尔等记住,这战场之上,千变万化,只有做好足够的准备,才能应付任何可能出现的危机,水鬼可以不用,但我军不能没有,你既然熟悉这些水鬼,便交由你在一月之内,训练出一支水鬼!有问题么?”陈默看着蔡和,沉声道。
“末将领命!”蔡和连忙躬身应命。
“此战我军以顺击逆,但就算没有周瑜最后的那一击,我军也有不如,诸位应该能看出。”陈默看向众将道:“此时若真的开战,江面之上,我军难有胜算。”
神級屌絲插班生
美女總裁戀上我
“王上放心,末将必定加紧操练将士,下次再战,绝不输江东!”几名将领连忙道。
“人家十几年训练的水军,岂是你数月之功可比?”陈默摇了摇头,看着众将道:“大家看地图!”
众人随着陈默的指点,看向陈默背后那地图。
“西陵、江陵、安陆、乌林、麻屯、监利,我在这几处设有重兵,尔等日后再与江东军交手,若是不敌,便将之引上岸,向这几县撤退。”陈默点了六处城池,看着众人笑道:“水战打不过,没必要非要以己之短攻敌之长,陆战才是我军强项,在江上,他们厉害,但到了岸上,我军天下无敌,记住,尽可能给我保住将士性命,日后等江东水军打没了,我等渡江还要靠这些将士!”
“王上英明!”众将闻言目光一亮,连忙拜道。
異世真君 長生不老
爆寵紈絝妃:邪王,脫! 夏蟲語
“都去休息吧。”陈默起身,摆了摆手道。
“末将告退!”
陈默这边虽败,但气氛相对轻松,但周瑜这边的气氛反而有些凝重。
“都督,我军今日得胜,都督何以反愁眉不展?”江东水寨之中,吕蒙看着愁眉紧锁的周瑜,奇怪道。
“今日虽胜,却是小胜,但那陈默于水军战法的精熟,却叫人担忧!”周瑜皱眉道,在江面上打赢陈默,对周瑜来说,那是理所当然得,但陈默对水军的指挥完全不像一个新手,反而颇为老道,进退有据,当断则断,没有丝毫拖泥带水,若今日是两军大战,江东便是能胜,也绝对不容易,水战都打成这样了,若真打到陆地上去,周瑜不敢想象那会是怎样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