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1awr都市言情小說 我有一座藏武樓 線上看-第六百六十八章 霸道分享-iiq7n

我有一座藏武樓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藏武樓
不错,吕仁此刻心中剩下的也只有这一个想法。
这是何等强横的武学,又是何等霸道的武学,简直有一种掌控天地,吞噬万物的恐怖意境,神髓无双,盖世莫敌。
当然,更加可怕的则是施展出这门武学的段毅,几乎给他一种自己师尊当面的感觉,不,比他的师傅还要来的恐怖,可怕。
因为,他的师傅无论如何也不会对他展露杀意。
而现实当中,吕仁的身体内,本来凝聚,锋锐的真气无端端溃散,手足本来强健,却变得酥软无力,手中之刀更是叮当一声掉落在地。
他根本无法阻挡段毅这如同云龙探爪的一抓,直接被一股强猛无比的吸力给摄到段毅的手中。
他呜咽着一声,舌头吐出,一张脸除了惊恐,扭曲,还有因为被人掐住咽喉而产生窒息之感的血红,再加上身躯无力的扭动,挣扎,更显的弱小,无助。
堂堂河东血征刀传人,也是大有名望的少年侠客,竟然连段毅一招都接不住,反而露出这般弱小的姿态,着实惊爆了不少人的眼球。
段毅目光清冷,手掌掐在吕仁的喉咙上,单臂将其提起悬空。
焚顏絕愛:冷面老公的強勢妻
虽有将近一百四十斤的重量,但对于修行密宗龙象般若功的他来说,实在是小菜一碟。
整个人气势更是霸烈,霸道到了极点,还有强烈的杀机充斥在空气当中,似乎随时会将手中的这人给掐死。
邪魅殿下霸愛笨蛋丫頭 clown、珂珂
不过他并没有这么做,声音无比的淡漠ꓹ 道,
“我不对这两个女人动手ꓹ 不代表你可以在我面前聒噪,你愚蠢,不要把别人和你想的一样愚蠢ꓹ 老老实实的待在原地,否则ꓹ 下一次我不会留手。”
说着,段毅轻轻一甩ꓹ 直接将吕仁给扔到地上ꓹ 用力不小。
咚的一声闷响后,这位过去从未受过如此羞辱,挫败的少侠落地,滚了几圈,直接撞到楼梯的一角,额角乌青,好在没受到什么重伤。
等到片刻之后ꓹ 吕仁重新凝聚体内的真气,手脚也恢复了力量ꓹ 方才扑棱一下翻身而起ꓹ 横掌在前ꓹ 做出一副警惕ꓹ 防范的姿势。
他的表情满是羞愧,愤怒ꓹ 耳边嘈杂ꓹ 虚幻的听见了这在座之人对他的指指点点和嬉笑蔑视。
心魔 沁紙花青
两眼恼恨而又凶狠的看向段毅ꓹ 拳头捏的咯吱作响,太阳穴隐隐跳动ꓹ 却终究没有再动手。
邪氣丹藥師(全) 90後村長
他怕了,这种怕,是基于两者之间如同天堑一般的实力差距上的。
“刚刚那一抓,奥妙绝伦,那是集心,气,招,于一体的盖世神功,不但直接压制了我的心灵,蒙蔽了我的精神,甚至直接驱散我体内的真气,力道,纵然有所准备,恐怕我也接不下他一招。”
吕仁终究是一个少年俊杰,可以清晰且清醒的察觉到段毅那一抓的恐怖与精妙之处,任他绞尽脑汁,思考再三,也找不出破解之法,当然不会贸然行事,自取其辱了。
而除了愤恨,无力,更多的还是不甘,如此丧尽天良的人,竟然练成这般惊世骇俗,惊天动地的武功,苍天何其不公?
而其余之人,也大多被段毅所展露的这一手强横霸道的武学所震慑,甚至不少人都面如土色,自觉就算倾其全力,怕也就是和吕仁一般无二的下场,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无量老人眼见自己老友的亲传弟子被人打的像是一条丧家之犬,也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眉心一点堆蹙的痕迹,显示出他内心的不平静。
“这武功,吸功大法还是擒龙控鹤?
不对,这是此子自行参融各路武学所创生演化而成,好恐怖的资质和悟性。”
隐隐的,无量老人很有一种自那漫长岁月都活到狗肚子里的一种羞惭之感。
诸如夏宏,夏宁,夏舒等人,心中也是心思各异,对于段毅的警惕和防范又高出不知多少层次。
尤其是夏宁,少年表情又是嫉妒,又是恐惧,本来英俊稚嫩的脸庞极度扭曲,不和谐。
少年的双手手背青筋暴起,乃是紧紧握拳,发力过猛所致,心道,
“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这么强,难怪上次没能杀了他,怕是铁奴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不好,他定然知道我对他下手的事情,若是他有心刺杀我,该怎么办?”
醫院怪談 一號怪談社
夏宁少年暴虐,凶狠残忍,杀人如麻,看起来像是一个狠角色。
但事实上,这种性格过于飘浮,过于畸形,乃是基于本身的地位,所掌握的势力而来。
我在異界是個神 上江君
狼性總裁狠狠愛
一旦遇到真正的强人,狠人,没了安全感,没了掌控一切的自信,便立马原形毕露,将自己软弱,懦弱的一面,暴露出来。
夏宏神思机敏,察觉到自己次子整个人从精神层面透出的弱小,恐惧,很是不悦的瞪了他一眼,暗暗摇头,心道:
看来过去对宁儿太过骄纵放任,成了一个色厉内荏的货色,今后还是要多抽时间好好教导才是。
暴起出手,将吕仁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段毅,更是吓了那跪地的母女两个一大跳。
婚內燃情:總裁老公你在上 許溫暖
之前还见这清俊无匹的少年温顺,斯文,很讲道理,却不料翻脸如翻书,且变化之后,给人如此的冲击和压力。
段毅重新将手掌按在龙渊剑剑柄之上,眉目清朗,却平添几许凌厉锐气,眼神平淡,却宛如藏着无穷惊涛的大海,再次看向母女两个,
“还是刚才的问题,回答我。”
这一声,段毅未曾动用什么内力辅以威慑,但就凭刚刚他霸烈无比的一击,毫无顾忌的杀气,足以叫人心惊胆寒。
任娇根本未曾和段毅有过肌肤之亲,当然不可能知道他身上的具体特征。
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她已经没了退路。
冷汗打湿后背,心脏几乎停顿,眼睛转动间,故作一副空洞而又绝望的表情,呐呐道,
前妻的蠱惑 塵陌
“当时是你强迫我得,我从未有过那种事情,更因为害羞,无助,根本不敢睁眼看你,如何能知道你身上的特征?”
好一个机敏的女子。
纵然恨不得一掌将此女拍死,段毅也不得不承认,这小女人是个厉害人物,难怪能被选来对付他。
那桌边的端王世子夏舒,更是在眼睛当中闪过一丝不着痕迹的笑意。
夏毅,大事成了,虽然无法证明你有罪,但也无法证明你无罪,这就够了。
重生之鐵腕
等到今日之事在江湖上宣扬开来,我看你还有何面目再去见无暇。
我得不到的女人,你也休想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