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q3gh火熱言情小說 哆啦A夢世界裏的魔法師 蝸牛愛桑葉-第九九四章 刺殺熱推-na0cs

哆啦A夢世界裏的魔法師
小說推薦哆啦A夢世界裏的魔法師
坐在教室里的冶源大治瞳孔略微缩小,这个诅咒是专门针对他的,能够最大幅度的消减他的力量!
吞噬異界 一樣的夏天
而且敌人还控制了自己的同学,除了大雄等几个被世界意志保护的人之外,其余都是他的敌人!
“不行,现在我的力量被诅咒给压制了差不多一半,而且敌人的实力和数量都是个未知数,如果硬拼的话我很可能会吃亏,绝对不能蛮干,至少得先知道些情报才能打。”
还没想出应对局面的方法,一直坐在他前面的人突然伸出手,五指成爪直指他的心脏!
在他的手即将触摸到胸口时,大治的手掌已经放在他的手上,脸上也有了些许惊讶的神色,这人的力量好大!
看来被人控制之后还大幅强化了身体素质,至少可以对他造成伤害。
“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大雄几人还没搞清楚状况:“为什么你们突然对大治动手了?”
卿卿我我
他们不清楚神族的存在,自然不知道这两拨人的交锋,同样冶源大治也不指望他们。
官路:絕色紅顏 心飛揚
不过这些被人控制的傀儡也无视了大雄几人,根据神主的命令,这几人还有用,暂时不能死掉。
門 徒 牛筆
“你们赶快滚吧!”佳里坂好心提醒了他们一句:“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不攻击你们,但不要把希望寄托在敌人的仁慈上。”
李心宇也从储物口袋里拿出一把符箓和道玄剑,开始施展定身术。
佳里坂的脚下也幻化出大量黑雾,迅速包裹了附近几个傀儡,暂时禁锢住这些同学。
他们并不想伤害这些人,毕竟大家同学一场,能救就救下来吧,反正他们也不至于威胁到自己的命。
不过当他们的法术出手的时候就开始后悔了,这些人的力量不是一般的大!
煉神曲 小市民
能够伤到更高境界的冶源大治,即使是没有任何加持的白板状态,也不是这等随意发出的法术可以抗衡的。
前任翻身戰 滄小歡
不到两秒,佳里坂幻化的黑雾上就出现了层层裂痕,而李心宇贴上去的符箓也开始自燃。
“切,可恶!”佳里坂和李心宇都默默加大了能量的输出,同时开始担心冶源大治他们的情况。
他们仅仅是四五个傀儡就已经疲于应付,而冶源大治要面对的可是一个学校!
不能伤人,还要提防附近背后黑手的偷袭,他们根本想不到破局的机会在哪里。
就在这时,被傀儡团团围住的球体突然爆开,戴上无限之戒的青月一脚便将傀儡群踹开了一个洞。
飞出去的人在空中散落成无数零件,穿透了被黑雾与定身符控制住的傀儡。
青月踹开一个洞之后,一脚踩爆了还在地上哀嚎的傀儡:“还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吧。”
“???”
佳里坂和李心宇歪着脑袋打出几个问号,说好的不伤害同学呢?怎么一脚踹出这么大一个洞?拼的起来吗?
穿越胤禛福晉 假駙馬
别说他们了,就连幕后黑手都愣了半晌ꓹ 这怎么和平时的剧本不一样啊,说好的他们为拯救同学们付出全力ꓹ 然后他们过来捡人头的剧本去哪了?
他们还特地没有磨灭这些人的灵魂,不就是为了让他们看起来还有救吗?
冶源大治也不思考那么多了,拿出暗刃ꓹ 将这些傀儡斩成数段,站在青月的身旁。
虽然这样看起来很无情ꓹ 不过是当前战斗中最好的方法了,他可不是什么圣母心泛滥的人。
再说了ꓹ 只要他们能活下来ꓹ 冶源大治就可以倒退这周围的时间,让他们重新回到活蹦乱跳的时候。
就算受伤了,也有出木衫可以帮忙回复生命力,而能量他现在基本上还算够用,缺少的就是命!
穿越之雪影蝶依
随后,冶源大治环视四周一圈,这才发现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暗红色。
这片区域内似乎充盈着一种很奇特的能量ꓹ 隔断了他对周围空间的感应,无法从自然界中借力。
这对他来说是一种很大的削弱ꓹ 因为只凭借自己的力量ꓹ 根本发挥不出这个等级应有的实力。
青月则是有些可惜的看着地面ꓹ 其中一具已经看不出人样的尸体ꓹ 正是出木衫的分身。
在灾害来临的时候他虽然没有被控制,但是限于本身的实力ꓹ 再加上心生怜悯ꓹ 顷刻间便被傀儡们撕碎。
“你们两个别愣着了ꓹ ”冶源大治出声提醒佳里坂和李心宇:“他们不是冲你们来的,快离开!”
如果可以的话ꓹ 他不希望大雄几个普通人和佳里坂两人死在这里,因为等会儿复活起来会很麻烦。
大雄他们身上有世界意志的保护,时间对他们来说效果本来就很弱。
而佳里坂和李心宇两人都是强者,如果死掉的话想要复活花费的能量会很多,可能会让他暂时陷入虚弱期。
而他又不能将战场转移到其他位置,逆转时间的范围同样会影响到能量的损耗。
佳里坂不得已点了点头,随后开始收回自己蔓延出的黑暗,没想到自己最终还是成为了累赘。
阴影往回收缩,而冶源大治握紧暗刃,将自己的目光集中在佳里坂两人身后,他担心这两人会成为人质。
毕竟他们对佳里坂的态度与其他同学有所不同,不是没有可能被人盯上。
天生曖昧 流氓魚兒
就在阴影即将消失的时候,地上的影子突然出现异变,一道人影从黑暗中冲出,匕首直指目标的咽喉!
“不好,埋伏在这里!”冶源大治下意识的就想拿剑挡下,却感觉右手上传来一阵异样。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右手上布满寒霜,极度冰寒冻结血脉,发现时已无法挽救!
也就是这么一愣神,彻底失去了抵抗得机会,他几乎是眼睁睁的看着女刺客持匕首冲到他面前。
在这一瞬间,冶源大治看到了刺客眼睛中自己惊愕的倒影,以及离她脸越来越近的鞋底。
啪叽一声,女刺客脸上的笑容变得扭曲,身体不受控制的飞出教学楼。
无论是墙壁还是布下法阵的后山都跟纸糊的一样,根本起不到半点阻拦的作用。
明士 黃石翁
青月淡定的放下脚,刚才他一直在看地上,并且诅咒与领域都没有针对他,忽视这个孩子,是她计划中最大的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