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th15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討論-961、年輕人不講武德分享-91ts3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年年年……”
年兽周身赤红,带有特殊灵纹,玄妙非常。
他身形巨大,竟有小汽车大小。
此刻。
呼啸着冲向杜淳香。
郑拓见此,稳稳端坐原地。
他已经寻找到吃掉玄灵纹恶,将其吞噬,收为己用的方法。
既然已经找到方法,便没有必要与杜淳香继续对战。
与杜淳香继续对战,只能暴露自己更多手段。
如今这么多人盯着自己,少暴露一些手段,对自己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郑拓稳稳端坐桌前,自顾自倒上一杯美酒,饮上一口,欣赏接下来的战斗。
相对于郑拓的悠然自得,远处的战斗却万分凶险。
十二神将化年兽,与杜淳香对战,完全是玩命状态。
这是郑拓所要求的状态。
杜淳香已经找到自己想要找的东西,这东西,估计其本体已经收到。
所以。
此刻就算干掉杜淳香,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毕竟眼前的杜淳香,仅仅只是杜淳香的一尊出窍期道身。
道身而已,就算被干掉,杜淳香也是不会说什么的。
天王境凝聚出窍期道身,三泡尿的功夫,能凝聚出一个团来。
退一万步讲。
自己可是帮助其完成了玄灵纹的提升,帮助其向传说级强者的位置,更进一步。
搞不好以后杜淳香还会寻找自己,要与自己切磋。
既然如此,那便让十二神将动真格的,玩命修行。
只有在真正的生死战斗中,生死搏杀中,才能磨练出真正的绝技。
只有经历过死亡,才能领悟死亡的真谛。
十二神将深切的知道其中道理。
杜淳香是天王级强者,修仙界巅峰上的王中王。
与这种存在交手,本身便是一种实力的提升。
这般好的机会,十二神将岂能错过。
“年年年……”
年兽口中发出怪叫,抬手拍向杜淳香。
“有趣的事正在发生!”
杜淳香见此,并未生气。
面对年兽杀来ꓹ 他抬手挥出一拳,选择与年兽正面厮杀。
嘭!
巨爪与杀拳相撞ꓹ 嘭的一声,发出剧烈轰鸣。
这种冲击太多强横,阵法内ꓹ 魔小七等人皆有被波及,一个个人仰马翻ꓹ 皆有手掌。
其中魔小七无恙。
她实力最强,就算是面对杜淳香ꓹ 也有一战之力。
反观杜玄灵赵岩等人ꓹ 皆有被波及。
他们的实力,不足以在这种对局中承受双方的攻击。
没有办法,郑拓只能打开七阶阵法,让几人离开。
重生之成為豪門公主 淺
其中几人有自知之明,选择离开,不参与此事。
而杜玄灵与赵岩等几人,选择原地观战ꓹ 不准备离开。
虽然不能参与战斗,但这种战斗对他们来说ꓹ 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状态。
能够近距离观战ꓹ 定然也能大有收获。
这对他们的修行来说ꓹ 绝对百利而无一害。
几人的选择郑拓没有理会ꓹ 继续观察。
轰……
巨响轰鸣,从天空传来。
軍旅之孤狼
年兽与杜淳香继续大战。
二者放开手脚ꓹ 直接在天空之上展开肉搏战。
怨念搜尋者
轰……
二者正面硬碰硬ꓹ 谁也不使用法门神通ꓹ 单纯依靠肉身硬碰硬。
这种战斗看上去相当野蛮。
仿佛回到蛮荒时代,那个人们刚刚懂得修型ꓹ 还不完全理解什么是修行的年代。
轰……
巨大的年兽利爪挥出,与杜淳香的拳头相撞,引起巨大轰鸣。
那轰鸣化为冲击波,扩散四周,形成气浪,好不壮观。
气浪翻滚,随着二者对轰,一圈一圈扩散。
远远看去,天空是像是被投入石块的大湖。
一圈一圈气浪翻滚,将这片空间震动出一圈一圈肉眼可见的波动。
“合体傀儡吗?”
虚空之上,老怪物低语,望着年兽的眼神,明显不正常。
“能与出窍期的杜淳香如此这般正面厮杀,这十二神将组合后的战斗力,当真不容小嘘。”
有男子这般评价十二神将。
能够听得出,其对十二神将欣赏非常。
“错错错……”
老怪物摇头。
眼神炙热的望着年兽,兴奋的竟然浑身颤抖。
作为一名傀儡师,且实力有天王级,竟然因为年兽而浑身颤抖。
这种局面,他们属实没有见到过。
“一群愚笨之人,岂能看出这合体傀儡的玄妙。”
老怪物这般说道:“杜淳香小家伙的实力还不错,但想以这种状态获胜,恐怕需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众人对年兽的评价已经极高。
此刻经过老怪物如此评价,众人对年兽的态度在度加深。
他们也想看看,这传言中实力强横的十二神将,在合体后,是否真的能够镇压杜淳香。
要知道。
杜淳香当年,可是一位狠角色啊!
轰……
激烈的战斗仍在继续。
杜淳香与年兽正面硬碰硬,谁也不怕谁。
轰……
轰……
轰……
红光与白光互相交织互相碰撞,气爆声入耳传来。
二者巅峰对决,谁也不退后半步,就是硬碰硬厮杀。
“好强的傀儡!”
杜淳香战斗至此,惊讶不已。
外人看来,这年兽的实力已是极为强横。
他作为正面与年兽厮杀之人,感受却大为不同。
在他的感受中,此刻与自己对战的年兽,远比看上去要强大多的多。
他的实力虽然只有出窍期,可他这个出窍期,可是从王级强者所在孕育而来。
凭借他的实力,在出窍期,完全是无敌的存在。
加上他刚刚对玄灵纹的参悟更上一层楼,这让他的肉身在吸收玄灵纹后,变得更加坚韧不凡。
但就是如此,却仍旧无法从年兽身上讨到任何好处。
这年兽的肉身,竟然比他的肉身还要坚硬。
无面这家伙究竟是怎样炼制的傀儡。
若这十二神将的实力皆达到王级,回头合体,在度化为年兽,恐怕小王境就能与天王境的存在对战。
就算打不过天王境,也不可能被轻易斩杀。
传奇。
还真是一位传奇人物啊。
杜淳香想到此处,当即心念一动。
他催动玄灵纹加持己身。
玄灵纹玄妙非常,散发淡淡荧光,美妙绝伦,惹人羡慕。
玄灵纹一处,顿时,杜淳香的肉身强度提升数个层次。
无论是力量,防御,还是反应速度,都有巨大提升。
轰……
在新一轮的碰撞中,年兽被杜淳香一拳轰飞,狠狠砸在地面之上。
小山震动,当即被夷为平地。
“年年年……”
被夷为平地的小山下方,年兽缓缓起身。
可以看到。
她那与杜淳香硬碰硬的爪子已经严重损坏,达到完全不能使用的状态。
鲜红的血液流淌,染红大地,看上去相当凄惨。
不过这种凄惨对年兽来说并不算什么。
它望着杜淳香,没有丝毫畏惧。
它周身红光闪烁,当即化为一颗流星,冲向杜淳香,继续与杜淳香进行搏杀。
见年兽如此凶猛,杜淳香微微点头。
“小东西,我可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杜淳香露出笑意。
对自己对手最大的尊重,便是全力出手,让对方感受到自己的认真。
刷!
杜淳香化为一道白光。
没有使用任何神通手段,就这般冲杀到年兽面前,举拳便打。
年兽见此,毫不示弱,没有丝毫畏惧,踏起自己那巨大的爪子,杀向杜淳香。
轰……
巨大轰鸣肆虐天地,二者对决,仍旧精彩绝伦。
但差距还是相当明显。
仅仅一次正面硬碰硬,年兽便被杜淳香一拳轰飞,狠狠撞在七阶阵法之上。
七阶阵法晃动,显露出他的不稳,与刚刚那一次攻击有多麽强横。
年兽遭受重创。
刚刚的攻击,杜淳香没有留手,全力以赴。
单单如此一拳,便让年兽骨断筋折,战斗力锐减到近乎无法起身。
年兽此刻相当凄惨。
他浑身染血,近乎无法起身,整个人差点被刚刚一拳斩杀。
“小家伙,你的潜力很不错,但终究差我一丝,好好修行,未来不可限量。”
杜淳香微笑着说道。
对于年兽能够承受自己全力一拳表示认可。
换成一般修仙者,单单这一拳足以秒杀。
这年兽竟然还活着,且看样子战战意不曾减少分毫。
“年年年……”
年兽口中发出属于他的奇怪叫声。
紧接着。
年兽的身上,浮现出一道紫光。
紫光弥漫,将年兽保护。
在紫光的保护下,年兽身上那遭受重创的地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全部修复。
仅仅三个呼吸后,年兽完好无损,重新归来。
不仅如此。
能够明显感觉到。
年兽的气息比刚刚更强。
而且。
其原本火红的肉身,竟出现几道紫色纹路。
那纹路浑圆饱满,天然形成,看在眼中,徒增一抹玄妙。
“自创灵纹!”
杜淳香看到那年兽身上的紫色纹路后,便是感受到了不属于这片天地的力量。
难道是刚刚顿悟出的力量吗?
杜淳香惊讶不已!
明明只是傀儡,为何能够顿悟出属于自己的灵纹。
杜淳香难以理解。
对于傀儡之道,他有所涉猎,但并不精通。
傀儡就是傀儡,傀儡竟然还如能如一般,参悟灵纹修行,他倒是第一次遇见。
“好东西,好东西,好东西啊!”
老怪物望着年后,他吃的舔了舔嘴唇,那想要抢夺的模样,早已昭然若揭。
但其他王级并未发现年兽异常。
因为有七阶阵法阻挡,他们并未感受到年兽的气息。
他们以为那年兽身上的紫色纹路是一种法门或神通,仅此而已。
对于他们来说。
美男,請到碗裏來
自创灵纹可不是想自创就能自创的。
那需要契机,需要机缘,需要很多很多东西。
在他们眼中。
十二神将只不过是傀儡而已,再强,也不可能自创灵纹。
只有老怪物,其似乎是看出十二神将的不凡。
口中叫嚷着好东西好东西,想要将十二神将收为既有。
“年年年……”
年兽回复如初,实力暴涨。
它四蹄用力,在度杀向杜淳香。
“不错不错,竟然还有这种手段。”
杜淳香点头,仍旧没有丝毫留情,出手,杀向年兽。
二者继续厮杀。
场面自然比刚刚要更加火爆。
虚空震动,无法承受二者力量出现细微裂痕。
在这种战斗中,年兽刚开始并不落下风,与杜淳香打的有来有回。
但随着时间推移,年兽开始呈现不敌状。
杜淳香的玄灵纹已是非常成熟的力量,其运用起来自如非常。
反观年兽的力量,才刚刚浮现雏形,远远没有达到运用自如,甚至爆发出强大力量的阶段。
所以。
战斗的结果不言而喻。
年兽开始被杜淳香单方面的暴打。
没有错,就是单方面的暴打。
没有任何悬念的单方面暴打。
用不成熟的灵纹与杜淳香交战,显然并非一个明智之举。
轰……
年兽被击飞,狠狠撞击在七阶阵法之上。
与上次被轰飞一般无二,年兽遭受重创,眼看已不支,随时可能身死。
而这一次,与刚刚一模一样的是,年兽周身,浮现出其他颜色的力量。
这一次一口气浮现出三种颜色。
三种颜色的力量将年兽包裹,仅呼吸间,年兽身上的伤口全部修复,气息比刚刚更加强大。
同时。
其身上又多出三种不同颜色的纹路。
打不过就纹身,年兽如此举动,让人惊讶不已。
“有点意思,我倒想看看,你还有多少次机会。”
杜淳香主动出手,杀向年兽。
年兽不甘示弱,翻身与杜淳香展开搏杀。
双方激战,杀的昏天黑提,日月无光。
双方搏杀,杜淳香稍有留手。
年兽毕竟是无面手下王牌,若失手给打死,怕是会与无面结怨。
以后自己还要找无面探讨修行之事,万万不能结怨。
但年兽可不管那个。
它自认实力不如杜淳香,所以更加玩命。
且此刻,不仅肉身搏杀,还开始运用自己的神通手段,试图将杜淳香干掉。
“还真是一个凶猛的小家伙啊!”
杜淳香见此,微微点头。
手中力道加大,玄灵掌拍出,打的年兽连滚带爬,完全不是对手。
而年兽对此并不气馁。
他没有等自己在受伤,眼看打不过,当即催动手段。
原本已是五种颜色混合的肉身,转眼间化为十二种颜色。
远远看去,年兽光彩夺目,好似一尊瑞兽天降,带着让人莫名的气息。
十二种颜色,每一种颜色,代表一尊神将。
可以说。
夕陽亦悠然
此时此刻。
已是年兽的巅峰。
它在学习魔小七的修行,它要以战斗,开辟自己的王级之路。
十二神将,已非傀儡,而是正儿八经的生灵。
他们有资格踏足王级,只不过所走的路,与传统的修仙路不同罢了。
“年年年……”
年兽口中发出怪叫,杀向杜玄灵。
“既然小家伙你已经全力以赴,我也不留手,来来来,让我看看,全力以赴的你,究竟有多麽强大。”
杜淳香出手,杀向年兽。
双方瞬间斗在一起。
这一次,二者没有在干巴巴的正面硬刚,而是选择各式手段,互相搏杀。
年兽张口,猛然喷出一道多麽光柱,杀向杜淳香。
“破!”
杜淳香伸出一根手指,点出一道剑光,瞬间将那光柱劈开。
且那光束威势不减,杀到年兽嘴边。
年兽见此,怡然不惧,血盆大口猛然闭合。
坚硬无比的牙齿宛若法宝,当即将那杜淳香的攻击压住,随后用力,嘎嘣一声咬碎。
年兽如瑞兽,霸道非常。
头顶独角,有雷霆孕育,轰向杜淳香。
轰隆隆……
雷霆霸道,宛若天劫,杀伤力无与伦比的强横。
“来得好。”
杜淳香当即身形飘忽,催动身法,闪躲雷霆同时,杀到年兽身前。
誰的青春不迷茫
二话不说,抬手一巴掌扇出。
年兽见此,巨大的手抓横移,正面硬刚杜淳香。
轰……
二者手段硬碰硬。
这一次,年兽无恙,看上去虽仍旧受伤,但杜淳香也并不好受。
其竟然在刚刚的对决中同样受伤。
这让他很吃惊!
自己的实力就算只有出窍期,也不可能被这般一尊傀儡击伤才是。
他原本就没有轻视年兽,此刻在看,现在年兽的战斗力,已超乎他想象太多。
“年年年……”
年兽怪叫,继续冲杀。
杜淳香没有办法,只能选择正面对战。
二者实力近乎相当,谁也无法将对方奈何。
但比拼耐力,杜淳香明显占优。
如刚刚一般。
年兽刚开始的战斗力狂暴非常。
但那并不完善的自创灵纹,让它难以支撑太久。
面对杜淳香的对决,慢慢处于下风。
想来。
年兽的败局,仅仅只是时间问题。
“算我一个!”
就在此刻,魔小七厉喝一声,加入战团,帮助年兽对战杜淳香。
魔小七聪明非常。
她此刻加入,并不仅仅是为了帮助年兽。
她加入战斗的目的,自然是为了磨炼己身。
鬼眼偵探 年輕小老
特别是刚刚与杜淳香对战获得不少好处,此刻出手,情理之中。
有魔小七的加入,战斗的天平当即被打破。
魔小七的实力已达出窍期巅峰,甚至半只脚已经踏足王级境界。
她出手,与年兽配合大战杜淳香。
就算是此刻杜淳香是天王境的分身,也是吃不住的。
“父亲,我来帮你。”
杜玄灵试图加入战斗,但他刚出手,便被战斗的余波震飞。
凭借他的实力,根本无法参与这种级别的战斗。
杜玄灵不服气,仍旧是试图加入战斗。
女市長迷途沈淪:權鬥
但每一次的加入,都会被当场震飞。
一来二去,他已受伤。
“玄灵兄,修行一途需循序渐进,切莫不可操之过急。”
郑拓此刻低语,杜玄灵。
杜玄灵听在耳中,岂能不知其中道理。
但知道又能怎样。
父亲在被人群殴,他作为儿子,其能不出手相助。
“灵儿,好好看,好好学,无面道友说的对,修行一途,需要循序渐进,切莫不可操之过急,让道心紊乱。”
杜淳香面对二者夹击,仍旧游刃有余。
毕竟是天王级别的存在,就算是出窍期也……轰……
巨响袭来。
杜淳香被魔小七一脚踹中面部,当场被踹的鼻孔窜血,满脸大呲花。
“咳咳咳……”
杜淳香继续后退,口中发出咳嗽声。
“年轻人不讲武德,怎么可以在我说话时偷袭我!”
車神代言人
杜淳香感觉老脸火辣辣的疼痛。
刚刚那一脚,魔小七可没有丝毫留手的意思。
看来。
这年兽与魔小七觉得自己是道身,斩了也不会怎样。
但我杜淳香的道身,岂能让你们……轰……
一个不小心,他身后被年兽一爪子拍中,整个人宛若一枚炸弹,狠狠砸在地面之上。
“咳咳咳……”
杜淳香从地面爬起,整个人灰头土脸,看上去颇为狼狈。
怎么回事?
杜淳香不解。
凭借自己的实力,怎么会如此大意,被连续击中两次。
而接下来。
魔小七与年兽配合。
轰……
轰……
轰……
巨响轰鸣。
刚刚还游刃有余的杜淳香,不知因为如何,竟然被二者追杀一顿暴打。
魔小七可是全力出手,太极之力运用娴熟,一招一式,轰击在杜淳香身上,威力相当巨大。
年兽同样不留手,每一次攻击,皆全力以赴。
那大爪子挥舞之下,打的杜淳香连滚带爬,好不狼狈。
众人惊愕的看着眼前如此一幕。
年兽与魔小七简直霸道的不像话,追着杜淳香暴打,打的杜淳香毫无还手之力。
这……
人们傻眼。
这年轻人也太不讲武德了,就不能给前辈一点面子,下手轻点。
对于众人得反应,杜淳香惊讶非常。
怎么回事?
怎么感觉有一种难以察觉的力量在干扰自己,让自己无法发挥出最强实力。
难道……
杜淳香转头,看向远处正在品酒的无面。
郑拓见杜淳香望来,微微一笑,抬起酒杯。
“杜城主,不用客气。”
郑拓低语,笑眯眯的说出了这种让人不解的话语。
他暗中促动七阶阵法配合十方世界,悄悄影响到了杜淳香。
没想到,杜淳香这么快就发现了。
羅吉爾歷險記 羊小六
但发现又能怎样,已经晚了。
如他所想。
杜淳香暗中被自己下套干扰,表面上被年兽与魔小七暴打。
一来二去。
他除非玩命,使用禁法,不然根本没有任何机会反抗。
何况……
“无面道友,期待与你的下一次相遇。”
杜淳香明明被算计,此刻却是没有任何怒意,甚至露出笑容。
下一秒。
他一个失误,当场便被年兽与魔小七斩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