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fv98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獵諜笔趣-628、華亭淪陷推薦-9chty

獵諜
小說推薦獵諜
“局座,卑职是一时情急,愿接受任何处罚。”
楚牧峰这边呢?
他压根就没有辩解的意思,你在戴隐面前争辩有意义吗?
说的再天花乱坠,你就算是再有理有据,都没用的。
戴隐说你无罪你就是无罪。
戴隐想要整治你,你无罪都是有罪。
道理就这么简单。
所以楚牧峰二话不说就是先承认错误。
我态度都这样端正了,你戴隐就算是想要为难我,也没有地方发泄这股怒火吧?
的确。
楚牧峰这么坦然的承认错误,倒是让戴隐下面的怒火没办法发泄。
他只能是狠狠瞪了他一眼,冷声说道:“念在你这次在华亭站抓住加藤剑郎有功,枪杀范俊伟的事就功过相抵了吧。”
“谢谢局座。”
楚牧峰连忙笑道。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阎泽的事,我就给你说说这里面的内情吧。”
戴隐跟着缓缓说道。
“内情?”
楚牧峰听到这个话,不由得面带惊诧之色。
看到他这个模样,戴隐心里不由美滋滋起来,原来你小子也有吃惊的时候,我还以为你一直都是波澜不惊呢。
“龚恭,你来说吧。”
“好,楚副站长,事情是这样的……”
随着说完,龚恭微笑着说道:“也就是说,你不将范俊伟杀死,不和阎伯吹对着干,阎泽也不会说被枪决的。”
“整件事其实是局座设下的一个套,想要将瓷都给勾出来,结果没做成。”
瓷都?
楚牧峰眼皮微颤。
没想到这里面还有这样的隐情,我就说的吧,以着戴隐的眼光怎么能看不出来阎泽的事情是有人陷害的。
梁月明那样的人能相信吗?那些证据根本站不住脚跟,原来是想要靠着这个局,将瓷都给逮出来。
可惜是没成功。
“局座,卑职愿意领命调查瓷都!”
楚牧峰恭声道。
“你确定?”
“确定!”
楚牧峰神情镇定的说道:“华亭站那边的事情有华智武在,是能够解决掉的,而这边既然有了这种事情,我自然是不能躲避的。”
“我要还阎厅长和我师兄的清白,我要将这个隐藏在暗中,只知道做些蝇营狗苟之事的瓷都揪出来。”
“你办事我还是很放心的,既然这样,那这事就交给你处理。等到出去后,关耀穗会将所有卷宗都拿给你的!”戴隐说道。
“是!”
楚牧峰恭声领命,“局座,这个案子可能牵扯甚广,我想从您这里要一道命令。”
“什么命令?”
“瓷都案是不是不管牵扯到谁,我都能够调查询问?”
楚牧峰一字一句的说道。
“好!”
戴隐知道楚牧峰的想法,点了点头说道:“瓷都案很重大,我可以给你授权,不管是涉及到谁,你都有调查询问的资格!”
“你想要去北平城,随时都能动身,到时候整座北平站都给你节制,你可以命令他们做任何事。”
“是。”楚牧峰这下没有别的要求。
“出去准备做事吧!”
“是!”
唐敬宗就跟着楚牧峰离开办公室。
魏师碑是留下来的,他看着戴隐小心翼翼的问道:“局座,那关耀穗那边怎么办?我想楚牧峰是肯定会找他问话的。”
“我说了,不管是牵扯到谁,涉及到谁,楚牧峰都有问话的资格。”
“关耀穗要是说真的牵连其中,那么正好趁此机会清理掉。老魏,你要知道,军统局是绝对不能容忍任何间谍的!”
“谁敢在我眼里插针,我就会把这根针掰断。”
戴隐毫不客气地厉声道。
“是,我知道怎么做了。”
……
情报处处长办公室。
楚牧峰出来后便跟着唐敬宗来到这里,想到刚才的事情竟然是这样的时,他脸上不由浮现出一种玩味表情。
“处座,我想阎伯吹要是知道这事的内情,估计会疯掉的。”
“他不是去秘密监狱了吗?”唐敬宗问道。
“对,关耀穗是这样说的,说我是别想保住阎泽的性命,说阎伯吹已经带队过去做事。哼,这下他们都得失望了。”楚牧峰嘲讽道。
“不说他们,说说这个案子吧?你确定要前去北平城吗?还有华亭那边你准备怎么办?”
“不可能说拍拍屁股一走了之吧?要知道你在那边还有一支八百人的武装力量,他们可不是谁想就能调动的,最起码我觉得华智武是休想调动他们的!”
唐敬宗话锋一转问道。
“嘿嘿!”
楚牧峰冲着唐敬宗一笑,“处座,华站长是华亭站的站长,那支武装力量是特殊情报科的,原本就是不隶属的关系,他凭什么调动?”
“至于说到华亭那边的情况,我想恐怕就会出现大的变数。”
“大变数?”
唐敬宗瞳孔微缩,紧盯着楚牧峰的双眸,“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说华亭危在旦夕?是说日军很有可能会攻破华亭吗?”
“对!”
面对着唐敬宗,楚牧峰的语气也凝重起来,肃声说道:“处座,在这件事情上,我是不敢有任何隐瞒的。”
“真的,以前只是和你说说形势严重,但现在是真的严重了。我离开的时候,华亭市已经被攻破不少城区,按照那时候的态势分析,华亭危险!”
唐敬宗的脸色陡然严肃。
“叮铃铃!”
就在这种沉默的氛围中,桌上的电话刺耳般的响起,唐敬宗接听后,神情急变,看了一眼楚牧峰后沉声说道。
“是,我这就过去!”
“走吧!”唐敬宗挂掉电话说道。
“去哪里?”
楚牧峰问道。
“去局座办公室,刚接到的电话,龚处长说,华亭沦陷了!”
唐敬宗语气低沉。
楚牧峰神情微震。
最糟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吗?
虽然说他早就知道华亭的沦陷是不可避免的,而且就在这两天。
可当这事真正发生的时候,他的心情是难以承受的,是充满着浓烈的哀伤。
一座沦陷的城市,意味着的是一场不可避免的屠戮。
城市会遭受到最致命的重创。
经济会彻底崩盘。
最悲惨的是那些老百姓们,他们原本生活在社会最底层就够委曲求全的,而现在不只是要他们这样忍受着痛苦,更是会带走他们的性命。
华亭市的沦陷,就是一场浩劫。
历史会铭记今天,民国二十六年十一月十二日。
楚牧峰的心情凝重。
唐敬宗的也好不到哪里去。
当他们走出来后,整座军统局总部的氛围都开始变得有些肃杀起来。
楚牧峰知道,这个事情已经传出来了。
谁都知道华亭沦陷了。
局座办公室。
刚刚走出去没有多久的楚牧峰就这样又走回来,而这会儿的这里不只是有戴隐,龚恭和魏师碑,还有其余几位高层,他们的神情都是严肃的。
“刚刚从华亭那边传来的消息,相信你们也都知道,华亭沦陷了!”
戴隐扫视全场后慢慢说道,语气中流露出一种伤感。
“那么大的城市就这样沦陷了,这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华亭可是咱们华夏的经济中心,要是说就这样被毁掉,这对全国的经济都是一场严重的打击。”
“国军呢?咱们的军队都撤出来没有?”
……
每个高层都开始问起来。
华亭沦陷,他们是有很多问题想要询问的,但现在却是没有谁能回答他们。
谁让华亭站的副站长楚牧峰就在这里,而至于说到站长华智武,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一封电报发过来。
“局座!”
感受着这里有些着急暴躁的氛围,楚牧峰面对着戴隐恭敬的说道:“我有话要说。”
“你说!”
戴隐点了点头。
“处座,在我过来前,因为那件事的性质有些太严重,所以说我是有过命令的,我建议华站长将华亭站按照既定的撤退程序撤退出来。”
“也就是说,现在华亭站的所有重量级人物,所有军事设备,都应该是完成了转移的。即便整座城市沦陷,华亭站依然能继续正常运转。”
楚牧峰沉声说道。
“什么?你还下达过这样的命令?这岂不是说咱们的人没有多少伤亡?”
魏师碑有些吃惊的问道。
就在刚才他们还在讨论,华亭站是不是已经随着华亭市的沦陷而彻底被毁。
要是那样的话,事情就糟糕透顶了。
楚牧峰前面将特高课给毁掉,后面日军就将华亭站摧毁,这能说你是胜利的吗?这分明就是一场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惨胜。
“理论上应该是这样的,除非华站长有别的想法和安排。不过我觉得不会发生那种情况的,因为在这件事上,我的态度是很坚决的。”
楚牧峰说道。
“那就太好了!”魏师碑高兴的笑道。
其余几位高层也都露出释然表情。
戴隐一直紧绷着的脸也不由松弛些许。
这时候,一位高层忽然看着楚牧峰问道:“楚牧峰,我想知道,你怎么在那时候就敢下达这样的命令,难道说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要知道,这种命令的下达是不应该的,假如说你没有上报总部的话,按照咱们军统局的规章制度是违反了规定。”
“这个……”
楚牧峰迟疑起来。
加藤剑郎的事情到现在还是秘密,楚牧峰不知道戴隐是什么意思,所以说在这里也不敢多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