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y186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笔趣-第三百二十七章 丟臉相伴-wh3t7

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
南郑地。
天蓝云高,秋风送爽。
连绵的殿宇坐落,三千甲士宿卫。后殿之中,一张巨大的床榻上,赵爽躺着,看着太阳从东面升到正中。
进入封地的一个月,赵爽发觉有些无聊。毕竟,所有的事情都有手下去做,他要操心的事情反而没有多少。
在这片领地之中,沿着河流,一座座农庄的模子已经出来了,赵爽的部众以这些农庄为根基而开垦土地。走出殿外,由西而望,可见大片平坦的野地变成了农田。
挖掘河道,引入水流灌溉农田,靠近主城西北区域的一块荒地,如今已经变成了农田,可见农人驾驭牲畜,正在田地之中劳作。
相比于关中的权力争斗,这里显得很是平静,生活相当的平淡。
直到,一声沉闷的号角声从远方响起,让本在吃瓜的赵爽坐了起来。
“发生了什么事情?”
羅威金瀨次元啟示錄
“君上,有一伙夷民从山中冲了出来,袭击了我们一处营地,抢走了我们不少的物资。”
“哪处营地?”
“鹰山涧的营地。”
鹰山涧的位置很是险要,只要在那里建成了军营,驻扎上数百士兵,那么自此之后数十里的区域就不必担忧受到袭击。
更重要的是,那片区域中有着一座大型的牧场,蓄养着数百匹战马,以供军用,还有着十万亩上好的土质肥沃的土地可供耕作。
可以说,那个位置相当重要。
赵爽站了起来,吩咐了一声。
“备马!”
当赵爽带人赶到鹰山涧的时候,正见一片被烧成了废墟的前哨营地,一群士兵正在其上搜检着可用的东西,白露有些灰头土脸的站在那里,看见赵爽的时候,有些不敢看。
明明说好的会在入冬前将这些设施都建好的,结果却变成这个样子,白露的心中有些懊恼。
“是谁动的手?”
庶妃芳華
“祝融部!”
赵爽来到了白露面前,却见其耷拉着耳朵,脸色灰暗。
鹰山涧这片土地很特殊ꓹ 地势险要,但在西面却有一部分平坦的豁口ꓹ 难以防守,所以必须建立前哨营寨用以驻守。
要建好这座前哨营地,就必须从后方的大本营中运送木材、石料。经过这山道的时候ꓹ 容易被人袭击。
白露便是知道了运输部队受到了袭击,所以带兵救援ꓹ 结果被祝融部的夷民绕后偷袭了前哨营寨。
“看来对方也是知道这里位置的重要性,所以急了。”
赵爽一笑ꓹ 摸了摸白露的脸ꓹ 对方哽咽了一声,有些委屈。
“这个祝融部是什么来头?”
白露虽然吃了亏,但是功课还是做足了。
戰國狐出沒 我本非我
“祝融部是附近最大的势力,也是少数几个在这片地域中不服从蜀山的势力,操控着附近不少的夷民部落。其部民都是巨人,善用火焰,易纵鸟兽。”
说着ꓹ 白露仔细地分析了敌我局势。
“主上,只要那段豁口不堵住ꓹ 祝融部的人便可以从那里袭击我们的营地。他们的速度很快ꓹ 再加上熟悉这里的地势ꓹ 我们没有优势。”
除非派人日夜守卫那段豁口ꓹ 否则是耗不过祝融部的。只是,防御那段豁口需要大量的兵力ꓹ 这也是要建立这座营地的原因。
只要营寨一立ꓹ 就可以用少量的兵力驻守ꓹ 牵制山中的夷民。他们要通过鹰山涧就绕不开这里。
若是不建好这座营地,那就防御不了那段豁口;可要防御好那段豁口ꓹ 就必须先建好这座营地。
某种程度上说,这已经是个死结。
赵爽想了想,点了点头。
轉生之黑色人魚
“给我找些芦苇秆来!”
……………………
祝融部。
身高一丈的巨人站在山岭之上,浑身坚硬似铁,毛发如火,一双瞳目犹如金铃,看着远方,那个秦人封君的领地。
祝融部的首领力芒乃是附近部落联盟的统帅,也是周围最大的势力的首领。当然,这是在赵爽来之前的事情。
祝融部的部民并不是最多的,可是收拢了不少其余的夷民部落为附庸,有着数万之众。只是,想比赵爽的二十万部众,则少了许多。
以前秦人占据了那块肥沃的平野之地,可并没有多余的动作,力芒虽然有心扩张,可以担忧引来秦人的铁骑。
可现在,那个秦人封君的到来,让力芒感受到了威胁。对方的动作很快,从夏日里第一批部民到来,到现在建立了成千上百的设施,规划土地,不过三个月。
鹰山涧后的那片地域以前虽被秦人宣称,可是秦人并没有开发。力芒有心染指,可是也担忧守不住,所以一直相持着。
將門鳳女:狂妃戰天下 絳美人
英雄的百萬種死法 無名之顱
力芒很清楚,只要鹰山涧的军寨一建好,之后山麓后十万亩得土地都成了那个秦人封君的囊中之物。
妙影別動隊
愛卿懶丞相 您是新人需忍耐!
等待时日一久,秦人羽翼渐丰,便会渐渐南侵,最终威胁到他的土地。
所以,力芒绝对不会坐视秦人将军寨建好。
只是,力芒本以为秦人会知难而退,可一夜过后,秦人非但没有退,反而有些小动作。
沿着山道向东望去,那段豁口处在一夜过后,多了一些其他的东西。
“怎么样了?”
力芒派人打探,此时部众回转,还带着一块牌子。
“首领,那些秦人趁着夜色在那里用芦苇杆建了一排墙,还树了一块牌子,被属下扛回来了。”
力芒的视线看向了那块牌子,只见上面写了一行字:此吾长城也,过着非伤即死。
馭夫有術:花心相公欠管教 林露引
“首领,这上面写了什么啊?”
“有病!”力芒骂了一声,把这块牌子一扔,“给我把他的‘长城’给烧了。”
“是!”
………………………….
浓浓的火势冲向天际,远方营地中,白露看着那浓浓的黑烟,听着手下的报告,眉头皱了起来。
“统领,那群夷民非但烧了那道芦苇墙,还带着人在那边跳舞炊烤,玩得高兴极了。”说着,这斥候感觉很是丢脸,“君上这究竟是要做什么?”
“君上自有打算,你们按照吩咐做事就好了。”
白露斥责一声,那士兵弱弱地回了一声。
“诺!”
斥候远去,白露的心中可没有她嘴上说得那么轻松,脸还有些红。
“君上这究竟是要做什么啊,好丢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