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xdp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我是半妖-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肩上雪相伴-czpl2

我是半妖
小說推薦我是半妖
“无祁邪!”她眼神陡然幽怨,终于起了恼恨之意。
“你便这般不得待见我吗?如果你怨我当年不甚暴露那株海棠,害她凄惨,累你轮回,那么我若是自剥神骨,也去受那万年轮回之苦,你是不是能够回首看我一眼?”
陵天苏静静看了她办响,见她都快哭了,他伸手在她眼角轻轻一拭。
擦泪的温柔之举,在万年以前,对于无祁邪而言那是绝然不会有的行径。
幽笙愣住,她从未得他这般温柔亲近相待过,察觉过来后,如获恩赐般的握住他的那根手指,满心欢喜道:“你心中其实还是有我的对不对?”
陵天苏慢慢抽回自己的手指:“幽笙殿下不要多想了,被夺神格,轮回万年之苦,我从未怨过你,即使没有殿下你,我也逃不过着万年轮回的命运。”
幽笙眼底的欣喜热意,一点点地冻结成冰。
陵天苏后退两步,将她绕开,擦身而过之际,他忽然说了一句:“这万年轮回,世世记忆存心,让我知晓如何去爱一个人,万年为人,生老病死,诸多不同的人格与意识,造就成了如今的我,殿下觉得,你曾经喜欢的那个无祁邪,还是我吗?”
幽笙犹如雷殛,手指僵冷。
直至身后气息完全消失,她缓缓的蹲下身子,抱膝埋首,肩头抽搐耸动,无声哭泣起来。
肩上雪,海沉沙。
终究都是一触就散之物。
……
……
晨曦之光破开万里苍穹,几缕微光从东方尽头蔓延散来,映照过无尽冰蓝冻海。
陵天苏凭空现于无人的海滩上,四野冻结的空气里还弥散着淡淡的血腥味。
曾冰封冻结住炼生大地的那块冰海,如天锤砸过一般,只余下一个恐怖巨大的深坑,坑中神明早已逃脱。
想必这是天上那位往生神尊,耐不住性子,将之给救走了。
陵天苏并未理会失踪的炼生,他闭眸凝神了一瞬,很快就找到那抹熟悉的气息所在。
他消失在原地,下一瞬,出现在一片灌木丛林之中。
巨大的乱石堆下,血迹斑驳,不知名的动物碎尸肉块淌了一地,将野生的杂草染红血腥。
他翻开巨石,看到下方瑟瑟发抖的断臂少女,脸颊染着星星点点的血迹,双眸惊恐而呆滞,正缩成小小一团,一张俏脸早已没了人色。
颈间,依稀还能够看到三道血肉翻转的狰狞爪痕。
陵天苏凝眸观了片刻,蹲下身子去触碰她的脸颊。
少女如同噩梦惊醒一般,猝然尖叫一声,蜷在地上颤抖躲避,眼神满是惊恐与害怕,口中模糊不清:“不要……血,好多血……”
很显然,地上那些动物尸体,皆是她的杰作。
纵然失去记忆,可本能的凶性还在。
这样的青蛇,他如何放心安排在苍怜的身边。
陵天苏指尖晕着月光,隔空在她伤口间轻轻一抹。
那狰狞的伤疤很快痊愈,他平静地唤着她的新名字:“小绾。”
“主……主人。”毫无生气的少女,听到他的声音,却仍然知晓下意识的回应。
陵天苏收回手掌,看着满身血污的少女,目光不见怜惜,淡淡命令道:“坐好,到我身前来。”
穿越之顛覆三國 風舞靈山
抗戰之鐵血兵王
他看得出来小绾此刻状态很不对劲,可是他没有耐心等她慢慢恢复状态。
少女嗓音发出一丝无助的哽咽,却没有哭出来,她的身体仿佛被夜雨洗礼后,冻僵得厉害,没有双手的她没有支撑点,只能艰难颓然地趴在地上慢慢蹭起。
她眼中涣散的惶恐之意未散去,鬓发凌乱,面容苍白憔悴,坐直身体后,也未像昨日那般,黏糊亲近。
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有时候,野兽的直觉异常敏锐。
異世劫妃
纵然此刻陵天苏体内流露出来的冷淡气息与昨日一样,可经历过一次被抛弃后,她本能地清楚感受到,主人对她的不喜与厌烦。
她被嫌弃了。
她是一只坏蛇,不敢再触碰主人的身体,惹他不快。
陵天苏如何看不出来此刻少女正是依从动物的本能天性而活,他并未询问地上那些尸体血块是怎么回事。
他看着身体轻微颤抖的少女,淡淡说道:“你在怕我?”
昨日幽笙为她穿好整齐的衣物,经过一夜,早已散乱不堪,血污狼藉,两袖打好的结也早已松散开来,领口松垮,瘦弱的肩膀与锁骨若隐若现,再配上她那副怯生生的模样,纵然狼藉也动人。
小绾睁着小鹿受惊般的眸子,偷偷瞧了陵天苏面色一眼,见他双眸沉黑,她心中一时难过,犹豫了片刻,才点了点头。
陵天苏看了她办响,轻笑一声:“倒是不会说谎,可你分明是怕我的,昨日为何那般黏我?”
小绾低头咬着自己的领口,不让衣衫滑落,被斩弃魂后,对于人类的礼仪道德认知虽然没有那般深刻分明,凭借着动物的本能而活,即便是对着他赤身裸体,她也不会产生羞涩的情绪。
只是她的感知非常敏锐,察觉到了他并不喜欢自己不穿衣服的样子。
重生之天才藥師王妃 守北
“宠物粘着心爱的主人,是一件不可以的事情吗?”她没有手,咬衣服咬得十分艰难,又要回答陵天苏的问题,说话间,好不容易咬住的衣服又滑了下去。
陵天苏皱眉看了她一眼,终究还是伸手替她拢好衣服,好没气道:“心爱的主人?你说这话是认真的吗?”
被他质疑,小绾神色一小子着急起来:“我虽然很怕主人,那是因为主人看我的时候,似乎很讨厌我,不是普通的讨厌,是想掐死我的那种讨厌,我怕死,所以害怕主人,但是我也喜欢主人……”
她垂着脑袋,一缕青丝自她脸颊边散落,几分颓然,小声却又坚定道:“就是我心爱的主人,世界第一喜欢,这份喜欢比害怕更多一点点,所以我才粘着主人,想让主人也喜欢我,哪怕一点点……”
可是她搞砸了。
主人不喜欢她,还抛弃了她。
陵天苏目光上下将她打量一番,忽然伸出手指端起她消瘦的下巴,凝视着她的眼睛:“喜欢?是哪种喜欢?”
小绾楞了一下,看着他意味深长含着冷笑的目光,她不自觉身体微微有些发冷,本能告诉他这样的目光有些危险,她动动脑袋,想要远离,可下巴别被用力捏住。
不敢过分挣扎反抗,她犹豫了片刻,说道:“是那种见到主人心脏扑通扑通跳的喜欢。”
陵天苏失笑一声,伸手压在她心口间,无视那腻人温陷的柔软,又问:“你是指这里?”
小绾一怔,对于陵天苏的主动亲近触碰,她莫名有些欢喜,而且他手掌心热热的,碰在那里别样舒服,想让他多碰碰自己。
重生嫁給億萬富翁 請許我塵埃落定
轻轻地扭了扭身体,少女面上很快洋溢出一个笑容,又道:“不是这里,是要下面一点点。”
陵天苏挑眉,果然与他所猜无差。
手掌下移,却是覆在她肚脐腹部上方的一处肌肤上,微微用力轻压:“我想,应当是这里在扑通扑通乱跳才对。”
“嗯啊~”少女不知是回应还是浅吟,声音有点媚。
陵天苏漠然地收回手掌,松开她的下巴,冷冷地看着她:“你家心脏长在胃上面?”
“啊?”少女神色有些茫然,看着陵天苏的脸,恰好肚子不逢时地咕噜噜空鸣起来。
小绾面色羞赧微红,忽然觉得自己的说法有些不恰当,又补充一句,道:“那是见到主人便欢喜得心脏咕噜噜叫。”
陵天苏有些头疼地捏捏眉心:“那是胃袋,你那不是喜欢,是食欲。”
“食……食欲?”小绾震惊,看着陵天苏吸了吸口水,认真说道:“不是不是,我怎么敢吃主人,我……我是喜欢主人的。”
“是吗?”陵天苏面无表情地凑过去,将脖子伸在她的唇边。
少女那双湛青色的竖瞳陡然颤抖起来,她只觉一股难以明喻的异香涌至自己的感官之中,唇瓣距离他的脖子近在咫尺,鼻息间满满都是她的味道。
锐利的小尖牙从她淡色的樱唇中若隐若现,她的呼吸忽然变得有些急促,轻喘的呼吸声扑洒在陵天苏的肌肤间。
“主……主人?”她声音颤抖地近乎破碎崩溃。
陵天苏淡淡道:“我在你心中,是主人,还是食物,还未曾可知。”
虽说心有猜测确认她不过是天净绾遗弃的无用意识,没有了过往的记忆与残忍弑杀的性格,但即便如此,苍怜对他何其重要,他不能将一个存有半分隐患威胁的小蛇毫无准备地安置在她的身边。
他绝不想看见,类似于天净绾那般的背叛之举。
如死亡陷阱引诱一般,他将自己的脖子贴近她颤抖微湿的唇。
轻轻一蹭……
“呜……”少女口中顿时发出低沉压抑地危险声音。
那是妖兽饥渴是发出的示警,小绾咽了咽口水,往后逃避。
陵天苏自然不畏她那尖锐的毒牙,心中冷笑一声,手臂将她纤细柔软的小腰用力圈揽,不给她半分逃走的机会,紧紧勒在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