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379人氣都市小說 來自未來的神探笔趣-第867章 一物降一物看書-puwlg

來自未來的神探
小說推薦來自未來的神探
韩彬关上了病房门,“马队,您还有什么吩咐?”
“吩咐谈不上,只是有些事要跟你交代一下。”马景波叹了一声,面色复杂,“我这伤说重不重,说轻不轻,怎么也得休养几个月,一时半会是没法归队了……我向领导推荐你接任中队长的职务,成不成我也说不准,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听到马景波的话,韩彬的心情有些复杂,既有伤感、又有感激,内心深处还有一丝激动。
“马队,我看您恢复的不错,我也问过医生,枪伤养三四个月了就好的差不多了,您就可以归队了。”
马景波道,“咱们市刑侦大队工作紧、任务重,中队长这么重要的职务不可能长期空缺。别说三四个月了,就算一个月也等不了。”
“你小子要好好争取,把二中队交到你手上,我放心。”
韩彬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马景波拍了拍他的肩膀,“多余的话就别说了,我看好你,好好干吧。”
韩彬点点头,“是,马队,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信任,一定把二中队带好。”
马景波轻叹了一声,“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两人又聊了几句,看到马景波有些累,韩彬就告辞离开了。
马景波走到窗户旁,望着窗外的灯火,习惯性的摸了摸兜,可惜是空的,这地方可不允许抽烟。
遺失純白的記憶
此时,马景波的内心是极为复杂的,他也舍不得现在的职务ꓹ 就像他说的,一个萝卜一个坑ꓹ 等他的伤好了,这个坑早就被占了。
马景波跟韩彬说这番话,并非他高风亮节、铁面无私ꓹ 而是没办法的事,就像他刚才说的ꓹ 市刑侦大队的工作太重要了,不可能长期空缺ꓹ 总要有人填上这个坑。与其调外人进来ꓹ 还不如交到自己人手上,至少,韩彬是他带出来的。
無限吞噬體
……
翌日上午。
韩彬来的比往常早一些,马景波的话他听到心里去了,自然要好好表现一番,关键时刻得给领导留下一个好印象。
结案手续,忙而有序的进行着。
王霄和江扬两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江扬跺了跺脚ꓹ “冻死了,今天的风真冷ꓹ 还是屋里暖和。”
李琴道ꓹ “这才几月份ꓹ 且冷呢。”
王霄走到了韩彬办公桌旁ꓹ “韩队,我们去了医院ꓹ 先去看了一趟马队。而后又去了胡定荣的病房ꓹ 他已经脱离了危险ꓹ 现在也能说话了。但是,不管我们怎么问ꓹ 他什么都不肯说。”
韩彬反问,“他求生的意愿强烈吗?”
王霄摇摇头,“不管是软话还是硬话,他都不接。”
韩彬沉吟了片刻,“这个案子不管他说不说,有其他人指证都可以定罪。但是,购买枪的渠道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这才是审讯的重点。”
“我问过了,他没有任何反应。”
韩彬摸了摸下巴,“那就磨,只要把他的心气磨平了,他自然会跟警方合作。逼的太紧,反而会产生反效果。”
“明白了。”王霄应了一声,正准备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外面传来一阵喧闹声。
黄倩倩跑了进来,“韩队,外面来了一个女人,说是受害人的家属,要找蒋康明案件的负责人。”
韩彬大概能猜到是谁,马景波不在,也只能是他出面。
“你们该忙啥忙啥,我出去看看。”韩彬起身出了屋子,果然看到卢翠峦站在楼道口。
一看到韩彬出现,卢翠峦立刻迎了上来,“韩警官,我正要找您呢。”
“卢女士,有什么事吗?”
“我老公的案子办的怎么样了?”
“挺顺利的,已经进入了结案阶段。”
“那我们家的钱呢,什么时候还给我们。”
韩彬道,“这事我说了不算,还得按照相关的程序办,到时候自然会有人跟你联系。”
“别呀,您办的我丈夫的案子,我就认您。要不您再跟领导说说,早点把钱还给我们,不瞒您说,我们家上有老、下有小,用钱的地方多了。“
“我只负责查案,其他的不归我管。”
“那归谁管,您带我去找他,我亲自跟他说。”
“我不是说了嘛,市公安局有你的联系方式,需要你过来办理相关手续时,自然会给你打电话。”
“诶呦,那得等什么时候,好几百万块钱,我心里也不踏实呀。”
“那我也没辙。”
卢翠峦眼中闪过一丝狡黠,“那你知道局长办公室在哪吗?我去找他说说,求求情。“
“你这是为难我?”
大唐武生
“看您说的,您救了我老公,我感激你还来不及,怎么会为难你。我去了局长那,也只会说你的好话。”
我信你个鬼,韩彬冷着脸,他算看出来了,只要拿不到钱,这个女人就会一直闹。
“这样,你去休息室坐会,我去帮你问问。”
“好好,那你可得问清楚,早点帮我们把钱要回来。”卢翠峦笑了,小样,还治不了你。
韩彬吩咐了黄倩倩一句,让她看着卢翠峦。
韩彬去了大队长办公室,“咚咚。”
“进来。”
韩彬进了办公室,看到丁锡锋在浇花,“大队长。”
“有事吗?”
“蒋康明的老婆卢翠峦来了,非要将那笔赃款取走,我说这是不归我负责,他就要去局长办公室。我实在没辙,就来找您了。”
丁锡锋笑了,“不是一类人不进一家门,这话说的真没错,绝对原配。”
“大队长,您看这事怎么办?”
“你小子办案不是挺有一套嘛,现在怎么没主意了。”
彈指驚雷
韩彬露出一抹苦笑,“我算是看出来了,这老赖比嫌疑人还难对付。”
“哈哈……”丁锡锋笑了,“这话说的没错,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咱还真管不了人家。”
“大队长,我是没辙,您肯定有主意呀。”看到对方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韩彬觉得丁锡锋应该有应对的办法。
丁锡锋拿出一根烟,在烟盒上敲了敲,“这样,你把卢翠峦带到三楼会议室。”
“能行吗?”
“你去了就知道了。”
“得,我听您的。”韩彬出了大队长办公室,去休息室叫上卢翠峦,随后上了三楼的会议室。
“咚咚。”韩彬敲了敲门。
“进来。”屋子里响起了丁锡锋的声音。
韩彬推门进去了,露出些许意外之色,会议室除了丁锡锋和几名警员外,还有几名穿着法官制服的人。
丁锡锋望向韩彬的身后,“你是蒋康明的夫人卢翠峦?”
“对。”卢翠峦不怕警察,但看到法院的人,肝颤了一下。
“听说你是来要钱的。”
“是,劫匪抢了我家的钱,我们家老人生病了,急着用钱,也是没法的事,就想先把钱取回来。”
丁锡锋道,“这几位法官也是来要钱的,要不你跟他们聊聊。”
卢翠峦咽了咽口水,“我跟他们有什么好聊的,我老公都被假法官抓走一回了,我怎么知道他是真的还是假的。”
其中一名穿制服得法官站起身,“卢翠峦,你仔细看看,我是真的还是假的?我去你家下达执行通知可不止一次了。这次总算是见到你家的钱了,不容易呀。”
卢翠峦脸色变的愈发难看,“这……这不是我家的钱,你刚才听错了。”
丁锡锋一瞪眼,“你说啥,不是你家的钱,那你来这干嘛了?”
韩彬一撇头,“卢女士,请吧。“
遠古圈叉 日兼
卢翠峦要哭了,她既不敢承认,也不敢说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