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xrm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盛唐陌刀王-第七百一十七章 李靜忠兼職月老讀書-4co1m

盛唐陌刀王
小說推薦盛唐陌刀王
金光门的斜阳从悬山顶上投射下来,在地面上形成长长的阴影,城楼上十三扇门紧紧闭合,朱红色的斗拱彰显出磅礴气象。
穿过门洞之后,眼见横街上人流来往熙熙攘攘,商队骆驼已屡见不鲜,贵公子们鲜衣怒马出城踏青,各种奚车,墨车和栈车在马匹的牵引下在双向大道上行走,货郎挑担贩货,卖枣子的汉子拉着役车,头戴帷帽的妇人牵着孩子从沿着坊墙水渠边缓缓行走。
他们仅仅穿过几个坊,巍峨挺立的皇城便已出现在李崇云的视线中,从侧面看含光、朱雀、安上三座城楼仿佛重叠在一起,重檐庑殿顶高挑起的檐角错落在歇山顶中,层次的美感和庄严也已扑面而来,
李崇云童心未泯,把来长安之前的担忧情绪抛之脑后,兴致勃勃地在马上左顾右盼,迫不及待地要把长安城的美景全部收入他的眼帘中去。
“不愧是天子脚下帝都所在,果然繁华锦绣,我以为武威城就够大了,可是比起长安来,就像是穷乡僻壤的小城。”
鱼朝恩在马上摇头晃脑嘿笑一声问道:“公子从未来过长安?”
“从未,父亲宦游多年,带着我们兄妹从疏勒到庭州,再到龟兹,又来到武威,算是跑遍了整个陇右道,却从未到过长安,实在是令人遗憾。”
“那么,公子这下算是有福了,等你见过两位相公之后安顿下来,奴婢给你安排一个跟班,让你游遍长安城的风光名胜,尝遍西市上的美食,看尽平康坊都知歌舞ꓹ 阅尽曲江池波光潋滟。”
李崇云模仿出大人的姿态拱手道:”如此,崇云就恭敬不如从命ꓹ 多谢鱼常侍如此厚爱。”
“呵呵,好说。”
活人陰緣 澀小貍
我的帝國農場 螞蟻賢弟
马队穿过西市即将到达延寿坊,纵街上驶出一辆马车ꓹ 因等待马队行进停了下来。车主从车厢中掀起轩窗帘幕,望见马上的少年与宦官鱼朝恩并肩而骑ꓹ 身后跟着大批随从和兵丁。遂向跟在车后步行的一名小太监吩咐道:“去,打听一下ꓹ 这是谁家的公子如此气派?”
“喏ꓹ ”小太监踉跄地跑上前去,拉着随行的某个宦官寒暄了几句,又匆匆折返回来,在车辕前方躬身叉手说:“启禀干爹,这是西凉郡王李嗣业的长公子,受陛下敇命入京授官赐婚。”
主人听罢后啧啧点头,瞪大三角眼盯着马上的少年良久ꓹ 才笑着抚掌道:“真乃奇货可居也。”
他扔下帘幕退回车厢,对驾车夫吩咐道:“掉头ꓹ 不去买书了ꓹ 回十六王宅太子行宫。”
……
職業男友 血中情
原永福坊十六王宅忠王府邸现为太子行宫ꓹ 里面的一应建筑设施都未经过修缮ꓹ 显得陈旧而局促,仿佛是在彰显太子的简朴之风。
今日春光尚好ꓹ 太子李亨将一应文具案几搬在了正殿庑廊下ꓹ 可借着廊外景致抒发心中情怀。
太监李静忠走进廊中ꓹ 看到迎着春风咳嗽的李亨,心疼地说道:“殿下出来为何不多披一件大氅ꓹ 这帮小子真是该死,竟如此不知周全!”
侍立在楼廊下的两个宦官慌忙跪倒在地口称“奴婢该死”。
李亨捏起手帕捂着唇角说道:“你也不必责骂他们,这是孤一时兴起,才将文具挪到了外室。”
李静忠余怒未消,责令道:“还不快把去年李大夫献送的那件白狼皮大氅取来!”
“喏,”小太监连忙从地上爬起来,跑到了殿内,片刻之后双手捧着一叠厚厚的裘皮。李静忠从他手中抢过,抖擞开来披到了李亨的肩头上。
李亨翻开书册继续诵读,抬头看着躬身站在脸前的李静忠说道:“我早说了,你不必随身伺候,忙你自己的事去。”
“我不随身伺候能放心得下吗?我才不在刚一会儿,他们就闯出这么大的篓子。明知殿下你素来体弱,却不能照顾仔细。”
李亨无奈地笑了笑:“好吧,随你。”
李静忠于是手执拂尘侍立在一旁,看似不经意地随口说道:“殿下可知奴婢今日在街上看见谁了?”
“哦。”李亨抬头应了一声,却不怎么感兴趣。
他只好弯下腰去神秘兮兮地说道:“我今日在金光门街前见到李嗣业的长子被宫里的太监接来了长安。”
“此事并不稀奇,孤早就知晓,阿耶听信杨国忠谗言,将安禄山之子安庆宗,李嗣业之子李崇云引至京师,名为赐婚授官,实为人质。能采取此等不得已的手段,就足以说明堂堂宰相已经开始畏惧两人的权势。”
LOL首席設計師
李静忠紧跟着说道:“奴婢听闻李嗣业之子刚满十三岁,圣人欲将盛王李琦之女和仪郡主下嫁与他。这真是白瞎了李嗣业手中的兵威权势,他的儿子娶了盛王之女,能对盛王有何助益?顶多是多了一个称霸陇右的亲戚。可若是殿下您与李嗣业结成亲家,等将来预备登基之时,您背后可就不止有朔方灵武这么一块稳固靠山,还有整个陇右道的底蕴,更有每年谋取暴利达数百万缗的胡椒商路,有兵权和钱财握在手中,陛下何愁根基不稳?”
李亨对他连连摆手:“我明白你的意思,但不要报以期望幻想,父皇防备我如防家贼,怎么可能让我与权臣结亲。更何况李嗣业雄踞陇右,父皇如今尚且极力拉拢维护。二十一弟在诸王中最为庸碌胸无大志,所以阿耶才选择把他的女儿和仪郡主下嫁给李嗣业之子。要我与李嗣业结亲,是绝无这个机会的。”
“殿下,机会可以争取。”李静忠上前劝说道:“我观那李崇云年纪尚幼,圣命召他入京也并非真心赐婚,不过是杨国忠将其留京挟制李嗣业而已。殿下可以先用钱财交好与盛王李琦,派人游说使他主动上表陛下,婉拒将女儿下嫁与李崇云。然后再贿赂于大将军高力士,使其劝说圣人暂时不将任何郡主许给那李崇云。”
“况且此子尚幼,圣人必然不会多心。如今殿下您膝下第八女永和郡主年芳十二,与那李崇云只差一岁,殿下可早做打算,创造机会让他们相识。郡主虽然年幼,但姿容美丽已初现端倪,必能引得李崇云生出情愫,此事需要慢慢打磨,细水长流,等到时机合适时,殿下再将两人婚事搬上明面,到时候殿下与李嗣业有了姻亲,根基自然更加稳固。”
李亨肚子里有些火气,抬起两根手指指着李静忠道:“好你个李静忠,竟要孤的女儿去引诱李嗣业的儿子,你好大胆!”
李静忠慌忙跪倒在地上,口中却辩解道:“殿下,这不是引诱,只是为他们创造缘分而已。殿下你素来宠爱八郡主,自然也希望她能够过的幸福。若不告诉她实情,让她二人自行接触,若郡主看不上李崇云便罢,若郡主芳心暗许,殿下你再玉成其美。一来郡主获得了如意郎君,二来殿下与李嗣业姻亲,无论对郡主还是对殿下都是大大的有利啊。”
李亨叹了一口气道:“我与李嗣业乃是旧识,关系也素来亲厚,用得着如此吗?”
“正是因为这样,才需要亲上加亲。况且这些年来殿下受圣人忌惮,不敢与边将有任何结交。就算昔日你与他是旧识,这么多年不走动来往,关系早已疏远,如今一旦结亲才能得此助益,望殿下早做打算。”
“好吧,静忠,此事你在其中多多用心,但不可操之过急,强行促成。”
活人寄生蟲
李静忠抬头望向远处蹲在药圃中穿粉色襦衣头戴珠钗的萝莉郡主,露出一脸姨母笑:“殿下放心,奴婢必能让郡主觅得如意郎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