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jbjy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大道紀 起點-第823章 楊家兄妹讀書-ocj94

大道紀
小說推薦大道紀
……
“呼!”
危險關系 李彧卿
踉跄走出房门,杨开深深吸了一口气,又自缓缓吐出,只觉身上困乏无比,骨头似都空了。
杨开在床上足足躺了十七天。
这一次伤重的超乎他的想象,即便是服用了军中上好伤药,归家的第十八天,杨开才勉强下了床。
这还是他修持的‘巨灵镇世道’强于体魄,换做之前,怕是这辈子也别想下床了。
“大少爷,您,您慢着点。”
几个丫鬟亦步亦趋跟着杨开,看着颤巍巍的大少,满面担忧。
杨开没理那几个小丫头,咬着牙走动了几步,慢吞吞的活动开筋骨,脏腑蠕动消化灵药。
启汤军中武道凌厉伤身,巨灵镇世道却全面而无后患,这也是巨灵神得以在军中广泛传播的原因之一。
对于绝大多数的人而言,想要接触修行已是极难,一门上好功法的诱惑,根本不是军令可以束缚的。
启汤军本禁止传播巨灵神,最终却还是不了了之了。
“那一天,那些骑士跨马而来,声势浩大,我们还以为是您回来了,哪里想到,这伙人不怀好意。
一进门,就要杀人。当时十好几个骑士杀向二少爷,我们都吓坏了……”
老管家说着,还心有余悸。
要没二少爷,就凭那几个骑士,怕不是能将满门都杀绝了吧?
“我的信都发出去了吧?”
杨开沉默了一瞬,绕开这个话题,沉声道:“镇海军已至开林道,启汤全境七十二道七成已入镇海,启汤军已要狗急跳墙,这消息要尽快传回军中…….”
杨开心神沉重。
他很清楚自己在镇海军中的地位算不得高,自己家人都险些被人掳掠,其余将领只怕也好不到哪里去。
只是让他不能理解的是ꓹ 这些人,究竟是以什么方法避开镇海军的监视的。
“您放心ꓹ 书信已发出去,不日就会有回信的。”
老管家看着杨开,有些担忧:“您伤势没好ꓹ 还是回房歇息吧。”
“不躺了。”
杨开摆了摆手,看向后院。
他虽有伤势在身ꓹ 却也可听到后院悠长至极的呼吸之声,以及伴随这呼吸而起伏的灵机。
在他的感应之中ꓹ 以这呼吸为中心ꓹ 龙宁一城乃至附近山林之中的草木精气,都被吸引而来。
无形之中,杨家府邸已成一方福地。
他伤势好的比预料要快,也有这灵机汇聚的原因在。
“这是二少爷在练功……”
都市醫仙
又走近几步,老管家也听到了后院悠长的呼吸之声,却是有些敬畏了。
“林老,您不必管我了。”
杨开心中一动ꓹ 向着呼吸来源处走去:“我自去寻二郎就是。”
老管家有些犹豫。
杨开已走的远了,他的体魄强大ꓹ 虽伤势仍不轻ꓹ 但行走坐卧也不太受影响了。
呼!
吸!
临至门前ꓹ 呼吸之声越发的悠长ꓹ 如同大风吹动波涛。
“好强大的体魄……”
杨开心中暗赞。
吐息如风起,血流如波涛ꓹ 他虽也可做到ꓹ 但却做不到这般自然。
自家这小弟ꓹ 修为果然强过自己。
哒~
而在杨开轻敲门时,呼吸声顿时消失。
继而ꓹ 门被拉开。
“二郎。”
哪怕不是第一次见自家小弟,杨开的呼吸也不由的一滞,心中仍有惊艳。
多年从军,他也算得上见多识广,可也没有见过这般人物。
这不是单纯的俊美,无有阴柔,体魄,气息尽显阳刚却不锋芒毕露,让人望之就心生好感。
虽年龄尚小,却不见丝毫稚嫩。
“大哥。”
杨间伸手搀起自家大哥,面上带着一丝惭意:“伤势未愈,要见小弟只管唤我一声就是了,小弟真是……”
杨间心中着实有些羞惭。
他从未见过这位离家多年的大哥,当时虽只随手一击,可也没怎么留手,若非自家大哥还算有点手段。
怕不是要被自己当场打死了。
“左右恢复了些,怎好让你日日去看我?”
杨开苦笑一声:“二郎也是护家心切,若没有你,此番还真不知如何是好了。”
“说来,这些人来历有些蹊跷,我回想一下,他们虽然有着杀气,但出手间没有大哥这般鲜明的行伍痕迹…….”
杨间扶自家大哥坐下,方才说出疑问。
事实上,因自家大哥身上气息与袭杀者并不相同,他心存疑虑,收了些手。
“这事说来就话长了。”
杨开叹了口气:“当年镇海王起兵,七十二道军将多有响应,一年里,战火就几乎燃遍启汤……”
杨间静静倾听,不时询问,一番话毕,已对十四年战争有着较为深刻的认知了。
镇海王乔摩柯于军中威望极高,其高举旗帜,当年跟随他马踏诸国的老部下应者云集。
但那启汤国君也有着预备,那一年里,战火燃遍启汤七十二道,数年方才平息,但镇海王仍占据绝大优势。
真正让战局僵持的,是启汤国内的一大教派‘神风’。
“……启汤国军重教‘神风’,其教派新主林安下不知从何处得到奇遇,功行大进,麾下高手如云,数年里不知刺杀了几多将领,乃至客卿……”
杨开语气有些沉重。
此时镇海军仍统辖七成之地,可起兵当年,镇海军就一度兵临都城下!
之所以迟迟不得进,就因为神风派。
“一教之力能抵挡镇海王的七路大军……”
杨间微微自语,却是有了些兴趣。
杨开看出什么,顿时摇头:“神风派以一教之力抗衡镇海军多年,王爷都不能速胜,二郎你切莫自持修为,军中绝非你可横行之地。”
他从军是为学艺,如今不退是退不得,自家小弟在家中修有所成,他绝不愿其从军。
只有身处战争之中,他才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残酷。
“小弟懂得。”
杨间从善如流的点点头,却又有些犹豫:“不过,老师曾言‘敌要杀尽,草要除根’,若那神风派这般厉害,若不将其杀完,岂非是危险?”
“嗯……嗯?!”
听到前半句,杨开还要点头,闻听后半句,顿时有些瞠目,不可思议的看向自家小弟,竟是有些结结巴巴了:
“这,这,这是你家老师教你的?”
类似的话他倒是听说过,可那是神风派,疑似有真神在背后的大教派,镇海王七路大军,数百万大军都被阻拦不得前进。
你还要斩草除根?
“对了。”
提及老师,杨间才有些恍然,他将杨开搀起,向外踱步:“前些日子小妹在老师指点下入定,算起来一月得多,应该差不离了。
大哥随我去见老师吧。”
“啊?”
杨开有些发愣,心中竟有些忐忑。
虽然自家老娘在信中多次吹嘘自家小弟天资纵横,但他却清楚,哪怕自家小弟是真神转世。
能在十四年里修成这般修为,其老师也绝不可能是普通人。
“老师人是极好的,大哥你修为委实有些差了,军中危险,见过老师,说不得能传你些神通呢。”
杨间笑了笑,拖着杨开出了门。
杨开本来还觉得有些仓促,听得‘神通’二字,也就默认了。
他虽然不贪他人神通,可这位高人能将小弟调教成这般模样,他心中本也是极为好奇的。
损毁的长街尚可见狼藉,不少人正在修葺。
见得杨间,不少人笑着打招呼,杨间笑着一一回应。
“二郎,你家老师是个怎样的人?”
杨开看了一眼四周,心中不知为何生出一丝紧张来。
“老师他啊……”
杨间一愣,临到开口,又觉得有些不对,沉吟片刻,却苦笑着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
杨开也是一怔。
“老师在我眼中,就好似一片汪洋,平静中蕴含波涛,随和却又让人不敢轻易接近…….”
杨间说着,住了口:“背后不能言师,大哥莫要问我了,稍后就可见到了。”
想起老师,杨间不由的叹了口气。
虽然口称老师,可他自己清楚,老师根本不曾开口收自己为徒。
自己这些年所修,半是自悟,半是小妹瞒着老师偷偷传给自己的。
“嗯。”
杨开点点头,心中却越发好奇了。
这半月多来,自家爹娘几乎日日陪同,为他说着这些年龙宁城的变化。
提及最多的却还是自家小弟,小妹,关于小弟的师尊,却没有说过几句,似乎也是有着莫大的敬畏在内。
他的感官很敏锐,分明捕捉到了自家小弟心中一抹悸动。
……
“呼!”
杨萌缓缓睁开眼,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龙宁城靠近东海,天气温和,极少有酷烈之天,然树木也并非长青,花也非不谢。
其吐气之处,正有泛黄树叶飘落,被这一口气吹中,打着旋飘忽而起,其上的黄色却渐渐褪去。
再落下,被一只如玉手掌捏住时,却已青翠欲滴,如同初春刚生出的嫩芽一般了。
“小妹,你这‘反本归源’练的比我都要好了。”
一个四尺高低,二尺许围圆的小少年看着树下清秀中带着稚嫩的少女,唏嘘一声。
反本归源神通,属草木之神通,他菘菜成妖,最是贴合不过,这少女进步却不比他慢多少,自然让他不胜唏嘘。
超級秒殺系統
哥哥变态,妹妹也变态,那老杨家怎么命这么好?
“哪比得上小白哥哥呢?”
杨萌抿嘴一笑,她生的不如其兄俊美,五官也算清秀,身上更有着一股勃勃生机。
她看了眼只到自己胸口的菜小白,调笑道:“小白哥,一月不见,你似是长高了不少呢!”
“是吗?”
菜小白先是有些惊喜,旋即脸又拉了下来:“好你个杨小妹,敢调笑我!”
“嘻嘻~”
菜小白气的跳脚,少女却娇笑着跑开,绕着老树一转,伸手捏住一条短尾巴,将树上懒洋洋半睡半醒的兔八拉了下来。
“杨小妹!”
兔八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声:“你又扯我尾巴!”
“咯咯~”
一人二妖绕树而转,玩闹嬉笑着。
妖比人寿更长,兔八也罢,菜小白也好,换算过来,实不比杨小妹大上多少。
一人二妖却是极好的玩伴,他们的打打闹闹,斜躺在摇椅之上,似许久没睁开眼的安奇生却是见怪不怪了。
“呀!我二哥来了!”
突的,杨萌发出一声惊呼,一个闪身打开了门,乳燕投林也似扑进了杨间的怀里:
“二哥,我想死你啦!”
“你啊。”
杨间摸了摸小妹的头发:“大哥也在呢。”
“大哥?”
杨小妹半仰起头,看到了杨开:“你,你就是大哥吗?母亲说你从军去了,这么些年都没有回来过呀!”
“小妹。”
杨开只能苦笑,不说军中管制,即便没有,路途遥远,往来一回谈何容易?
“不可对大哥不敬!”
明明很愛你 幻想女七丫頭
杨间斥了一声。
杨小妹这才吐了吐舌头,向着杨开施礼:“小妹见过大哥。”
兄妹三个说了几句。
杨开这才回过神来,向着安奇生长长一拜:“杨开拜见前辈。”
杨间也一并施礼。
“好了。”
安奇生缓缓直起身来,目光扫过杨家三兄妹,最后落在杨间身上:“出去走走,也好。”
“我也要走了。”
“啊?”
杨间眸光动了动,杨小妹却已叫出了声,满是不舍,惊惶:“老师,您,您要去哪里啊?”
“老师,您要去哪里?萌萌陪着你好不好?”
杨小妹抱着安奇生得手臂,泪眼婆娑。
“有些事要做,去哪里,还不好说。”
摸了摸小弟子的头,安奇生安奇生凝望长天深处,神色平静:“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留在此处十四年,已算很久了。”
皇天界灵机充沛,即便是不通修行的普通人也有三百年寿元,十数年自不算久。
但对于安奇生而言,却足够做许多许多的事情了。
“老师…..”
杨间欲言又止,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你我并无师徒之缘……”
安奇生看了一眼这位擎天战神的今世之身。
擎天已陨,杨间非擎天,可其终有其道,若不知也就罢了,即然知晓,收徒自不可能。
后者眸光一黯。
總裁歡,嬌妻愛
“不过你我终归有着缘法…..”
安奇生微抬一指,就有一道细微金光自其体内飘忽而出,于指尖化作一抹神光。
点向杨间眉心:
“此神通名为‘千变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