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xh32精品都市小说 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 愛下-第二百一十三章:練丹考覈主監考,是葉平【新書求一切】分享-oa0f3

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
小說推薦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
青云大殿之中。
苏长御有些懵了。
私生子?
这又是什么意思?
看着苏长御的懵然,太华道人点了点头道。
“没错,就是私生子。”
太华道人认真地点了点头,神色也显得更加笃定。
“师父,你这又是哪里看出来的啊?”
苏长御好奇道。
“这还看不出来啊。”
“长御,你自己想想看,如若这老玄真是你的亲生父亲,那么就证明他家室还算不错。”
“既然不错,为何要丢弃你?”
“只有一个可能性,你是他的私生子,他不敢说,所以才将你抛弃,如今他飞黄腾达了,再偶然之间,找到了你,是不是很愧疚?”
“所以你要什么,他买什么给你,对不对?”
太华道人如此说道,而且说的还头头是道,让苏长御觉得很有道理。
武禦九天 三俗青年
“可,师父,万一他年轻时,穷困潦倒呢?你也不能排除这个可能性啊。”
苏长御反驳道,他无法接受自己是私生子这个设定。
“那就更惨了。”
太华道人继续说道。
“若他真是之前就穷困潦倒,那就证明,他当年与你母亲相爱,但输给了现实,娶了一位千金小姐,抛弃了你母亲。”
“这也能证明,为何他知道你是他的亲生儿子,却不相认的原因。”
“他既是愧疚于你,同时也是怕你影响了他的生活。”
不得不说,太华道人的思维逻辑,当真是恐怖。
能将一些完全没有任何关联的事情,硬生生串联到了一起。
这种能力,怪不得能成为青云掌门。
“那……师父,徒儿该怎么办啊?”
苏长御皱着眉头,询问着太华道人。
“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但还是要看你自己。”
太华道人开口,让苏长御不由好奇了。
看自己?
女修宗門男掌教 霸氣全漏
看自己什么?
“看你想不想认这个父亲了。”
“若是你想认的话,就去找一趟ꓹ 将事情说明白来,不要这么不明不白。”
“若是你不想认的话ꓹ 就默默接受,毕竟你父亲愧对于你,送这个送那个ꓹ 也是一种补偿。”
“为师看的出来,你父亲其实对你很愧疚ꓹ 不过或许是真有苦衷吧。”
太华道人开口,显得有些叹息道。
而苏长御沉默不语。
他实在没想到ꓹ 老玄会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怪不得给自己买这个买那个ꓹ 也怪不得动不动问自己父母在不在。
原来是这样的啊。
私生子,私生子!
原来我苏某人居然是个私生子。
这一刻,苏长御心情莫名有些难受了。
他一直觉得,自己的父母,当年可能是遇难了,亦或者是说,自己的父母ꓹ 当年不小心把自己弄丢了。
可没想到的是,自己居然是个私生子。
“师父。”
苏长御开口ꓹ 他受到了莫名的打击。
而太华道人也看得出来ꓹ 苏长御有些难受ꓹ 当下起身ꓹ 拍了拍苏长御的肩膀道。
“长御啊,其实为师也只是猜测ꓹ 为师也不想把这件事情告诉你。”
“但你的身世ꓹ 为师也不能去隐瞒ꓹ 你莫要怪为师啊。”
太华道人开口。
其实他也不想说出这件事情的,只是这段时间ꓹ 他一直在思考这件事情。
他不知道该不该说,可最终他还是说了。
因为他明白,苏长御有权利知道这件事情。
若是苏长御亲生父母不在人间,他也不说什么,可苏长御的亲生父母,有可能尚在人间,他便不能什么都不做。
“师父,徒儿怎可能怪您。”
“只是徒儿一时之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罢了。”
苏长御开口,他自然不可能去怪罪太华道人。
就是这个信息量太大了,他一时之间无法消化与接受。
“行吧,你早些去休息吧,好好想想,到底是怎样,你心中自有抉择。”
太华道人拍了拍苏长御的肩膀,让苏长御好好去休息,好好想想。
“恩,师父,徒儿先行告退了。”
苏长御点了点头,随后转身离开。
而就在苏长御走出大殿时,太华道人的声音忽然响起。
“长御。”
随着他的声音响起,苏长御不由止步,紧接着太华道人继续开口道。
“无论你的选择如何,师父永远支持着你。”
“无论对错。”
太华道人的声音比较平静。
但这句话,让苏长御彻底愣住了。
也让苏长御感到无比的温暖,他想落泪,但可惜的是,掉不下眼泪。
太华道人前半句话还好,主要是最后四个字。
让苏长御无比感动。
“师父,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无论如何,您是我师父,也是我苏长御的父亲。”
苏长御开口,他说完这话后,朝着太华道人一拜,紧接着转身离去。
待苏长御离开后。
太华道人深吸了一口气,眼神之中,满是心疼地看向苏长御的背影。
他虽然不知道苏长御的身世到底是什么。
可他却明白,苏长御是个可怜人,从小无父无母。
不仅仅是他,青云道宗众弟子,也皆是可怜人啊。
就如此。
转眼之间,便到了翌日。
天刚亮。
长云阁下。
叶平与许洛尘正与陈灵柔等人告别。
“小师妹,你一定要记住师兄说的话。”
“出门在外,切莫要贪小便宜。”
“还有一点的是,好好保护自己,不要让其他男修占便宜。”
“也千万不要谈情说爱,不是师兄吓唬你,你要是下山,带回一个道侣,先别说师父会不会饶过你,我等师兄也不会绕过你的,知道吗?”
许洛尘满脸严肃地看着陈灵柔说道。
他不像是在开玩笑,极其认真。
“知道,知道,师兄,你再说什么胡话啊,什么道侣不道侣啊。”
陈灵柔皱着秀眉,有些不不乐意地说道,觉得许洛尘再胡说八道。
“反正记住师兄说的话。”
许洛尘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再重复一遍之后,又看向薛篆和林北二人道。
“四师弟,五师弟,这一路你们好生照顾小师妹,待师兄通过丹师考核后,再与你们一统庆祝。”
许洛尘开口,拍了拍两人的肩膀。
“二师兄放心。”
“恩,师兄放心。”
两人点了点头,随后也没多说什么,护送着陈灵柔离开。
只是临走之前,陈灵柔来到叶平面前,拍了拍叶平的肩膀道。
“小师弟,师姐走了,好好在宗门学习剑法,等师姐这趟回来以后,传你另一种无上剑法。”
陈灵柔开口,她也只能在叶平面前装装了。
“师姐一路顺风,师弟在宗门等你回来。”
叶平轻笑一声道。
“行,师姐走了,等我回来。”
陈灵柔挥了挥手,随后离开。
待陈灵柔离开之后,许洛尘收回了目光,看向叶平道。
“小师弟,师兄要去买点药材,以备明日的考核,你就在酒楼之中好好休息休息,若是闲得无聊,就喝点酒,听听曲子。”
眼看着小师妹都离开了,许洛尘也没打算耽误自己的事情。
明日就是炼丹师初考了。
他还没来得及买药材,正好现在有时间,赶紧去买点药材。
“二师兄,要我跟你一起去吗?”
叶平开口,有些好奇问道。
“不用不用,你就在酒楼待着就好。”
许洛尘摇了摇头,直接拒绝了叶平。
他可不想待会让叶平看到他为了几株丹药斤斤计较的场面。
“那行,那师弟就在酒楼内等你了。”
叶平点了点头,很快许洛尘便离开了此地。
很快,叶平转身,来到了酒楼之中,随便点了一壶小酒,便等待着许洛尘回来。
就如此,一炷香后。
一把油紙傘 一暖青燈
一阵阵脚步声响起,伴随着一道道人影,出现在酒楼之外。
人群涌动,显得十分热闹,一行人走进酒楼之中,大多数都是老者,满头白发,但精神焕发,一个个老当益壮。
“陈道友,这次有您亲自监督白云炼丹考核,想来必不会有人敢造次啊。”
“是啊,是啊,陈道友毕竟也是从晋国学府走出来的炼丹师,更是师承徐常长老,谁敢造次啊?”
“没错,陈道友年纪轻轻,便已经是炼丹大师,估计要不了多长时间,便可问鼎晋国啊。”
逆世小邪妃 風間雪舞
这群老者议论,甚至提到了晋国学府以及徐常。
角落中,叶平端起酒杯,沉默不语,他顺着声音看了过去,众人围着一个中年男子,穿着青衫,满脸笑容,毕竟被众人这般吹捧。
自然满脸欢喜。
“诸位前辈,可莫要如此,陈某只是奉晋国之令,前来监督白云古城的丹道考核罢了。”
“再者的就是,晋国第一炼丹师,诸位可就千万不要吹嘘了。”
“先不说别的,即便是我师父,也不敢自认是晋国第一炼丹师啊。”
陈宁开口,他虽然谦虚,可脸上却满是笑容。
他师父乃是徐常,晋国第一炼丹师,而他自然也极其出名,只是平日都待在晋国学府,学习炼丹之术。
如今晋国朝廷,要求各地炼丹考核,重来一次,并且集结晋国不少丹师,前往各地考察监督,说是什么杜绝不良风气。
而他身为徐常长老的弟子,自然而然,也要为国出力。
所以便来到了白云古城。
但他不是主考官,是候选主考官。
吻上我的旋風男友 慈慈
因为上面让叶平当白云古城的考官,只是叶平不在晋国学府。
所以他过来也有一件事情,就是来找叶平。
就是一直没找到,如今马上考核快开始了,他就只能先顶上来了。
只是刚来白云古城,就被一群人围着,各种好吃好喝招待,甚至前两天,白云古城的城主,都亲自与他见了一面。
这让陈宁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啊。
平时在晋国学府,虽说吧新晋弟子也会对自己客气一些。
可问题是,哪里有这么客气的啊。
好吃好喝,句句都夸的让人春风得意。
陈宁压根就招架不住啊,瞬间沉陷。
而对陈宁身边的这群修士来说,陈宁几乎等同于京官啊,奉皇命而来也就算了,最主要的是,陈宁的师父,更是晋国第一炼丹师,徐常啊。
他们怎可能不拍陈宁的马屁?
“陈道友,你可真是谦虚啊,您年纪轻轻,就有这番成就,不说几十年,数百年后,还不能成为晋国第一炼丹师?”
“是啊,即便您谦虚,可徐常长老,实打实乃是我们晋国第一炼丹师啊。”
“陈道友,可莫要谦虚啊。”
众人纷纷开口,不断夸赞陈宁。
而陈宁却苦笑地摆了摆手道。
“若说之前,我还真不会这样说。”
“可晋国之中,的确有比我师父还厉害的炼丹师。”
“我师父亲口承认的。”
陈宁苦笑道。
他哪里不想承认自己师父是晋国第一炼丹师啊,可问题是,没这个脸啊。
“亲口承认的?”
“是谁啊?”
“陈道友,此人是谁啊,我们怎么听都没听说过,晋国还有这样的炼丹师?”
“是哪位炼丹大人?”
众人纷纷开口,眼神之中,满是好奇。
“此人乃是我晋国学府的绝世天骄,名为叶平,若以年龄来说,他得叫我一声师兄,但若以实力来说,我还得尊他一句师兄。”
“按学府的规矩,他是我师兄,刚刚加入晋国学府,哦,对了,我这位叶师兄,宗门就在青州境内。”
陈宁开口,道出叶平的身份。
“叶平?”
我到異界放衛星 韋小寶
“等等,这个名字好像有些耳熟。”
“是啊,我也好像记得这个名字。”
“嘶,我记得是谁说过,谁的师弟就叫做叶平,加入了晋国学府,只是从未见过此人,所以就当做是假的,没想到居然是真事。”
众人纷纷好奇了。
有的人,听过叶平的名字,但有的人,却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当初叶平加入晋国学府,并没有任何公文告示。
毕竟叶平是特招进去的,白云古城不知道很正常,后来许洛尘下山,提到过这种事情,只是绝大部分修士肯定不相信。
这年头吹自己某个朋友,某个兄弟,某个师弟加入了某某势力,简直是比比皆是,大家也就当做是个笑话来听。
可随着陈宁这般开口,一时之间,众人惊讶了。
这加入了晋国学府,可不是一件小事啊。
城主都要亲自前去祝贺,比谁谁谁中了状元还要隆重十倍啊。
“哦?你们不知吗?”
“不过也很正常,毕竟叶平师兄,是特招进入晋国学府的,官方没有通知,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师父与我说过,叶平师兄,不仅仅是晋国第一炼丹师,甚至极有可能是十国第一炼丹师。”
“更让人惊愕的是,我这位师兄,才不过二十四岁,让人无法追赶。”
陈宁如此说道,言语之中充满着无奈。
毕竟他是徐常的弟子,也有傲气,遇到天才他不会气馁,但遇到叶平这种天才,那真就没得说了。
众人听完陈宁这番话,也不由纷纷感到惊叹。
“唉,没想到,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是啊,江山代有才人出。”
“没想到,这种天骄,会出现在我们白云古城附近,而我等居然都不知道,回头让城主好好查查吧,到时候去亲自拜访拜访。”
“是啊,不过陈道友,咱们还是上雅阁谈吧,一楼有些喧哗,走走走。”
众人议论,不过他们虽然惊讶,但还是明白自己的目的是什么。
哄好陈宁才是王道。
毕竟他们不认识叶平,这种人距离他们太过于遥远了,可陈宁不一样,他就在大家视线之中,自然要好好照料。
万一真结下善缘之后,对自己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行,诸位客气了。”
陈宁点了点头,而后随着众人,往雅阁上走去。
但就在陈宁走上楼梯之时。
突兀之间,他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一袭白衣,坐在楼梯边上,独自一人饮酒,显得十分平静。
至于长相,更是世间绝无,儒雅之气,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叶平!
是叶平!
陈宁见过叶平一次,是在皇甫天龙挑战晋国学府时,见过一面。
不过当时他在晋国学府门外,看叶平击败皇甫天龙,属于围观者。
可让陈宁没想到得是。
自己在这小小的酒楼之中,见到了叶平。
“叶师兄,是你吗?”
陈宁止步,随后连忙走下楼梯,来到叶平面前,神色之中,充满着震撼与惊愕。
角落之中,叶平正在思索一些事情。
虽然在酒楼之中,遇到了学府师弟,但叶平不愿打扰对方。
毕竟对方在处理公事,自己贸然打扰,自然不好。
再者的就是,叶平也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
可没想到的是,陈宁发现了自己。
当下,叶平苦笑一声,而后起身道。
“陈师弟,别来无恙。”
叶平起身,他这般开口,面上带着淡然的笑容。
此番回应,这一刻,不仅仅是陈宁有些惊讶了,陈宁周围这群修士也不由纷纷惊讶了。
这也能遇到?
尤其是陈宁,他有些难受,自己找叶平半个月没找到,可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
而与此同时。
白云古城西街。
许洛尘拿着一份药材,刚走出药铺时。
一道身影突然来到许洛尘面前。
“洛尘兄,洛尘兄,大喜事,大喜事,大喜事啊。”
声音响起,让许洛尘有些惊讶了。
啥喜事啊?
药店打折吗?
卧槽,那我不是血亏?
许洛尘有些懵了,这要真打折,自己巨亏啊。
“不是,不是,洛尘,这次监考之人,乃是晋国学府的弟子,你师弟不是来自晋国吗?咱们这回铁定能通过啊。”
对方开口,显得无比激动。
而许洛尘再听到这话之后,不由也激动了。
很快,又是一群身影出现,将许洛尘围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