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gkv2火熱都市小说 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愛下-第242章 可還記得我這個小堂姐!鑒賞-skvmn

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小說推薦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尉迟珊顺着他的视线望去。
亭子里的少女媚骨天成风情万种,是世间难得一见的大美人,云髻上戴着三支金钗,通身气度却生生把金钗的富贵俗气压了下去,不像她,穿金戴银时不伦不类。
她又望回沈议潮。
他眼睛一眨不眨,含着千百怨恨万般爱慕,修竹般的身躯呈现出从未有过的紧绷姿态,身体前倾像是即将迈出那一步。
她不安地绞了绞双手,小声道:“她就是沈郎君心心念念的那位寒姑娘吗?果然美貌倾城……”
沈议潮没有回答。
他目睹兄长亲自为寒烟凉系上斗篷系带,眼眸泛了红。
随即,他面无表情地转身离开。
尉迟珊连忙追上:“沈郎君!”
声音惊动了亭子里的人。
沈议绝和寒烟凉望去,便看见那抹熟悉的白色身影正快步走远,及膝的长发用黑色丝带束在腰后,衣带当风,风姿高绝。
沈议绝立刻红了眼,飞快踏进游廊,三两步拦到沈议潮面前。
四目相对。
沈议潮避开对方的目光,拱手行了一礼:“阿兄——”
“你眼里,还有我这个阿兄?!”沈议绝打断他,“随我去见父亲!”
沈议潮退后两步:“今日果,他日因,苦果是我自己种下的,我自己一力承担。洛阳的事,是我对不住阿兄,我向阿兄赔罪。”
他深深作揖。
吞噬九天
沈议绝怒极反笑:“你承担了什么?你又向我赔哪门子罪?洛阳一线天万佛崩塌,被害死的那些将士,才需要你来赔罪!”
沈议潮低头不语,姿态却是抗拒的。
沈议绝揉了揉额角,放软了语气:“阿潮,随我回长安认罪。名门沈家的男人,没有当逃兵的,更没有当降卒的。做错了事就该认,哪怕没有回头是岸的机会,也该求一个问心无愧!”
沈议潮仍旧低着头。
佳婿_
余光落在游廊外。
別吻我,跟班少爺 童以若
台阶旁花瓣飘落,那美人莲步轻移,轻风卷起她的披帛,那张小脸依旧妩媚多情,微翘的杏子眼里却满是薄凉。
那样的薄凉,刺痛了他的心。
他慢慢抬起头,像是随口问起:“听说你们要成亲了?不知几时能喝到喜酒?”
他面上风轻云淡,笼在宽袖里的双手却暗暗握紧。
这么问ꓹ 也不过是一种还算体面的试探。
沈议绝道:“她还没有接受我的求娶。”
沈议潮淡淡“哦”了声,眼底侥幸般浮现出几分明亮光芒。
他转向寒烟凉:“洛阳的事ꓹ 大约是我的错。江南美景,不逊于长安。将来得空,我带你好好欣赏。”
寒烟凉翘起唇角ꓹ 似笑非笑。
她倚靠在沈议绝身边,掀起眼皮撩了一眼尉迟珊:“只怕尉迟姑娘不答应。”
她生得妩媚ꓹ 尉迟珊一个没出阁的女孩儿被她看得脸红心跳,连忙摆手道:“不ꓹ 不会的……”
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ꓹ 她连忙闭上嘴。
寒烟凉便轻笑出声,眼神柔和些许:“尉迟姑娘与长安贵女大不相同,我喜欢尉迟姑娘。如果当初沈小郎君娶的是你而不是魏楚楚,也许后面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尉迟珊红着脸,不知如何作答。
长风把沈议潮衣服上的檀木熏香送到她鼻尖。
她突然鼓起勇气:“父亲有意让我与沈郎君结为婚姻,虽然南北战事紧张,但我仍旧希望能得到沈大哥和寒姑娘的祝福。”
寒烟凉半点儿也不犹豫ꓹ 眼睛笑的像是月牙:“我会送上贺礼。”
沈议潮直直盯着寒烟凉。
她笑得那么开心那么释怀,甚至毫不避嫌地倚着他的阿兄ꓹ 像是即将成为沈家新妇的女郎。
昔年的情分ꓹ 她真的是一点儿也不在意了。
他不愿叫她看笑话ꓹ 终究未曾透露连月以来的相思之苦ꓹ 沉着脸和尉迟珊离开了游廊。
沈议绝替寒烟凉扶了扶金簪:“快要开宴了,进去吧?”
寒烟凉点点头ꓹ 含笑随他往仙鹤楼走:“也不知南家娇娇今日会不会过来ꓹ 我给小公主想了一个好名字……”
她不再提沈议潮半句。
没有爱ꓹ 也没有怨。
游廊拐角。
沈议潮靠在廊柱上不停喘息。
他伸手松开衣襟,散乱的衣带添上几分狼狈ꓹ 像是一条丧家之犬。
尉迟珊担忧:“沈郎君——”
穿越時空就是賴上你
“刚刚谁让你多嘴的?”沈议潮猛然睁开眼,愠怒,“什么婚事,八字尚没有一撇,你在别人面前胡说什么?!”
尉迟珊从未见过他暴怒的模样。
她小心翼翼道:“我喜欢沈郎君,新年那段时间,沈郎君分明也以尉迟家族新婿的身份随父亲参加各种宴席,结交南方的世家权贵。我以为,我以为这门婚事算是已经定下……我,我想通知沈郎君的家人……”
她观察着沈议潮的脸色,又道:“更何况,沈郎君也没有退路了不是?有的路一旦选择,便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你分明是明白的。”
没有回头路可以走……
重生之大文學家 大江入海
沈议潮面色阴郁。
除了帮姑母和尉迟长恭,他已经没有回头路可以走。
萧道衍容不下他,沈家容不下他,朝廷容不下他……
獵人之面子果實
重啟南天門
他确实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了。
……
一艘小船缓缓靠近岛屿。
戰神空間
船停稳了,尉迟北辰扔掉竹蒿,灵敏地跳上岸,转身去扶南宝衣:“妹妹当心些。”
權欲
南宝衣提着裙裾,小心翼翼地踏上岛屿。
神瞳之最強穿梭 太玄阿九
举目四望,宴会还没有开始,楼阁里隐隐传来丝竹管弦声,高台扶栏边有贵女三五成群地说笑,南北官员各自为政,挑了景致好的地方交谈密语。
她微微一笑,摇着白玉团扇,脚步轻盈地往楼阁而去。
穿过一片潇潇竹林,却被人拿手鞠球丢到了脑门儿上。
她捂住额头,俯身捡起小手鞠,抬头望去。
一道娇俏的人影从竹林里小跑出来,骂道:“好你个南娇娇,自己担下了那么多事,自己承担了那么多骂名,你可还记得我这个姐姐?!幼时在锦官城,母亲常说有什么事让我冲在前面,有什么架让我去打,你都忘了是不是?!你眼里,可还有我这个小堂姐?!”
少女生得珠圆玉润,骂着骂着,突然抱住南宝衣哭了起来。
“娇娇……我在北地的这两年,好想你!”

今天坐火车到了丽江,再过几天就回家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