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3ywm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無敵從長生開始 愛下-第647章 【白眼狼】(二合一)讀書-s4i2p

無敵從長生開始
小說推薦無敵從長生開始
袭杀!
依旧是毫无征兆的袭杀!
这次甚至潜伏在了地底,等吴空啸出庄园,算准他会往夏都城里跑,再在地面偷袭失败后,地底接着袭击。
当然,这场袭杀一开始的谋划,或许是地面、地底,同时发动。
现在地面失败,地底成功,也算初步完成了任务。
之所以是初步“成功”,是因为中招的吴空啸,身体直挺挺倒在地上,但没死去。
从地底激射出的攻击,和“隔山打牛”有些类似,直接绕过了实化武域,轰击中吴空啸的身体,将他冲击的皮开肉绽、鲜血狂喷,倒在地上,右手胳膊呈不规则扭曲,左脚小腿也只剩一节骨头还连着,其它血肉都不见了。
即使如此,吴空啸咬着牙,嘶吼着想悬空漂浮起来。
“嗖!嗖!嗖!”
一连串凄厉破风声,适时响起。
十几根“灭神箭”从天而降,攻击吴空啸体表的实化武域,虽然没有把实化武域撞破,但携带的强大力量,冲撞的吴空啸刚有所漂浮的肉身,狠狠压趴回地面,震荡之力倾泻在吴空啸身上,冲击的他再次吐血,骨骼断裂声不绝。
然而,吴空啸仍旧没死。
異能之無所不能 樓少
初戀向暖
他聚集灵力,长啸一声,调动天地之力从天而降,汇聚周身,包裹着身体,飞快盘旋。
“嗤啦~”
寒光闪过ꓹ 地底再次冲出一道攻击,命中吴空啸ꓹ 将想要逃跑的他,周身天地之力冲撞溃散,伤势加重。
到这一步ꓹ 吴空啸总算动弹不了了,躺在地上ꓹ 只剩喘气。
朱朝朗、田壮志等人,远远看见这一幕ꓹ 漠然无声。
吴空啸死定了!
盛世獨寵,侯門毒妻
重伤到这个程度ꓹ 除非现在就走,泡在灵药池里,才能慢慢恢复。
吴空啸能走吗?
走不掉!
唰~
之前消失的魁梧黑衣人,身形一闪,再次出现。
手掌通红的他,陡一现身便掠到吴空啸身旁,居高临下ꓹ 双手快速攻击,落在吴空啸体表的刀罡实化武域上。
“嘭嘭嘭~”
沉闷的响声ꓹ 一时间传出去老远。
当听到一记爆响ꓹ 气血耗尽的吴空啸ꓹ 终于被打破实化武域ꓹ 魁梧黑衣人适时手中光芒一闪,切割下吴空啸脑袋。
提着头颅ꓹ 魁梧黑衣人身形消失ꓹ 不见踪影。
【生命力+1201】
回收提示闪过ꓹ 唐慕白收回目光,不再注视战场。
吴空啸一死ꓹ 苏灵曦的仇,都报了。
至于九岳上人、天傀门掌门、吴空啸,三个天命境界的强者,一夜之间身死,引发的动荡,唐慕白没有兴趣掺和。
苏灵曦会不会被吴家发现,被擎天院追杀,也和唐慕白没关系。
通过吴空啸三人的死,唐慕白算是明白,哪怕是天命境界一样算不上真正超脱。
被人下毒、设计、偷袭,连反攻击下,一样会死的很惨。
大響馬1900 九州方圓
当然,吴空啸三人的死,和夏都的各方面限制,也有关系。
如果一开始他们三个就展现强大力量,苏灵曦的计划绝没那么快成功。
……
离开楼顶,唐慕白一边感慨,一边走在大街上。
李太白去了联邦那么久,也没消失传回,都不知道在干什么。
照这个趋势,今天晚上也不会有了。
唐慕白正打算找一家酒店住下,一个身穿长袍的中年男子,忽然拦住去路,面无表情道,“你就是唐慕白?”
“是我。”
唐慕白淡然开口,“你又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如果不想连累亲人,就跟我去一趟城外。”中年男子漠然道。
唰!
唐慕白眼中闪过一道寒光,“你敢威胁我?”
“威胁也好,劝说也罢,随你怎么选择。”中年男子丝毫不惧,依旧漠然开口道,“我给你一个小时的考虑时间,一个小时后,我再回来……”
“不用那么长时间了,我现在就可以答应跟你走。”唐慕白冷然打断道。
“明智的选择。”中年男子闻言,嘴角微微上翘,“你的亲人,我们还没动过。我们的目标,只是你。现在,你跟我走,没人会为难你亲人。”
“呵呵,但愿如此。”唐慕白冷笑。
中年男子也不介意,咧嘴道,“废话不多说,走吧。”
话毕,转身走向路口,停着的一辆黑色轿车。
唐慕白驻足,释放神念,扫描周围一圈,轻笑一声,跟上中年男子,进入黑色轿车中。
唐慕白上车,车子立即启动。
一路上,中年男子不说话,司机也不说话,唐慕白更懒得开口。
他到要看看,是谁那么大胆,敢当面威胁自己!
我的青春葬禮
现在唐慕白是天命境界,刀意圆满,焚天在手,哪怕是面对涅槃,打不过也能退走。
所以,唐慕白心中充满战意。
车子出城区,一路往北,最终,驶入一座山上,在半山腰停下。
车子停下后,中年男子率先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唐慕白跟在后面,从车里出来。
出来刹那,便看见了空地的最外围边缘上,站着五个人。
其中两个,和中年男子一样,穿着长袍。一个比较年轻,一个头发全白,留着长长的胡须。
另外三个,则分别是身材矮胖的青年男子、眉毛很厚的魁梧大汉、气势冰冷的中年男子。
斷夢仙緣
这五个人,前两者不动声色,气质如渊。后面三个,则战战兢兢,一脸后怕、忌惮的偷偷打量唐慕白。
如此不协调的表现,很明显,这五个人是两拨人。
“师傅,唐慕白带来了。”
唐慕白正扫视对方,中年男子面朝留着长胡须的老者,恭敬请示道。
“嗯。”
老者凝视唐慕白,淡然开口,“唐慕白,你否不否认,杀了老夫的弟子?”
“谁?”
唐慕白不动声色,询问道,“我杀了谁?你弟子又是谁?”
神級幸運星
“老夫弟子,名叫章未生,和你一样,也是升龙榜上的人,前段时间去了天机门开辟的秘境,不想最后,却死在了你的手里,他,就是证人!”
老者指着身材矮胖的青年男子沉声道。
“章未生?他是证人?”
唐慕白看了眼身材矮胖的青年男子,怪异道,“我虽然在秘境里是有杀人,但从未杀过一过叫‘章未生’的!至于这个证人,不好意思,请问你叫什么?”
“他叫王景天!他也是升龙榜上的人,当时也在秘境里!”老者淡然回道。
“哈。”
唐慕白笑了,“他说我杀了你弟子,你就信了?”
“难道不是你杀的?”老者沉声道。
“是不是,你仔细问问他就知道了。”唐慕白看着身材矮胖的青年男子,似笑非笑。
“章门主,您别听他胡说八道,章未生,就是他杀的!”
身材矮胖的青年男子一阵哆嗦,忙紧张开口喊道。
不喊不行,他再不“解释”,就得败露了!
然而……
“砰!”
老者身旁的年轻男子,忽然出手,闪电一般,将身材矮胖的青年男子踢到在地。
“说!”
年轻男子抬脚,踩在身材矮胖的青年男子胸口,居高临下,低喝道。
“我……我说了啊。”
矮胖青年痛苦道,“是他,就是他,就是唐慕白,杀了章未生!”
年轻男子没说话,而是扭头看了眼唐慕白,又看向老者。
“让他开口。”
老者面无表情,淡然道。
“是,师傅。”年轻男子闻言,伸手从怀里取出一张黄纸制作成的灵符,点燃后,扔在身材矮胖的青年男子身上。
矮胖青年还以为要被烧死,当即,凄厉惨叫,“真是唐慕白杀的,我没骗你们,我……我,没错,是我杀了章未生,嫁祸给唐慕白!”
最后一句话出口,矮胖青年懵了。
后面的话,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就说了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
身材矮胖的青年男子懵逼。
眉毛很厚的魁梧大汉、气势冰冷的中年男子,却是知道是年轻男子点燃的灵符,发挥了作用。
诱导符?催眠符?真话符?
他们无法判断,只知道这次完了!
身材矮胖的青年男子,就是当初跟着唐慕白出了秘境后,心生白眼狼的一员。
他在秘境里杀了章未生,又因为唐慕白害死了不少人,就决定把这件事,栽在唐慕白头上。
月魔宫等势力,本就对唐慕白心生仇恨。
他把凶手定位唐慕白,其他人也没人知道。
只要老者把仇恨撒到唐慕白身上,杀了唐慕白,那他就彻底自由了。
而且运气非常好,晚上在夏都城里,看见了唐慕白!
于是他当即禀报老者。
将唐慕白请来后,他直接咬死,凶手指向唐慕白。
可没想到,老者被唐慕白随便一句话,就对他起疑。
年轻男子的出手,更证实了真相。
杀章未生的根本不是唐慕白,而是他!
事情败露,身材矮胖的青年男子吓傻了。
……
为全勤,以下复制,马上修改!
……
可没想到,老者被唐慕白随便一句话,就对他起疑。
年轻男子的出手,更证实了真相。
杀章未生的根本不是唐慕白,而是他!
事情败露,身材矮胖的青年男子吓傻了可没想到,老者被唐慕白随便一句话,就对他起疑。
年轻男子的出手,更证实了真相。
杀章未生的根本不是唐慕白,而是他!
事情败露,身材矮胖的青年男子吓傻了可没想到,老者被唐慕白随便一句话,就对他起疑。
年轻男子的出手,更证实了真相。
杀章未生的根本不是唐慕白,而是他!
聖鬥士之邪惡射手
愛情這把刀 茯苓半夏
事情败露,身材矮胖的青年男子吓傻了可没想到,老者被唐慕白随便一句话,就对他起疑。
年轻男子的出手,更证实了真相。
杀章未生的根本不是唐慕白,而是他!
事情败露,身材矮胖的青年男子吓傻了可没想到,老者被唐慕白随便一句话,就对他起疑。
年轻男子的出手,更证实了真相。
杀章未生的根本不是唐慕白,而是他!
事情败露,身材矮胖的青年男子吓傻了可没想到,老者被唐慕白随便一句话,就对他起疑。
年轻男子的出手,更证实了真相。
杀章未生的根本不是唐慕白,而是他!
事情败露,身材矮胖的青年男子吓傻了可没想到,老者被唐慕白随便一句话,就对他起疑。
年轻男子的出手,更证实了真相。
杀章未生的根本不是唐慕白,而是他!
事情败露,身材矮胖的青年男子吓傻了可没想到,老者被唐慕白随便一句话,就对他起疑。
年轻男子的出手,更证实了真相。
杀章未生的根本不是唐慕白,而是他!
事情败露,身材矮胖的青年男子吓傻了可没想到,老者被唐慕白随便一句话,就对他起疑。
年轻男子的出手,更证实了真相。
斷五代
杀章未生的根本不是唐慕白,而是他!
事情败露,身材矮胖的青年男子吓傻了可没想到,老者被唐慕白随便一句话,就对他起疑。
年轻男子的出手,更证实了真相。
杀章未生的根本不是唐慕白,而是他!
事情败露,身材矮胖的青年男子吓傻了可没想到,老者被唐慕白随便一句话,就对他起疑。
年轻男子的出手,更证实了真相。
杀章未生的根本不是唐慕白,而是他!
事情败露,身材矮胖的青年男子吓傻了可没想到,老者被唐慕白随便一句话,就对他起疑。
年轻男子的出手,更证实了真相。
杀章未生的根本不是唐慕白,而是他!
事情败露,身材矮胖的青年男子吓傻了可没想到,老者被唐慕白随便一句话,就对他起疑。
年轻男子的出手,更证实了真相。
杀章未生的根本不是唐慕白,而是他!
事情败露,身材矮胖的青年男子吓傻了可没想到,老者被唐慕白随便一句话,就对他起疑。
年轻男子的出手,更证实了真相。
杀章未生的根本不是唐慕白,而是他!
事情败露,身材矮胖的青年男子吓傻了可没想到,老者被唐慕白随便一句话,就对他起疑。
年轻男子的出手,更证实了真相。
杀章未生的根本不是唐慕白,而是他!
事情败露,身材矮胖的青年男子吓傻了可没想到,老者被唐慕白随便一句话,就对他起疑。
年轻男子的出手,更证实了真相。
杀章未生的根本不是唐慕白,而是他!
事情败露,身材矮胖得青年男子吓傻了可没想到,老者被唐慕白随便一句话,就对他起疑。
年轻男子的出手,更证实了真相。
杀章未生的根本不是唐慕白,而是他!
事情败露,身材矮胖的青年男子吓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