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9fb0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 txt-842.故事,映進現實鑒賞-jux9a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
小說推薦小精靈之第五天王
黑夜魔灵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些能够立体呈现出来的这些手办,她们不再是画册里的图案,而是摸得着的快乐。
尽管他发现的第一个手办是个残次品,少了一条腿,也没有支架根本立不住,但是他硬是自己动手做了个木质的支架让她站了起来。
腿就没办法了,他能力毕竟有限。
残次品没有影响他的热情,他开始不满足于纸质分类,而是偷偷寻找其他类别下是否有遗漏的手办。
能被遗弃,大多都有各式各样的问题,因此这么久以来,完好无损到了黑夜魔灵手里的只有一开始达克莱伊看到的那两个。
黑夜魔灵不喜欢捉弄人,他最大的爱好就是一个精灵呆着。
夜巡灵时期的同伴在他进化成黑夜魔灵之后便不再愿意和他玩耍,久而久之他也就习惯了独处。
以前这片区域里还有很多草系精灵活跃,黑夜魔灵还能围观走路草们聚会,喇叭芽们跳舞,还能在夜里看到起舞的电萤虫和甜甜莹情侣。
歲月淚痕 鐘聲
媚青之顏 第二部
可是随着幽灵系精灵们越来越多的活跃在这片区域,草系精灵们不是去找朽木妖庇护,就是离开了这附近。
没有了日常的消遣,寿命又如此漫长,黑夜魔灵一接触到了这些东西就迅速沉迷了进去。
为了这个独特的爱好,他与其他幽灵系精灵产生了更大的距离感,谈到他也就只留下了,黑夜魔灵总是背着一个黑色袋子出门的印象。
其实黑夜魔灵也用不上多大的黑色袋子,毕竟每次去偷垃圾,一番筛选下来,自己需要的并不多。
他只是发现,用大袋子装东西,返程时候会觉得此行收获颇丰,因此特意选用了大的。
即便是一无所获,大袋子挂在身上也能给他一种安慰。
找到大幅彩插的喜悦感和找到一本心仪的画册,翻到新的手办是一样的。
他们就像是埋藏在沙粒下的宝石,在不经意被发掘出来的瞬间,收获的喜悦难以言喻。
黑夜魔灵的第一幅彩插是在把书拿回家之后翻阅的过程中滑落出来的,展开之后他才发现这是一幅比小书还要大数倍的画。
然而很多彩插都被丢垃圾的人揉得皱巴巴,不能看了,黑夜魔灵能找到的实在不多。
口味什么的,他真的不清楚。
百合,击剑?
他可没资格挑,能找到就能开心很久了。
达克莱伊沉默了,他决定为自己刚才的举动道歉。
说话过程中,黑夜魔灵看手里手办的表情很柔和,那只红色的独眼里能看出明显的笑意。
他已经把捡垃圾当成了一种乐趣,枯燥单调的生活里唯一的亮色。
他不捉弄人,不伤害弱小的精灵ꓹ 自顾自的过着自己的死宅生活,用最廉价的方式获取到爆棚的幸福感。
love的紫藤園
路德想知道ꓹ 阿塞萝拉现在是什么打算?
这只黑夜魔灵的性格是否合她的心意?
阿塞萝拉仍在翻阅漫画。
“这本书我在阿罗拉那边的图书馆也有看过的,当时还给孩子们念了,我挺喜欢这个结局的。”
黑夜魔灵看了一眼扉页ꓹ 突然激动地凑到了阿塞萝拉身边,连连点头。
随即尴尬地看向达克莱伊。
他想把自己的意思传达过去。
达克莱伊爽快地帮助了他。
就这样ꓹ 阿塞萝拉和黑夜魔灵在达克莱伊这个劣质翻译员的帮助下,艰难地进行了结局的探讨。
拢共没几句话ꓹ 两边却说了快两分钟。
“我说黑夜魔灵…”阿塞萝拉把漫画合上ꓹ 放回了原位,“要不要和我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當炮灰遇上反派boss
黑夜魔灵怔住了,似乎在仔细思考这句话的含义。
“你想去外面世界看看的,对吧?”
“这个世界很大,不只有天冠山脉,也不只有百代市郊区的那个垃圾处理厂,漫画里的故事远不如正在发生的事情精彩。”
“你不想知道你抛弃的那些ꓹ 满是文字的书籍里写了什么有趣的东西吗?”
阿塞萝拉笑了:“以后我说给你听啊。”
“以后不用去翻垃圾袋了,我来帮你买ꓹ 这世界上还有很多有趣的漫画ꓹ 好看的插画ꓹ 你没见过的太多太多了。”
“你喜欢的手办我们可以一起挣钱买下来ꓹ 她们不再是残全不全,而是会以最好看的样子出现在你面前。”
阿塞萝拉的笑脸突然和黑夜魔灵里脑海里的一副插画对上了。
那也是一本启蒙故事ꓹ 说的是一个男孩领着自己的精灵经历了一连串的旅行后回到家乡。
并不热血ꓹ 结尾也很平淡ꓹ 就是讲一段略有波澜,但整的来说平平无奇的旅程。
故事结尾ꓹ 男孩也是这么一个笑容对陪同他一起旅行的精灵说,幸好你一直陪在我身边。
不同的是,那个男孩的笑容代表着故事结束。
阿塞萝拉此刻的邀请,却是即将开始。
就像是故事,照映进了现实。
黑夜魔灵不舍得看着树洞,这个自己生活了快十年的家。
阿塞萝拉微微一笑:“这里的东西,我帮你搬走,不用担心的。”
黑夜魔灵沉默了一会,把两个手办塞到了阿塞萝拉得手里,他不想通过达克莱伊来传达自己的意向,而是希望亲自表达出来。
最宝贝的东西交到阿塞萝拉手上,这也就意味着,黑夜魔灵被说服了。
阿塞萝拉掏出了精灵球,贴在了黑夜魔灵的脑门上,轻轻一磕。
没有晃动,黑夜魔灵就这么进入了精灵球里。
再次出现时,已经是在帮着路德和阿塞萝拉搬运树洞里的收藏了。
在七夕青鸟身上挂满了三个大袋子之后,树洞为之一空,只剩下刻着“纸”字的墙壁告诉着后来人,这里曾有人来过。
路德和阿塞萝拉在询问七夕青鸟会不会觉得太重的时候,黑夜魔灵却在回头凝望着树洞,仍在怀念着什么。
“该走了哦。”举着精灵球的阿塞萝拉提醒道。
高中奇才
黑夜魔灵楞了一下,赶紧飘到阿塞萝拉身边。
在被精灵球收回去的那一刻,黑夜魔灵不禁在想。
他和阿塞萝拉的故事会是什么样的呢?